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诗歌

大西南群山中呼吸的九十九个词(第四部)

作者:发星 发布时间:2017-09-22 原出处:彝族人网

致神鬼之都——美姑(节选)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美姑:大凉山东北的一个聚集神者——毕摩、苏尼最多的地方。它是大凉山彝族毕摩的发源地,是大凉山出产美女的神秘地,也是国宝——大熊猫的栖居地。故有“毕摩之乡”“美女之乡”“熊猫之乡”美称。[以下作品由(《我在神鬼之间——一个彝族祭司的自述》吉克•尔达•则伙著,云南人民版1990)(《神图与鬼板——凉山彝族祝咒文学与宗教绘画考察》巴莫曲布嫫著,广西人民版2004)(《彝人的信仰世界——凉山彝族宗教生活田野报告》巴莫阿依著,广西人民版2004)三书获得部分灵感,在此致谢!]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鬼之现代诗系列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经书在阳光中翻卷  崩裂PNq彝族人网

露出没有水份的枯根PNq彝族人网

一只黑手的到来PNq彝族人网

使经词中流淌喧响的河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迷雾  遮住了那本奇异经书的半部PNq彝族人网

另半部躺在铁黑粗砺的山梁上PNq彝族人网

让美丽的旭日PNq彝族人网

辦开一双宽厚仁慈的黑色手掌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只有在高寒地带PNq彝族人网

那些衣裙的图案才充满雪意PNq彝族人网

只有在高寒地带PNq彝族人网

那些纯黑的眼睛才流淌世间最清澈的泉水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鬼啊  我八个方向的经文围向你PNq彝族人网

难道你白色的枯骨不化在黑色的经词中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天空中  布满了我隆隆的布经声PNq彝族人网

雨与雷电穿过经词PNq彝族人网

给那个大地上的孤独者  穿上黄铜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在我力量源起的部位PNq彝族人网

堆满了金黄阳光与丰满的荞粒PNq彝族人网

你走向我PNq彝族人网

其实是碰响了阳光中黑色的铜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我的左眼是月亮PNq彝族人网

我的右眼是太阳PNq彝族人网

我的鼻梁是一座山PNq彝族人网

叫大凉山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鬼啊  你们时时穿过我的田野PNq彝族人网

我的田野已种满黑色石头PNq彝族人网

没有脆弱的空间给你们提供蔽所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咒词流淌的山林小径PNq彝族人网

适宜于磨亮剑刃的男人前行PNq彝族人网

美丽的女鬼常站在径头PNq彝族人网

那是一万次幻觉中的一次偶然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我从躯体中牵出情人的彩裙PNq彝族人网

在密林深处的草甸上铺出清晨PNq彝族人网

鸟衔着白云PNq彝族人网

在彩裙上画出远古的交媾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密林向天而挺的树干使情人产生焰火PNq彝族人网

她看见长头发男人的手掌中幻化出无数狂猛的精虫PNq彝族人网

意象中最快意的图板是鼓隆着山力的男人PNq彝族人网

掀开彩裙  为他们端出世间最甘甜的酒杯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神烟  从指缝间徐徐升空PNq彝族人网

天上的神们便顺着烟梯徐徐下界PNq彝族人网

和孤立无援的我们站在一起  怒视群鬼PNq彝族人网

把他们咒死在干木板上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鬼是那些在林中肆意的另一种动物PNq彝族人网

我们需要在经词的栅栏中围猎他们PNq彝族人网

在他们身上浇上鸡血与黑水PNq彝族人网

在他们身上放上咒剑与寒铁PNq彝族人网

在他们身上放上巨石与天空PNq彝族人网

在他们身上写下人类善良纯洁的诗歌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画满鬼相的鬼板PNq彝族人网

扎成草鬼的草人PNq彝族人网

将送到河的对岸PNq彝族人网

扔进一个深不见底的地洞PNq彝族人网

他们见不到雷电的光PNq彝族人网

便没有危害族人的眼睛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咒经之箱打开在蓝天之下PNq彝族人网

箱中咒经如一只巨手瞬时遮蔽了天空PNq彝族人网

大雨  在巨手的暗影中从天而降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我不敢翻动这本食人血经PNq彝族人网

