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星长诗:大西南群山中呼吸的九十九个词(第一部)

作者:发星 发布时间:2017-08-15 原出处:彝族人网

  注:发星长诗共六部,创作于1999年10月—2014年10月,彝族人网将分六部陆续发布。


牧马之地

牧马之地,连天的青草一望无垠。夏雨在草叶中滚动到秋成熟的节令上,给草扬出一种迷人的清香。山里的马的视线被网在这些生命色素里,像一根根透明弓弦,在弹动世界幸福的时光。在马高大俊洒的挺拔身影之后,是羊宁静的湖水在眼睛里静止。羊是马亲密的朋友兄弟,他们互相品尝青草的天赐,而许多野鸟在他们头上将天空乱抹成一幅写意。喧嚣的一时惊醒使鸟在马与羊心中如一些顽皮的孩子。


石头成堆的峡谷

石头成堆的峡谷常常寂寞被点燃。死鹰的翅膀活了,在谷顶上空拖起一些树枝煽动起上升欲。孤独的男人喉咙中很快形成一支歌。石头开始晃动,进而碰响,黑色衣衫飘飞自如,露出石头艰硬似铁的骨肉。据说先前此地倒下无数真正的男人,石头成堆是他们的骨头聚拢来。让一种精神不至被岁月驱散。


雾下山

在雾下山的时候,狼也跟着下山,狼把雾作为一种迷人衣裳,让看见雾的人看不见雾中的内容。而山从来把雾与狼看作两种齐头并行的东西,都有脚趾,都有心脏。狼行走的时候比起雾来多了一种言说的野性。这就使狼成为山里人血液变热的一个动词。没有狼,山里人呼吸的节奏中充满阳萎。


高山的平坝

高山的平坝是阳光齐崭崭洒下的地方,也是雪花与野风没有躲避,一颗心露出真诚与艰毅的地方。平坝中只有粗砺,刻着地质变迁的碎石岩渣,在那里积淀着光阴的漫长与历史的莫名。倒是平坝边上一块锋利的独石向天空诉说着什么,他是人类最后一个未倒下的山地英雄,渴念着成群的牛羊来到平坝,用蹄使那些诗意的碎石岩渣打开黑门,跳起古老的舞蹈。


雁石hhU彝族人网


hhU彝族人网

每一年,南来北往的大雁皆要在这块大石上栖息。北风南雨的不同异景在上面交替更现、闪闪烁烁。雁爪把石顶抓出无数沟壑、山川,把石血铸进自己的爪中,昱日顶着旭阳踏上征程。许多年过去,这块大石越来越像一只鹰雁,它庞大、气宇轩昴,始终以一炯炯之精气之眼凝视天空。而那些大雁不管在南方与北方,胸膛发热的部位,就是这只鹰雁的影子。


寨洞

寨中有一岩洞,原来是豹的居所。豹离开洞外,人便住下,形成寨。寨人常夜里做梦,梦见洞中住着豹,与自己是很好的邻居。忽一日豹窜出洞中,嘴叼寨人小孩于唇。寨人恐,呆看豹。豹以小孩作玩耍之物。孩啼止,豹亲孩脸庞以示慈祥,寨人忽醒原是梦。在岩洞张望了一晌,寨人举家搬迁别处。不久豹归洞中,豹言曰:“我托梦以使寨人迁”。


