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诗馆】25位彝族诗人诗眼中的“天菩萨”

作者:彝诗馆 发布时间:2017-05-16 21:40:53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诗馆

1号作品 马海吃吉I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一个没有生命的词汇Wnn彝族人网

却深藏着Wnn彝族人网

千万只鹰的灵魂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2017.5.6)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2号作品 千山松送|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阿普说,彝族男子的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不能碰,因为它是Wnn彝族人网

尊严的象征Wnn彝族人网

恒古的尊贵Wnn彝族人网

是信仰与自律的结合Wnn彝族人网

是灵魂的居所Wnn彝族人网

是心灵的引路牌Wnn彝族人网

是彝族英雄的标志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2017.5.6)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3号作品 吉木五乃|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在你远行的时候Wnn彝族人网

在你遗忘火焰的颜色的时候Wnn彝族人网

在你把我从一座巍峨的山峰上卸下的时候Wnn彝族人网

我竟失声痛哭了,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我不再是灵魂的家园Wnn彝族人网

不再是深沉的河流Wnn彝族人网

不再是你所铭记并传唱的歌谣Wnn彝族人网

我的一生,只在你的一呼一吸之间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而当你终于想念Wnn彝族人网

我在那风雨中的凝望时Wnn彝族人网

你已白发苍苍,子孙满堂Wnn彝族人网

我已是过往的云烟,记忆里的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4号作品 曲木轲丹|天菩萨的革命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每次受伤都想回到圣地疗伤Wnn彝族人网

那是黑骨族灵魂的聚居地,藏龙卧虎Wnn彝族人网

那是高耸入云的利剑,窥视魑魅魍魉Wnn彝族人网

无数次午夜惊醒,辛亥革命的风雨中Wnn彝族人网

汉人革了愚昧落后的命Wnn彝族人网

当彝人们在追求平等的路上革了天菩萨的命Wnn彝族人网

灵魂的神圣不可侵犯和亵渎变成廉价的帽子Wnn彝族人网

信仰的黑骨在茫然的黑夜中成了一面不倒的旗帜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每次受伤都想回到圣地疗伤Wnn彝族人网

圣地的石头沉默,河流沉默Wnn彝族人网

沉默是最终的审批,最后的证词Wnn彝族人网

“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Wnn彝族人网

沉默是革命留下的最后种子,那颗黑色的种子在自强不息的火焰中燎原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5号作品 李木|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只属于每一个彝族男人Wnn彝族人网

特有的标志Wnn彝族人网

一千次数着你的名字Wnn彝族人网

——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在无数个日日夜夜Wnn彝族人网

刻在历史背上的名字Wnn彝族人网

我不止一次的默念过Wnn彝族人网

我终于知道一个秘密Wnn彝族人网

默念一次你的名字Wnn彝族人网

我就会深深的低下头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6号作品 吉连成拉|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那座山,是彝人灵魂的栖息地Wnn彝族人网

他不是岩石垒成的Wnn彝族人网

是龙的骨架,鹰的化身Wnn彝族人网

沿着圣徒行走了千万年Wnn彝族人网

带着紫颤木的香气、金刚石的硬度Wnn彝族人网

别问,你为什么看不见了Wnn彝族人网

因为他,已长在彝人的骨头里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7号作品 周发星|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这是一个部族永恒的具象Wnn彝族人网

在光阴的铜血中磨出它永远朝上的天眼Wnn彝族人网

群山与河水是它成长的骨头Wnn彝族人网

土豆与经文是它呼吸的血液Wnn彝族人网

梦里梦外它可能被魔鬼一次次撕裂和伤害Wnn彝族人网

只要我一个人静静地爱着Wnn彝族人网

它就不死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8号作品 吉罗马致|致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请告诉我Wnn彝族人网

你有多古老和纯朴Wnn彝族人网

我分明看见一群异类Wnn彝族人网

踩着天菩萨过河Wnn彝族人网

还用异样的目光漠视Wnn彝族人网

一座母亲的桥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别告诉我Wnn彝族人网

你有多勇敢和智慧Wnn彝族人网

我显然看见一堆族人Wnn彝族人网

吸食着毒素Wnn彝族人网

还用肮脏的手脚Wnn彝族人网

玷污了祖先的名字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9号作品 吉火尔股|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小时候Wnn彝族人网

