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星长诗:大西南群山中呼吸的九十九个词(第二部)

作者:发星 发布时间:2017-08-30 原出处:彝族人网

此谓送鬼(一)

彝人心中的鬼都是美丽绝伦的
她们穿着彩裙 唱着恋歌
被经师挂于通向山林的路边密枝上


此谓送鬼(二)

随着她们欢快的笑声消失的
还有文字 那些挂满诗意之水的人间蜜果
在她们的彩裙上成为迷人字眼 使许多男人消瘦 进而在某个部位画出蛇形


此谓送鬼(三)

夜里偷木者叮叮的伐声
砍伤月亮寂静的表情
一些嫩树枝被践踏
人类的暗影在嫩枝倒入大地之时产生


此谓送鬼(四)

这片土地 每一块石头都被咒词唱过
你可看见无数行走的影子
来往于阴阳之间 他们用石头作行走的食物


独思(一)

我已习惯
在黄昏路过坟地与苍茫旷野
我已习惯
在胸怀中装入那些高大的杉树


独思(二)

在这火焰与经文声密集的天空之下
我的胡须不觉已存集了古旧的烟火
他们在我的灵魂中点燃一堆火
给我讲述一群人在山中已生存了三千年


独思(三)

我是另一种彝人
必须靠呼吸松香气息生存
必须靠绿色的枝叶拨弄眼珠
必须靠咒词与经祭催眠
必须靠荞子与洋芋占领食肠
必须靠野风打进骨头擦出许多铜星


独思(四)

山梁在我脚掌的磨砺中发出光泽
山梁和我像两把剑互相注视
以吸进对方坚硬的阳光与剑气

独思(五)