搂抱

是把一颗芬芳的树抱在怀中,然后从树顶到树脚仔细地抚摸、打量,认识树的真正含义。让树叶长进自己,获得再生。


挑担

是把山挑起来放在云上称量。看山中那些甜蜜的水是否掺杂虚伪。然后挑担人看见无数个自己在山中行走,相互间听见对方心脏咚咚擂响地球的声音。


灌溉

是把阳光绑在玉米叶上,阳光很欢快地拨动着叶胫。水从天上来,冲断阳光之绑,二人在鼓起的玉米中谈论山中透明的夏天。


钻洞

让我进入花,让我进入世界最寂静最鲜嫩最柔软最甜蜜的黑暗女神的最激情最狂放最人性之地。


焚烧hhU彝族人网


hhU彝族人网

是把一座山架在巨石之上让大火穿透。穿透过后的山还是山,只不过骨头与灵魂中留下了火痕,不久变成叫铜矿的物质。




艰硬的石头上裂出青草的根须。




水从天上来,种入土地,流动土地表面的空气与水声。


艳丽

那些插花的少女,把花瓣落进眼睛之中。


美人

脸上是深秋高空下的溪水,泛出金黄的阳光。




在巨乳的乳尖上长出一束清香,使男人们迷路其中。


已婚男子

头顶是一幅由爱人荞色的脸与孩子的黑屁股构成的画。


已婚女子

大腿间,香气正渐渐升起。




和你在祭坛上捡拾灵魂种子的经者。


羊皮披背

赋予一种布上以羊的眼,这种布便在背上如羊的身影来回跳动。那我就是山了,倾斜的那种,诚实、厚沉、宽阔、默默无闻。一年四季我只长草,只长野性的风,还要长艰硬的石头。羊从山那边带来雪,洒在我的胸怀中,这是我最幸福的事。


乳之一

她就是葫芦。生命的葫芦,血源的葫芦。葫芦成熟的季节,满耳朵是水,就连影子中也站着湿润的鬼盯着葫芦成熟的外形,说:“做人多好,可挨近葫芦,用葫芦做渡船,可航到神仙居住的地方去”。而我,只想握住葫芦的那些根,她们很柔软,是平静多情的暗河。


乳之二

葫芦相传为彝初之人诞生之地。开天之初,浊雾涛天,明媚之溪上淌来两个葫芦相互簇拥。据说上面一个为男,下面一个为女。两葫芦连成一体便有了婴儿的啼声。人类之祖便开始生息。所以彝人世传礼崇中,葫芦与虎谐音,同为彝人神圣尊尚之物。很多时候,虎与葫的谐传可追溯为一种沿水而居的人族,随生存天空的延展而登上绝顶的山峰。这时的葫芦已幻化成一个凶猛无比的虎之狂啸,才能在恶劣的茫茫森林与气候密藏里生活下去。


乳之三

我常看见大凉山的一座座山峰是一个个连动的葫芦,她们鼓满的身躯与形象很像女人的乳房。健康的阳光与翠绿的枝叶在纯洁的粮食中酿造着族人的每一个安祥的黎明与黄昏,而万千植物与人在这片甜蜜野性的奶汁中抬起头来,挺出自己透明的心脏,仿佛在说,让我们在自己熟悉的土地上永远是丰满诱惑的乳。喂养我们的生活内容,喂养我们子孙如山梁的身影永远在大凉山晃闪。


乳之四

想着乳。我仿佛看见大山里女人们的走动。是把一座座山峰挂在自己宽阔的胸膛。山峰是一面面嫩鲜朝气的镜子,照出蓝天白云的天空下,女人们如野果一般涂满野风的粗粝与苍劲,在她们的脸鬓间,果子滚动的韵律常常使男人的血液疯狂澎涨。发誓要将这果子抱回山中,做永世的珍藏。


乳之五

我常生活在白香的乳汁而不能自拔。一个大山的女人真诚的爱着我,从乳汁的颜色与香味中我看见女人所撑持的世界与感人的血液。如果世间离开乳,离开女人。我不能生,世界及万物都不能生。乳是生命巨大的湖泊,养育我们强劲的躯干与美丽的喉咙。山中之乳清澈、透明,浓得是无数不能洞穿的日晨。连接生死,延续运昌上升。所以,山中之乳是一种跃动的图腾。结果在女人们身上,使我们在这些被爱着的男人珍视、敬爱、顶礼。乳,悬挂于幸福土地的巨钟,晃动,我们前行的步履铿锵。


胡须一

山人住在谷中,谷前有一巨瀑。山人爱巨瀑如痴,脸鬓长出胡须。山人在山外时,巨瀑之宏沉之声在其须中静静传出,黑亮的水,黑亮的诗,把沉闷苍然的空气砸出男人的艰硬来。这时的胡须,像无数黑色水龙,奔腾出列马跨越千山的激昂之势。


胡须二

胡须的疯长是像山地上串出枝芽,要顶破空气的凝固与沉闷。自己在苍原垒满石头,
自己在黑夜过去之时截留了自然的深沉黑色。于是倒挂的白云突然间滴出黑色音乐。拍碎空虚者脆弱的耳鼓。一枝枝矛向天,站成一种钢硬。你听,黑丝拉动风声成一种实在的野气在峡谷落下明月与丝绸。那束火把燃烧,使面孔出现的同时一种矿便产生。所有的人望不见北,那山上的独者以心作鼓,擂起舞的自由与松快。我是人啊!我打开自由的器官让他们呼吸。我不能承受平静扼住年轻待飞的羽毛,看见苍原此刻,群鹰聚集,抖开黑幕与密密星辰。鹰爪与手立于天地之间。一座巨山压来,世界在男人黑色优质的铜板上雕出远古的图腾。


