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苑之声

彝族诗人沙马诗集《惶惑与祈祷》出版

作者:米朵 发布时间:2018-04-17 原出处:《星星》诗刊 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惶惑与祈祷》aci彝族人网

  作者:沙马aci彝族人网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aci彝族人网

  出版时间:2017年12月aci彝族人网

  ISBN: 978-7-5702-0105-1aci彝族人网

  定价:36.00元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曾荣获全国第七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的彝族诗人沙马,长期致力于地域文化的研究与写作。他新创作的诗集《惶惑与祈祷》近日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即告在网络和书店上架销售。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沙马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在海内外知名报刊上发表大量文学作品,出版有诗集《梦中的橄榄树》《沙马诗选》《幻影之伤》,散文随笔集《虚幻的面影》等。作品入选数十种重要选本并被英、德、法等多个语种译介到国外,外国学者著有研究其诗歌的外文专著。他的《橄榄树在梦中结满果子》《恋人谣》等诗作经由音乐人谱曲之后,被山鹰组合、黑鸭子演唱组等明星组合演唱后在民间广为流传。他曾荣获全国第七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第四届四川文学奖特别荣誉奖、第三届第四届四川省民族文学创作奖、首届中国彝族诗歌诗集奖等。此次出版的诗集《惶惑与祈祷》收录了作者近年来创作的诗歌二百余首,分为恍然间、风吹沙河、幻影如谜、落日祈祷四辑。作者以思想者的视角,重新审视和表达人与地域的关系,深情描绘南高原的风物,赞美地域文化的灿烂与厚重。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评论界认为,沙马的诗歌既有地域音乐的旋律感,又充满了现代意识;它是激情的,也是沉郁厚重的,其诗歌内部闪烁着历史记忆与神话情结的灵性焰火。在地域性、民族性与现代性之间,连接传统与现代,以独特的视角,准确表达了对人性的思索、对故土的爱恋,以及对生命深切的人文关怀。这些诗歌无疑是诗人美学主张与现代技巧的完美融合。结构严谨,丰盈而富有张力,呈现出民族诗歌开阔的视野。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文学评论家、暨南大学教授姚新勇评述:“沙马浓密而忧怅的南高原抒情,别具一格。沙马的诗歌不仅具有很浓很浓的温暖感,同时还表现出另外一种能力,能够将充满力感的句子、甚至不无炽烈的意象,转瞬间化为柔和的语句或意象,从而实现了温暖的诗歌品质与现代诗艺的有机融合。始终保持着诗歌不断更新的活力,就是因为诗人始终自觉地坚持着着现代主义的个体性诗歌探索之维,从而在民族性与现代性的双向追求中,保持着诗歌发展的张力。”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德国汉学家、文化人类学学者、柏林自由大学博士Olivia Tania Kraef(柯瑾艺 )认为:“沙马把历史与现实相连接,倾诉与叙述相铺陈,呈现出彝族漫长岁月中的情感记忆与个人的历史感悟。”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美国汉学家、文化学者D. Datiand(达恬地)在著述中称:“沙马的诗歌具有高度的矛盾性,一方面作为一个当今的现代少数民族诗人,他已成功地融入了中国的汉文化中心,另一方面却希望在思想精神上回归他的民族根系来保存彝族的文化,这个过程使他的诗歌自始至终包含深邃乡愁。沙马的乡愁写意诗歌,是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的代表作之一,不仅反映了中国本土民族文学的存在并继续发展的现实,也集中体现了中国多元文化相互撞击融合的极具复杂性的境况。”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青年文学评论家杨荣昌写道:“诗人沙马在无数次追逐中,在无数次浪迹天涯式的找寻后,把生活的所指涌向了南高原那片热土,诗人热爱它的土地、河流、海子、森林、岩石、寨子、土路、瓦板屋、火塘、火葬地、洒拉地坡等;热爱色彩的黑、红、黄及白色。热爱鹰、虎、牛、羊、蜘蛛等动物图腾;热爱口弦、鼓、披毡、英雄结、天菩萨。在这样的热爱中,诗人找到通往心灵的窗口,找到诉说生活的羊肠小道。”(米朵)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附录:彝族诗人沙马诗四首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恍然间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蒙面的游戏,摇落黄昏的沙粒aci彝族人网

占卜的羊骨缠绕着迷离的签文。坡地上aci彝族人网

树叶箭矢般击中巫师惶惑的预感aci彝族人网

羊群过去了,麻栗树林静静伫立aci彝族人网

波动的密咒,撕扯着牧羊人的头发和听觉aci彝族人网

河流左闪右躲,在散乱的云彩间穿行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土墙边,醉酒的青年东倒西歪aci彝族人网