常在我头顶走过那些美丽绝伦的裙
她们说她们到东方之海去迎接日出


莫尼(女巫)之一

我看见跳动的姿态就是开花
就是那弯银月摘在手上给更多的族人姐妹们看


莫尼(女巫)之二

顶破那片男性经文密集的天空
使世界除了黑色的石头 还有五彩的银雪


莫尼(女巫)之三

大凉山的许多山脉都被占卜过
许多男人靠在这些山上便感觉女人之味
使他们寂寞的毛孔流出清泉


莫尼(女巫)之四

枝叶一片片长向天空
老人和孩子在枝叶下手捧初日
滚动笑意


莫尼(女巫)之五

你是太阳王的女儿
你的彩裙镀满黄金的颜色
在你消失的山岗
醒来的羊与石头
碰响着甜蜜


莫尼(女巫)之六

雷电霹雳之时
你在山顶收集死亡之虫
电闪之间
人世邪恶一目了然


莫尼(女巫)之七

很久以前的一个深夜
你在寂静中顿悟自己成为神使
很久以后的一个深夜
你在寂静中看见自己消失的美丽


莫尼(女巫)之八

那人成为经卷中沉闷的字句
经卷之外 遗落一件新娘出嫁的彩裙


【皮鼓(祭祀神器)之舞】



神鸟在山寨传出声音的翅膀



石头在鸟的身后如云飘浮



敲 就是飞
就是离地九万八千里与神界亲人们
站在一起



皮鼓舞动群山
群山舞动岁月
使泥土滚动灿烂的洋芋



牧羊人
将清风喂进羊肚
神使
将水溪清澈地淌在我们的血管



一人的心跳就是万人的心跳



红火燃烧
群鬼四窜
纯白的雪在山顶眺望灾难



一块骨头加一块骨头
就是山性的艰硬



如果将羊皮鼓与经者与大凉山
放进城市这个巨大的黑洞
男人的名字将从野性的胡须上
弹出群狼



羊皮鼓静止的时候
寨子中来去的人都掏出干净的心
在相互照耀

朵洛荷(一种山里女人“火把节”的自由之舞)
这一天
这些山泉水洗出的美丽女人们
站成斗牛场边一朵朵新鲜欲滴的野索玛


巨雨过山•羊群结队

每一根毛储存一滴雨水
那个角向前弯三转的羊是一片湖

鬼们在水中自溺
羊角与硬蹄的催打
使他们不敢说自已是鬼

眼睛中 四棵神树围着火葬地
分别指向东南西北

在族人憧憬的梦中踩出芳香的肉汤
一群羊 使整个大凉山冬天的雪停在半空


巨雨过山•携带崖石作为睡眠的衣裳

清风穿过胸膛
血中飘起绿叶
崖石穿过胸膛
火镰刻上骨头

进入天界
一万块黑色石头垒成的山
是一架神梯

我的饥饿是对大地的饥饿
是对大地上所有存在的东西的齿咬
只有在硬性物质中
才能咬出铁与精神


巨雨过山•打响崖石之鼓

没有岩石的山是空虚的
岩石在山中是一支鼓

把黑色之夜背在肩上
把黑色之雨背在肩上
把崖石之鼓背在肩上
到山那边享爱孤独的美


巨雨过山•让死亡远离

山上有结队的羊群
山上有睡眠的衣裳
山上有打响之鼓
就没有死亡


日祭断章

让我们弯下高大的身躯
一条黄金之河流淌在我们黑色的脊梁

拥抱大地 拥抱野性的秋草
万物的舞蹈踏过月光
那些从天而降的大雨都有琴弦
那些从天而降的彩裙都有芬芳

大地之父啊 我的命根
缭绕你的祭香挂满族人的热泪
缭绕你的祝词挂满族人的忧伤
摇响众生的枝叶
让它们吐出绿色
摇响大地
吐出黑色锋利的石块

撕开天裙宽阔的蔚蓝
朵朵白雪落地
万物归于寂静


合上那一页黑书

合上那一页黑书
经者空中比划的手势成为凝固
雪要下来
雪要在经者手指松开的缝隙
以一条通天大道 洒下九十九朵雪花

九十九朵雪花
使大凉山成为一个美人
中国大西南的美人
着银装披白袍的美人
站在螺髻山上
吐出杜鹃的红颜

合上那一页黑书
在美人挺出自己丰满的乳房时
黑书已化成另一种雪


一只山羊在跑

冷雾涌动的山谷
一只山羊在跑
山羊的角上闪动着寒冷的雪水
栅栏在远方
栅栏在冻僵的小手的远方

冷雾涌动的山谷
雪堆满了
一只白色的山羊在跑


水声

来到山中
将耳朵首先掏空的是巨大的水声
巨大的水声来自山林
海拨四千米以上的高峰
仿佛那是天上
水打来声音的时候同时打来了雪
使你看见自己的内脏如野果一样晃荡
水在你面前露出许多洁白的根
他们洁白的根使你产生幻觉
跟着根们流浪到古代
先人们在水中裸浴吟诗
暗响自己赤子的灵魂
然后叫文史官记录下那是
一个朴素善良的黄昏


金水

那些水啊 是金子做的
黑色的金子是男
白色的金子是女
深沉的夜 血夜轰响的远山与天空
岩石裂纹的张力 土地中生殖力最旺盛的部位

那些水啊 是金子做的
响动的是欢乐的声音
沉默的是欢乐的声音
男人女人的臂膀交织在这些生动的根中
世界有了美丽的脸蛋与眼泪
五彩的百褶裙中有了溪水流淌的律动
百褶裙中那野性的身影顶起宽大的苍宇
女人之息啊 就是天床与地床

那些水啊 是金子做的
他们来自天上
他们是红 黄 黑三种颜色的雪
他们是燕麦 彩蛇 与牦牛
那些水啊是金子做的
是六种动物的血与六种植物的血的精华
今生今世我们怀揣这些水
今生今世我们不会干渴


我们在山梁上喝酒 那雪便降了下来

背靠石崖
我们便开始喝酒
世间的幸福莫过于在酒中
望见一张张生动的脸
亲人此时的胸膛露出宽阔的山塬
山塬上明月升起 牦牛出动
深邃的眼睛辗过锋利的山峰
回来就好 回来就是不背离故乡
回来就是想喝山中的野酒
不让自己渐渐失去野性
而失去野性的儿子是不能在父亲的面前站立的
两杯烈酒 四杯烈酒 八杯烈酒
把空气碰出众多昂奋密集的马蹄
我们便开始上升 上升
在离山峰一万米的高空之上 亲人依然
我依然 杯中金色的秋天依然


