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苏越尔抒情长诗:阳光山脉(1-66)

作者:阿苏越尔 发布时间:2014-11-15 原出处:彝族人网
  刘亚苹评论:我被《阳光山脉》迷住,幻想自己能写出那样厚重的诗。呵呵,幻想而已。
 
  范江媛评论:阿苏越尔的诗歌依托大凉山鹿鹿觉巴真实的农耕生存经验,抒写了最后的田园诗,它不仅是最后的田园诗,同时也是田园诗的一曲曲挽歌。如果海子在天有灵,他应当得到安慰,田园诗由于这些为数不多的像阿苏越尔这样的书写者推迟了终结的时限,并固执地以乡土的气息陪伴着渴望田园喂养的灵魂。
 
  巴久乌嘎评论:读了三遍,还是同样的感动!无论诗的源有多远,流有多长,《阳光山脉》必将屹立其间。尽管以下的一句太过微不足道,但作为友人和兄弟,我还是要说,有如山脉恒久,诗人一词将和阿苏越尔一名永恒相依,有始无终。
 
--------------------------------
 
1 汉字
 
以汉字的偏旁进入
 
在西南的群山中寻找归宿
 
多年以来美好的事物习惯于凌空飞翔
 
在阳光山脉,骏马一路奔放,山路花枝招展
 
随着季节的脸颊攀缘的是一座座群山
 
消失在等待中的族人将一地的粮食撒向天空
 
那些生长沉默和箴言的地名一夜间迎风飘散
 
阿河泥伊,比尔拉达 ,阿布洛汗,拉布俄卓
 
如果可能我要走遍所有的地方
 
并期待与你相遇
 
 
 
2  地名
 
如果可能我要赶着羊群
 
追逐水草的痕迹
 
在每一座山头留下一首深情的歌谣
 
度过青春的五月,浪漫的六月
 
激情的七月,八月,八月呢?
 
从母体中呱呱坠地的八月
 
将鹿鹿觉巴这个新鲜的地名带到屋里
 
真理的面具,事物的真谛
 
甚至啁啾的鸟儿,也插上了阳光的翅膀
 
在路人的问询声中齐集飞翔
 
 
 
3  行人
 
河流的身上阳光点点
 
呈现劳作者的身影,行人埋下头颅
 
加入光芒无边无际的想象
 
我也加入到阳光的行列之中
 
覆盖群山,在太阳的评判下
 
一切可以从头再来,一切可以重新生长
 
如你不停变幻的芳姿
 
把手播种在太阳的根须下,摸清家底
 
还有多少白天和黑夜正借助于种子生长
 
还有多少人执著于行走在季节轮回的边缘
 
 
 
4 经文
 
树木和村庄的奔跑
 
仅限于山路精疲力竭的腰际
 
在群山的额头上,抚摸着无限的困惑睡去
 
头顶竹编斗笠的毕摩穿越祭祀的经文
 
坐到光的屋脊,从一个家支到另一个家支
 
还有多少天的旅程呢
 
天哪,鬼怪也能够进入那个叫石姆恩哈的天堂
 
躲藏在亲人间的不息的忧伤剖开火的胸膛
 
疏密不一的光辉于事物之间,逶迤蛇行
 
这时有短暂的人神交流,使我们彼此珍惜
 
 
 
5  荣誉
 
世俗的山头旁,擅长叙说的老者
 
放弃欲言又止的忧伤
 
为前辈报仇雪恨的青年于光明的景色中
 
惊醒仇人,死于弹地而起的一粒荞籽
 
和死于冤家械斗有所不同吗
 
提醒你在短暂的一生中寻找到新的荣誉
 
在迎着枪声一跃而起时舞动披风
 
密集的吼叫声击退又一轮不幸的遭际
 
驱灾排难的鸡鸣已越过高山,趟过河流
 
于异地他乡风雨交加的夜晚埋葬梦魇和咒语
 
 
 
6  垭口
 
故事惊心动魄的过程中
 
英雄有了用武之地
 
以叙说见长的老者
 
重新回到遐想中的地方
 
操着圣扎﹑所地﹑阿睹﹑依诺方言的人群
 
把阳光的色彩翻译成五彩缤纷的习俗
 
房屋有限的耳朵被送入岁月僻静的垭口
 
翻过垭口,就可以望见梨树成堆的故乡
 
远到而来的路人在温暖的家谱中高枕无忧
 
我也靠着远走他乡在内心之外不断成长
 
 
 
7  罂粟
 
不擅言词的果实
 
正踏着林涛的节奏迎风落泪
 
送到每一座山脉伸展的四肢中的疑问
 
选择黄昏时分掉转马头
 
人们蜂拥而至,纷纷背起自己的粮食和守望
 
穿金戴银的玉米露出洁白的牙齿歌颂着阳光
 
拖儿带女的洋芋身披泥土的衣裳在银锄上舞蹈
 
而一个叫罂粟的流浪汉也闯进了黄昏的村庄
 
将群山的影子从一个山谷
 
拖向另一个更为幽深的山谷
 
 
 
