一心走路:游云的思考——《谷嫫阿芝》之思

作者:一心走路 发布时间:2017-01-09 原出处:彝族人网

  最近,在网络世界里阅读到一则信息:美、英、日、法、德和中国,六个国家联合,共同绘制完成《人类基因序列图》,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承担远东地区和东南亚地区的DNA取样和研究,随着研究的深入,人类迁徙遗传地理图谱显现。科学家认为人类都是10万年前从非洲的少数原始部落迁徙和进化而来,人类只有一个种族。  

  特别留意了一下彝人祖先的迁徙图谱。万年以前,彝人祖先因战争或者寻找食物离开黄河流域,向西向南迁移,最后在喜马拉雅山南北居住下来,这与彝民族送魂歌中把亡灵送回北方,有些丝丝关联。

  在今天的彝区,你试问彝人年长的,我们祖先从何而来,他们只会说从北方而来,究竟这个北方在哪里,什么时候的故事,已经无人说清道明。所以我也曾经说过,诺苏这个苦难的社会意义上的民族,是一个找不着北,可一直在找北的族群。历史上曾经在青藏高原及横断山脉栖息,这个与凉山彝族许许多多传说和神话,指向大雪山山脉主峰贡嘎雪山,也同样不谋而合。

  大雪山是大渡河和雅砻江的分水岭,呈南北走向,由北向南有党岭山、折多山、贡嘎山、紫眉山等,其余脉牦牛山向南伸入凉山彝州,南北延伸400多公里,也是横断山脉的主脉之一。

   贡嘎雪山彝族名是麻地尔曲波(山)。今天我们来静静聆听一下,这个发生在这里的,口口相传的《谷嫫阿芝》之神话故事。

  详实年代基本无从考证。葳蕤的贡嘎雪山脚下,居住着一个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彝人小伙子。据传,此男人才华出众、五官端正、相貌英俊、形体健美、仪表大方、富有朝气。日子虽然凄苦,可小伙子还是十分地勤劳,过着平凡的游猎和劳作生活。

  一天,小伙子行走深箐里的羊肠小道,一根十分漂亮的羽毛飘落他的面前,于是弯腰拾起回家,插在三锅庄火塘边篱笆上。其实以前彝人是雁鹤分不清的,但这里一定是一根大雁的丰满羽毛。

  第二天,小伙子劳动回来,热气腾腾饭菜就摆在了家里,男子惊喜之余,满是疑惑。第三日,男子依旧出门,在山坡上忙活后,静坐歇息时,远远地看见,一缕炊烟,从他的破落茅草屋里升起,男子丢下活具,向家里一路狂奔而去,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当他到家里时,一顿香喷喷饭菜已经做好,却不见人影。

  第四日,炊烟一起,躲藏离家不远路边的小伙子,杀了一个回马枪。刚到门口,庚即碰见,一位发辫黑又长,风中飘曳似云片;头帕花样鲜,艳如山间索玛花;眼睛水灵灵,美若晨露绽叶面;眉毛弯弯月,两道彩虹飞河面;鼻梁高又直,嘴唇薄且俏;颈子硕长露脂玉,多曲的裙摆起波浪的姑娘,从家里走了出来。

  小伙子立马扑上,抱着欲走的姑娘不放,苦苦恳求姑娘嫁给他。

  姑娘说:我叫阿芝,从大雁的故乡谷冲冲洪飞来,你捡回的那一根羽毛,原来生在我的翅膀里。阿芝见小伙子可怜,又真心诚意挽留,于是提出:我可以嫁给你,但你从今以后,必须珍爱一切有翅膀的鸟类,珍惜我们之间的爱情,就连一句不好听的话都不准说。

  彝人小伙满口应诺。这样,他们快乐与幸福地生活了下来,也在不久的岁月里,生下一双儿女。

  有一天,父母外出,姐弟俩玩乐时,发生争吵,姐姐打骂了弟弟。饥寒交迫父亲回来时,儿子状告姐姐,父亲叫来女儿叱责:你这个谷嫫谷别(流浪雁,歧视语)的女儿,咋这么不董事。

