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倮伍拉且组诗:你这块凉山的石头

作者:​倮伍拉且 发布时间:2017-12-26 原出处:彝族人网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

█ 等待的那些日子

  

等待春天

等待花开

等待的那些日子

黯淡无光

 

等待秋天

等待果熟

等待的那些日子

满目沧桑

 

岁岁年年

年年岁岁

等待的那些日子

静静流淌

  

 

█ 第一天

  

第一天注定一闪而逝

来不及品味

来不及叹息

第一天注定

一闪而逝

 

因为眼睛已经望着明天

因为脚步不停迈向明天

 

第一天注定一闪而逝

不需要怀想

不需要感伤

第一天注定

一闪而逝

 

芬芳的花朵芬芳在明天

甜美的果实甜美在明天

 


█ 成都,属于诗歌的城市

  

成都,普通话说成都的成

要卷舌,成都人不卷舌

彝族人说成都的成

也卷舌,但有些变调

 

成都,彝族人说“车”都

汉语的意思

——产大米的地方

盛产大米的地方

 

对此,古老的彝族文献

有着形象的记载

——大米,闪耀着银子的光芒

夜空里亮晶晶的星星

 

古老的大米,养育了成都

养育了成都的精神文化气质

养育了成都的文学音乐舞蹈

还养育了成都星光璀璨的诗歌

 

彝族诗人吉狄马加说

中国的成都法国的巴黎

和诗歌联系最为紧密

或者这两座城市本身就属于诗歌

 

我同意,看来彝族的荞粑

养育诗歌

巴黎的面包养育诗歌

成都的大米也养育诗歌

  


█ 尔特想在成都醉

  

尔特在凉山喝酒

从来不醉

在成都喝酒

每次都会大醉

 

我说这是一个谜

尔特说道理很简单

凉山海拔高

成都海拔低

 

高海拔的人到低海拔喝酒

都容易醉

一百多人说

这个道理不成立

 

我说尔特习惯了荞麦酒

不习惯红花郎

一百多人说

这个道理不充分

 

尔特说我就想在成都醉

就想在成都大醉

一百多人和我

全部都成了哑巴

 


█ 房门紧锁破窗而出

  

以其推窗放眼

不如开门迈腿

 

想要目光无限辽阔

高处是你的广角

 

想要世相清清楚楚

脚步是你的焦距

 

如果房门紧锁

那就破窗而出



█ 鬼伸手

 

好多事情

就像吃瓜子

心一次一次说不要了

不吃了

手却一次一次

伸向瓜子

 

对此,民间有说法

说那叫“鬼伸手”

一次一次

伸出去的

不是你的手

是鬼的手

 

鬼使你伸出手

鬼上了你的手

 


█ 人类的堕落

 

如果所有的规划

策略

营销

都针对人性的弱点

 

并对人性的弱点

倾情诱导

精心培育

使之覆盖人性

 

使之主宰生活

甚至人生

人类距离堕落

肯定不再遥远

 

 

█ 记事:在老家修几间房子

 

 前些年哥哥说

几兄弟在老家修几间房子

几兄弟退休了老了

安度晚年落叶归根

 

哥哥还说要买两匹马

要有一辆吉普车

我开玩笑说

马拉吉普车

 

其实我们几兄弟的老家

属于父辈们的老家

对于老家的认识

基本上来自父辈们的回忆

 

后来房子修好了

我们几兄弟也回去过几次

老家的人热情接待我们

视我们为远方的客人

 

再后来们把两匹马

一辆吉普车送给了老家的人

房子荒芜

杂草丛生

 


█ 祭祀中的荞子

  

荞子是食物

荞子是食物

祭祀中的荞子

也是桥梁

祭祀中的荞子

也是道路

 

荞子是食物

荞子是食物

祭祀中的荞子

架设在时光之上

祭祀中的荞子

修筑在时间之外

 

荞子是食物

荞子是食物

祭祀中的荞子

让我们在过去与现在往返自由

祭祀中的荞子

让我们在现在与未来自由往返

  


█ 家在远方

 

 走出家门

走出大山

走向平原

走向大海

 

在平原上种地

在平原上娶妻

在大海上捕鱼

在大海上生子

 

年年回头望

家在群山间

月月开口唱

家在大山上

 

问一问

南来北往的人

人人都说

家在远方

  


█ 今天

  

每一天每一个日子

没有什么不同

所不同的只是天阴天晴

刮风下雨

或者雪花飘飘

 