8 火塘
 
每当夜晚降临阳光山脉,
 
熊熊的火塘掀开新的一页
 
那些久远的叙事风格挂在胸口灿烂如花
 
怀揣梦想和烈酒的男人已经爬行到木碗的边沿
 
此时,我愿意在一往情深的歌声中重现你的音容
 
我还要从阳光般灿烂的笑容里
 
摘下你透着芳香的名字
 
女人的羞涩,男人的粗放,接近岁月嘴边的
 
生活的水源,承载着多少年来朗朗上口的母语
 
接踵而至的词汇喂养着河谷、群山和人头
 
 
 
9 花朵
 
源远流长的诗歌的河流日渐明朗
 
在每一个映照出传说的光芒的山冈上
 
被着意描绘的情景纷纷披上梦幻的色彩
 
这时,所有的英雄都被称作支格阿龙
 
心中的美女都唤作呷嫫阿妞
 
一切都是天赐,用来证实
 
神话的地老天荒,爱情的历久弥新
 
很显然,因为花朵的到来
 
这个春天将变得短暂
 
那些青春的闪电也将如约而至
 
 
 
10 光芒
 
没有一种光芒可以照见大地所有的秘密
 
深入内心的也只是言语
 
被酿成美酒传递的言语啊
 
你看群山的睡眠是如此深沉,我们已无从惊扰
 
当指尖流淌的溪水送回细如发丝的抚摸
 
你的果实汁液饱满,你的爱恋无边无际
 
吸引神秘的天籁于青春茂盛的森林里纵情恣肆
 
我的双手有力延伸,我的双脚强劲攀登
 
大自然的体香啊,令我们误以为
 
自己就来自美好天堂
 
 
 
11 五谷
 
一晃已成百年
 
一泻千里的苦荞和燕麦
 
在生存的岸边无限惆怅,遗世孑立
 
用瓦板房和耕作的工具还原时光浅显的面目
 
我们席地而坐,畅谈着过往的云烟
 
风从六畜兴旺中起
 
香从五谷丰登中来
 
那些沉默的往事在阳光下寻找一个出口
 
酝酿多年的美酒倒进陌生的杯中独自沉醉
 
勤劳的双手年复一年捧起致富的水花
 
 
 
12  方向
 
曾经拥有的方向呢
 
纤尘不染的阳光手拎果实的灯笼
 
照亮树木和岩石的内心世界
 
所有的事物都沿着河流的方向奔涌
 
这滋养生命和爱情的河流
 
有时停留在火把节的摔跤场
 
有时停留在婚丧嫁娶的仪式中
 
山谷和原野洋溢的笑脸
 
被逐一击中,徘徊在种子之间的心情
 
接受现实,开始缓慢发芽
 
 
 
13 风土
 
我曾在彝州不同的风土人情中走来走去
 
也曾独自于不同的季节里
 
穿越相同的心路历程
 
当骑着高头大马的祖先从天而降
 
在阳光山脉,在这美好的人世间
 
请相信一个民族悠久的忧伤,事实上
 
它和一个人片刻的欢乐没有质上的区别
 
付出心血,支付生命
 
群山手搭云朵的凉蓬
 
眺望出大地残存的辽远
 
 
 
14  披风
 
山坡上没有绵羊沿着青草的路线行走
 
请相信牧羊人一生的忧伤都来自天上
 
辽阔的夏天,那些远离的少年
 
将父母支付的名字藏在身后
 
躲闪在时光的洪流旁的房屋
 
在询问声中突然开裂
 
故乡和其它别的地方相隔甚远
 
当睡眠的披风盖上天地的血脉
 
成群的豺狼虎豹
 
同时在母乳中梦见了城市
 
 
 
15  诺言
 
在梦境中随风消逝的
 
也包括诺言和大地的贞操
 
阳光蓬松的头颅枕在山冈上,闪耀着银子的光
 
羊毛的温暖徘徊在一件件农活身边
 
阳光是一种诉说,也是
 
伴随人生起起落落的谚语
 
秋风明亮的眼睛挂满树叶,鸟的翅膀拖动天空
 
动人的情景遗忘在我深情怀念的一天,谁都知道
 
穿越这个季节我将满载而归,而在今天
 
我必须目送前辈们苦心经营的患难和爱恋
 
 
 
16 婚姻
 
天空无边无际的照耀下
 
所有的事物彼此动容,熠熠生辉
 
我也身披华丽的衣裳,在你的睡梦边稍事休整
 
因为急切,你选择离开的那个季节不在秋天
 
所以多年以来我们都习惯于选择沉默和忧伤
 
当声名显赫的一群出现在婚姻摇曳的枝头
 
群山茁壮的根须分布在传统肥美的足印里
 
太阳升起,在清晨激起鸟和昆虫的一大片和声
 
我们心息相依的故乡啊
 
她的命里再也见不到别的人群
 
 
 
