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苏越尔抒情长诗:阳光山脉(140-170)

作者:阿苏越尔 发布时间:2015-07-14 原出处:彝族人网
  潘布哈先生温暖的评论: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来读读震撼人心的抒情长诗。彝族诗人阿苏越尔不负厚望,以一部抒情长诗《阳光山脉》,让自己拥有了一座诗歌的山脉,让自己的民族拥有了一座诗歌的山脉,让世界又多了一座诗歌山脉!
 
----------------------------3nz彝族人网
3nz彝族人网
140 地埂底下
 
河水还在黑暗的山谷暴涨
我已错过季节,退回耕耘的背后
关于毁灭的力量,它无处不在
当面歌功颂德,背后竭力诋毁陷害
触及人类正直和善良的底线
恶母家蛇蝎心肠的小女人,在地埂底下
我曾摔倒在其议论的是非之中
而现在,内心的参照物开始漂移
九十九种鸟儿,你是哪一种方言呢
在普通话的丛林中,我擦亮猎枪
 
 
141 火箭
 
雪毫无征兆地飘落
同俄尔阿普一同老去的
还有无辜的山梁,阵阵凉风经过火葬场
青冈树缓慢生长,让我们相信你一直的努力
泪水中凋零的雪花,留下一次感动再消失吧
就说那一年,地里的麦穗迎风飘扬
有一顿晚餐在怀想中芳香四溢
走进屋子,攫住心灵的恐惧留在了身后
在炊烟袅袅的今天,我的神箭已被火箭取代
属于支格阿龙的时代,早已镀上黄金的颜色
 
 
142 向日葵
 
你看月亮耐心十足,挂在一贫如洗的高天
不再牵挂你我,还有过往的纷争
我萌动的苹果的枝丫扩展为一场聚会
这一天,月亮离开
火把节照耀夜晚的田间地头
每个人都闪闪发光,成一束火焰舞蹈在柴禾上
富庶的诺言没有背影可以遗留,插入岩壁之间
留下的象征和隐喻依稀可辨
那一刻,我的头颅微微仰起
赶在明丽的向日葵之前追上火红的太阳
 
 
143 青石板
 
我还在原地,守护着最初的一丝感动
这些年的太阳晒干了云朵的想象
你去了哪里?远方扛走了山势
回味的光透过大地的指缝观望
无人居住的群山抖开空荡寂静的沟谷
筛下的话语阴森,像青石板一样
被挖出埋藏经年的深意
我的骨子里倔强的孩子诞生,投身于光明
世界还原为开始时的模样,我的位置高耸
被锲入雪山的缝隙,皱下眉头的瞬间
 
  
144 阿表妹
 
临走时,花一样灿烂的她开始爱的抽泣
激荡我身体依依不舍的涟漪
她的余音悠长,触动节节攀升的旅程
春光乍泄的高原
容纳了偷窥者的目光和不为人知的光芒
似水的柔情荡漾,在水草丰美处展豪华身段
路过村庄的蜜蜂谈及花朵的香艳
嗡嗡之声赞不绝口。阿表妹,这一刻
如果有撕心裂肺的爱穿透胸口
我的翅膀愿意在你怒放的春天里折断
 
 
145 思念
 
太阳的一生坚持完美,光辉的路线
把我们无尽的仰望踩在地上,丢在汗里
当残缺的月亮被赤裸的等待咬伤
那一刻有强劲的海誓山盟
我进入你,你也进入到我
道路旁,惊飞的鸟儿带走了四周的寂静
谁的目光再次犹豫
让我背影拉长,手足无措
在湿润的情怀里,太阳助长了急切的思念
完美的弧线使天空短暂,回味悠长
 
 
146 众神
 
白天,我随太阳上山又下山
有一种叫“期合”的鸟总是飞不高
夜晚,我和星辰站在一起,守望光明
喜怒哀乐的微波不经意间掠过眼神
易察觉的世界,不易察觉的人生
拉着我的双手,喜悦的人群日益增加
仿佛神启的智慧被应用到广阔天地
灵魂的孤独找到了慰藉,砍柴的男人归来
仿佛火塘灵现,众神相助
看不见的温暖充溢心间
 