我把天菩萨顶在头上Wnn彝族人网

所有人都看见了Wnn彝族人网

唯独自己看不到Wnn彝族人网

现在Wnn彝族人网

我把天菩萨埋在心底Wnn彝族人网

别人再也看不见了Wnn彝族人网

而我却看得很清晰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那时候Wnn彝族人网

在每一次男人的争斗中Wnn彝族人网

我都会拼命的护着它Wnn彝族人网

以防被人揪住Wnn彝族人网

而今Wnn彝族人网

我却无时无刻不受它的守护Wnn彝族人网

那些荣辱和尊严Wnn彝族人网

在祖辈父辈的预言中Wnn彝族人网

早已深深印在我的脑海Wnn彝族人网

流入我的生命里Wnn彝族人网

注定生生不息的繁衍Wnn彝族人网

终究要在这狂妄的世界里Wnn彝族人网

顶天立地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啊——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你是我不可忘却的Wnn彝族人网

那些关于祖先的足迹和血脉Wnn彝族人网

那些关于历史和未来遥远的路Wnn彝族人网

那永远高贵的灵魂呀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10号作品 皎鹰|天菩萨的指向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在这悲伤但也幸福的世间,活着Wnn彝族人网

热闹但也孤独Wnn彝族人网

那千百年来,被父辈们Wnn彝族人网

高高挺立,在Wnn彝族人网

神圣之位世袭的灵眼Wnn彝族人网

似乎,已从这充斥着杀马特的时空形遁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有人说她死了,也Wnn彝族人网

有人说她被关押着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而我,只有在梦里Wnn彝族人网

在梦里才能再次抚摸到,她Wnn彝族人网

那失去坚挺的身躯Wnn彝族人网

还有那俩个游荡着的灵魂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我一直认为那只是托梦……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直到又一天,索玛映满了小山Wnn彝族人网

各个五彩斑斓的神湖Wnn彝族人网

我终于清醒着抚摸到了她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我抽泣着,把Wnn彝族人网

思恋和牵挂合成缠绵的吻Wnn彝族人网

她会用忧伤的眼神告诉我Wnn彝族人网

其实——我一直在你骨血里……Wnn彝族人网

不信,你瞅一瞅自己的头顶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哦!您已修得无形的仙躯Wnn彝族人网

哦!你是否对每个后彝都一样Wnn彝族人网

一样在他们的额头上Wnn彝族人网

庇护着他们的那些灵魂Wnn彝族人网

哦!我也只是在这样安静无欲时,看到Wnn彝族人网

你这依旧的光芒……Wnn彝族人网

依旧直指着的方向,不管Wnn彝族人网

月亮还是太阳Wnn彝族人网

都是一片宇宙的记忆……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11号作品 吉克阿优|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那一年,他悄然下山Wnn彝族人网

他剪去了头顶的信仰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山外果真繁花似锦Wnn彝族人网

他把母语藏在梦里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他有一张无法变白的脸Wnn彝族人网

却留着一头五颜六色的短发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每当夜幕低垂Wnn彝族人网

他就想起母亲的山歌,没法入睡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总算落叶归了根Wnn彝族人网

他发现耳洞已经没了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他多想跟寨子里的老人问个好Wnn彝族人网

可也没人听懂他的话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他老泪横流,走进了他的小屋Wnn彝族人网

几天后,他被抬着走出小屋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一缕烟慢慢飘到了山顶Wnn彝族人网

寨子里的人宛如做了一个梦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有人还记得他何时离家出走Wnn彝族人网

没人记住他今日的衣锦还乡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12号作品 穆依色|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小时候母亲说不能触摸他人的“祖提”,否则会使死后不能魂归祖界。Wnn彝族人网

  ——题记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男魂的居所Wnn彝族人网

神圣不可侵犯 不可亵渎Wnn彝族人网

蓄起的不是一撮头发Wnn彝族人网

是流淌在血液里的信仰Wnn彝族人网

是根深蒂固的英雄情结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今天Wnn彝族人网

被剪断的是什么Wnn彝族人网

被丢掉的是什么Wnn彝族人网

流失在唇间的是什么Wnn彝族人网

被触摸践踏的是什么Wnn彝族人网

信仰丢失还是灵魂缺失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听听内心深处的呐喊Wnn彝族人网

它说天菩萨不在头顶Wnn彝族人网

他行走在你我的生命中Wnn彝族人网

英雄没有灭亡Wnn彝族人网

他正在诞生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醒来啊Wnn彝族人网

赶走沉睡Wnn彝族人网

捡起丢失的信仰Wnn彝族人网

修补缺损的魂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13号作品 吉时拉根|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灵长,悠远Wnn彝族人网