17  太阳
 
有一天,太阳把一群人送到山的那一边
 
在郑州及成都火车南站等地
 
阳光下有人开始迷失自己
 
火塘不再熊熊,只有太阳守护在一贫如洗的家中
 
这火热的太阳,有时是俊美的男人
 
让所有的庄稼都怀上他的孩子
 
让雨水追不上他的脚步,更多更好的时候
 
太阳都只是深藏山中的娇羞女子
 
用纤纤细手穿针引线,织出四季的新衣
 
对于她绝世无双的容貌,我们从来无缘以见
 
 
 
18  柴火
 
一定会有一天,温暖我们的太阳点燃一堆柴火
 
世间的苦乐披上了比生命还轻的灰白鳞片
 
似曾相识的幸福出现在空中,彼此无言
 
烟雾朝着故乡的方向回望
 
火焰朝着祖先的行踪追赶
 
枯萎的文字在毕摩的口中被注入鲜活的血液
 
而我们的背影将被镌刻在岩石上,
 
弃绝沉重的身躯,枯萎的还魂草
 
寻找到残雪单薄的肩膀痛哭失声
 
曾经纷乱的思绪哟化作悠悠的白云遁入空旷
 
 
 
19 列车
 
我愿追随占卜的毕摩成为他的影子
 
在黄昏时分出发
 
用无边的法力驱赶梦境中呈现的凶像,
 
今晚,那些斗牛、公羊和巨蟒都纷纷逃离
我的兄弟,房屋之躯在夜空的注视中渐渐低矮
我要怎么与你相见?曾经的心情随着季节起伏
在山的另一边,嘶鸣的列车已穿上彩虹的霓裳
有多少温暖的等待值得以身相许呢?
 
我望眼欲穿,万物的睡眠都投入阳光的怀抱
 
逃避现实,淹没毫无装饰的想象
 
 
 
20  高山
 
如果活得足够漫长的话
 
你会登临金玉所罗或者蜡指欧部山
 
那时请你带上粮仓中仅剩的诗歌和快乐,还有
 
生长在高山中的密码和在风中逐渐清晰的答案
与诗歌结伴而行的警句在光芒中不再走亲访友
著名的地方,因对手而遥不可及的地方逐渐呈现
飘泊异乡的人,于渐渐合拢的暮色中失去端庄
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呢?我心灵的故乡
曾经的倾听和诉说灰飞烟灭
 
言语的尽头啊我已泣不成声
 
 
 
21 毕摩
 
在你不经意的瞬间,所有的传说日趋紧张
孤单的爱情迎风生长,正午时分
 
打开心扉说亮话,擅长言说的翅膀
 
露珠般停歇于明媚的草木之上
 
季节无法到达的河岸
 
沉默的足迹掀起层层波浪
面对过去,矢口否认那些曾经的往事与之相关
拒绝回到窗前,拒绝与你梦幻般的一席长谈
诗者将故乡最后的尘土抛撒在异乡繁华的酒店
神圣的毕摩坐在小城昏暗的角落里暗自惆怅
 
 
 
22 酒鬼
 
阳光四散,有谁能激起群山的潮涌和不安呢?
 
再没有人愿意长久地守护在自己寂静的内心
 
怀揣河流连夜赶路的群山消失在近处
 
挂满金黄耳坠的远方,我也坠入一时的失语
 
像小溪投入河流之前洗净全身
 
告别疾病缠身的村庄,谜一样的村庄
 
亲情环绕的村庄。在村里不停游荡的
 
酒鬼依然折腾着日渐消瘦的夜晚
 
瑟缩的星斗躲藏在遥远的亲戚家迟迟不肯露面
 
看吧,城市正从乡村撤离,高音已从心头滑落
 
 
 
23 老舅
 
那些无声无息、如梦似幻的村庄啊
 
总停留在身旁,,在别样的书香中
 
千年以后我让岩石感受了手心的一次悸动
 
迷路者满怀尘世的忧伤留下的歌唱散失殆尽
在梦境中实现梦想,在故土外寻找归属
听吧,骏马选择中午寂静的时间穿城而过
那不是我想要的城市,那不是祖先预想的歌谣
在道路中央徘徊的城市,不尽的时光
 
如水浇灌颜面,野李子的芬芳
 
背叛了亲爱的老舅,熟睡的老舅啊
 
 
 
24 母亲
 
住在草堆旁的人畜,离大地的伤口愈来愈近
生存的技巧弃置,一泓泓山泉水洗涤着天空
你有一声问候也伴随寂静来临,
 
鸣蝉中树木塞满夏天,人声不再鼎沸
 
和土地一样衰老的水牛仰望苍天
 
对过往的云烟显示极大好奇
能够出现在梦中的都不能算作是遥远的一切
母亲实在遥远,她站在夜幕低垂的山冈上
大量的话语从风的嘴里漏下
 
整个一生我都似有似无
 
 
 
