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吾都瓦诗歌:秋风近将吹拂彝乡(外五首)

作者:井吾都瓦 发布时间:2015-12-02 原出处:彝族人网
秋风近将吹拂彝乡
 
细雨飘落后
秋,你是否准备好踏上
通往大凉山的路
有谁看见了?
飘落于山谷深处的索玛花瓣
有谁看见了?
迷路于大山深谷的小绵羊
有谁看见了?
风中摇曳的苦荞叶
秋风
请慢慢地慢慢地来
轻轻地轻轻地的吹拂
阿莫还未准备好火塘
阿哒还未穿上查尔弯
秋季
一个彝乡充满伤感的季节
彝家阿妹将穿上美丽的嫁衣
彝家阿哥站在故乡的山坡上
目送马背上心爱的姑娘
翻过一座座山
渐渐地离故乡远去。
注释:查尔弯:是一种彝族人的盛装
 
 
 
回望我的民族
 
思念的河流
在大山的茂林深处
流淌成一行行
伤悲的段落
迁徒的部落标上
无法忘怀的思念
村庄的喜鹊
总在简陋的巢里
吟唱着思念的歌谣
那呼唤孩儿成长的声音
总让人流下思念的泪水
一群彝人
提着裤脚
翻过一座座大山
那浓浓的兰花烟味
散发出一阵阵艰辛的味道
飘扬的落叶
换成一首首诗歌
在笔迹下流淌着
数不完的足迹
总有一天
换成一根根白发
换成一条条皱纹
坐在火塘边
泡碗燕麦水烧块土豆
眼角的泪滴是为谁而流。
 
 
 
悲伤的歌谣
 
当秋风吹过故乡的山坡
雪花就要飘飘落下
风儿
请带走孤单的落叶
去寻找属于它的快乐吧
大雁
请带走忧伤的女孩
去寻找属于它的幸福吧
我在故乡的栅栏里
为你祝福
我在故乡的火塘边
为你祈祷
雁羽孕育的古嫫阿芝
回到了美丽的(古重冲伙)
布谷鸟飞过了(阿补老哈)
当骏马穿梭了(孜孜普乌)
山谷深处的猎狗叫了
远方传来猎人的枪声
我听见了
羚羊倒地的声音
当父亲的泪水滴落在母亲的白发上时
瓦板屋上的冰水化作
泪水滴落在故乡的门槛上
一首悲伤的歌谣
来自古老的村庄
一首悲伤的歌谣
山坡上的牧人在轻轻吟唱。
 
注释:(古重冲伙)(阿补老哈)(孜孜普乌),是彝乡的三处地名。
 
 
 
故乡的冬天
 
被风吹来的叶
告诉我
山坡上已雪花飘飘
飞过故乡的大雁
告诉我
它就要去远方了
妹妹在电话那头
告诉我
她就要远嫁他乡
是啊…我的故乡
大凉山,小凉山
秋末的雨
是离别的泪花
初冬的雪
是掩盖伤悲的画面
也许
山顶有太多
太多的伤悲
秋雨化作雪花
早早飘落
竹林深处的羊群
也许
来不及归家
我听见了
牧童的心碎声
燕麦地里寻食的鸟儿
也许
来不及归巢
我听见了
小鸟在低声哭泣
在异乡的都市里
冬天的雪花是美丽的
浪漫的
在故乡的村庄里
冬天的雪花是寒冷的
悲伤的
在异乡的高楼大厦里
一台暖气
可以让人舒适温暖
在故乡村庄的瓦板屋里
一个火塘
遮挡不住冷风
在土墙间的隙缝中吹来
只是
经历过艰辛岁月的故乡
是那样的坚强
走过坎坎坷坷的族人
是那样的强壮
枯草的生命呀
葬在雪花飘落的清晨
高山的彝人
梦被冰冷的夜击碎
当瓦板屋上的雪融化
当松叶上的雪堆掉落
一群身穿查尔弯的族人
一个穿嫁装的姑娘
在姐妹的哭泣声中
渐渐离故乡远去
如果
布谷鸟还在山顶
请吟唱一首离别的歌谣
如果
白云飘过山坡
请送美丽的姑娘一程吧
如果
索玛花还在绽放
请为故乡挥一挥手
 
 
 
毕摩
 
你把彝人走失的灵魂
招回了美丽的孜孜普乌
从此
火塘边阿莫的泪水不再滴落
你把袭击羊群的凶兽
驱赶出散拉迪坡草原
从此
山坡上牧人的心不再伤悲
你把疾病缠身的鬼神
骗进羊皮袋埋在大地
从此
深夜里的彝寨不再呻吟
你把前辈逝者的灵魂
指引走向通往天堂之路
从此
彝乡的子孙健康成长。
 
 
 
让我们回去吧
 
是谁
 
还在烟雾缭绕的烧烤城
是谁
还在震耳欲聋的慢摇吧
是谁
还在人声鼎沸的酒吧街
早点睡觉吧
明天我们一起回到大山去
看看火塘边老去的父母
吃一块苦涩的荞耙
喝一碗清香的燕麦水
聆听山坡上无名歌手的音乐
每一字都在呼唤
没一句都在叮嘱
大山孩子啊
夜深了
乡亲们早已熟睡
你是否还在
灯红酒绿的世界里游荡
睡觉吧
别惊醒大山的美梦
我们一起回到大山去吧
我向往自由的天空
我已厌烦
飘飘荡荡的衣裳
七厘米高的高根鞋
鸟巢一样的发型
我已厌倦了
敬杯酒都要低头喊大哥的生活
大山的孩子啊
我们一起回大山吧!
 
(作者:井吾都瓦,学名:马建华,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绵阳初等教育学院美术系,从小喜欢写作,画画,现自主创业,用画笔描绘我的故乡,用钢笔书写我的故乡,是我从小的梦想。)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措扎慕 标签: 诗歌 秋风 吹拂 彝乡 五首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