所不同只是那一天

那一个日子

发生的事情

事件。被一些人记住

或者被很多人记住

 

比如今天这个日子

记住的人就很少

2017年10月31日

而10月1日

记住的人就很多

 

今天成都天阴

毛毛细雨时飘时停

我不想出门

窝在家里发呆

下午和家里人吃个晚饭

 


█ 就这样渐渐老去

  

 有时候我特别想

特别想在山脚下盖几间房

房后有树林

每天听小鸟说话

房前有溪流

每天看浪花绽放

 

喝茶看书

写诗

任由日月穿梭

有客人来访

做几个小菜

饮一杯老酒

 

有时候我特别想

特别想

想得不得了的时候

就铺上一张纸

画一座山

在山脚下画几间房

 

就这样想就这样画

就这样渐渐老去

  


█ 剧情就这样规定

 

 约会的时候一定要有玫瑰

九十九朵玫瑰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这是规定

剧本就这样规定

 

求婚的时候一定要有钻戒

鹌鹑蛋大的钻戒

鸽子蛋大的钻戒

这是规定

剧情就这样规定

 

婚礼的时候

一定要有主持人

主持人一定要像上帝

表情像上帝

声音像上帝

 

主持人一定要说

——你爱他吗愿意嫁给他吗

你爱她吗愿意娶她吗

无论健康疾病富有贫穷

你永远爱她吗永远爱他吗

 

男人说爱永远爱

我愿意娶她

女人说爱永远爱

我愿意嫁他

演出到此结束

 

之后的表演

可以自由发挥吗

  


█ 看洁白的云朵

 

 少年时我最爱看云

洁白的云朵

给我无尽的想象和快乐

 

青年时我还爱看云

洁白的云朵

给我难言的期待和惆怅

 

现在啊我也爱看云

洁白的云朵

给我美好的怀念和忧伤

 

今天天阴,但愿明天天晴

我想带着女儿和女儿的女儿

一起去看云,看洁白的云朵

 


█ 无门之门

 

 把土地变成天空

你便能够

在土地里

自由呼吸

 

把天空变成土地

你便能够

在天空里

播种耕耘

 

把水变成火把火变成水

你便能够

在水中燃烧

在火中游泳

 

一切都未曾改变

一切也不可改变

你也能够

进出那些门

 

开锁的钥匙

就在你手中

 

 

█ 常常有那样一个时刻

 

 常常有那样一个时刻

风的声音水的声音鸟的声音

所有的声音都隐退到了时间的背后

那样一个时刻常常降临在黄昏时分

我常常在那样一个时刻

陶醉于树木的色彩

树木的形状

和树木的纹理之中

 

那样一个时刻

我常常从树木的色彩形状和纹理之中

看到我的父亲母亲的影子

看到我的爷爷奶奶的影子

看到我的祖先的影子

看到我的影子

我的还没有出生的子孙的影子

那样一个时刻我常常泪流满面

 

黄昏渐渐溶解在夜幕之中

风的声音水的声音

鸟的声音

所有的声音浮出时间的水面

我满面的泪水

与满天的星光交相辉映

时间的水流静静地不息流淌

我看见天地万物浑为一体

  


█ 大兴镇

 

大兴镇立在山川之间

左手上山,右手下川

川下的云上山后变成了雨

山上的水下川后汇成了河

 

秋天里上山的汉人背着大米

面条和白酒

春天里下川的彝人扛着猪肉

燕麦和土豆

 

汉人上山后说彝话

彝人下川后说汉话

上山下川的彝人汉人

都在走亲戚

 

彝人送汉人下川

都送到大兴镇

汉人送彝人上山

也送到大兴镇

 

在大兴镇里吃一餐饭

喝一杯再见的酒

相约下次再见

大兴镇热闹非凡

 

大兴镇立在山川之间

左手上山,右手下川

多少年了,白云依然雪白

蓝天依然碧蓝

 

 

█ 伤悲

  

时间的翅膀掠过20世纪

人类开始大量失去高贵的品质

就连战争都没有了起码的风度

 

以凉山为例,从前的凉山

战争需要提前告知

战场需要双方约定

 

面对面较量,没有包抄

更没有伏击或者暗杀

探听对手的秘密十分可耻

 

光明磊落比胜利重要

为了捍卫荣誉

往往微笑着交出自己的生命

 