  阿芝随后到家时,女儿扑向母亲怀抱,哭诉父亲骂她是谷嫫谷别的女儿。阿芝知道夫君揭穿自己身世,而且辱骂声已经触怒雁神,自己被还回原型的噩耗降临。

  事发第二天清晨,阿芝千叮嘱万叮咛儿女,依依不舍地含泪离开。阿芝走后,父亲按照彝族的理念,给他们找了个后妈,可继母对姐弟俩百般虐待,惨不忍睹。

   凄厉的姐弟俩,哭喊着朝母亲离去的方向走去。当走到麻地尔曲山脚时,他们看见了母亲不忍丢下儿女,正用一只鸡作祭祀仪式,祈求雁神饶恕,让她继续留在人间抚养儿女成人。母亲烧了两块鸡肉给儿女吃,并要儿女七天以后再去看母亲。

  七天过去之后,姐弟俩又来到了麻地尔曲山腰,母亲正用一只绵羊作毕。母亲烧了两砣羊肉给儿女吃,又叫他们七天之后再来。

  又过七天之后,姐弟俩又来到了麻地尔曲山顶,母亲正在用一头牛作毕。母亲面对两个可怜的孩子,深感自己气数已尽,回天无力,一边咽着泪,一边烧牛肉给孩子吃,同时说:这次回去就不要再来了,如果七天以后妈妈还没回来,那妈妈永远也回不来了,也别再等待。你俩白天就把那个白色的碗,放在家外,我会在里面放上稻米,晚上收回去煮来吃就行。假如有一天,碗里没有稻米了,说明妈妈已经不行了,那你们一定要在放碗的地方等着,妈妈会从天上掉下来,你们一定要剖开妈妈的食囊,如果里面还有稻谷,你们就将妈妈埋葬;如果里面没了稻谷,只有了草,那就把妈妈火化。

  白碗里总会装满米。就这样,阿芝四处飞翔,四季为儿女寻找稻谷,然后在自己的食囊里磨好谷,把米放在儿女的碗里,抚养儿女长大。

  突然有一天,碗里没了米。麻地尔曲山脚下,一对雁儿雁女点燃了送妈妈回家的熊熊篝火。这一天 ,从谷冲冲洪飞来麻地尔曲波山下,数不清的大雁,鸣叫得十分哀怨、凄惨、悲凉与苦楚,而且在离去时,留下回荡的忧伤之音。

  独行在千里凉山的野外,如果听见彝族妇女吟唱,那催人泪下的《谷嫫阿芝》,再坚强之人,也会黯然神伤。

  《谷嫫阿芝》是一个爱情故事,也是一个悲剧故事。常常我总是不明就里,彝人民间文学《阿嫫妮惹》、《阿依阿芝》、《布阿诗嘎薇》、《嘎嫫阿妞》等等,都是那么地悲情,而且设置的一些场景也是非常地凄美。足以见证彝族,在久远的历史时期,口传文学已经非常发达与繁荣,手法也独到和独具,感染力不是一般地强大,连号称大男人的,一听着就泪流满面。我也想不通,一般爱情故事没有完美的结局,估计是为了洗涤灵魂,感化、教化人类之原因吧!

  这个神话故事,始终贯穿浓浓的伟大母爱之情,人们在同情阿芝这个大雁妈妈的同时,也随着娓娓道来的故事情节,对那个后妈渐生恨意。其实,不是所有的后妈都是坏的或者可恶,这个世上同样有伟大的后妈,这里的这个后妈,是铺垫与对比大雁妈妈应运而生的,是为文学作品的需要与应景人物。

  这里面的男主人公,没有恪守诺言,受惩罚的不是他,而是大雁阿芝与孩子,其实那个男人,不会不受到良心的强烈谴责。诚信、守诺,过去、今天、以后,一个社会、个体的人,都需要讲究,古人说:一诺值千金;彝人说:剁嘿剁索,意思是说话要算话。

  这部文学作品,同样有一个朴素的哲学,阿芝是生命与大自然的化身。珍爱生命与尊重大自然,同样是这个故事的主题。

  牺牲即替代。彝人万物有灵观、祖先崇拜,鸡、羊、牛三场彝人毕摩宗教仪式,实现人与神灵之间的沟通与调和,不仅仅是认罪、替罪与悔罪,也是一场刻骨铭心的心灵救赎。

  (2016年9月6日 落笔闭门思过居)Z4D彝族人网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老黄 标签: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