怀抱酒瓶 我站在大凉山上

此刻 大雪正沿我的肩膀滑落而下
寒意滋生的黑岩石以冰冷的面孔艰硬地看着我
单薄 露出骨髂突起的部位 在风中走动如松
这是大凉山许多男人孤独立世的简单形象
不能让那些热烈粗犷的酒杯空着
不能让嘶哑的喉咙在夜色下沉闷地睡去
怀抱酒瓶 怀抱九十九朵烈焰的马匹
在大凉山上畅饮纯洁的大雪

穿过牦牛黑色的家居 穿过雪莲圣洁的心脏
酒啊 纯朴粮食的无数粗质相握的手
酒啊 抚遍灵魂走廊上那些痛苦的呻吟人世的忧伤
情人哟 从你铺开的彩裙上我站起来
站在大凉山最高山峰——邦达扎喜上
饮尽无边的野气与银月
让皮层以下的血液来年依然散发山草的芳香


火葬地(一)

后来,我才明白
火葬地上那些圈石是有方向的
它们的角与剑皆指向北方
暗合着一支迁徙部落的影子
在火焰的燃烧中
有一粒根之种子
闪动着深邃的眼睛


火葬地(二)

那些归根的灵魂们
都愿葬在宽阔之坝的上方
毕竟这是一个自由的歌声没有遮拦的地方
马蹄可狂乱奔驰而没有约束
情人的彩裙翻飞芳香而不会停止
天上星星落满大地
黑色石头漫出黑色河流


火葬地(三)

为什么要将我烧成最后的白骨
为什么拣几块最大的便组成安葬
为什么在无人能去的崖洞有我的另一个灵魂
我想 都是因为白雪
他产生了我的生命
我们的骨头是那么的洁白
雪落在大地很快融化
我们只有隐行于茫茫森林
才能给后人更多的天地


孤独之美

旷古的感觉就是一个人在孤独的山中
看见那些孤独的石头跳起来 打动着孤独的草与孤独的云
产生出更多更深刻的孤独


痛的美丽

所谓坚硬
所谓男人
就是敢拿出自己的家伙对着锋利之石说
兄弟 你刺出天空灿烂的痛 我刺出爱人美丽的痛


无题

鹰飞翔于峡谷上空
产生一种孤高冷艳的美
我之鹰飞翔于爱人之谷
产生一种力与柔之美




在硬崖石上写下诗歌
写下我孤独的影子依恋它的痴醉
它使我再上苍原的时候
多了一匹锋利的筋


情歌

从前在这块崖石上有一个女孩在唱情歌
那个男孩走了再没回来 女孩的情歌干在崖石上成为传说
现在我在这块崖石上唱男人的情歌
那个女孩会来吗 崖石上的情歌长满了黑胡须


回声

将我的肖像刻入崖石
肖像马上就会苍老
将我的诗句刻入崖石
诗句在雨水中很快消失
只有把我的歌声刻在空气中
一万年过后 会传出回声


瘦河

冷天使山南那条河瘦成一块黑骨
一块在山谷中浮出死亡之词的黑色的悲恸
像族人身上的许多部位 虽然缺少夸大的尺寸
但他们在山上的琴弦始终没有走音
山南那条河印照无数族人走过的影子
他在寂静中记下他们每人的脉纹痕迹
所以冷天注视山南那条河
如注视族人众多黑色的骨头
在山谷中浮出死亡之词


孤烟

现在和以后 与你并行于林子中的人不止一个
你不能说自己孤独 你只是站在高山之巅的时候
石头上屹立的你像一柱黑色的孤烟
你背过身去 或坐下来
都有许多风掀动你的黑发与衫衣
其实那是他们在安慰你聆听你
螺髻圣山的子孙 经常上山磨砺脚趾
你那古老的根觉才不至于麻木


坏念头

鸟在风声中听见我们的坏念头
鸟越飞越高 它鄙视人类对弱小生命的欺辱
我们于是在夜色中变幻一幅面孔
眼睛涌动热泪像三月春水涌动清澈与激情
而鸟在风声中听见我们的坏念头之后
就不打算降落在不远处的湖中
因为在他们眼里湖中已经猎枪林立
芦苇不过是一种虚伪的摆设罢了
我看见鸟的身后更多鸟的翅膀在惭惭闭拢
对风声中我们传过去的坏念头进行一种沉默的抵抗
人类啊 风是能擦干净肮脏进入天界的阶梯
请不要遗失过多的罪过和忏悔