它是由一少女的割舌之血写成PNq彝族人网

而咒鬼经中流淌着善良的鹿鸣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祭神之祖阿苏拉则用洞穿宇宙的明眼PNq彝族人网

在彝经的源头PNq彝族人网

引诱着森林里那一只美丽的神鸟PNq彝族人网

溅下最初红色的音符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撒过祖先灵魂的地方PNq彝族人网

这里的玉米最金黄PNq彝族人网

隐藏祖先灵魂的地方PNq彝族人网

一定是大鸟都飞不去的岩洞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森林啊是我生存呼吸的第一件衣裳PNq彝族人网

山崖啊是我磨砺钢毅的第二件衣裳PNq彝族人网

江河啊是我梦幻远方的第三件衣裳PNq彝族人网

玉米啊是我血液滋生的第四件衣裳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草和人一样有呼吸PNq彝族人网

石头和人一样有感觉PNq彝族人网

云和人一样有梦幻PNq彝族人网

鬼和人一样有心脏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新娘在别人的抚摸中PNq彝族人网

射向远方的弓箭软落在暗色的起点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不能把情人抱进岩洞PNq彝族人网

岩洞的恶鬼会被你们带回山寨PNq彝族人网

不能把手伸向别人的女人PNq彝族人网

那男人会在混浊的阳水中逐渐死去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神器都是从天上来的PNq彝族人网

男人是不能杀女人的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我的名字叫穿越PNq彝族人网

我出生在父亲穿越龙头山的路上PNq彝族人网

父亲的囊中PNq彝族人网

日月旋转的彝经像酣睡的两个婴儿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山雨  打在那些喷火的树木上PNq彝族人网

使火焰变成绿叶PNq彝族人网

这便是一种干燥到湿度的转换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密枝系列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密枝:彝人沿用古久祭祀的一种插于大地的木枝。木枝组成神图,与天上日月星辰之位对应。木枝又称密枝、神枝,具有天文、占卜、玄学、神学深意。PNq彝族人网

  ——题记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鹰枝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天空中那些飞翔的鸟的眼中PNq彝族人网

都有一些神幻的音符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我们把耳朵贴在山脉的红石矿上PNq彝族人网

急速的血脉流动连接着与大地深深的情谊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最后的归宿是在呼吸的山梁上张开奔驰的马蹄PNq彝族人网

用黑色的巨影遮住那一生闪亮的白骨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从北方奔来的苍狼PNq彝族人网

披洒了太多的白雪PNq彝族人网

对它们顶礼  让膜拜传给子孙的心灵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天枝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如果雨落下PNq彝族人网

灵魂便升了上去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清风举着一朵野花PNq彝族人网

摇出鲜嫩的晨曦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在山脉与山脉间PNq彝族人网

有一片白雾在跑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我心灵的琴弦PNq彝族人网

被山泉浸湿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我是苍天与大地间的PNq彝族人网

一根青竹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地枝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在青嫩的枝叶变得枯干PNq彝族人网

而枯干在冬季的火塘中成为焰火PNq彝族人网

那一只大鸟已经播种PNq彝族人网

在许多嫩弱肌骨的身影中PNq彝族人网

黑羽凝结野性的铁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山缘走过匆忙的黑衣人PNq彝族人网

他捡拾祭枝的片断PNq彝族人网

珍藏于家中的神龛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被景色深深迷住PNq彝族人网

他失去凶影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翻开清晨的山梁PNq彝族人网

尽是好闻的善良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耳鼓流淌这些彩色的水液PNq彝族人网

它们来自山顶  甚或雪峰PNq彝族人网

或从密林深处的那条暗溪出发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在我头顶划过的时候PNq彝族人网

我只感觉情人的那件裙装脱落PNq彝族人网

露出世界最美丽的肌体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或是在苍原  野风掀开裙摆PNq彝族人网

让深谷的新鲜气息弥漫进密林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咒词消失PNq彝族人网

木窗外的清晨绿叶PNq彝族人网

落满彩鸟的早啼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夜雨洗出的青山PNq彝族人网

飘来处女的体息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去牵开冷雾PNq彝族人网

迎接你密林中鲜嫩的新娘PNq彝族人网

我的血液始终为纯洁的精灵流淌PNq彝族人网

不知不觉苍桑的胡须PNq彝族人网

倒长成山中的绿草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雌雄枝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深夜PNq彝族人网

