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诗人普驰达岭组诗:天菩萨的雪

作者:普驰达岭 发布时间:2017-09-01 原出处:彝族人网

您——题峨山阿普笃慕塑像

您就坐在我身边
不弃也不离
您就藏在我看不到的方向
如水流淌 如风拂过我的忧伤

您就坐在时间的源头
与岁月把酒言语
您就站在我影子里与高原同生
您就走在我记忆里与传奇并肩
用如电的目光瞭望高山与大海


天菩萨的雪

无数次打马走过
人神共居的神龛
在南高原  千年不化的雪
无处不在  他们是神
那洁白  是智慧的语言
始终盘踞在我的额头

在南高原  你所能遇见的
不只是雪   还有
初豪弄本的隔壁
居住着阿普笃慕的魂

乌蒙山的神  他们像天菩萨
用通灵的辫子  在南方以南
同天对话  与地相融
与山共居  与海共舞


天菩萨

神灵居住过的那片森林
在梦幻的边缘  开始向外生长
乌鸦衔着晚风  夜色中
无法修辞的母语  抵达了彝人的发梢


南方以南

太阳向西月亮向东
背对背  季节成风

梦想高悬  猴群入池
玉盘无影  水复月落

南方以南  草青青雁成行
天空的音符  云上的神

弹指间  南方以南
水复山重  花明柳暗

男人向右  女人向左
神居中界

天为父  地为母
茲茲僕乌奉祖灵

南方以南  一路灵舞一路歌
向左向右  一世道法一世禅


梭磨河

连一条藏獒都为信仰所动的高原
她以女人的内涵淌成水的想象
一柱炊烟从她的右岸升起
刻满虔诚的文字躺在她的左岸
不老的经幡为她泅渡着一生的温柔

梭磨河途经的草地格桑花身影蔓妙
紧随她弯曲摇摆的腰肢  我第一次
在空灵中  内心落满南方的思念

梭磨河啊  遇见你是天定的缘
我纯洁得像泪水一样干净的牵挂
就这样被你温柔的波纹洗涮
我流浪着像仓央嘉措一样与你约见

那个夜晚  我坐在你美丽的歌谣之上
与美丽的卓玛相依而坐  聆听着你
在高原流动千年的过往  迷醉的卓玛
扎西措坐在我的上游  幸福的卓玛
杨素筠坐在我的下游  梭磨河啊
你就像今夜灯火阑珊下的草原夜晚
满满地落坐在一只鹰流浪如诗的心头


过米亚罗

过米亚罗  采摘红叶的山谷
还没露出红晕  我是奔着
马尔康的草原和云朵
才与源自红原方向的岷江
挥手告别的  红原的牦牛以及
在草原上驰骋的藏马
定因错失见识一只来
自南高原的彝族之鹰
正在草坡望着天空舒卷的云朵
闷闷不乐  我是想真心看看
红原的长相  只是我只能选择
大渡河奔流的方向   与长江作短暂的告别
我知道我的抉择永不会使
奔腾的岷江流泪弯曲的金沙江忧伤
过了米亚罗  我只能与岷江吻别
亲爱的长江  我虽走向大渡河的流向
但心里思念着的依然是
岷江与金沙江
这一根像长江一样
在心中同样弯曲的龙骨


月亮花

隔着一夜的风
整个白昼  都在沉默
舒展着四肢  弯曲着躯干

我的青春   早在阳光中
潜伏下来   只待黄昏
网着太阳下山  我的花期
是为自己找寻  在夜空怒花的理由

只有那样的时刻
那朵花  那朵只在
月亮下开放的花
把落满月光的夜
当作自己的末日消费
除了夜晚  我的贞洁
一生不会为春天所动

你看  月亮花开了
蝴蝶上了树  蜜蜂回了巢

你看  被月光漂白的夜晚
开合有度的花期  以及那些
花开花落的时光 倾斜着双眼
也无从知晓 我为何
白天在阳光里潜伏
夜晚在月光中怒放


鸽子花

从初冬一路的沉默
只为在四月
亮出飘逸洁净的羽翅
让穿肠而过的春风
抖落挂满枝头的音容
也让那片盎然的洁白
在每一个春天
摇曳成不老的清泉
喂养你空谷一世的幽兰

风过鸽子花  雨落深春袖
我得俯首  鸽子花
在你如冰孑遗的丽质面前
我得重拾涅槃  鸽子花
在你修持一生的洁白面前
在你安静而素洁辽阔的疆域
我无法躲闪你舒展一世的雪芒

鸽子花  在你身上
我隐去了裸露在岁月之上的目光
鸽子花呀  在你闭月羞花的音容下
我听到了人间落满花开的声音

啊!鸽子花
在你无声中放送的内涵面前
我触及到无数的橄榄枝划过天空
在烈烈如帜的马蹄声中
我听到了和平的鸽哨
落满岁月无痕的枝头


暗香

今夜 天空涂黑了我的背影
在这个暗香飘动的夜晚
花的意志如一枚透亮的明月
洒下了极至的美
妙曼的清烟  从古老的时光
相约而来  一朵花的青春
可以抵达黄昏的尽头
今夜 我想跨上倒在地上的背影
让美丽悄然在暗夜的坐姿里走光
能与暗香为舞 那样的夜境
我无须从未来开始想象未来
被海棠花熏陶的时光
在明天一样的晨曦里
可以依旧深情 款款如你