就因为你小小的斧头
使整个山林感到疼痛
那新鲜的血液从残损的树根中流出来
一棵生命的心脏宣告停止
小小的斧头 你的落下使我们呼吸的婴儿般奶液的新鲜空气
有了伤口般的残洞 像透明的天空中掉下一片片死亡的黑色羽毛


獐子崖

如果我们对待獐子
像对待亲人
不至于过了许多年
我们在悬崖边只拾到一个空洞

如果我们将怀念与梦幻
化作脚下蔓延的绿草
奔跑于山林的那最后一只獐子
一定会理解我们的善良
并在由我们脚下长去的渴望中
繁衍新的后代于细嫩的绿草
其中有一只 有一百只 有一千只
某一天黄昏的黎明
会在獐子崖频频出现
那时 人类的字典上最好
已失去凶残这黑暗的字眼


雪风吹弯的硬

那此幽灵 爬满我冰冷的脊梁
他们说 脊梁中缺少一种深沉的黑
一种不会在黑夜里被雪风吹弯的硬

那些幽灵 在我的脊梁中翻出熟悉的文字
那都是他们据说是只留给我的血液的火种
今天 我与他们如此近 就一张石桌的距离
翻开峡谷便是亲爱的村寨
他们在石桌上摆上了一些神秘的图案
他们便消失在峡谷中

当我在村寨的棚栏之后脱下金黄阳光
那冰冷的脊梁已经发红
许多黑色石头嵌在里面
像他们亲爱的手
给我谱下五指神弦


化石的记忆

像枯干的皱纹拉出青嫩的发丝
我怀念远古历史的新娘
在我滚烫的情怀里
你三月的红巾鲜嫩
出嫁的鼓声密集
而我是树上偷窥的孩子
一眼便看见时间最隆起的部位与岁月之眼
最清澈的含情
从此 一个孩子心中有了爱情
那一个新娘在他的梦中不会老去
碎块的化石痕道曾是你耳鬓边最闪耀的月色
许多男人在月色中迷路 找寻进山之径
而迷藤式的手指纺织的床只容纳一个男人的声音
那些从月色中奔出的男人是新娘裙边陌生的马群
在他们把得得蹄音踏向远方的时候
只有一个男人揭开新娘的丝裙
攀摘那颗醉人的蜜果

一万年过去 历史新娘的肤皮仍沁出潮湿之水
多情的女人从这里走向世界 给男人之门涂抹上粉红与梦寐
历史的重沉在脱衣的刹那被忘得一干二净
进入对方 天地合一 体验宇宙之精
把古血在硬挺中重新响起


今天我们喝酒聊天

今天 我们就谈论孤零的羊声
像我们小时候 离开母亲的感觉
那一声声嘶肝裂肺的声音
把空中雪花打成惨淡的杜鹃

那羊沿着山崖 跳过一块一块石头
孤零的声音落在石上燃起冰冷
唯有冰冷 才使他孤零的凄厉
使我们内疚嘴边丰盛的羊羹

有一个兄弟后来大醉
他搂住这只孤零的羊睡进深夜
像我们小时候 搂住母亲


每个黄昏

每个黄昏
那最后一片阳光
总浮在你的鼻间
你的鼻间 已是银雪堆积
而这一片阳光
是银雪之上浮动的火焰
每个黄昏
我是那最后一个注视你的唯一的孤独
你把背侧卧着 让牦牛驮走你的影子
黑暗的心脏被牦牛擂出黑色的声音
我听见你的坚硬在深夜响出月色
那时 清俊昂然的你已在密林之边
与月色在野湖畔惊飞一群雪鹰


崖文

这一块崖石刻满彝文
从此 这一块崖石有生命有呼吸

大雪铺天而至
马匹在棚栏后面失去声音
寒冷堆厚了视线的沉重
族人只有想念崖后

大雪铺天而至
雪落在崖石上空便停住了
彝文是些朴素的黑鸟
来回传递着黑色的火焰




天空湛蓝的响出海水
经师睡去时嘴边有一句干枯的经文涌出水波
一万张枝叶上有一万条流淌的河
洋芋是大地的心脏
它把族人的梦幻存在他洁白的淀粉中
在我的头顶
情人粉红的裙舞在阳光中掀开芬芳的词
一片云驮着她展开神秘的洞穴
清澈之风从这里
吹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烧食洋芋

