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彝族诗歌大展】阿加伍呷:冬天去镇子上约会一个女人(外8首)

作者:阿加伍呷 发布时间:2017-01-24 13:54:35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eLd彝族人网


eLd彝族人网

阿加伍呷,男,彝族,1990年11月,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喜德县冕山镇贡尔巴干人。现在四川大学读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大寒

今天,没能去贡尔巴干
也翻越不了俄尔则俄【1】
今天,我是则俄拉达身上的一块骨头,
风,可以把我拦腰折断。
冬日的阳光,头倚靠在风的肩膀上忧伤
这样的一天,我喜欢上山本身——
登高的目的不是为了望远
生活的针尖没有对上日子的麦芒
这样的一天,生和死离我很远
每一座山,每一条河都属于我的生命
我的时间属于另一个爱过我的女人
这样的一天,冬季摊开身子赤裸于大地
我的眼睛也寒冷
这样的一天,我喜欢喝酒本身
但不会去喝酒

【1】彝音,位于喜德县,一座彝人的圣山

2017 01 20 冉姐告诉我,今天是大寒,一年中最冷的一天
 

●所有善良的心,都是太阳
 
我的脚还没行动,眼睛早已抵达山顶
你爱土豆的同时也割舍不下荞麦
所以,幸福离你很远,幸福和土地很近
女人的风吹断了诗人的骨头
永远是这样沉默绝望的大山——
偶尔有风 有云,却永不驻足
所有善良的心,都是太阳
火葬地,是我和死去的父亲早已约定好的家
姑娘,从今往后,日子要从每一寸土地收回
我每一步走向你的脚印!

2017 01 14 在则俄拉达


●去参加一个老人的葬礼

那个病了,两个月的老人
昨晚,在一场雪中死了
今天,我跟着邻居们去奔丧。
杀牛的杀牛,杀猪的杀猪,而我作为,
一个来参加葬礼的人,我需要跟着,
奔丧的队伍唱哭吊歌,然后,喝啤酒,
再然后,吃坨坨牛肉和坨坨猪肉
我的任务就算完成。
高音喇叭里重复播放着达体舞曲和一些彝语流行歌曲
跳舞的跳舞,喝酒的喝酒,哭泣的哭泣,
吃肉的吃肉。而那些为葬礼鸣放的烟火,
用五彩缤纷的颜色,向群山宣告,一个人已经死亡。
如果昨晚上不是这个老人的死亡
今天,我的生活不会是这样
如果昨晚上死的是我
今天,我的葬礼上会不会也是这番景象?

2016 12 16
 

●眼睛累了,需要用心来看

我的心是一匹野马,
则俄拉达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我的疆场
而眼睛的缰绳总被俄尔则俄的每一座山峰牵住。
用尿来灌溉阳光,让太阳在我的,
园圃里,茁壮成长,在冬天。
生命是一条根,长进时间的土里,
每过一年被人拔出一截,死的时候,
根被拔完的同时也被太阳晒干。
手力范围内,我握不住一个女人的爱情
我的眼睛累了,要休息
现在,我需要用心来看

2017 01 22
 

●冬天,读海子的诗

冬天,读海子的诗集
一具伟大的尸体,在冬日的阳光里
血淋淋的复苏,开始醒来。
但是,那些麦子啊玉米啊还有村庄
和马匹与粮食
始终没能面朝大海
也不愿意春暖花开
始终美丽却总还是伤痕累累

2017 01 15 则俄拉达


●死亡,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家
 
当死亡来临
八百座山脉也阻挡不了
八千匹骏马也拉不住
八万亩土地也劝说不开
它就这样,残酷地降临在我们头上——
时间每天在砍伐我们的身体
死亡,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家

2017 01 05 在雅西高速班车上
 

●坐在拉布俄卓城【1】的腿上看邛海的风

如果,邛海的风是一架火车
我在想象和它相撞时的情形——
很温柔,虽然,我死了,但没有流血
2017年把2016年用旧后,
自己在时间的地里,开始生根发芽。
新的一年,在邛海岸边,
彝语和汉语都在走,都在看海,都在晒太阳。
我在这个世界之外。一拨一拨的人,
是一群一群的风,来过我的眼睛,又离开。
此刻,我在想,如果,我躺进一滴水里,
会不会可以更好地与邛海融为一体。

2017 01 01 邛海边

【1】彝人称西昌城为“拉布俄卓”


●冬天去镇子上约会一个女人
 
冬天的风,是月亮遗落在村子的光
太阳也舍不得将她收割进白天的箩筐里
我坐上绿色的面包车从一座村庄出发,
要到镇子上去约会一个女人。
她发微信告诉我,她现在集市上,点好了土豆丝,
油炸臭豆腐,还有伤心凉粉等着我。
待会儿,我到了,我们会喝着廉价的雪花啤酒
然后一醉方休。唱一首首赤裸裸的情歌
也不会再脸红

2017 01 04 在镇上
 

●为了遇见你,我搬进山的眼睛里

为了遇见你,我走进风的腿里
走遍十山五林。后来,我发现我徒劳了
原来,你在城市的生活中,
早已肝肠寸断。
我是云雾,只有当你走近我
你才会发现我朦胧的眼睛,眼泪早已干涸
冉姐,为了遇见你,我搬进山的眼睛里
每天盯住过往的云朵。

2016 12 12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阿毅 标签: 中国 彝族 诗歌 约会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