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彝族诗歌大展】吉狄兆林:山里(组诗)

作者:吉狄兆林 发布时间:2017-01-13 18:05:32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吉狄兆林(1967——),彝族,男;曾有诗歌、小说、散文散见于《凉山文学》、《民族文学》、《星星》、《中西诗歌》、《攀枝花文学》等刊物及《当代彝族作家作品选》等数十种选本;著有散文集《彝子书》、诗集《梦中的女儿》、《我背着我的死》。KEi彝族人网

地址:615100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城关镇公园路22号,付兆林。电话:13684371728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这一年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这一年热的时候也热但我不说热KEi彝族人网

这一年冷的时候也冷但我不喊冷KEi彝族人网

热而已,冷而已,我而已KEi彝族人网

我想说一说的还是大黑山上一年一度KEi彝族人网

死去活来的草木;我想喊一喊的KEi彝族人网

还是矮郎街边污辱和恐吓中夹着尾巴KEi彝族人网

匆匆来去的霉得起灰的流浪狗KEi彝族人网

我觉得虽然身体结构差异较大KEi彝族人网

但我们应该是同志;我想和同志们KEi彝族人网

一起分享我对人类由来已久的KEi彝族人网

恐惧和期待,蔑视和怜悯KEi彝族人网

我经常被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KEi彝族人网

这一年我吃49岁的饭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这辈子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出于对母亲的爱和怀念KEi彝族人网

以及许多不堪言及的愧疚KEi彝族人网

这辈子我还只讨好过女人KEi彝族人网

我愿意这辈子就是KEi彝族人网

这样一辈子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由于长期与汉人相处KEi彝族人网

并交下若干知心的朋友KEi彝族人网

我已确认汉语也是人话KEi彝族人网

并已习惯用它挣钱吃饭KEi彝族人网

偶尔还谈谈自由和尊严KEi彝族人网

我愿意这辈子就是KEi彝族人网

这样一辈子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因为一直生活在农村KEi彝族人网

比较清楚粮食的意义和来历KEi彝族人网

我历来主张万岁之类颂辞KEi彝族人网

给天给地乃至给狗屎KEi彝族人网

也不要给人类自己KEi彝族人网

我愿意这辈子就是KEi彝族人网

这样一辈子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我想抚摸你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我想抚摸你KEi彝族人网

我以为抚摸你就是KEi彝族人网

抚摸全世界KEi彝族人网

我以为抚摸着你就可以KEi彝族人网

进入另一种时间KEi彝族人网

我以为那种时间里KEi彝族人网

所谓成败得失和甘苦荣辱KEi彝族人网

都已无所谓KEi彝族人网

甚至生也是死KEi彝族人网

死也是生KEi彝族人网

惟有你辽阔无边的寂寞KEi彝族人网

仍将辽阔无边地笼罩我KEi彝族人网

其中多少人的悲哀KEi彝族人网

人的自豪KEi彝族人网

世界那么大KEi彝族人网

大概也许可能KEi彝族人网

也不敢妄议KEi彝族人网

我想抚摸你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检讨书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存在或不存在KEi彝族人网

请得到或请不到的神们KEi彝族人网

你们好!为了使自己看起来快乐些KEi彝族人网

矮郎街上拼杀体力的年岁里KEi彝族人网

我曾幼稚地轻浮地KEi彝族人网

牛皮哄哄地说,地球在我脚下KEi彝族人网

态度狂妄得好像正在奉天承运KEi彝族人网

干什么了不起的大事KEi彝族人网

现在回想起真是羞愧KEi彝族人网

虽然那情况看上去也美KEi彝族人网

也基本属实,但却严重忽视了KEi彝族人网

看不看都要面对的现实——KEi彝族人网

当时我住在矮郎街某号KEi彝族人网

租房协议明确约定,房主需要KEi彝族人网

随时可收回,也就是说KEi彝族人网

在亲爱的巨大的地球上,其实KEi彝族人网

我连站一只脚的地方也不有KEi彝族人网

而且,从那时到现在KEi彝族人网

情况依然未有实质性改变KEi彝族人网

为此,日渐衰老的我KEi彝族人网

诚惶诚恐地检讨并恳请KEi彝族人网

在批准我离世之前同意我KEi彝族人网

颤抖着全身的血肉筋骨KEi彝族人网

严肃认真大哭一场KEi彝族人网

以示悔恨和迷茫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一头猪的非正常死亡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一头猪,生而为猪,天赋坚强KEi彝族人网