25 泄秘者
大量的泄秘者纷至沓来
 
山林和矿石累弯大地的腰
天空已偏离仰望的方向,文字的点滴闪烁
泄秘者陷入词语的山谷昏昏欲睡
大地的根脉在试种的水稻里再次延续
有一种改变透过四季的指尖灌溉如水的家园
这一个总是收获的季节啊,亲戚们
 
雨点般来到山下,他们放下高山
 
放弃守望了一生一世的种养植习惯
在米饭的芳香中垂下高贵的头颅
 
 
 
26 父亲
插秧的人,你穿过天空的指缝间来到病榻前
病中的父亲,神情像枯木
 
飘浮在言语无法企及的远方
索玛花带来的兄弟姐妹暮色般围拢家乡
 
昨天尚未离去,先知不禁提问
 
是什么喂养了村庄逐渐松弛的拳头
山脉的病榻上同样开满了倦乏的花朵
仅靠驱邪的蒿草,人们已无力到达遥远的山头
昨天,我听到的彝语深切动听
今天,我走过的路程模糊不清
 
 
 
27 彝区
在整个的彝区,只要一个人的双腿足够有力
你的一生可以凭借一袋炒面走遍阳光山脉
 
关于家支的谱系是一条宽阔的道路
 
每一天,你遇见的村庄都静美温馨
 
深入腹地,普雄河两岸的刀枪早已入库
 
村口的牛羊将不慎落下的鸣叫衔回嘴边
 
这时,晚霞升起在不远的山头
 
晚霞的脸庞像羞涩的客人,你却无须羞涩
 
鹿鹿觉巴已烧旺了比晚霞更红的火塘
 
客人一到杀猪宰羊。看吧,我已随你回童年
 
 
 
28 梦想
我曾经放弃理想,沉迷于这样的时光
春天布谷鸟撒满粮仓的声声啼唱
夏季玉米林里抽穗扬花的青春的情欲
秋日颗粒饱满的玉米棒子在人户的屋檐下
 
笑逐颜开,冬令簇拥生聚的温暖火塘
 
雪花的容颜中老人相继去世
在更多难忘的时光里
 
我放弃言语,目睹一座座群山
 
在村庄不停变幻的背景上迅捷出没
我一生最大的梦想迟迟未到
 
 
 
29 领唱者
和天空一样稀疏的,已不再是秋天的苹果树
枝叶繁茂的领唱者,在人群间起伏不停
词汇的河水从容灌溉,深入无人问津的天堂
靠近故乡身处夜的沉默,聚少离多的人世啊
我深爱的父亲,你的羊群逐渐清晰
 
久居山上的彝人,这一天让我们知根知底
 
你正传诵的人已走向永恒
在齐聚的祝祷声中,迷路者撩开雨雾的裙边
 
停止寻找。傍晚时分
 
那些被不断敲醒的时光随羊群走失
 
 
 
30 祝祷词
父亲说,要亲手劳动,证实生命的金贵
在大地之间穿行的秘密封锁了阳光的声音
谁身穿河流的羽衣四处翱翔,接近过往的生动
 
就是这个我无限依恋的九月啊
 
如今不胜唏嘘,阳光的足迹结满山间谷地
 
父亲说,孩子,那一刻
 
你的祝祷深切感人,我久久未能平静
 
选择起身,在杯中品尝醇美的回忆
你须像珍视心中的泪滴一样珍视初秋的果实
你要在大地变幻的装束中找到人世恒久的身姿
 
 
 
31 核桃树
 
大地承载了一切的艰难困苦
 
所以走了很久的道路依旧曲曲弯弯
 
直到白雪降临,野兔落荒而逃
 
命运的梦境栩栩如生
 
一度拥有的村庄孤立,站在大树下
 
那是故乡痕迹斑斓的核桃树啊
 
老人们的烟斗闪烁其辞
 
枯败的枝桠又一次把温暖的鹊巢举向头顶
 
喜庆的鸣叫声落下,人们笑逐颜开
 
仿佛我也曾巢居空中多年
 
 
 
32 新娘
 
在故人聚居的坝上
 
所有的话语生长出翅膀
 
那些被人放弃的童年忽然间四处飞翔
 
不老的光阴中沉沉午睡的人起身离去
 
阳光的明媚在逝者的身后留下寂静的传说
 
送我一程吧,无所不在的尘世的骏马
 
我也要回到梨花繁盛的家园
 
我也要走过山头去会见不老的新娘
 
在那神奇美丽的嫁妆里
 
找到一切属于我的幸福
 
 
 
33 今天
 
不要昨天,我只需要今天
 
今天阳光明媚
 
我所期盼的事情一早堆在天上
 
起初是仰望,后来开始动容
 
起初是一觉不醒,后来开始辗转反侧
 
谁的歌声四起,让我今生为此步履蹒跚
 
动人的歌谣啊,在嵌入故乡的地方
 
一步三回头,让我以为
 
今天早已进入预言和吉像
 
在植物的高潮部分轻松取得胜利
 
 
 
