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息》——彝族女诗人师师诗选

作者:师立新 发布时间:2017-08-02 原出处:彝族人网

生息
 
我拍他,拍了很多镜头
胶鞋。白菜。水桶。水中双脚,还有
弓形的背
他手掌黝黑,团把草
从桶边一圈一圈涮向桶底
想涮尽,眼里的尘
坐桥沿许久,看他雪白的发,在桶上晃
陆续接听手机,是些不可掌控的事
对岸,小店老板娘大吼
咒男人没能耐
溪水极清,倒映出我俩的影子
全是无声褶皱
我一次再一次摆弄相机
终没拍出我和他,舒展的样子
 
 
思溪
 
蒲松龄的笔打圈
思溪就归了《聊斋》
 
河水淌过村子
青石路串连一座接一座的老宅
许多故事,如书生和夜半才现的女子
隐隐,在巷子中走
不食人间烟火
 
我好想,不再读书写文
想学井边剥毛竹笋的妇人
不必容颜似花
挎竹篮,下到水边
洗衣,洗脚。
拿樟木梳子梳头,盘发髻,佩大红木簪
 
白天,起炊烟、沽酒
月上东山时,挽红袖,伴那夜读人
剪烛添茶
 
 
龙华寺听经
 
大殿下,厢廊
地藏菩萨本愿经起起落落
 
雨水穿透发梢
成串,堆满我的脚下
 
居士盘腿诵读,目无他物
我是透明的
 
孝道、度生、拔苦、报恩
经诵有诗的质感和包容
 
风中,湿漉的小女人
此时
以水写诗   
从头顶到脚背
 
那地上所有水滴
是我的,经卷
 
 
矢车菊
 
俯下身,我相信了,感动到心痛只有一秒距离
敏感的人,受伤最重,你曾告诫要控制
 
弄痛我的,其实也是我的心,过度跳动
五台山脚如道场 ,黄土干净,枯草萧肃
 
一朵矢车菊就在我眼前,在土坡上
六个花瓣绽开
金黄色,花蕊悲凉
 
 


我是过客
台上唱念的人,在鼓点错落间
甩水袖翻动风云
胡琴一声起,光阴远
 
叹遍生死,曲尽。我的心,在颤
歌乐广,路无数
哪有唱不到的世?
哪是走得过的尘?
 
想起你说,偶尔,也听京剧
忘了告诉你
我曾年少学戏
一辈子明媚的花旦,不唱青衣
 
 
新房村的荷
 
荷花远去
初秋穿过斜阳,铺展新房村的荷塘
光影,尘埃,淡泊
在荷叶上论及风烟,我是独自路过的影子
 
一场花事
或婷婷端秀或萎出皱褶
不变的,是挺立中我行我素
 
天色向晚,这片离群索居
顺时日游历
从春到秋,漠视着与节令的和寡
水中,有荷;岸上,有我
无人知道只是找了个借口
我在看自己
 
红尘冷暖
对淤泥、静流和天空
没有哪支枯荷,诉说生命的疼


不是聊斋

路过。蹲下。
陪村妇,剥毛竹笋
她说,妹子,笋尖会戳疼你手
我执意,试试。
一口枯井在身后
她又说,有女鬼会出来,是好鬼,不害人
我信
小白狗靠向我,眼神干净得像水,偎依脚边
它信我
我和我的中年从巷道深处过来
面前,是村妇爬满竹篱笆的金银花
她再说,这花,清热解毒
我更信
笋尖,此时戳破了手心


