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牢彝族英雄李文学的传说和故事

作者:李能学 发布时间:2018-06-01 原出处:南涧网

  彝族起义领袖李文学,出生在南涧红星小里自么村。李文学的母亲姓者,彝族,小名连妹,她长年为南涧黑么苴李氏庄主打工,当使唤丫头。因长相娇好,姿色出众,与李氏庄主之子未婚先孕,在南涧红星一个名为叫魂山的山脚下劝桥小河边洗衣物时,生下了李文学。JUN彝族人网


JUN彝族人网

  相传,1826年李文学出生时,忽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普降大雨,一条青龙逆流而上,当时李文学刚好降生于洗衣木盆中,还没有与母亲的身体分离。在雨中,母亲连妹拣了个石头,放在木盆边,将脐带放在石头上,用另一块石头敲断脐带后,把儿子抱回娘家小里自么村抚养。由于李文学出生时脐带处理不当,留下肚脐大的后遗症,被红星一带的人称他为:“的勒咩”,汉语称为“大肚阙”。小里自么村民非常敬仰彝族英雄李文学,至今,村里还留存着李文学幼时居住过的房屋石埂。JUN彝族人网


JUN彝族人网

  李文学生父姓李,但当时彝汉族不能通婚,也由于生父母门第悬殊,李文学的母亲自然不能与生父结成夫妻,李文学也无法与生父相认。母亲生了李文学后,只能在娘家小李自么居住,外祖父母的家景本来不好,增加了他们母子后,生活更加艰难,外祖父只好将女儿以四十块“花钱”,卖给了小比舍自阿成为妻,李文学随母到了小比舍,改姓自。不久,继父自阿成就不幸病故,娘俩只好重返小里自么外祖父家。迫于生存,母亲连妹再次到南涧黑么苴为李氏庄主打工,娘俩成为李氏庄主的奴仆,在寄人篱下的日子里,他们母子二人相依为命、艰难度日、阅尽人间沧桑。童年和少年时期遭遇的艰辛与屈辱,使李文学养成了不畏强暴、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因为李文学流淌着黑么苴李氏家族的血脉,又长时间居住于黑么苴,后来的黑么苴李氏家谱中李文学被记载为第十代孙。JUN彝族人网


JUN彝族人网

  咸丰五年(1855年),正是红白旗起义时期,红星所在的哀牢山一带,旱灾严重,庄稼几乎颗粒无收,而庄主照样逼租,官府仍然催粮,在乡亲们被逼无奈,走投无路时,血气方刚的李文学,经常为乡亲们鸣不平,逐渐在附近山区农村居民中树立了威信。这时候,李文学遇到了太平军战士王泰阶、李学东(四川彝族),在他们的鼓动下,李文学产生反清起义的想法,开始了起义前的准备工作。JUN彝族人网


JUN彝族人网

  起义之初,李文学联络了一些乡亲,在现今南涧县红星舍左地村,建立了笫一个反清秘密营盘,这个营盘留下的石板路基至今还依稀可见。舍左地营盘建立后,李文学进一步扩大联络范围,经常与大理杜文秀联系,一道联络各路人员,随着响应人员增多,李文学先后又在南涧红星的太平山、弥渡县瓦卢村后山天生营,设了两个营盘。咸丰六年(1856年)四月六日,李文学率领5000余人,在瓦卢村后山天生营起义,被推举为“彝家兵马大元帅”。起义高潮时,李文学在哀牢山一带建立了8个都督府和多个营盘,管辖土地面积达3万多平方千米,管辖人口达50多万人。李文学的管理机构和权力体系,与大理杜文秀起义军遥相呼应,提出了耕者有其田的施政纲领,实行庄主的田地,由庄户自己耕种,不再交租,每年纳公粮二成,这些政策主张的施行,符合民意,赢得民心,使他“兵民一家、互为支援、共同抗清”目标得以顺利实现。从此,李文学成了深受哀牢山彝族人民爱戴的一代英雄。JUN彝族人网


JUN彝族人网

  同治十一年(1872年),清军重兵围攻大理,李文学为救援大理杜文秀,率3600余人前往救援,在南涧被清军围困,将领李学东战死,藏身红星舍苴地村后山阿辱啦岩洞中的李文学,被叛徒李明学出卖被俘。同治十三年三月二十八日(1874年5月13日),李文学在南涧乌龟山被清军杀害,坚持斗争20年的李文学反清起义随之失败。JUN彝族人网

编辑: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哀牢山 彝族英雄 李文学 传说故事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