瓦板房中的一对男女正燃烧激情的火焰PNq彝族人网

瓦板房上的雪开始融化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大地因为爱而震动PNq彝族人网

岩石因为坚硬而动人PNq彝族人网

寂静因为美丽的呻吟而芬芳PNq彝族人网

落叶飘进深谷没有回音PNq彝族人网

黑胡须飘进黑长辫没有回音PNq彝族人网

月光爬满丰乳没有回音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祭师说PNq彝族人网

揭开燃烧的瓦板房PNq彝族人网

那些火焰的气息一定在黑土地PNq彝族人网

种出满山的洋芋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邪律——拟民歌调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女人跨过火塘  火塘的火便熄灭了PNq彝族人网

女人抚摸男人的猎枪  男人的猎枪再也打不到猎物了PNq彝族人网

女人跳过男人的头顶  男人只有在死亡谷去找自己的位置了PNq彝族人网

女人靠在毕摩的经书上  那些黑色的文字再没有驱鬼的神力了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不能把你的首饰送给新娘PNq彝族人网

你的首饰上有魔鬼将夺去新娘的生育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你的首饰保护着你的孕育之体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远方的女人哟PNq彝族人网

不是我家中没有热褥温床供你栖息PNq彝族人网

不是我家中没有油灯给你照尽黑夜中的迷茫PNq彝族人网

而是祖上传下的规矩  视我们女人为“脏污之身”PNq彝族人网

为了家人的洁净与安恙PNq彝族人网

只能请你在家门外的羊棚干草中度过寒冷的一夜PNq彝族人网

只能请你在草棚上数星星捉跳蚤忍受雪如刀剑的痛刮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远方的女人哟……PNq彝族人网

你不小心在客人面前放一个响屁PNq彝族人网

你就要去上吊了结你的美丽一生哟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女儿生下是别人的PNq彝族人网

男儿生下是自己的PNq彝族人网

女儿读书是替别人化钱PNq彝族人网

男儿读书是化自己值得的钱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读了书的女人PNq彝族人网

长得美的女人PNq彝族人网

身价钱就比别的女人高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生了男孩的女人才能到祖地PNq彝族人网

与祖先把酒言欢PNq彝族人网

生了女孩的女人永远是孤魂野鬼PNq彝族人网

流荡在荒林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不要走黑路  黑路是魔鬼之路PNq彝族人网

不要走黄路  黄路是风湿病鬼路PNq彝族人网

要走走白路  白路才是归祖的路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诅咒凶死鬼•切断凶性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将那些死亡之影切断在峡谷中PNq彝族人网

暗色的水吞食一切  使混沌变得清澈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寂静的水面浮满金黄的阳光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站在河里向岸上招引的鬼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河中消失的是牵不住的梦幻之手PNq彝族人网

你每天站在山顶之上PNq彝族人网

看见她对你微笑  但她不会离开水PNq彝族人网

向山顶上的你走来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你如果下山  来到河中PNq彝族人网

会看见她除了微笑之外  一无所有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水把她的美丽与气息带到下游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那一个黄昏PNq彝族人网

一百个祭司站成捉鬼的栅栏PNq彝族人网

编织成圣山下的一道黑色屏障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我们的目光被他们的手指反复收集PNq彝族人网

然后涂改  加入朗朗的经文PNq彝族人网

月光在疲倦之后送给站在夜色边上的我们PNq彝族人网

许多恶鬼的死尸  干骨以及碎屑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我们靠在一百个祭司站成的山脉中喝着烈酒PNq彝族人网

祭司的酒香与我们的酒香混合薰死着漏网的凶鬼们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那一个黄昏PNq彝族人网

除了祭司与我们掏出刀剑与利器对待死亡的大敌PNq彝族人网

那些树木与石头们皆在移动与惊醒PNq彝族人网

许多树身刻上了我们互相碰撞火花的影子PNq彝族人网

石头们则挂在我们身后,成为一种深沉默许的响铃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那一个黄昏忽然大雪来临PNq彝族人网