34 庄稼
 
依旧是今天,你注定与我擦肩而过
 
从前天高地远,与太阳息息相关的事物
 
各自独立,太阳留下遗言
 
大地一片凄清荒凉
 
劲力十足的汗水中饥饿难耐的庄稼啊
 
有很多时候我都痛苦于你无边无际的心伤
 
这个季节佩戴的闪闪发光的银饰和盔甲
 
诉说的总是南来北往的兴衰荣枯
 
只有柔情的荞麦花开于深山,无人问候
 
脚步声起起落落,仿佛催促收割的雨点
 
 
 
35 雨露
 
云是种在天上的植物
 
深深扎下人类的根须
 
房屋打坐在平缓的坡上,低头不语
 
仿佛是谁的过错引发了青春的消失和不安
 
我们沿着浮云所指的方向望了许久
 
神灵瞬间聚集,居住在他们中间
 
我隐含忧伤,整个季节
 
祭祀者的祝祷细致迷人,构成天庭的盛宴
 
哦苍天和大地,一朵含雨云飘过
 
祖先播下的雨露湿润了连绵的子孙和山脉
 
 
 
36 阿然妞
 
莫使鬼怪乱神,我自繁衍生息
 
一句话的故乡啊
 
青春已扮作云的模样消失
 
从前的故乡艳阳高照,老人们手把青苗
 
将自己的身影扶正在万物生长的春天
 
田野怀抱春华秋实,欲在低处
 
河流不停奔向远方。看啊快快去看吧
 
美丽的阿然妞就要远嫁异地他乡
 
悄悄播撒的菜籽正在泪水中生长
 
来年载满思乡的足迹将消失在山间
 
 
 
37 故事
 
古老的彝族有一个久远的故事如此述说
 
妹妹你是天上的太阳
 
坚守于人类出没的白昼
 
妹妹你美丽的光辉是哥哥馈赠的针线
 
对季节千古不变的破旧衣服进行缝补
 
而哥哥我是月亮,守护着人类的梦想
 
守护着苍茫大地,每当夜幕降临
 
群山里荡漾着死一般的沉寂
 
只有不息的心跳
 
应和着村庄上空偶尔的犬吠
 
 
 
38 河水
 
再喝上一口解渴的水吧
 
我已忘记上路,夜晚来的如此突然
 
让我以为总在进入异地他乡
 
那些山脉何时恢复慈祥的模样
 
倒下的故事与长笛马布这些乐器无关
 
我也即将成为一个无关痛痒的人
 
在临近下午时寻找到一个音阶存放自己
 
头枕群山的膝盖放心倾听
 
那时的河水啊,一直响彻在不远的地方
 
让人误以为一生的忧伤都来自寂静和孤独
 
 
 
39 汗水
 
水,洁净的无边无际的水啊
 
一开始就热衷于叙说
 
南有金沙江,北有大渡河,中间是巴布凉山
 
滋润了大地,滋养了河流和陌生的爱情的水啊
 
那一刻,生命的气息回荡在你年青的谷地
 
映照过虎豹,獐子和父亲的湖水继续映照着我
 
水的叙说中,苦荞麦的队伍已走上寒冷的山头
 
欺骗过父亲汗水的土地哦,如今依然两手空空
 
啊,极其相似的时光挤在一起
 
连天空也卸下了高贵的头颅
 
 
 
40 祖先
 
阳光下,一个人的出走是整个家族痛苦的延续
 
瓦盖帽,天菩萨,甚至凌空的遮阳伞,
 
一切早已足够,我们头顶自己的天说话
 
阿普爷爷,还有亲爱的父亲
 
甚至于那些更为久远的祖先们哪
 
每一次现身我们各自分离,古老诅咒乱人心神
 
在阳光的山头,我时常感受到来自从前的羁锁
 
亲爱的父亲,久远的先辈们,请看哪
 
在日渐陌生的土地上,生之色彩暗淡
 
唯有死亡被一次次记录并讴歌
 
 
 
41 大地
雨点走过之后天空找到大地
 
那时,就在第四十个山头
 
内心的风雨交加,我思忖良久
 
为什么天空走在前面,大地落在身后
为什么传世的歌谣里藏不住绝对的忧伤
 
直到步入第四十五个山头
 
那时的暮色沉默于万物的消停
 
孤立的山峰下意气灰沉
 
恍惚谁拾起村庄闪烁的双眼
 
后来是我放开两手,直奔大地的私处
 
 
 
42 众鸟
 
你要等候大地初醒,东方长出黎明的鸡头
 
你要梳妆打扮,还原天空不老的红颜
 
是的,就在一阵阵风吹树摇的虚幻之间
 
我坚持等候,不在梦中吵醒你
 
曾经的诺言收敛翅膀休息
 
生长在丛丛树梢的光芒
 
仿佛山鹰之翅划过天际
 
众鸟的森林里弥漫着人间一样的幸福
 
这时,我也只是一只梦想广阔的鸟
 
叽叽喳喳,在凉爽的山风里独自欢腾
 
 
 