太阳拨开沉寂的山雾
照在艰硬的崖石之上
一些人向我走来
我走上前去 坦露我胸中的太阳
大家一起在太阳中烧食洋芋 品喝野酒
雪在身边悄悄落下 深谷里没有回声
崖石上我们的目光灿烂交织 脸庞发红
我们知道太阳中的火焰被我们牢牢抓住
看得见每人血管中的亮度与气温


脐带

始终扯着山林中那些生命的根
不是你摇动 而是那些根在动人的摇动
他们胸膛中装满明月 装满爱恋
他们摇动的时候 山林中生命的根全都醒了
大家伸出母亲的手父亲的手
抚摸自己亲爱的儿子亲爱的孙子亲爱的日子
脐带 这消失于峡谷中的幽幽之路
他的左面是白日清晰的经文刻画的诗句
他在右面是黑夜深刻的经文沉淀的指纹




雪离我很近
只须轻抬一下目光
那些视线就会被雪溶解
那是些岩石 那是些星光
那是些月色灌注的情韵与沉醉
植物的根茎听得懂欢乐的声音
尖利的峰石听得懂欢乐的声音
狂热的血 黑色的血 青春的血 野性的血
在阳光晃动的山峰上融汇 欢爱 上升


谢土

新房落成
我年迈的父亲母亲双腿齐跪
眼中滚动着欣喜的热泪


开财门

在毕摩用刀划开的田野中
庄稼长势良好
幸勤的手才能将之收割


照妖镜

一切黑暗在镜中亮起来
最先传出笑声的是八十岁未掉牙齿的健康老祖


卦巾

立于屋顶 高居上苍
像胜利的巾旗
俘虏寂寞的奴隶


咒词

让前来偷盗心灵的人找不到回家的感觉


毕摩

神派的人间使者


奠基

将腊肉高挂于木桩
香气渗入大地
一声令下
雪亮的锄切开空间


祛病

木质的感觉
拍遍所有疼痛的部位


上路

口含金银
口含生者的祝福
在火焰中搭起神梯


祭月

那些植物身上悬挂的露水
是月神的喜泪


送鬼

送鬼到森林中
纷纷将他们绑在树上
请你们再不要下山
勾引我的灵魂


穴•山谷(一)

空气最新鲜的地方
站在那里 如沐浴一场纯洁的大雪


穴•山谷(二)

绿色的枝叶
长出胸膛


鬼路

直达地狱


神路

直达天界


鬼林(一)

交头接耳的树露出洁白的内脏
每一片树叶盖住一张黑色的面孔


鬼林(二)

在鬼林
我的生殖部位健康透亮


野爱之地(一)

那里的草 那里的石头 那里的土地
每进每刻都在
狂热的野合

野爱之地(二)

雾是天地相合散出的精魂
在山中拍打着艰硬的石头


埋葬死婴之地(一)

请责怪你的母亲 她找不到你的父亲
将你冷落在这寂静的荒野


埋葬死婴之地(二)

你是洒落在狂热红裙中的一粒野种
你黑色的父亲不知道洒落了你的名字


埋葬死婴之地(三)

在你父亲母亲野合过的地方
你是一滩殷红的血
发出疼痛的光


埋葬死婴之地(四)

美丽的诗句成为葬品
这是世界最残酷的行为


埋葬死婴之地(五)

明年
我将看见你幼小的手
欢快地攀摘那棵
野树的水果


埋葬死婴之地(六)mNe彝族人网


mNe彝族人网

在一个“丫”形的尸架上
你进入泥土
就像你来到世间
是小小的丫(芽)


火葬地(一)

我铺开的洁白纸张接近你
你黑色的尸骨在洁白纸张上
写出黑色的诗句


火葬地(二)

那是金黄阳光最先照到的地方
你露出自由的胳膊在那里谈论黑色的火


火葬地(三)

你站在高山 望见先辈在雪花顶上舞蹈*
你站在高山 望见子孙在家乡普基健康的成长
(*引系借用诗人马惹拉哈诗句)