经文的一亿个字符瞬间逃离PNq彝族人网

大地的祼躯在咒词清洗后PNq彝族人网

穿上了世界上最干净的衣裳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蛮族语系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黑性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那些牵扯着生命部位的山脉与黑血PNq彝族人网

已经在那里独立了千年  并将依然独立下去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大野有粗犷新鲜的野气PNq彝族人网

掀开你的彩裙与丰乳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蛮  蛮美的蛮PNq彝族人网

一只自然之金黄之虎在密林跳动歌舞的蛮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黑蟋蟀旺盛的欲望声塞满深夜PNq彝族人网

夜色中健康的男人被这撩人的诗句勾魂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黑蟋蟀的催欲之音成为黑鼓PNq彝族人网

敲下男人的黑铁女人的月水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听  森林上空一万年不会消失的是狂爱中PNq彝族人网

不绝的呻吟与呐喊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黑声音使沉默者不再沉默PNq彝族人网

纷纷拨出硬刀在黑森林中挑开裙裾的洁白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丰满的乳峰上奔出一千条咆哮黑河PNq彝族人网

裙裾在有力的大手撕扯下洒一地银月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黑声音成为黑枝PNq彝族人网

将男人女人身上黑色的哑铃击醒PNq彝族人网

他(她)们在声音中寻找清晰的手势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纷乱的黑发  纷乱的黑色喘吸PNq彝族人网

长辨与黑胡须纠缠在一起PNq彝族人网

拧出火焰红色的烫水PNq彝族人网

美丽的黑声音推动森林上空纯洁的月色PNq彝族人网

清风吹得那些渴望清澈的女人鼓满曲线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塞进双耳的是月色织成的丝水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黑虎奔进峡谷没有回音PNq彝族人网

黑鹰奔进峡谷没有回音PNq彝族人网

黑山奔进峡谷没有回音PNq彝族人网

黑雪落进峡谷没有回音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峡谷弹出黑瀑的巨响PNq彝族人网

它们是自古宏鸣的图腾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女人身着白裙在大野奔跑PNq彝族人网

她是黑蟋蟀欲声中走出的精灵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自然之声  入耳醒动精血PNq彝族人网

秋谷的乳峰上爬满饶舌的蛮语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咒祭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我有三个灵魂PNq彝族人网

一个在家中附于灵牌福佑子孙PNq彝族人网

一个在山中福佑密林PNq彝族人网

一个去了远方PNq彝族人网

与祖先们把酒对饮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脱去挂满咒词的衣裙PNq彝族人网

我的乳峰泻下圣洁的雪水PNq彝族人网

世上那些善良的男人PNq彝族人网

闻到我彩裙中的花香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就是那些横卧于我们之间的群山PNq彝族人网

加厚了思念的浓度PNq彝族人网

如果每天能看见你的裙幡在山丫口飘动PNq彝族人网

证明那是美丽的幻觉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在我们的手臂上PNq彝族人网

只放着黑石与河流PNq彝族人网

没有虚晃的船帆PNq彝族人网

要航到黑经的深处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女人的彩裙中放满了PNq彝族人网

男人需要的柔柔月光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树枝与神座在大地上晃动PNq彝族人网

黑径与祭词在大地上晃动PNq彝族人网

有一样东西是不能晃动的PNq彝族人网

那是信念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信念让树枝长成大树PNq彝族人网

信念让神座瞬间消失PNq彝族人网

信念让雪停在半空PNq彝族人网

信念让黑石伸出狂舞的脚步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七天七夜  你没有合眼PNq彝族人网

你在等密林中有一群野狼穿过PNq彝族人网

在第八天的清晨  狼出现了PNq彝族人网

你叫醒了全寨人PNq彝族人网

说  大家把变得温驯与软弱的胸膛打开PNq彝族人网

让狼爪在上面多印上几个粗犷的影子……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启明星被一只彩鸟的金嗓摇落PNq彝族人网

早耕的母亲  在露水湿湿的青草上PNq彝族人网

拾到清晨第一片亮光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所有有你名字的经书必须在天亮以前全部焚毁PNq彝族人网