大辫子

女人睡去之后,大辫子里有另一个女人在悄悄梳头。辫子里的女人比辫子外的女人漂亮,这时的辫子是一片蜿蜓开来的湖。


人类

手握一面小旗,头上戴着星星,夜里以动物的身影穿梭于森林。


镜子

在光线的照射中,能看见我在天上睡眠的样子。


毒之一

黑色浸浊了枝叶,黑色浸浊了空气,黑色浸浊了内脏,这世界只有死亡。


松明

山中睁开一只眼睛望路,夜色深处──木板房黄豆荚黑衣人。


鸡啼

把寂静撕破,露出嫩嫩晨光。一只鸟栖于石上。


鸽子

人类的炮弹在他的影子下长出芳香的磨菇菌。




许多地上的石头在天上飞,打在男人的头上便是最幸福的事。




我住在黑暗里,我搬出光明之琴在一万米高空弹动天地之高昴之势。


野鸡

不想被铁条固定,那就学我在山中自由奔跑。


名字

名字是草,它成长、枯萎。又成长。循环着生命自然的符号。名字是梦,飞进石头里是一棵种子。那果实一定有坚韧的石头味,像骨头,伫立于天空之下,撑持着一种精神。名字是传说,一代人又一代人的唇边留下动人的词章,使人类情感的山峰永远驻满清澈的溪水。


象形字

把狼赶进去,留下狼爪的锋利与啸吼。把月光洒进去,留下梦与美最柔软的诗章。把死亡与黑暗一脚踢进去,要生者面对魔鬼微笑。


背影

她必须从一条河上踩过,她必须用水将心再度透明。河岸的树干上倒映出她痛苦的脸。因为在河之前,她篡改了一个乳儿的名字,使这个乳儿改名字以前的历史成为空白。


固定的词

这词只属于他,他也只属于这个词。在这个词中他们相遇握手成为朋友,然后一只端放于黄昏的洒杯将这个词撒出粉红的霞光。词不能任意移动,他不能任意移动。山脉内部他们交织的根如银月,划响纯洁的铜。