43 纸币
 
谁理清了大河的思路谁一定变得长久
对岸弯曲,我的背后除了透明一无所有
 
我曾坚信,在雨水滋润的季节公开成长
 
如今,谎言和欺骗挂满墙头
 
大河两岸,是雨后春笋般的城市
 
从纸币和面具间穿城而过的车队扬起尘埃
 
前世已经结束,今生即将开始
 
在我泪流满面经过的那个村庄
 
老人们依然早睡早起
 
梨花坚持一年一开放
 
 
 
 
44 蜂蜜
 
蜂蜜的话语下黑苦荞和油菜花迎风生长
 
忘记了季节的雪花曾覆盖山间谷地
 
那一天我不禁睡意深沉
 
赶不走一只头顶盘旋的鹰
 
掉入纸上的天空中经年累月不能自拔
 
残存的午后,蚊蝇乱舞,日光抚杂
 
想要信任的事物都停泊在了破碎的酒杯旁
 
你所记住的秋天也只是显出了虚幻的模样
 
母亲朝向南方,传世的诅咒下
 
疼痛无痕,我再次沿经文寻找
 
 
 
45 山果子
 
多年以后,我依然清醒
 
习惯于对所喜爱的事物保持沉默
 
山果子成熟的时节,阳光山脉我来了
 
带着伤痕累累的皮囊和些许的厌倦
 
在秋风抓住树叶的刹那重新成为山果子
 
于生命的枝头摇曳生姿,尽享尘世的荣华富贵
 
看哪,夕阳的孩子吸吮着山头
 
那一个个散发出母性的光芒的山头
 
河流一分为二,亲人们相继离去
 
只有我孤身流淌,朝向别人望不见的远方
 
 
 
46 少年
 
太阳出来过后你还能呆多久
 
我突然询问自己,在鹿鹿觉巴
 
有一层云被风撕碎了脸在天空飘零
 
明镜似的山冈上,细心捡到云的影子
不易忘记的清凉传来,所有的梦想随羊群下山
 
光芒塑造的故乡完美无缺,击穿山水
 
歌声的涟漪荡漾梦境,淹没课本的胸膛
 
核桃树下乘凉的妇女不停驱赶着蚊蝇
 
也驱赶着我,加快我少年的步伐
 
看吧,新民中学的操场上红旗正迎风招展
 
 
47 节日
 
在七月的反复擦拭下
 
节日的歌谣闪闪发光
 
照亮祭祀的牛羊家禽、黑壮的玉米林
 
也照亮家族的脉络、出生的幽微
 
歌谣之前,英雄恩体拉巴摔死了害人的天神
 
后来是无边无际的蝗虫以黑夜作剑
 
四处杀戮,大英雄恩体拉巴说
 
要有火把,于是野蒿枝扎成的火把
 
吐出明艳的舌头,品尝着丰收
 
阿苏家煮得沸腾的水已盛不下满荡的期待
 
 
 
48 歌谣
 
那一天,在半醉半醒的火光中我无法入睡
 
记得满天的幻想被星宿带回黑夜的枕边
 
通红的火把下,后山小学的操场隐约可见
 
举起火把的那一刻
 
你熄灭的情歌死灰复燃,风掀动衣裙
 
阵阵轻风顺着河谷山梁潜行
 
在风中迅疾消失的不是时间,是火把
 
年复一年燃烧的火把哟
 
已倒伏在诱人的歌谣里
 
仿佛那赤条条的清晨从此不再到来
 
 
 
49 阿诗玛
 
头道鸡未鸣就得起身
 
寻找到一块可以对话的石头
 
和一股清泉在源头约定初春的盛开
 
人们碌碌无为,但内心清凉、寂静
 
手中的土地正被粗糙的工具改造得面目全非
 
劳动的衣裳破旧,散发出物质短暂的光芒
 
直到石头开花人们深情唱出:阿着底哟
 
是个好地方,湖水清凉翠竹秀长
 
放牧着牛羊和爱情的阿着底啊
 
阿诗玛和阿黑故事里的幕布挂满了山岗
 
 
 
50  雪花
 
听到你说每次下雪第一个总会想起我
 
我心生感动,微风轻拂,你的脸庞绯红
 
我一直坚持雪花的盛开,只因为
 
身躯融入了你的温暖,雪霁后
 
长在地里的人们纷纷扒开日渐衰老的土地
 
汗水张开生存的巨嘴
 
吞噬着地块之间稀疏的光阴
 
我也擅自揭开玉米地里笼罩着的光环
 
饱满的人世,羊皮鼓的敲击声一浪高过一浪
 
黑压压的土地上坐满我疾病缠身的父老乡亲
 
 
 