所有有你脚迹的山岗必须在天亮以前浮起脚印PNq彝族人网

所有有你声音的石头必须在天亮以前空出空旷PNq彝族人网

所有有你诗句的绿叶必须在天亮以前绿出露水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把清澈的一层层波纹揭起来PNq彝族人网

不就是你出嫁的银饰吗PNq彝族人网

把透明的一股股新鲜空气拾起来PNq彝族人网

不就是你路途中的健康食物吗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把一颗滚烫的诗歌之种PNq彝族人网

放进你柔情似水的骨头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梦血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夜晚必须梦见黑马以及PNq彝族人网

黑马上丰满的彩裙PNq彝族人网

这是你健康的意念与需要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如果这两样事物没有从神山伸出PNq彝族人网

挂满露珠的枝叶出来PNq彝族人网

证明你真正的老了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直到有一天  留长发长须的男人才明白PNq彝族人网

自己密林深处的狼啸已经可以硬进PNq彝族人网

世界所有的软弱PNq彝族人网

这时  两个长发女神出现了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如果彩裙从梦中走出PNq彝族人网

铺在你现实的祼躯之上PNq彝族人网

你一定会在彩裙上印上你男人雄性的太阳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隔着千重山  我握住你的柔嫩触须PNq彝族人网

如滚烫的唇  被滚烫的黑果充满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用粗砺与硬度浇灌鲜花PNq彝族人网

使鲜花面上淌着永不枯竭的月光之水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在山中  爱情的方式十分奇特PNq彝族人网

爱人的方式除了把女人在大地上抱上抱下PNq彝族人网

你还做女人的烈马PNq彝族人网

去压倒那一万亩野草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没有梦见黑石的夜晚PNq彝族人网

你的灵魂中开始出现阴影PNq彝族人网

你叫醒那个部族的黑美人PNq彝族人网

叫她脱光了衣裳与你在森林中寻找黑石PNq彝族人网

当黑石成为黑美人身上那些起伏的山峦时PNq彝族人网

你开始惊呼  女人的彩裙中放满了男人需要的柔柔月光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秋铜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秋的甸沉在你的某个部位垂悬PNq彝族人网

用阳光的黄铜凝聚精水的火焰PNq彝族人网

烧出一片黑色铁气的群山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虚弱者应该站起来PNq彝族人网

在秋之大野盛装艰硬的骨声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大野的玉米林是女人与男人折解PNq彝族人网

阴影与苦痛的柔床PNq彝族人网

你是人  请释放你快乐的声音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金色阳光是薄薄的裙PNq彝族人网

它遮不住大地丰满的巨乳PNq彝族人网

我的眼睛在蓬勃隆起的视线中PNq彝族人网

粘满马蹄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狼荞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稀疏的雨声像裙裾中伸出的手指PNq彝族人网

开始抚触那些黑色而起伏的群山PNq彝族人网

群山中的坚硬黑石被一一触醒PNq彝族人网

于是传来夜狼走动的狂步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雨声渐大  群山中硬起一根嘹亮的火柱PNq彝族人网

在裙裾中种植黑铁与水源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这些自然的图案  使我回到山中PNq彝族人网

回到我温暖的寨子与那一张月光的木床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在清风不断梳理的密林中PNq彝族人网

我追逐你祼体柔软的月丝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抱着黑色的长发与你水果的眼睛PNq彝族人网

像把一座美丽之山的所有黑暗腾空PNq彝族人网

在丰满的乳房之上  驱赶出那片健康的PNq彝族人网

羊群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我的黑荞  成熟的气息存满我的鼻孔PNq彝族人网

用石头和水留住深夜中红裙的颜色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那些夜晚  脱衣与穿衣的声音是流泄的瀑布PNq彝族人网

虽然黑色中辩不清星晨与蟋蟀的具体位置PNq彝族人网

而山谷的水溪总会引领山脉排列的方向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每日的阳光与风都会成为一种意念PNq彝族人网

使血液的篝火中粮食的流速变幻新鲜的面孔PNq彝族人网

由一个山谷想到世界所有的山谷PNq彝族人网

由一种呻吟想到世界所有的呻吟PNq彝族人网

茫茫的黑裙中  无尽的空旷闪着奇光PNq彝族人网

我没有理由不去探索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红裙  需要雪与铁轮番锻打PNq彝族人网