火葬地(四)

没有一块铭写的碑文证明你的居所
你是自由的
天空是你的脸庞
大地是你的脚掌
新鲜的空气是你的灵魂与肝脏


火葬地(五)

那些刻进石头的言词不过是一种死亡
要言词如水化在空气中才是永恒


送葬的队伍浩浩荡荡进入山林

人类回家


野地(一)

野地 可自由的歌唱
将你的歌词放在彩虹的心中


野地(二)

野地 可自由的盛开一朵美丽的裙
看里面 白色的雪花 洋洋洒洒


野地(三)

让歌声击落那些软弱的鸟
没击落的那只是鹰
飞在八万米的高空
它是我追寻一生的梦


野地(四)

一个男人的脚印钉满每一条山道的时候
他的脚印同时钉进一个女孩心中
叫做爱情


野地(五)

胡须是野草
身躯是大地
这 就是我


野地(六)

囊中装满蝉声
蝉声装满古铜
古铜装满彝人


月光

月光是巫师用刀砍伤月亮的表皮
从伤口流出的乳汁


灶王日

铁锅中盛半锅清水
便看见灶王慈祥的面孔


放生日

吃鱼人 请刀下留鱼
让鱼回它宽阔的大海吧


药王日

山中所有的百草皆是良药
从山上归来的人皆肤皮红润
笑声朗朗


鬼日

这天走路要小心
鬼走进你的胸中必须走出


观音会

很久不见的亲人
在庙宇高高的香台上
畅谈生活近况


太阳会

让一切生灵下跪
给我们生命与呼吸的阳光
敬礼


地母会

大地的慈母啊
这一天
你将看到栖息在你宽阔胸怀中的人类
是如何将耳朵与灵魂掏空
聆听你从地底传来的叮嘱


土蚕会

烧起所有的香
将土地中的毒虫熏死
我们来年的田野五谷丰登


圆满会

我们在山顶之上清算日子
看得清广宇之下
崭新的书籍 优秀的诗歌
简朴的家居


祭天会

给我们胸膛
给我们空气
给我们一望无际的大海
给我们永世的平安


祭火神会

五千年的火焰不灭
族人的生息不灭
祭虫神会

把我灵魂中的那些黑虫带走吧
让他们在火光中灰飞烟灭


穴•洞

人从这里
走向苍原


图腾

那是我们的另一种血液
流淌在野性的天空中


天神

福佑我的家人 朋友 兄弟
让他们身体健康 耳聪目明
生活在诗意的大地上


神殿

自由的我在这里没有固定的位置


招魂牌

将那些无家可归的人
聚在温暖的屋檐下
清晨 我端去水与馒头


斗牛场(一)

在人类日渐失去真实本性的今天
叫两只野牛在野山中撕打
吝啬人类所需的唯一一点野性


斗牛场(二)

那些美丽姑娘在寻找男人
真正的男人 像野牛一般
能果断地粗狂地掀开她们盛放的彩裙的
真正男人


斗牛场(三)

许多时候 真正的男人就像斗胜的那唯一
一只公牛
因为唯一 他成为了缺乏野性时代的英雄
被怀揣梦幻的女人们在梦中频频约会


斗牛场(四)

没有谁再注意地上的血迹
人们已被锋利的尖角绷紧了心弦
这正是惨痛带来的最美丽的惬意


斗牛场(五)

只要站在场中的男人女人都兴奋起来
雄性荷尔蒙顿增几倍
男人见了女人想爱女人见了男人想爱
这正是斗牛场所设的意义之一


斗牛场(六)

当人们离开这里 回到现实生活
许多人开始了一种灵魂的斗牛




耳朵上长出巨大的牛角


男人

峡谷中 艰硬的石头聚集
硬风切断草的锋芒


女人

弥散月韵的黑发
将突起的乳峰
拨出纯洁的雪


父亲

在苍原上盼望一棵树
长出自己的天空


母亲

用木叉网住水
日子在水中艰辛穿过


男性老人(祖父)

那与山梁一样绵延不绝的长须
已遮盖住神秘的一切


女性老人(祖母)