坚强地断奶又坚强地接受绝育手术KEi彝族人网

及时去除体内最后一丝不安定因素KEi彝族人网

再坚强地告别原产地大黑山KEi彝族人网

只身来到矮郎街王某家的猪圈KEi彝族人网

任年猪,并从即日起享受相关待遇KEi彝族人网

从此它就一直住在那个阴暗然而KEi彝族人网

暖和的地方,该吃就吃,该睡就睡KEi彝族人网

不烦恼,不抱怨,不说怪话KEi彝族人网

有时起用祖传的厚实嘴唇KEi彝族人网

拱拱冷硬如铁的水泥墙自娱自乐KEi彝族人网

有时即兴脖子扭扭,屁股扭扭KEi彝族人网

给主人和串门的邻居来点才艺表演KEi彝族人网

以宽容、知足、感恩的生活态度以及KEi彝族人网

日益肥壮的身体,多次荣获KEi彝族人网

主人和邻居们的好评KEi彝族人网

仿佛成了励志典型KEi彝族人网

仿佛为自己也为主人KEi彝族人网

具体化了传说中的幸福KEi彝族人网

可是今天,圆满完成使命KEi彝族人网

光荣献身的时刻已经指日可待的今天KEi彝族人网

迎着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它却KEi彝族人网

毫无预兆也未经许可就直挺挺躺着KEi彝族人网

任随王某等人辱骂还是哀求KEi彝族人网

就是一动不动——就好像KEi彝族人网

玩够了传说中的幸福KEi彝族人网

它想换种花样玩玩死KEi彝族人网

一不小心玩过了头KEi彝族人网

再难回头也就KEi彝族人网

懒得再回头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矮郎街的黄昏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热热闹闹的白天KEi彝族人网

一般始于屠户老刘家的猪叫KEi彝族人网

然后是猪心死在猪肝上KEi彝族人网

等着被卖掉,吃掉KEi彝族人网

然后是落日的余晖从山头,从树梢KEi彝族人网

从空空荡荡的街口,轻轻散掉KEi彝族人网

暴露出我一直羞于承认的孤单和懦弱KEi彝族人网

然后我又假装自带了光明和美酒KEi彝族人网

在等人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半夜狗叫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可能是抗议KEi彝族人网

可能是谴责KEi彝族人网

可能是追问KEi彝族人网

可能是感慨KEi彝族人网

可能是恐惧KEi彝族人网

可能是愤怒KEi彝族人网

可能是绝望KEi彝族人网

可能还有种种可能KEi彝族人网

每种可能都是狗嘴说狗话KEi彝族人网

都比我有出息KEi彝族人网

我有悲哀万种KEi彝族人网

从沉默到沉默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我曾这样消磨时间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无聊至极时KEi彝族人网

我曾这样消磨时间——KEi彝族人网

想象一个猪的国,地大物博KEi彝族人网

随便吃,随便喝,随便睡或被睡KEi彝族人网

随地吐痰可,随地大小便也可KEi彝族人网

只要不说人话,猫啊狗啊KEi彝族人网

马啊牛啊羊啊鸡啊鸟啊我啊KEi彝族人网

都能找到合适的位置KEi彝族人网

活着就活着,活着就是胜利KEi彝族人网

我当然不再无聊KEi彝族人网

无聊太奢侈KEi彝族人网

作为动物我只配恐惧KEi彝族人网

恐惧比我强大的物种来吃我KEi彝族人网

恐惧突然有人叫醒我KEi彝族人网

要我继续以人的名义KEi彝族人网

把一个个花姑娘般的明天KEi彝族人网

糟蹋成日子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老家那片黑树林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老家那片黑树林KEi彝族人网