 
147 神物
 
羊皮鼓,杉树枝,野兰草,艾蒿
甚至一杯简简单单的酒,遇见你们
那时我需要一场仪式经过身上
这些都拜天地所赐,在道路也沉睡的时刻
逐一清点法天礼地的神物
不事张扬的黑暗下,命运的篝火欢畅
放下与我的相生相克,也放下喜鹊乌鸦的象征
此刻我身轻如燕穿越时空
飞翔在人迹罕至的事件中
能量不断聚集,浪花的拳头砸中云翳
 
 
148 灯火
 
雪花隐退,找到了尘世之外的座位
我攀登到离神话很近的地方
大英雄支格阿龙,你拉弓射箭的地方依旧遥远
我们恍如隔世。还有人低声附和说蛮子的恐怖
那片我不知不觉中深入的雪地
如今杳无音信,再也借不到
一米阳光和上学所需的五元钱
我选择了诗歌铺就的小路,杂草丛生的路
四处是词语般动听的鸟鸣和蛇行的休止符
远处人户微弱的灯火,揭穿陈旧的心事
 
 
149 石头
 
尽快离开忧伤之地吧
文字的胡须已凌空飞舞
和你的相遇总停留在无边无际的雨季
躲回山下的诗情,期待从洪水中抽身
一直的思索中,不断从历史的豁口走出的
谚语和格言都行色匆匆
仿佛急于离开村庄远行的客人
熟悉的生存之道使世界变得更加拥挤,狭窄
鹰飞翔在伤害里,用其不熟悉的欢乐节拍
势单力薄的故乡,落满石头的牙,山鹰的耳
 
 
150 情人
 
在年底的地方支起过年的锅庄
在月尽的时候点燃节日的火把
这些脱口而出的话使我们相逢不断
含血的刀锋上,千万头年猪将祭献祖先
燃烧的日子里,千万枝火把将照见情人
余味深长,这一年我们刻骨铭心
舞步轻盈,这一天我们过目不忘
我迈进一个传说,却始终在你身后
太阳啊,借我强大无比的光明
让我揭穿群山层层迭迭的黑暗
 
 
151 赶马人
 
马匹正从黑暗的沟谷中走出来
赶马的人,坐在接近天空的高处
他还在打盹,任由马匹
在自由的心灵里寻找青草
而我也只是其中遭受遗弃的一匹马儿
从日出到日落,瞭望的心感动群山
而我有时也是赶马人,坐在云端的高处
与一切过往的烽火狼烟称兄道弟,相敬如宾
听他们的善良和才华
细雨般滋润内心的草原
 
 
152 出走者
 
离家出走的人,你已成为天地的中央
身上的光点麋鹿般跳跃,行踪漂浮
群山正在隐秘的地方叠合
你悄悄闭上双眼,任凭吐词清晰的河流
尽情表达出对故乡的无限眷念
浪花举手发言,有一天它将在回忆中永恒盛开
云层加厚,泉边的妇女取走了白昼伟岸的身影
只有羊群在山坡上停驻
创造出时光的宁静片断,而你
一直蜷缩在梦境中,久久不愿上岸
 
 
153 盐商
 
可以无限延展的盐来到心间
街沿坎上盐商忙不迭的双手伸向午后
傍晚,购回太阳般颗粒饱满的盐
一声呼唤,牲畜齐聚槽边
另一声呼唤,亲人悉数归来
有一种咸淡分明演绎成生存的由头
多少个鲜活的日子
正在命运的掌纹里蓄势待发
多少个灵敏的村庄
在伸出的舌头上安然成长
 
 
154 运数
 
我一直耽迷于美好的事物未曾远离
对阴冷残酷的天气的警惕和防范
时常被付之一炬
偶尔的失足也会换来揪心的疼痛
通神的毕摩说,不必再磨快你自责的刀锋了
一切皆由生日生夜的运数主宰和派生
不喂粮食的岁月越长越大
山头受孕的夕阳,泼洒下满脸的通红
被收藏的母爱有了山脊的形状
我追逐的温暖和情愫有了火焰的绚丽
 