女人背上压着沉重的柴禾aci彝族人网

她们眼里的幻象如同飘散的发丝aci彝族人网

贫困的父亲发出粗重的鼻息。暴怒的aci彝族人网

枝条,在马匹身上留下凌乱的血痕aci彝族人网

而他倔犟的骨头,却长出了萎靡的根须aci彝族人网

蜷缩在原野上的鹧鸪和狐狸aci彝族人网

藏匿在荆冠里的疯子和傻子aci彝族人网

生命有时像磨盘相互折磨,精疲力竭aci彝族人网

直至彼此仇视和陌生aci彝族人网

远处的灯盏载走了梦魇,捡回aci彝族人网

失落的秘符,点亮颂辞和法铃回旋的声韵aci彝族人网

那些送魂的人,忘记了路线,他们瞪大眼睛aci彝族人网

惊叹蚂蚁静穆的祈祷仪式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天黑前,无数的眼睛聚在一起aci彝族人网

聆听祈福经,手里仿佛捧着银子般的光辉aci彝族人网

天高地远,没有谁敢轻视生死aci彝族人网

却对于人与神的界限,永远迷惑不清aci彝族人网

天空下的火焰,停止了盲目的跳动aci彝族人网

弥漫于南高原上的麝香,在风中散了aci彝族人网

少年的手掌,飘浮着空空的鸟巢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过古王国遗址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依稀可见的城墙像折断的鹰爪aci彝族人网

残碑、废井和破旧的桐油灯座,仿佛尘土aci彝族人网

中沉默的怜悯aci彝族人网

曾经,征战的牛角号在城门,掀起过aci彝族人网

风卷残云的美aci彝族人网

王国的绣花针,飞舞,绝妙的aci彝族人网

一瞬,勾勒了冷冷的蛇形刺青aci彝族人网

笛声唤人假寐,江山痛入骨髓aci彝族人网

酒窖幽深,藏着美人的怪僻aci彝族人网

和万丈红尘落下的病根aci彝族人网

醉倒的王冠上,斑斓的雉羽在颂歌中aci彝族人网

飘浮成经卷的哀鸣 aci彝族人网

空空的药罐aci彝族人网

偶尔会散发出铁矿石、火药和香料的气味aci彝族人网

膜拜者的肩头、祭品,以及发霉aci彝族人网

的谎言,到处都沾满鸟粪aci彝族人网

一切都远去了。江水aci彝族人网

还给了山川,苦涩还给了大地aci彝族人网

一些人,在行走的路上晕眩aci彝族人网

悄悄地偷听一个王国沉没的咒语aci彝族人网

岩石漫不经心,那么多的藤蔓爬上来aci彝族人网

掩饰了所有悲剧的面影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灯盏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山岗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灯盏aci彝族人网

被风吹散的野花返回故乡aci彝族人网

欢愉的飞禽走兽,隐没在树叶的aci彝族人网

沙沙声里aci彝族人网

追逐暮色的马车停靠在半路上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如果你曾是过路人,请和我一起惦念aci彝族人网

木栅栏、酒碗、纯朴的笑容aci彝族人网

以及每一间简陋的土掌房aci彝族人网

山寨里,如果有人死了aci彝族人网

不论亲人或仇人,谁都愿意为死者aci彝族人网

唱一首送别的歌谣,安慰去路的漫长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山路纵横交错,一边延伸到云南的aci彝族人网

丛林,一边进入四川的万水千山aci彝族人网

有人说,世上指引的路标aci彝族人网

早已遍体鳞伤,却始终aci彝族人网

无法阻止许多的人远走他乡aci彝族人网

有些依恋,犹如细雨中的呼喊aci彝族人网

得到之后又悄然失去aci彝族人网

比等待在时光里,更加揪心更加难堪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灯盏黯淡下来。火塘边,那些头颅aci彝族人网

默默不语,似乎有点昏沉或迷惘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在暗夜里摸索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在暗夜里,摸索路的不确定性aci彝族人网

长着翅膀的土豆,扑灭远处的灯火aci彝族人网

摸索瓦片上的暗纹、石头上的神喻aci彝族人网

以及迷茫中乌鸦传递的爱慕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在暗夜里,摸索隐秘的波动aci彝族人网

似乎刚刚离去,又悄然返回部落aci彝族人网

摸索耳边的碎玻璃,摇摇晃晃的aci彝族人网

药罐,撞疼脑门的新鲜果壳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在暗夜里,摸索女人脸上的aci彝族人网

泪珠,飞溅在叶片上瞬间的焦灼aci彝族人网

摸索祭司诵经时爬行的毒蛇aci彝族人网

仇怨的触须收回了热烈的低诉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在暗夜里,摸索沉郁的aci彝族人网

灵魂,它们呈现出忽冷忽热的云朵aci彝族人网

摸索山地上潮湿的光景,时间的aci彝族人网

苔藓覆盖着的人世的善与恶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aci彝族人网

(原载《星星》诗刊2017年10月上半月刊)aci彝族人网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措扎慕 标签: 彝族诗人 沙马 诗集 《惶惑与祈祷》 出版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