那上面的花香才有四处扩散的生机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交月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男人从秋天的玉米林中站起时PNq彝族人网

他的阳囊中压满了金黄的甸沉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男人从玉米林中走出PNq彝族人网

他重重的脚步声使那个亲爱的红裙PNq彝族人网

绽放出清澈的水声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这个季节  没有欲望的植物是可耻的PNq彝族人网

没有欲望的人是不道德的PNq彝族人网

靠在金黄的玉米上想玉米杆一样挺拔硬崛PNq彝族人网

靠在美人的裙体上想秋月那撩人的裙摆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男女彼此的部位如果失去抚摸PNq彝族人网

就像植物失去阳光  挂满忧郁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夜黑中  原始林吹来新鲜空气PNq彝族人网

撩拨着薄薄的彩裙PNq彝族人网

彩裙中飞出红鸟PNq彝族人网

使原始林上空的月亮渗出自然的疼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许多时候  黑胡须男人抱着彩裙PNq彝族人网

在雪塬尽头烤火PNq彝族人网

黑胡须男人掏出滚烫的心给彩裙看PNq彝族人网

彩裙自然地盛开花息PNq彝族人网

说是真诚的男人应该得到最真诚的爱情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原始林上空的月亮滴出蟋蟀的喧鸣PNq彝族人网

彩裙说自己内心有许多黑马在狂奔PNq彝族人网

黑胡须男人贴着彩裙丰满的乳房听生命之河上PNq彝族人网

奔滚来的许多女声恢宏的亘古巨石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无尽的雨水使那些站成秋空下的苍茫劲草们PNq彝族人网

获得骨液  在阳光中他们的姿态满含前倾PNq彝族人网

像挂满诗歌的利箭  响往彩裙被硬度一一穿透PNq彝族人网

而落下悲恸的处血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我的沉默被巨鹰之翅轰然煽动PNq彝族人网

八百里的晴空横亘大凉山铁色的山峦PNq彝族人网

像我的骨躺在粗糙的语言中PNq彝族人网

形成茫茫不到边际的硬硬黑胡须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那些动情的彩裙踏动阳光金黄的步履PNq彝族人网

在山岗寻找她们铜色的男人PNq彝族人网

铜色的男人在迷眩的阳光中幻失了自己的具体部位PNq彝族人网

彩裙触到向天的铁杉断定那是男人的生命之柱PNq彝族人网

彩裙触到黑色的岩石断定那是男人沉默的黑骨PNq彝族人网

彩裙触到深峡中游动的新鲜空气断定那是自由的魂灵PNq彝族人网

彩裙触到金黄的玉米断定那是男人饱满散香的阳精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铜铁的男人无语  他从金黄的阳光中撕出一片片透明PNq彝族人网

的金黄丝绸  说是要给自己心爱的彩裙PNq彝族人网

做一件美丽的新嫁衣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当爱人倒向大地的时候PNq彝族人网

像地母托着爱人燃烧的火焰迎向我PNq彝族人网

我进入爱人  像天公负在我的背上PNq彝族人网

给我骨血中压进天之神力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那些美丽的呻吟与喘吸PNq彝族人网

起伏成绵延亘古的大凉山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火之盛典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山路上没有人了PNq彝族人网

森林里没有人了PNq彝族人网

村寨中没有人了PNq彝族人网

大凉山没有人了PNq彝族人网

他们去了那里PNq彝族人网

他们去了火把场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火葬地•夏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阳光照着PNq彝族人网

山草绿着PNq彝族人网

山风吹着PNq彝族人网

灵魂们来回自由地PNq彝族人网

走着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雨水将那些墓石再次移动PNq彝族人网

使魂灵沿着根蔓延进密林深处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蝉不是昨天的那只PNq彝族人网

而是毕摩的那只PNq彝族人网

不喝歌的时候PNq彝族人网

便听见经文声从它的嘴中弹出纷乱的音符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灵魂的香味是山林的香味PNq彝族人网