 
155 冬天
 
透过青春的伤口捕获的诗句早已痊愈
那些诡异的文字扭转了太阳的视线
但无法扭转饥饿的面目和它的窃窃私语 
告诉你,不准再叫我蛮子了
让时间的巧手重塑金身
猎物逃生,碰上无休止的冬天
雪花锋利的牙齿咬紧了牧场
雪被下,山崖隐匿的肢体伸展到了床边
梦中坠落的物体最后时刻清醒
兄弟,无可逆转的冬天已宣告结束
 
 
156 麦地
 
明镜似的童年反射生命动人的光芒
光芒喂养的麦穗阻止了秋天的疼痛
被割断的疼痛倾伏在大地的胸口
就在这个丰收的季节
我也可以算作一次列外的疼痛
想回家了,嘴衔秸秆和细弱的音符
忙碌中的母亲拎走奄奄一息的麦地
就像拎走我这个揪心的孩子
汗水嘀嗒,她放下声音里的沧桑
在乳头的静默中,慢慢抚平不安的未来
 
 
157 犁铧
 
一道犁痕过去,又一道犁痕过来
反复折转耕作时光
犁铧让熟睡中的土地翻转身躯
留在地里的根茬来不及细算去年的收成
整个上午已经被一条壮硕的耕牛反复拉直
翻飞的泥土落入鞋帮,浸透丝丝凉意
翠鸟漫步觅食,偶尔腾飞,啄破臆想的恐惧
父亲甩在鞭子上的嘹亮嗓音
如飘逸的牛尾巴,滑落了春天的顾虑
岁月的枕头上,所有事物在甜蜜中昏昏欲睡
 
 
158 梦魇
 
被梦魇纠缠的人独坐在深夜
需要拼接一些黑暗中闪烁的碎片
欲望的手伸开,再也找不到照明的灯盏
庞大的身躯劝阻了想要逾越的灵魂
这时有三驾马车,挣脱忌讳
分别在人,神和鬼的缰绳上驰骋
人的马车由四季的轮子行驶进入世界
谁家的狗吠驱走了鬼怪
星星屏住呼吸,看流星幻想般坠落
酒后,夜空中布满神威武的哨兵
 
 
159 安宁河
 
流浪者经过那一夜
在灿烂的星空下,安宁河水流经南方
流经你我的沉默之间
我们近在咫尺,却听不见彼此
水流落下去的瞬间,我们浮出尘世
背靠历史,倾听像河流一样深远的血脉
汩汩流淌,明天,也就是你走后
我也必将化作一条奔涌的河流
向着遥远的北方流逝,那里沟壑纵横
牧羊人坐在源头,悄悄守望喷涌而至的时光
 
 
160 高山湖泊
 
水流经世袭之地,阳糯雪山之水
带着岩层的体温和雪花贞洁的问候
骨子里的高贵不曾融化
一面高山湖泊也加入到鼓掌和欢呼的行列
我左耳硕大的耳坠闪烁,她胸口的环佩叮当
在河流清浅的地方,倒映出世间的荣华富贵
多年以后,我们内心清洁,渐入佳境
浮华沉淀,作为光明的一员
我们四处奔波流淌,等待美丽的蒸发
最后以云的洁白回到雪山之巅
 
 
161 泸沽大街
 
日出东山,日出之中你想到了什么
我想到了饥肠辘辘的西昌
母语里的拉布俄卓,三年以后
被一粒粒赤裸的大米穿在身上的尊严
我想到了泸沽大街,连绵的商铺
黑压压的头帕,头帕下荫凉的日子
每一粒稻谷都找到了自己的春天
每一次幸福的撞击都凝聚太阳的心血
我不谙世事的兄弟,不要等到山岗从背后升起
太阳落下山脊,才想到一生的热爱和珍惜
 
 
162 塔字铺古街
 
那些街道,是城市在乡村的投影
塔字铺,乌托尔库,扬场街上
这些古街修饰了我童年的步伐
一颗水果糖上发芽的好奇心一直被追逐
一碗凉粉,或者滚烫的石磨豆花
尝遍彝语里的名字,情感的味道不用翻译
街两旁密布的商店,古巷里回荡的足音
拴马槽拴出了赶马人一天的闲适
却拴不紧时间的步履,在今天
无需回头的岁月买空了街道零碎的旧景
 