住了许多曾经的人KEi彝族人网

他们曾经勇敢地战胜野兽KEi彝族人网

又曾矜持地给家畜让路KEi彝族人网

他们曾经阳光下悄然藏起KEi彝族人网

看得见的看不见的伤KEi彝族人网

又曾月光里轻轻捧出柔软的心KEi彝族人网

他们曾经头顶自己的天脚踏自己的地KEi彝族人网

曾经屈辱曾经桀骜KEi彝族人网

最后都收拢脚步KEi彝族人网

以祖传的屈膝礼KEi彝族人网

在那里化成了灰KEi彝族人网

我觉得这很美KEi彝族人网

也很了不起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石头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这块石头,父亲也许坐过KEi彝族人网

父亲的父亲也许坐过KEi彝族人网

更远的先祖也许也都坐过KEi彝族人网

不过他们都不在了KEi彝族人网

现在是我的时代KEi彝族人网

是我血肉鲜活把它牢牢坐着KEi彝族人网

我有点激动KEi彝族人网

险些把它当成一匹马KEi彝族人网

一匹足以纵横天下的战马KEi彝族人网

幸得山风古朴的提醒KEi彝族人网

我才牢记了它就是块石头KEi彝族人网

它甚至看不出我和一头猪KEi彝族人网

有何异同,它不说话KEi彝族人网

当然也不是因为这时代KEi彝族人网

不配说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山里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山里有各种各样的小生命KEi彝族人网

我懒得知道别人叫它们什么KEi彝族人网

也自觉没资格给它们命名KEi彝族人网

看它们天才地飞天才地爬KEi彝族人网

听它们自由地歌唱或低语KEi彝族人网

连无语时也那么有尊严KEi彝族人网

我认为我应该羞愧KEi彝族人网

羞愧得不敢自称人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和一只蚂蚁相遇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我承认它是这片土地更合格的地主KEi彝族人网

也不怀疑它有决心有技术KEi彝族人网

应对好生命中这个黄昏以及KEi彝族人网

黄昏后铺天盖地那黑暗KEi彝族人网

所以我主动向它挥手致意KEi彝族人网

希望它不叫蚂蚁我不叫人KEi彝族人网

一起把那黑暗撕出血来KEi彝族人网

照亮我们的生命和灵魂KEi彝族人网

遗憾的是它过于骄傲KEi彝族人网

根本没把我放眼里KEi彝族人网

我只能收起热情KEi彝族人网

惯常地表演孤独KEi彝族人网

聊以自慰的是本次表演KEi彝族人网

似乎更过瘾KEi彝族人网

几乎是真的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唉,我们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我们生长在KEi彝族人网

虎啸过的大黑山KEi彝族人网

狼嚎过的大黑山KEi彝族人网

并且都曾因此自豪过KEi彝族人网

现在是挖掘机轰隆隆KEi彝族人网

撕开了它的裤裆KEi彝族人网

为了从老板的指缝间KEi彝族人网

捡到一点盐巴钱KEi彝族人网

我们却假装什么都没看见KEi彝族人网

什么都不想KEi彝族人网

莫名其妙丧失了赞美KEi彝族人网

和依恋的资格KEi彝族人网

也懒得承认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自白书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这一生最大的荣耀KEi彝族人网