是彝人头顶金黄的麦浪Wnn彝族人网

在绿色的高山Wnn彝族人网

和褐色的峡谷之间Wnn彝族人网

绽放出岁月稀碎的符号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顶天 ,立地Wnn彝族人网

是彝人南征北战的旗帜Wnn彝族人网

在黑色的土地Wnn彝族人网

和红色的太阳之间Wnn彝族人网

站立成英雄豪迈的姿态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亲密,祥和Wnn彝族人网

是彝人灵魂摆渡的从容Wnn彝族人网

在美丽的爱妻Wnn彝族人网

和可爱的孩子之间Wnn彝族人网

开放出男人芬芳的柔情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14号作品 沙玛金丝|天菩萨.信仰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一座峭抜的山峰自亘古而尊Wnn彝族人网

神鹰栖落的双眼Wnn彝族人网

灵魂的藏身之地Wnn彝族人网

宽广的胸襟Wnn彝族人网

蕴蓄着深邃的哲理Wnn彝族人网

神秘里浸染着Wnn彝族人网

彝人独有的精神气韵Wnn彝族人网

不可亵渎的神圣信仰Wnn彝族人网

生生不息归于祖灵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15号作品 吉木里呷|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所有的叮嘱和命数Wnn彝族人网

都盘在了这举头三尺的地方Wnn彝族人网

它总是指向天空Wnn彝族人网

或许预示着Wnn彝族人网

某种力量的诞生或归处Wnn彝族人网

我始终坚信  它所指向的地方Wnn彝族人网

曾经塞满过掉落的翎羽Wnn彝族人网

黑暗中的光亮Wnn彝族人网

以及让喉带颤抖的巫词Wnn彝族人网

他们在雷电中穿行Wnn彝族人网

脚踏天空的额头Wnn彝族人网

倒悬在刀割火种的猎场Wnn彝族人网

翻掌向上就要抬起那片造梦的天空Wnn彝族人网

翻掌向下就要轻抚贫瘠的大地Wnn彝族人网

就是这搅动时空的头指啊Wnn彝族人网

不可触摸  让部族的生命Wnn彝族人网

都得到了应有的敬畏Wnn彝族人网

也是这接连灵魂的脐带啊Wnn彝族人网

在人神之间  在天地之间Wnn彝族人网

任信仰高过生命的头颅Wnn彝族人网

保持族火与星辰相应Wnn彝族人网

与太阳相应 Wnn彝族人网

毕者才能咬过烧红的犁铧Wnn彝族人网

我知道那才是繁衍生命的最终秘密Wnn彝族人网

然而时针毫不留情的要将它绞碎Wnn彝族人网

像一种形式的慢向我走来Wnn彝族人网

不知不觉的在我的周遭Wnn彝族人网

我的身体,我的语言里Wnn彝族人网

拔除所有立誓为毛的一切Wnn彝族人网

我注定要成为一个不长毛发的人Wnn彝族人网

成为妓女 成为偷盗者Wnn彝族人网

成为瘾君子Wnn彝族人网

肆无忌惮在无毛可拔的泥沼里Wnn彝族人网

感受不到任何的召唤Wnn彝族人网

可天空就悬在那里Wnn彝族人网

而游云仍在祖先的牧场上挤奶Wnn彝族人网

那白色的乳汁Wnn彝族人网

要以雪速抵达最后的山头Wnn彝族人网

我不知道究竟是何种形式的慢Wnn彝族人网

那轻的慢Wnn彝族人网

是渐渐朝我走来的Wnn彝族人网

还是渐渐离我远去的Wnn彝族人网

我都无法给予回应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2017.05.07)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16号作品 以火日干|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当所谓的传统Wnn彝族人网

都开始在慢慢褪色的时候Wnn彝族人网

唯有你Wnn彝族人网

不与世俗同流合污Wnn彝族人网

依旧意气风发Wnn彝族人网

镇定自若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17号作品  苏文权|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矗立在彝人最高的地方Wnn彝族人网

日晒  风吹   雨淋Wnn彝族人网

从远古站成现在,未来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滋滋普乌的路,不允许Wnn彝族人网

世间多一根随风飘荡的Wnn彝族人网

祖尔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18号作品 抵惹尔体|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我要说他到它的轻Wnn彝族人网