后来的凉山,尊重对手致敬对手的勇士

仅仅成为了传说

而且传说也正随风飘散

 

人类在21世纪里仰望星空

时间的翅膀掠过我的星星般闪烁的泪光

  

 

█ 萨克斯,声音的风

  

第一次听见它的声音的第一分钟

我便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萨克斯,声音的风

怎样的一种声音的风啊

 

绵长的风

婉转的风

轻柔的风浩荡的风

缭绕在松林间的风

 

弥漫着松香的味道

松香的味道里我看得见

松针根根直立

松籽颗颗饱满

 

我爱上萨克斯的那一分钟

多么希望,萨克斯也爱上我

像口弦月琴马布一样

爱上我所扎根的土地

  


█ 美好的夜色

  

几个少数民族

在成都喝酒

在成都的夜色里喝酒

 

几个少数民族

胡言乱语的时候

成都的夜色有了几分醉意

 

有了醉意的成都的夜色

和少数民族家乡的夜色

一样的温情脉脉

 

有了醉意的成都的夜色

无限美好

万分亲切

 

 

█ 难有安心的时光

  

喧嚣的街道上

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也十分容易

 

寂寥的山谷间

找一个安心的地方

却万分艰难

 

喧嚣的街道

总有安静的时候

寂寥的山谷

难有安心的时光

 


█ 你这块凉山的石头

  

用石头垒墙

石头就成为了墙

用泉水煮汤

泉水就成为了汤

 

如果你有了成都户口

或者你入了美国国籍

你这块凉山的石头

你这碗凉山的泉水

 

也成不了

成都的墙

也成不了

美国的汤

 

 

█ 荞粑粑

  

太阳一样古老

月亮一样古老

金色的太阳和月亮一样

圆圆的荞粑粑

 

彝族人家古老的食物

填饱我们的肚子

温暖我们的血液

照亮我们的心灵

 

荞粑粑,既属于物质世界

也属于精神世界

还属于彝族人家的现实世界

——连绵的群山蜿蜒的江河

 

荞粑粑生长在高山之上

生长在彝族人家

漆黑的眼睛和洁白的牙齿之上

生长在彝族人家善良的心上

 


█ 亲爱的亲,我恨你

 

因为我爱你

所以我才说

我恨你

 

因为在我的字典里

爱这个字轻浮

脆弱而且衣装华丽

 

因为我爱你

所以我才说

我恨你

 

因为在我的字典里

恨这个字深沉

勇敢而且坚强有力

 

亲爱的亲

我恨你

我——恨——你

  


█ 如果你的身上有了鬼

  

如果你的身上有了鬼

请你不要回自己的家

不要让自己的家

变成鬼一样的家

那么你就还像一个人

那么你就成不了鬼一样的人

 

如果你的身上有了鬼

请你不要去别人的家

不要让别人的家

变成鬼一样的家

那么你就还是一个人

那么你就成不了鬼一样的人

 

请你用宽容盖一间房

请你用善良建一个家

 

 

█ 山的那边还有山

 

 每个人都说

山的那边还有山

山那边的山里面

住着的不是人

都是神仙

 

每个人都说

有人去了山的那边

好多人去了山那边的山里面

去了的人都没有回来

都成了神仙

 

饿了吃饭

困了睡觉

睡醒了吃饱了继续说

山的那边还有山

山那边的山里面住着神仙 



倮伍拉且:彝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文联副主席。创作出版诗集《绕山的游云》、《大自然与我们》、《诗歌图腾》、《大凉山抒情诗选》、《倮伍拉且诗歌选》、《大凉山,我只能在你的怀抱里欢笑、哭泣和歌唱》、《大山大水及其变奏》、《凉山这个地方》等,创作出版长篇报告文学《深山信使王顺友》;有诗歌作品入选各种重要诗歌选本,如诗作《故乡的太阳和月亮》入选《诗歌百年经典》(1917——2015);获得过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第九届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四川省文学奖,四川省优秀图书奖等;创作歌曲《情深意更长》(倮伍拉且作词、陈川作曲)荣获第十届中国音乐金钟奖、“唱响四川”百姓喜爱的歌曲创作一等奖;担任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评委,长期担任四川文学奖评委、四川少数民族文学奖评委;担任编委和编辑参加选编新中国六十年少数民族优秀文学作品选,主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优秀作品选《彝族卷》。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

所属专题:

彝族诗人倮伍拉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