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Yi social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 焦点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凉山童工”

作者:施工(SNC时事评论员 发布时间:2008-05-09 原出处:《中国社会新闻》2008年5月号

  如果康德在世,他一定会暴跳如雷。这个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小镇钟声范围的哲学家,认为自己的哲学思考具备普世价值。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中国,在一派盛世春光的2008年,一些利欲熏心的成年人,完全不顾内心的律则和头顶上的星群,把黑手伸向了四川省凉山州腹地那些质朴的孩子们。一批又一批童年工坐上了开往广州的火车。Tw2彝族人网
Tw2彝族人网
  如果不是《南方都市报》那些勤勉的记者们及时发出报道,如果不是这份报纸具备无与伦比的影响力,那些被拐到广东东莞的无
辜孩童,不定还在噩梦中起早摸黑,在饥饿中难见天日,女孩们则生活在被强奸的恐惧之中……现在看来,因了几篇揭露性报道,因了更加广泛的舆论支持,中央政府开始注意到这一发生在南方经济重镇的“现代包身工”现状,并开始着手解决。Tw2彝族人网
Tw2彝族人网
  这是好事情。从后续报道来看,孩子们陆续坐上了返回西昌的火车。Tw2彝族人网
Tw2彝族人网
  表面看来,事件已经平息,一切尘埃落定。但仔细思考,又觉事情远非如此。从报道中我们得知,为了应对政府清查,有的孩子
被工厂集体开除了却不愿意回家,有的孩子,此“新闻事件”背后隐藏着的凉山政府的不作为、凉山地区经济贫困状态和教育缺失,更加需要得到中央政府的关心。Tw2彝族人网
Tw2彝族人网
  按照大陆政府问责制,四川省凉山州政府和广东省东莞市政府逐步对此事件作出反应,也采取了必要的措施。但是,我们并未看
到相关政府诚恳的、负责任的表态,甚至认错――这使当事者和局外人都感到忐忑。这些终于回到大凉山的孩子,能否顺利进入学校接受国家义务教育?他们能否在一种温和的,而非简单粗暴的教学环境中长大成人?如何避免这些贫困山区的孩子们集体脱离学校规范……牵一发而动全身,其所关涉到的部门,也绝非仅教育局、工商局和劳动保障部门。Tw2彝族人网
Tw2彝族人网
  它还关涉各级公安部门。那些直接把黑手伸向孩子的非法中介和“包工头”们,那些各个环节上的获益者,还等着公安部门派出
足够的警力将之缉拿归案。由此关涉各级法院,他们需要以法律的准绳判定谁是罪犯,谁是清白的人……说起来,这都是一些常识。但是,谁来监督作为公共事物管理者的政府?政府是否该公开、透明地公布此类事件的一切处理结果,是否有必要向公众透露还乡后孩子们的生活状况,以使关注此事件的公众安心,是一个值得认真对待的问题。Tw2彝族人网
Tw2彝族人网
  诚如大陆时事观察员所言,“东莞童工黑市的暴露表明,在法治虚弱、监管无力的政府现状之下,企业向上升级的理论前景,正
兑现为向下沉沦的现实版本。”舆论监督是柄双刃剑,其所保护到的和伤害了的,都需由政府埋单,而其间接受害者仍旧是贫愁的百姓。Tw2彝族人网
Tw2彝族人网
  按照国际惯例,“世界无童工日”就要到了(6月12日)。而在中国广东,这个一度以“经济腾飞”样板城市备受国人追捧的城
市,在经济前沿东莞,这个珠三角经济的“发动机”,中国华为CEO任正非曾说过,“快乐地度过充满困难的一生”。但对那些被困在广东东莞的凉山童工而言,生活还未开始,就尝够了苦难的滋味……“童工黑市”成为新中国人口流动史上最惨烈的怪现象。现在,他们中的一部分获得了解救,但谁能保证类似的悲剧不再上演……Tw2彝族人网

责编: 尼扎尼薇 上传: beley工作室 标签: 侮辱 损害 凉山童工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