 
163 天菩萨
 
梦境的一角有忙碌的街景诞生
走出街角的人,把太阳的身影
拽入库房,从广州回来的他们
揉碎了自己的宫殿,涉过很浅的习俗
我的头发已经染黄,我的身高急速下降
我的鼻梁不再高挺,我的热情逐渐冷却
祖先的灵啊,找不到栖息的天菩萨
五彩缤纷的世界缭乱了山村的双眼
雨季一直被悬挂在心头的喧响
就像太阳的影子倒伏在大地上
 
 
164 幻想
 
珍藏在礼仪中的积雪
无声无息覆盖原始沟谷
遇见你的瞬间,我踏遍青山
喝下九碗清澈的山水,舌吻青春的季候
持续在双腿之间起起落落的潮汐
淹没不了突兀的峭壁和我的慌张迟疑
你注定要被后半生铭记
因为太多的眼睛经过内心
弥漫人间的撩人气息啊
一浪高过一浪,裹挟我坠入幻想的深渊
 
 
165 羊皮鼓
 
在人类与神鬼之间
穿梭着被称为巫师的苏尼
夜晚刚刚降临,鼓声逐渐加热
手持羊皮鼓的苏尼在旋转了又一圈后
停下,叙述灵魂适才的遭遇
还有上天神秘的真容
当他的头再一次埋入羊皮鼓后面
呢喃的低语开始在慰籍的手指上筑巢
敲击茫茫夜色,放飞日月星辰
旋转的大裤脚啊,掀起看不见的尘埃
 
 
166 彝家新寨
 
雨过天晴,尘埃落定
大山俯下世俗的身子
一些政府的工作人员陆续走进山村
要把公路两旁的村庄规划为彝家新寨
快乐的小鸟,将掌声的灌木丛搬向高处
站上去的人,头顶上午摇摇欲坠的阳光
自筹的八万块钱,使木铁很是为难
寻访了所有能够想到的亲戚
政府倡导的新生活是否可以生根发芽
木铁说,他学会了依山傍水的生活
 
 
167 西昌
 
雪山的寒冷锲入松柏的年轮
我头顶的积雪渐渐衰老
却扮作年轻,遇到的人
微笑中的骨骼支撑了见解
从蓬松的枝头上望去
信仰的山脉在坍塌
我坚守的城市没有了圣洁的模样
那么,让我到阳光温暖的西昌去吧
在那里晒干我应景的虚伪
以及敷衍人群的无穷无尽的假设
 
 
168 大雁
 
春天,花朵全部如约而至
目送大雁北飞,在父性的北方享受一场清凉
遭遇几度暴晒,窗明几净的北方
命中的劫数像极了风中明灭的火把
秋天,顺着山川河流的笔记
大雁回飞,母亲般温暖的南方
酝酿着一次次生命的高潮
当长满罂粟花的山间谷地删除了南方的栅栏
大地的键盘空空。那时,我别无他求
只要最初的信仰,一次可以仰望星空的盛宴
 
 
169 南方
 
在更为遥远的南方
阳光认识每一个人,仿佛人类不老的知音
俯身倾听,高声赞美,它的容光焕发
散发着稻田的清香和耕作的素净
那些树木和山岗留下的影子也滋润心田
劳动者的歌声偶尔穿越鸟群饱餐后的合唱
凝聚在生命里的诸多不快迅速散开
阿啰啰,在更为遥远的南方
我愿意为一些小事伤心落泪,我更愿意
成为太阳和人类共同的,崇高的孩子
 
 
170 横断山脉
 
横断山脉突然转向,随流而下
在群山之中寻找一个祖灵牌位
四处迁徙的祖先,他们的行踪诡秘
双眼迷蒙,对记载的事很少问津
节日里,敬奉先灵的酒飘溢
信仰的嘴唇翕动,我急需一次赞美后出发
赤脚行走的人,一早急于出门的人
冷风拂面,先尝一口家里的食物才上路吧
夜里你一口气吹散的东西还未消失
按照祖先流传的方式,去开始崭新的一天
......
3nz彝族人网
编辑: 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阿苏 越尔 抒情 长诗 阳光 山脉 140-170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