就是被狗咬伤过KEi彝族人网

那时我九岁,丧父八年KEi彝族人网

孤儿寡母的日子KEi彝族人网

经常脸都找不到放处KEi彝族人网

更不敢对谁无礼,包括那只KEi彝族人网

邻居家的灰毛中年男狗KEi彝族人网

我曾无数次轻轻路过它的视线KEi彝族人网

看它若有所思地晒太阳KEi彝族人网

四十年后,我也人到中年KEi彝族人网

还是猜不出它为什么KEi彝族人网

那天突然对我动口KEi彝族人网

或许是一种古老的敌意KEi彝族人网

或许是一次临时决定的练习KEi彝族人网

或许仅仅因为无聊,总之KEi彝族人网

那四个小伤口却仿佛四朵小红花KEi彝族人网

至少证明了妈妈的儿子KEi彝族人网

也是有血有肉的男人KEi彝族人网

花期过后那疤痕更宛如勋章KEi彝族人网

藏在裤子里,默默支持我KEi彝族人网

从少年到白头,一路食色KEi彝族人网

不断研修吃艺和媚术,比它还狗KEi彝族人网

有时也忙里偷闲号称替天行酒KEi彝族人网

把自己灌醉,靠着墙根KEi彝族人网

臆想着教天下人晒太阳KEi彝族人网

完全不怕全世界取笑KEi彝族人网

只担心被误会,误会KEi彝族人网

妈妈没教过我礼貌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静夜思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还是这个天KEi彝族人网

一天一次黑KEi彝族人网

黑出月亮KEi彝族人网

像过妈妈KEi彝族人网

像过苦荞粑KEi彝族人网

像过亲爱的某KEi彝族人网

现在只像它自己KEi彝族人网

我就用它KEi彝族人网

不冷不热的散碎光芒KEi彝族人网

换换口味KEi彝族人网

我也谁都不像KEi彝族人网

不冷不热KEi彝族人网

只是活着KEi彝族人网

只想告诉笃姆阿普KEi彝族人网

作为人类KEi彝族人网

我已尽力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假装在等人:我的诗歌与生活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汉语中国自来热闹非常。当我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孩子,牵着母亲裙角来到距离老家吉狄火草儿不过数公里山路的矮郎街,第一次见识这种热闹时,那种莫名的惊恐,久久难忘。后来我进入村小开始接受汉语教育,同时也在家里的火塘边或婚丧嫁娶等各种场合接受以故事、歌谣、格言、谚语等形式展开的传统母语教育。再后来,我通过汉语考试得到一碗相对于种地确实轻松些的饭吃,顺便也写起诗来。羞于学养、胆识诸多方面种种不足,未敢妄想以此进入那个热闹非常的主流。支持我做人并情不自禁写点什么的,始终还是血液中奔涌不息的母语文化。这是个偏居一隅却优秀得看似强大实则虚弱自卑者们不敢正视、甚至忍不住要想方设法加以抵制和诋毁的文化。人的文化。当然,还必须承认,它也并非十全十美,附着其上的需要不断剔除和扬弃的垃圾也显而易见。我相信,当多元文化的共享与传承日渐成为人类共识,这个“人的文化”必将获得应有尊重,焕发出勃勃生机造福人类。若干年来,我一直在内心深处用母语祈祷着这一天早日到来,时不时也用汉语力求安静、真实地记录,感觉忧伤而自豪。KEi彝族人网

怀着这样的忧伤和自豪,生活在这样一个群山环抱、彝汉杂居的边远地方,我对“多余的物质”就从来不很在意,就有许许多多的空闲时间,几乎无法消磨。有时真的就只好“靠着墙根晒太阳。”晒出的心得啊,体会啊,用汉语讲,基本就是笑话,笑话而已。还是母语中的人们厉害,随便一个困苦得县城也很少得去的老头,一开口也会自然而然地发出“人类啊”之类一本正经的感慨。而看似“模范少数”的我只能一次次目送夕阳的余晖从山头,从树梢,从空空荡荡的街口轻轻散去之后“假装自带了光明和美酒,在等人。”(《矮郎街散记》)。等我的笃姆阿普复活。等我的呷嫫阿牛再世。为何是“假装”?因为要避免“迷信”的嫌疑。KEi彝族人网

就这样活着、写着,仿佛还是孩子一个,一算饭龄却已四十有九。除了“我有悲哀万种”(《半夜狗叫》)的感叹,为了显得成熟、老练些,我不得不打起精神对深信的神灵、亲爱的人们做出这样的表态——我背着我的死——并以此作为生活和写作的基本态度。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KEi彝族人网

编辑: 发布: 阿毅 标签: 中国 彝族 诗歌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