山林的香味是诗歌的香味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我的脚印上画满鬼符PNq彝族人网

带回家中  鬼符会在典籍中找到位置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巨雨使石头长出根来PNq彝族人网

牢牢把大地扎进胸膛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石头们护佑的魂灵常常越界而行PNq彝族人网

石头只是符号  表明PNq彝族人网

从前  此地  某某  某某  再生  死亡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火葬地•秋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谷粒的重沉混在阳光中返向山林的时候PNq彝族人网

鬼在欣赏收获的声音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毕竟阴世的粮食必须通过阳世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鬼的微笑  其实是一种善良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当玉米林巨大的身影失去山林的位置PNq彝族人网

鬼开始寂寞  并裹紧身躯PNq彝族人网

雪在秋之尾开始磨刀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鬼同样在丰满的玉米籽中狂跳PNq彝族人网

人神具有对食物同样的亲切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那遗落在土地上的一些玉米籽PNq彝族人网

鬼不去触动它们PNq彝族人网

他要看见大地如何消食秋金黄的颜色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整个山林的草开始枯黄PNq彝族人网

树皮开始苍老PNq彝族人网

一股凄苍浮游其间PNq彝族人网

以死亡对死亡PNq彝族人网

是最坚韧的方式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山思——致郑小琼的八种方式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银雪降临PNq彝族人网

世界的脏迹遁去PNq彝族人网

我呼吸的鼻孔PNq彝族人网

粘满纯洁的气息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越过马桑的清香PNq彝族人网

将肚中那些阴影贴以绿叶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山岗吹来野风PNq彝族人网

掀开你灿烂的裙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在我俩扭过身去的时候PNq彝族人网

那雪便降了下来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背景为雪的山峦PNq彝族人网

你第一次看见PNq彝族人网

你说  肮脏失去  纯洁来临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有一只黑鹰飞翔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黑鹰  是寂静山峦响动的纽扣PNq彝族人网

解开经年的沉血与古云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你说  那是我透明的孤独PNq彝族人网

羽翼中飘逸出雪花的形状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你在黑暗的中央PNq彝族人网

栽种芍药PNq彝族人网

那些人类於积的毒素PNq彝族人网

聚于你纤弱的骨节间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山中有一个等妻归来的男人PNq彝族人网

他痴望的目光在妻萃绿的蓝裙上打转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在山中呆久了PNq彝族人网

会感觉雪在心灵中流淌的声音PNq彝族人网

是一柄剑横卧在灵魂深处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所以  在剑隐藏的红楼PNq彝族人网

始终燃烧着旺盛的碳火PNq彝族人网

照着情人透明的红裙PNq彝族人网

和那一本翻开后未曾合上的黑经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你对着北方与南方的姿势PNq彝族人网

在我看来是一样的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远方始终被想象成一道木门PNq彝族人网

木门上的旧符古像还在PNq彝族人网

推动木门的手是一只男人的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大地上两只山羊相遇PNq彝族人网

他们握手PNq彝族人网

并说出自己的秘密PNq彝族人网

然后PNq彝族人网

各自回到自己的山中PNq彝族人网

食啃着自然的青草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如果在山中呆久了PNq彝族人网

会感觉雪在心灵中流淌的声音PNq彝族人网

是一柄剑横卧在灵魂深处PNq彝族人网

那时  更多的语言回流灵魂PNq彝族人网

护佑世界最干净的圣地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羊驮着祖灵之符走向密林PNq彝族人网

羊蹄的圆印盖住那些暗影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粗衣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与父母们一齐弯腰PNq彝族人网

一齐向黑色诱人的黑土地致以平视的目光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从脚趾插进泥水深处PNq彝族人网

感觉春在发芽PNq彝族人网

从手指插出大地的最初之绿PNq彝族人网

开始撕开生命之裙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雪的圣盘消失在迷人山顶PNq彝族人网

山顶举着一朵金光菊反射我们绯红的面容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父母们的影子之后是我PNq彝族人网

我之后是我的儿子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玉米籽埋在地里PNq彝族人网

它渴望天空中响起雨声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PNq彝族人网

(写作时间:2004.8.18—2005.3.16)PNq彝族人网

编辑: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发星 大西南群山 九十九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