51 家族
 
谁能借用时间的斧头
 
伐倒一棵棵家族的大树
 
砍断我们与土地之间的血肉联系
 
许多年前我们就喜欢用银子换来的牛羊
 
招待客人,大块吃肉,大声颂扬
 
群山也背靠大树,在村落背后大谈家族的荣耀
 
生长于细弱枝干上的父亲,您一夜未眠
 
任智慧的语言火焰般忽隐忽现
 
明灭在村庄及四乡八邻
 
只求动荡归于宁静,仇恨隐于远山
 
 
 
52 家谱
 
栉风沐雨的树木,硕果飘香的时节
 
天空的枝干上,一头连着父亲
 
部撒、阿苏、吉歌、热格、亚雅、
 
部指、萨金、尔格、铁呷、书达、打沙
 
大地的枝干上,一头连着母亲
 
巴莫、克期、阿从、吉扭、阿尔、一品、吉诺
 
觉觉、哪比、格曲、克克、依哈、阿芝嫫
 
树的庇荫广大,只有太阳高挂枝头
 
照出从前的经卷和家谱,也照亮课堂上的诵读
 
事实上,根须一直的延伸,不为到达只为见证
 
 
 
53 阳糯雪山
 
神话里生生不息的史尔俄特
 
从我的诗中经过时请你停下寻父的脚步
 
鸟有母,兽有父,而人类呢?
 
一声疑问在一泓明泉旁伸直腰杆
 
明泉里倒映着我天高地贵的鹿鹿觉巴故乡
 
傍晚时分来临,我走过一场祭祀的边缘
 
被传诵的史诗在人群的口中翻卷
 
形似一个个寻找回声的浪头
 
阳糯雪山4791米的海拔啊
 
不足以代表人群共同的仰望
 
 
 
54 青春
 
到达夏日,阳光的臂力公然增长
 
掰下玉米林里壮实的苞谷
 
掰弯沟渠旁挑水的男人挺直的脊梁
 
就连洋芋地里埋藏的相思也动摇
 
八月之源,埋藏了一茬茬的爱情破土而出
 
猕猴桃和野李子的酸涩鼓满山风的胸膛
 
旱地里尽是镰刀闪烁,折射青春
 
以及太阳与白昼的姻缘
 
生命动人心扉的出入口在洁净的光芒中
 
犹如待放的花朵,隐约呈现
 
 
 
55 阳光
 
如果不能,我将及时离开仿佛未曾出现
 
乘着梨花还待在人们的热议里含苞待放
 
那一天,阳光已经爬上了光辉的顶点
 
和你的一路相伴中我逐渐心生婉约
 
任寂静在身边的草丛里无声无息生长
 
那时的天啊,在青春的放浪形骸面前
 
低头不语,仿佛人去楼空
 
前世的姻缘早已不上心头
 
你家的道路依然陈旧
 
挂在吱嘎作响的木门外
 
 
 
56 濮蜀巫雾人
 
随我去寻找吧,哪怕已没有从前的蛛丝马迹
 
哪怕先祖阿普笃慕六祖分支的队伍早已
 
隐没于烟雨,拨开云雾重重的典籍
 
山下出现濮蜀巫雾人的故乡
 
力大无比的濮蜀巫雾人,沉重厚实的山门
 
关闭了贪婪,也关闭了那个不愿回家的懒汉
 
茂盛的草木,充沛的水源,清脆的鸟鸣
 
这一切放在了虽近犹远的外面
 
亲爱的,在你的传说里我想问问
 
怎样才能惊醒濮蜀巫雾人长久的睡眠
 
 
 
57 阿普然阔
 
我路过村庄,碰上你前世难以释怀的仇恨
 
前世的仇恨汹涌,你记下的友谊冲开口子
 
一粒果实不可能结束季节胀裂的伤痛
 
如果选择转道,一切足以改变
 
我将遇上一些过往的烟云
 
耕牛咀嚼着鞭子滑落的尾音
 
田野的心情蔓延,天空荒芜
 
炊烟把满脸褶皱的晚风赶出家门
 
听,英勇的阿普然阔正击穿敌人厚实的铠甲
 
我们时常怀念的村庄已倒在夕阳的血泊中
 
 
 
58 石姆恩哈
 
穿过雪地时,时间已拧成一股绳
 
一头系紧被称作天堂的石姆恩哈的投影
 
漂浮的祖先,变形的熟人
 
或夸张或模糊,瓜分了梦境
 
瓜分了宁静的夜晚和熟睡的乡村
 
时间的一头遗留在人世流血的躯体上
 
时间回头,说那时你让我险些丢命
 
好在今天已是存在,我也不再追赶
 
就算你历练如醇酒
 
已只是泡制天长地久的小部分
 
 
 