尘事

这事,找不到诠释的句子

从冬到夏你一直放盅
终于,无抵御之措
我中招
应该知道的,湘江水有奇性
史上,出土匪和灵异
你喝江水长大
耳濡目染,早就精熟几许法术

可我真的忧郁起来
南高原春光不败,蝴蝶摇摆
虚拟模糊的低温
你,匪性涣散和隐晦

压寨山门,开着
绕墙的薇芜成群结队
花靡尽头,是你的毒

我站大风口,不结庐,不种菊
执一袭淡墨
手心手背间,涂来抹去
写下,归人或烟云


知音湖边

坐湖边。这个有风的夜晚  

月光与水波暧昧
喘息单薄
俗念披挂心经,穿行一切
内质和表象

我们断续说着各自的春秋
看蔓草无边,或廖落或踌躇
被爱迷惑
鸢尾花已黯然宵禁
我妄想卸下指尖丹蒄
和它一同还原素净
我们,都在尽力遮蔽鲜花满天

心绪渐至凌乱
雷暴、闪电、清露、温暖
扭结交错
霓虹在远处,欲言又止
咫尺水下似乎暗流起落
这一刻,人生莫名张慌
我的长发在没有方向地飞  

一人,一世界,一注解
没有谁能高过一筹


老街寂

送茶的马帮在时空间走
马铃声晃过的苍山
已不必,长剑如虹

天空微凉,这个我喜欢的清晨
古道与土基墙还没消融
走过三两个岔口分别
以西的云龙桥,依旧是天堑的
湍急孤单
一口带锁老井
轻易隔绝了,流水不腐

我不会读心术
不知,谁潜入谁的岁月
谈论天地


在姚安

梅葛是口传的百科,往返耳旁
格桑花落满旷野
在姚安,我步履忙碌

过龙华寺过军民总管府过回型街
二娘寨端坐三岔口
八角桌威武,纵观十六方来路
酒歌一吼
江湖翻风动浪
终于明白,我终浅薄
不能仗剑天涯
不能看穿马游村广植厚藏的梅葛调

起源、造物、婚恋及凡俗  
曲调里史册灿烂
我卑微的见识
无法,一一说出


花脸人生

祭师站在祭祀的时辰穿越
普者黑花脸节上
人群,开始躁动

脸被抹得越黑传说越有福报
我却披着长长的丝巾,极力遮蔽
怕与别人共同色系
我花一样的容颜和天生的孤傲不能醒目  
那梦境莫名又来
这个正午时刻
骑竹马的青梅在眼前,不远不近但模糊不清
我拨开一层又一层伸过手来要抹黑我脸的人
妄想接近那个影子
慌乱中,它已消失

许诺要一同走向的远方,散落
随梦凋零
想来习俗是先知的
抹出的花脸能有种种利好
比如,迷离忧伤
比如,不再出众


醉洱海

如果我说弥河、说叶榆泽、说昆明池
应该会有沧桑从天空飘落

那些前世
在洱海今生名讳里跳跃
船行,撒网
我就开始醉了

三岛、四洲、五湖、九曲
高原海域,笼罩一个曲径通幽的国
海菜花和慈菇
一株连一株
看破一道道水的涟漪
不语

浪花欢愉
无数条波光倾洒悲悯
活着,在路上
到处都是梦里的故乡


古城花事

行走中的零碎心事、淡寡清愁
让古城的上关花塑成无数朵莲样的忧伤

在大理
九街十八巷和文献楼及五华楼屋檐下
叫木莲的上关花丰饶得轰烈  
我在自己的世界里漫游,花事绚烂的背面
悲喜无度

大美的时刻在最美的古城问询人生
途经、相遇
再娟秀的风景也只能是风景
永远回不去的必是与上祖有关的,故园
放下行囊
来到我就当自己不离开,正如
若离开我就彻底地当自己不曾来
ib5彝族人网


ib5彝族人网

作者简介:
师师,本名师立新,女,彝族,云南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载《文艺报》《诗歌月刊》《边疆文学》《诗潮》等刊物;鲁迅文学院(鲁民二十三)学员,获得过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大赛二等奖、全国抗战纪念征文诗歌二等奖等若干奖项。
ib5彝族人网

责编: 阿着地 上传: 阿着地 标签: 彝族 女诗人 师师 师立新 诗选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