爱情花

午夜的叹息被流放在心头
一行诗走到岸上
淋湿了一颗沉默的石头

风舞如剑  水潋如花
羊群已经走远  四月的天空
一些词汇可以想象
一路的誓言可以搁浅
埋在岁月深处的爱情花
独自开放  来不及打捞的爱情香
消瘦了日子  孤独了四月的天空

你眼中的星星  是否
在苍茫的夜空陨落
你气质的太阳  是否
在波涛汹涌的海上沉没
你迷醉的月亮  是否
在穿云过雾中沦陷
你梦中的爱情花  是否
在终南山移植

亲爱的  午夜的诗歌
是否可以痛得如月光一样轻
亲爱的  生命的歌谣
是否
可以唱得像爱情花一样香


酸木瓜

一种果实  结在带刺的天空
宴野盖世  酸得刺骨

如枕边落满玫瑰的密语
如春天肆意开放的证词
它们可以成群结队
穿过岁月的发梢
该开花的时节开花
该结果的时节结果

繁盛的花期  如夜空的星星
密密麻麻的花朵
散落在欲望的枝头
挤挤攮攮的果实
爬满夏日的阳光
酸弯了静谧的夜空
酸灭了美食万象
激活了舌尖舞蹈的四季

只是那些总被日子压弯的细节
始终被酸酸溜溜的日子
一次又一次地忽略


麦子

西坡之上有草坡
像草不是草

草坡之上有麦子
花开不像花

一些人
坐在石头之上
忘记了依靠

一只鸟
穿过了麦子地
不知有花开

一弯月
关上右心扉
想不起打开

一个人
凿开左心扉
忘记了关闭

在左心房驻扎着一棵麦子
在右心房盛开着一朵索玛

燎原的心事像麦穗的光芒
躲闪的偃旗不息鼓

鹰语过麦浪  四月的时空
一棵麦子在风声中拨节


邛海在无风中躺下来

雨丝没有惊醒卭海的波光
独自梳理着迷茫的眼神
远远地挂在泸山的发梢之上
绯徊不前  邛海放平了睡姿
安静地打量着泸山的空渺
一些雨燕低低地飞过水面
带起无数颗邛海的泪滴
无风中  邛海躺了下来
只有泸山之上  雨丝空渺如初


阁楼

时间走在窗前
阳光一寸一寸
雕刻着阁楼的背影
那些徘徊的记忆  交给过往
黑暗中的笑脸被锁在岸上
日子躺在酒杯中
正如一个夏天的词汇
准备醉倒在柴房

时间之上  飞鸟在故园走远
幸福的人忘记幸福
遥远的人忘记遥远
被夜晚握碎的往事
让白天漂白的孤影
从一片麦田走过
一座阁楼的往事
远的时候远
近的时候顺流而下
窝居过的旧寨院
总能在母语中转身自如
那种入骨的辅音
松紧有度的韵母
装饰着阁楼  阁楼的春秋
从快乐中来  又走回快乐
从日子中来  又回到日子


影子

就如你的脚步
白天与阳光为舞
夜晚与月亮为靠

剑行的时光
如长河中的落日
似大漠中的孤烟

用光的倒影
雕刻绝伦的幻像
投射在万物的心湖

有的跟在自己的左右
我行我素
有的随同别人的身后
摇尾乞怜
有的活在别人的手势中
任凭东西
有的驻扎在漂摇的海上
合污同流

影子的江湖
始终兑换着物之万象
向左向右向前向后
朝北朝南朝东朝西

缤纷的背景总会浮出
万千的嘴脸
同辉  跟随日月
同在  狼藉天地


空巢

坐在悬崖  有鹰飞过
网在树杈  有雨淋过
窝居洞中  有蛇爬过
躺在湿地  有船划过
挂在屋檐  有烟熏过

风霜雪月  不请自来
巢落雁鸣  秋语空悲
人去楼空  鸟去巢空

灵空魂散  似水
走在岸上  如人
遁入空门


空间

身体在时光中竞走
思想在时空中穿梭

看见一朵花的青春
把时间放进去

品到一口酒的醇香
把酒杯放进去

捕到一声鸟的鸣翠
把春天放进去

在时空面前  一切都可以想象
在思想背后  一切都可以深邃

想象可以想象的时间
思考可以思考的空间

在时空面前  花是泥土的故事
在季节背后  梦是泥土的骸骨

只是至今仍然不知道
在时间的晨光中
会不会有首凄美的诗在开放?
只是至今仍然不知道
在空间的骸骨里
会不会有缕自由的风在牧歌?


空山

面向雪域  俯首珠峰
开门见山  开窗见雪

禅者藏着修持一生的佛缘
空山沉潜佛国一世的轮回

是佛缘
开门见山  空山不见人
是雪缘
开窗见雪  雪山不见佛

怀揣禅缘  万物道法
自然中淡若菊  自如中行如水

尘愿在身前身后
红烛之下
俯首求佛:
要山,山就高起来?
要海,海就深下去?

不吹长萧  不执竖笛
不是去向  是归途

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如来
佛说:归去来兮!

一千年悲壮
山里山外
铁树开花

一万年修持
空门空山
沉默不语

空雪  开窗见雪
空门  开门见山
现空山  进空门  入佛缘upv彝族人网

编辑: 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