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诗歌

鹰眼

作者:孤鹰(吉乃木基) 发布时间:2018-12-02 原出处:彝族人网

把天空中盘旋的大鹰
Qie彝族人网

嵌入记忆的缝隙里Qie彝族人网

换一双鹰眼给我装上Qie彝族人网

扇动强劲有力的鹰翅Qie彝族人网

触碰空气的湿度和温度Qie彝族人网

驱散绕山的雪白色的云雾Qie彝族人网

迎着狂风暴雨飞向雪杉之巅Qie彝族人网

栖息于孤独而静默千年的岩壁之上Qie彝族人网


Qie彝族人网

我看得见,岩壁上用深黑的墨汁Qie彝族人网

倾诉着的不朽的历史和图腾Qie彝族人网

每一滴墨汁都渗入岩体之中Qie彝族人网

千百年来风风雨雨,世事变迁,安然无恙Qie彝族人网

正如每一滴祖先的眼泪Qie彝族人网

渗入我的肉体之中Qie彝族人网

深入骨髓后又从肉体流出Qie彝族人网

汇集成奔流不息的大渡河Qie彝族人网


Qie彝族人网

窗外潺潺的大渡河水之声Qie彝族人网

催我在每个午夜里悄然入眠Qie彝族人网

在似睡非睡中,我仿佛看见了Qie彝族人网

祖先的尸骨堆积成了眼前Qie彝族人网

一座又一座不知名的山峦Qie彝族人网

祖先的血液汇聚成了眼前Qie彝族人网

一条又一条不知名的河流Qie彝族人网


Qie彝族人网

在毕摩喃喃的诵经声中,我仿佛看见了Qie彝族人网

祭祀台上每一个彝文字在载歌载舞Qie彝族人网

歌颂着这条不曾停息的黑色的河流Qie彝族人网


Qie彝族人网

大渡河畔的风啊,刮伤了我的脸Qie彝族人网

我带着血淋淋的伤口Qie彝族人网

徘徊在原始与现代化的边缘Qie彝族人网

偶尔有人会在我的伤口上撒盐Qie彝族人网

但我依然骄傲地用你听不习惯的母语Qie彝族人网

向你倾诉我饥渴的鹰魂深处不言而喻的悲叹Qie彝族人网


Qie彝族人网

我常常梦见一个孩子Qie彝族人网

遗失在祖先迁徙的圣途中Qie彝族人网

他失魂落魄地在山林中彷徨Qie彝族人网

他找不到回家的路Qie彝族人网

他听不见母亲的呼唤Qie彝族人网

他记不起雪族的荣耀Qie彝族人网


Qie彝族人网

忽然有一天,我清楚地听见Qie彝族人网

那个孩子就站在那个山头——泪流满面Qie彝族人网

他用沙哑的声音呐喊Qie彝族人网

我也是大山的孩子啊Qie彝族人网

我的血管里不也流着和你一样的血液吗Qie彝族人网


Qie彝族人网

大渡河畔
Qie彝族人网

2018年11月30日Qie彝族人网


Qie彝族人网

注:Qie彝族人网

毕摩:是彝族一种专门替人礼赞、祈祷、祭祀的祭师。Qie彝族人网

雪族:彝族传说世间万物均由雪演化而成,这里指彝族这个古老的民族。Qie彝族人网


Qie彝族人网

未标题-1.jpgQie彝族人网


Qie彝族人网

吉乃木基:(1997——)又名蒋雪峰,笔名:孤鹰。母语文化爱好者,诗歌初写者,在校大学生。其诗曾在“天之山”,“原野文苑”等网上刊物发表。Qie彝族人网

编辑: 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