鬼之二

头顶上戴着有眼睛的草行走如飞的山人。




明媚的光线把每一棵森林树都照成山羊的模样。




在高山之湖中有一张脸变作哲学家,给我们讲述悬岩上如何生存的方式。




嘴叼着月亮,耳朵上横卧太阳。


山涧

一张巨大的叶子横在那里,金黄的香气是另一种雨,给涧中铺以柔绵。




起先他们是在叶子的纹脉中找到源头,后来在云中看见一张湿润的嘴唇。


岩洞

月亮中探出少女的发辫,是给锋利的山石披一身铁黑的钢甲,蝴蝶在石缝中煽动。


一面坡

所有行走的人在这块自由之地跑进跑出。生活就是平凡、大度、逍遥。


大地之一

夯实的泥土使人产生宽阔飞腾人性的感觉。


土壤

那些怀揣梦幻的水份,使泥土变成又一个任意涂抹的地方。


新开垦之田地

两个太阳在巨石上升起,一个是我,一个是感恩。


大地之一

巨莲开向天空,一根直插天庭的根径是巨掌,拉动宇宙之神乐。


地震

山中植物的腿跌折成痛苦的脸形,人类伤痕的血在脸形上流淌。


高山

有一把利刃在那里擦燃沉寂,使手臂长出热汗。
hhU彝族人网


hhU彝族人网




有一只手举着叶子以及草的躯体,送她到阳光升起的地方去静静地死。


地墓

有小神搬运着石头,在人的床塌边埋下树根。


神山

从人灵魂中搬出的石头在山路上向山顶走去。人跟随着他,看他在到达山顶过程中的所作所为。


神树

口渴了,一片枝叶就是一片湖泊。空中挂满立体的水。


神海

只有伸得很远的目光才能触着这些陌生者的面孔
山里人在梦里常常看见她头顶日出的光环在向山里人发出寻找父母的声音。
 

神石

锤击虚伪与诚实的两个拳头
分别升起烟雾与山峰


福泽

每人的耳鬓边的那只银环散发璀灿的光芒
光芒中莲神合闭端庄人间祥气四升


家神

屋瓦成了乌龟的背驮动一个远古的秘密


百谷之神

血液中尽是供应人类的纯白米浆


畜牧之神

将狼野性的牙剪去成为一只猪关在人类胆怯的栏杆中
而狼牙一夜间长出栏杆的高度
狼成为自由的诗人


生育之神

我就是要发芽我就是要听见孩子的哭声
密密森林中是我舒适的产房与野爱之地


胜利之神

将那只征伐的弓挂在树梢朽枯
我射向远方的箭回来倒插成春天的杨柳


男神

头顶上始终顶着三个名字 欲望力诗歌


女神

乳峰上昨夜才下了一场雪
乳峰上的舞池尽是举着火把跳舞的黑装少年


烧天香

一座塔
塔顶是发光的太阳
塔底是睡眠的人类
中间是绵延不绝的群山


点神灯

把神的香气如芝麻控制在峡谷中
灯的力度穿透石壁


偏铃

铃响时我便不是人了
我到了神界为爱诗者兴奋的写作着


皮鼓

无数苦痛的人的皮绷在一张硬弦上
敲出人生的惊心动魄与默默无闻


鬼之一

头上顶着三个或明或暗东西的东西


铜锣

打在山梁上的巨槌
一定能将男人这个野性的词
赶在天空中成一匹放荡的天马


海螺

山中没有这个词
那是酒醉者在茫茫酒海中梦见的
因为醒来的醉者看见自己先前的痕迹
就是一个装酒的巨型海螺


牦牛角号

粗荡的风是难易阻挡的
一只牛角浓缩了一片高原
使牛蹄的声音常常窜出牛角
给空气中带来冲杀与奔驰


木片神牌

附灵性于诚实之木
木不会像人一样哄骗自己


念珠

无数密集的佛石滚动
一座座地狱被你瞬间踏过


雄性

具有鲜花气息的山谷一定是
男人在写优美的诗篇
那些男人腰挎雪刀
身披黑衣俨然一座峰顶积雪的山脉


雌性

一些水溢出山巅
给我们带来雪纯结的气息
hhU彝族人网


hhU彝族人网



那些山梁纷纷地弯了
历史的沉载使他们从没有脱下铠甲
在月光湖赤裸的沐浴

今天站在二十一世纪的天空下
我将在上面看见一条宽阔的路
我的彝人兄弟们在上面鲜花般盛开芳香




把荞香的气息传到远方
远方因荞香而不再饥饿




路过山顶的白云
纷纷化作透明的天鹅
驮动山中黑色的词语


喊叫

一块石头飞起来穿过森林
打在空空的峡谷中
传出没遮拦的野声硬硬




让胡须长进你的耳朵
让黑色成为你的一个美梦




醒着的胡须在躯体入眠后
窜进森林挖出月光下树根的洁白


舞者

使岩石摇动
使森林颤抖
使溪水流向天空
使大地滚满水果
我是舞者大凉山在我掌心里聆听
一个现代狼在用诗歌喷吐着火焰


吼叫

野狼血液中奔出一团巨火


宰杀

在另一种生命中获取另一种生命


生活

将人的气息长进云层
获取阳光最干净的水源


死亡

与天空与大地平行


怀孕

在空气中抚摸美好的感觉


腐朽

最害怕从灵魂开始传出臭气


长寿

站在山峰之上遥望夏天
那是一万种颜色


山药

在人的胸膛中能发光的金子


毒之二

世界没有眼睛




一座座艰挺的山长进天地之中成为黑弦
中国大西南永远有一种神秘的音乐
在黑弦上流动


洋芋滚动

洋芋滚动的深夜,世界所有饥饿的人合上幸福的嘴。洋芋在黑土地边缘群起而动,悬挂于天边成一盏盏朴素的灯。洋芋露出乳、肚脐、还有甜甜的穴,一切如此健康,一切在流动清风与白雾的空气中合上简易的裙。大地上古老的东西尽皆复活。洋芋色般黑郁、粗狂、厚质的脸孔皮肤们相互摩擦重叠。羊牛獐鹿……动物的蹄跳下山崖,浑身散发月光……。


(写作时间:1999.10—2000.10)hhU彝族人网

编辑: 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