59 勒俄特衣
 
钻进一本叫《勒俄特衣》的书中观看
 
一片灰蒙蒙中,雷电的斧头
 
把黑夜一劈而为黑白两半
 
以雪的名义,六种植物与六种动物结为弟兄
 
后来,是支格阿龙站在高高的土尔山顶上
 
射下繁盛的日月,洪水过去
 
居木三子的炊烟在兹洪尔碾山顶升起
 
大地这位热情的主人,打开她的大门
 
用明亮缤纷的色彩,迎接了河流山川
 
也迎接了彝人的先祖古候、曲涅两个部落
 
 
 
60 旗帜
 
我时常沉湎于书中的情节不能自拔
 
英雄和神奇的大自然总是这样相依相偎
 
途中偶尔的停顿,潦草的字迹更加清晰
 
你倾倒的笔墨浩浩荡荡,足以改变那些
 
四季的颜色,我曾在聚会的场合
 
亲眼目睹一页经典阵雨中翻飞
 
仿佛旗帜插进每一个人心的山头
 
一碗流转的酒停下,饮者泣不成声
 
雨点般的眼泪啊淋湿了遥远的源头,那一刻
 
我胸中的岁月汹涌,已忘记溯流而上
 
 
 
61 朋友
 
那一天,我看见有一把伞
 
直接撑开我的天空,在因群山的缩写
 
而变为高大的头顶,一切游刃有余
 
五彩云霞空中飘,带走沉默人的故乡
 
那些适合于耕种的土地被谎言冲刷殆尽
 
在大地辽阔而寂寞的躯体上我们痛哭流涕
 
而你,我的朋友,生活给予的支撑所剩无几
 
想当年,我们一起时常在群山挺胸的地方
 
采食野果子,在群山收腹的地方
 
埋藏着汩汩的清泉和爱的永久渴望
 
 
 
62 越西
 
我曾在“阿衣阿支”的古歌里怀想爱情
 
也曾于年少轻狂时不解于呷嫫阿妞的忠贞
 
一路风景一路情,与你的曼妙相遇不可重复
 
秋风采用父亲所擅长的格言手法描述昨天
 
田野穿上亮丽嫁妆,庄稼一茬茬经过
 
犹如迎亲的队伍,如果有“吉尔库活”的庇护
 
我愿是一瓣纯洁的雪花
 
降临在越西吉祥的掌纹里
 
伏在这座有你经过的县城肩头
 
悄悄打望时光宛如新娘般消逝
 
 
 
63 古嫫阿芝
 
我站立的地方,依旧高远生僻
 
拒绝了众人的阅读,你通常也只在夜间到达
 
每当微风轻拂,我仍然于文字一样流畅的山水中
 
坚持等候,有灵的万物穿越时空
 
其实一切的动静都是你,无法被简化的文字是你
 
天地在一念之间忽高忽低
 
那座我们高谈阔论的城市已经遥远,多年以后
 
兄弟,我依稀记得灯红酒绿间你微醉的面容
 
我们激烈争辩,歌声起处,远嫁他乡的
 
古嫫阿芝正在急切思念着家乡的亲人
 
 
 
64 爱人
 
生与死的道路都平坦光洁
 
血脉般连接或远或近的亲朋
 
竹编斗笠戴在火塘高贵的头颅上
 
宿命的柴火睁开双眼,是的,早已传说
 
大法师阿苏拉则张口是死亡闭口是活命
 
庇佑后代的神灵,让黑色的队伍和骏马回去吧
 
羊皮鼓敲起来。爱人,今夜12:50分
 
我的祈祷将撼动群山,你的病魔被彻底驱除
 
莫莫落日神山啊,我从小看着您的脸色成长
 
明天,请将您的脸色放晴,让她的前途光明
 
 
 
65 羊群
 
日子好,太阳大
 
羊群被夏天赶上了高山草甸
 
群山低头,茂盛的草木相互传递着祥云的信息
 
就在那茫茫的群山里,豺狼虎豹出没的群山里
 
祖先留下的羊群自由欢畅,云雀之歌交互回荡
 
只有一种仪式被深深铭记,遵照嘱咐
 
在农历属于羊和猴的日子
 
我将找到传说中神奇的毕摩
 
倾听关于驱邪逐鬼的法门,看看神奇的嘴合上
 
人间欢乐之门随念想打开,六畜回归温暖圏舍
 
 
 
66 魂魄
 
回来吧,我们迷失已久的魂魄
 
外面有豺狼虎豹,只有家中有温暖的亲人
 
还有你喜爱的金黄色耳坠、银白色耳环
 
今夜,和着鼓点,大地的睡眠是如此深沉
 
我也加入到睡眠,而每一次睡眠
 
都确定是一次奇异的旅行
 
什么?当一声狗叫穿透梦境,五指清晰
 
一切重新近在眼前,亲人们纷纷围拢过来说
 
这孩子,沉睡了这么久,终于醒了
 
阳光穿透稀疏树叶洒在房前屋后,自由,安详
 
......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阿着地 标签: 阿苏 越尔 抒情 长诗 阳光 山脉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