还是月光 照着屋前那三亩瘦田
春天的锁将在田中除去锈迹
彝族

从骨头到血液到黑色的面孔
都生长着弯曲的野性的蕨芨草


婆娘(妻子)

从植物身上摘下果实
给丈夫与孩子


丈夫

挥高的大锄下
是陨落的夕阳 与茂密的庄稼


寡妇

谷苍里堆满了粮食
给谁


鳏夫

捂着太阳细数金黄的谷子
叹息声落在谷壳成为桔干的图案


孝女

看着瓷碗空着
放进去几个芳香的红薯
mNe彝族人网


mNe彝族人网


孝男


将走远的路卷起来
到远方细细的展读


读书人

是他们 把精神的谷子抹去灰尘
第二年春天的田中 谷子散发香息


师傅

天空下是鸟
鸟下是大地
大地是金子

这是师傅说的


美丽

从里到外
都是花的气息


写作

心灵中流出新鲜的奶液


山顶

一块云停在那里
与山项的顶尖亲吻


山神

睡在山中
他坚定的手在我的血液中
放进黄色的铜


河神

鱼会写诗
把月光铺在水上
水底
黑石滚动黑舞


岩神

钉在岩上吃草的羊
看见神在岩上给自己指路


神树

当他们站满大地的时候
就是大地上失去杀伐与战争的时候


神海

茂密的树林中是湿润的海
吸取每一棵树灵与树魂的海
向每一棵树灵与树魂吐着精气的海


神枝(雌雄树枝)

这是我们的血液
这是我们的生命
这是我们的呼吸
插满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让大地飘动翠绿的裙


泸沽湖

两个经师走在湖上
驱赶天空落下的长尾巴的黑雨




女神之裙
使我们兴奋的迷路


念珠

到达彼岸的桥


走婚女神(摩梭族)

她不结婚
但有无数的男朋友
和许多孩子


阿占城•传说

那里有群鹰飞翔
那里有金黄的阳光照着健康的胸膛
那里有牦牛的角刺破虚伪者的目光
那里有少女的藤牵
使男人落入湖水
提起来一片片洁白的月光


阿占城•现实

石头很多 多得黑颜色抹满天空的脸庞
使天空传出悠久的铜韵
连天的野草疯长
使大地的胸膛踏起烈马与篝火
金黄的阳光还是三千年前那撩人的火焰
掀飞着红裙
使山丫口那棵大树刻满野性的图案
我 一个现代彝人
躺在这历史碎片聚集的地方
当我起身 回到山寨的家
穿过栅栏 使石墙上晃动的光
切成古瓷金黄的秋天 那些乡亲的脸哟
鲜嫩 诱人
流动 山中透明的空气


阿占城•梦幻

诗歌在这里是通行的语言
不懂诗歌的人必须逐出阿占城
流放到一个经文的读书馆日诵夜读弥补功课
酋长有令 每人的血液中必须有诗的成份
人类之精神圣典 当饮食不忘
酋长每日站在高山之巅
向城中臣民宣读一句至古名言
一个没有诗歌的民族 是苍白无味的民族
一个缺少诗意的人 是残缺不全的人
阿占城中的族人到了哪里
人们都看到他们红光满面 一片朝气
充满人类各种奔放的欲望
使沉睡的石头都跃动起密集的舞点


带着你的彩裙咱们一块赶街去吧

远方 野花簇簇
挂满嫩鲜欲滴的露水
定义


诗歌是冥冥天宇之上的神灵洒下的露水

男神之一

在一百个处子的彩裙上溅出红霞
红霞中山峰雄立 一片钢阳
男神诞生

男神之二

所谓男神
在胸怀中揣满九十九个荞面馍
所谓男神
在坚挺的腰杆上悬挂九十九块巨大的黑石头


黑石崖大峡谷的女人们


深秋了
她们红润的脸泛出黑光
像一群雌性黑鹰 飞过水面
在彩裙中播下无数黑石


当她们从野草丛中站起身来的时候
乳峰中装满了芳香的果浆
狂荡的彩裙赶着山风
天空变低 她们变高
像屹立在地上的母性的群山


(写作时间:2000.10.8—2002.3mNe彝族人网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措扎慕 标签: 发星 长诗 大西南群山中呼吸的九十九个词 第二部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