不足月的婴儿Wnn彝族人网

都能轻松将它顶起Wnn彝族人网

它只是一撮普通的羽毛Wnn彝族人网

如果可以Wnn彝族人网

我更想说它的重Wnn彝族人网

让人肃然起敬的重Wnn彝族人网

想用生命去维护的重Wnn彝族人网

用一生也诠释不了的重Wnn彝族人网

自从Wnn彝族人网

我用现代剃刀Wnn彝族人网

让它离开我Wnn彝族人网

我再也没有勇气Wnn彝族人网

说半句Wnn彝族人网

关于它的故事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19号作品 吉布日洛|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一只黑鹰在归乡的路上被猎枪射中腹部Wnn彝族人网

它用不屈的灵魂发出最后的求救Wnn彝族人网

林中恰有一个叫做诺苏的孩子牧羊经过Wnn彝族人网

然而孩子找不出枪声从何处响起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猎人躲在不会被发现的石头后面Wnn彝族人网

一滴黑色的鲜血随着那枪响坠落Wnn彝族人网

刚好落在孩子的头顶Wnn彝族人网

那是黑鹰留给孩子最完整的礼物Wnn彝族人网

后来的彝人称之为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尊贵且神圣的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好比彝人家中生生不息的火Wnn彝族人网

于是,每一个彝人降临人间的Wnn彝族人网

第三十天Wnn彝族人网

母亲便为他们理第一次发Wnn彝族人网

可剪法绝不能像剪羊毛一样随意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女儿身的我Wnn彝族人网

脖子上挂着一个小布袋Wnn彝族人网

严严实实的装着一绺发Wnn彝族人网

那是我的母亲,把孤傲和坚强Wnn彝族人网

注入我的灵魂Wnn彝族人网

所以,这一绺头发比Wnn彝族人网

晌午的荞饼,绿荫下的井水更加重要Wnn彝族人网

丢失了它,我的灵魂就会失去血和肉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男儿的天菩萨长在太阳能照亮的头顶Wnn彝族人网

女儿的天菩萨藏在能照亮普世的口袋Wnn彝族人网

沿着它的方向,彝人才能找到归乡的路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20号作品 黑惹子喊|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祖先的信仰Wnn彝族人网

为灵魂Wnn彝族人网

创造的居所Wnn彝族人网

——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被现代的电剪剃落Wnn彝族人网

鸟儿没有了树林Wnn彝族人网

灵魂栖息在灵魂里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可是啊Wnn彝族人网

当死亡躺在灵床时Wnn彝族人网

天菩萨在死者的额头上Wnn彝族人网

急切地呼唤失落的灵魂Wnn彝族人网

因为——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是灵魂通往祖先Wnn彝族人网

最后关口的通行证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2017.5.8)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21号作品 吉克安妮|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烈日当空,不曾见鹰击长空Wnn彝族人网

那时年幼的我骑在兄长稚嫩的肩头Wnn彝族人网

手里边紧紧地揪着他头顶那绺头发Wnn彝族人网

我在大笑兄长却只是紧皱着他眉头Wnn彝族人网

一言不发的他目光如炬注视着前方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当然和所有上学的孩子一样Wnn彝族人网

步入学堂的兄长不再只留那绺头发Wnn彝族人网

干练的短发让他看上去精气神十足Wnn彝族人网

但是他的目光却一如既往未曾变过Wnn彝族人网

他虽然不再让我骑在他的肩头玩耍Wnn彝族人网

却又常常牵着我小心翼翼过着马路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时光荏苒,我们的音容已变Wnn彝族人网

成年的兄长不苟言笑渐渐变得成熟Wnn彝族人网

可每当讲起我小时候的事时他会笑Wnn彝族人网

我从长发变成短发把短发留成长发Wnn彝族人网

渐渐不负众望地出落成了位大姑娘Wnn彝族人网

兄长却一直留着他始终如一的发型Wnn彝族人网

满眼对我的宠爱犀利的目光也还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谷雨依旧,我不曾看见彩虹Wnn彝族人网

记得众人围坐在熊熊燃烧的火塘边Wnn彝族人网

火焰印红了彼此的脸庞兄长开了口Wnn彝族人网

提起了小时候我揪他那绺头发的事Wnn彝族人网

话音未落迎来的是长辈的厉声呵斥Wnn彝族人网

兄长如故静静地拉着长辈手安抚着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萤火闪烁,我胸口一腔温热Wnn彝族人网

长辈语重心长地教导不能碰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原来那就是让族人们敬畏的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此生不会忘了兄长那晚说的那句话Wnn彝族人网

如果我当时松开握住妹妹脚踝的手Wnn彝族人网

她那么小从我肩头摔下那该多疼啊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或许兄长认为,不知者无罪Wnn彝族人网

对年幼的我的肆意妄为他选择包容Wnn彝族人网

天菩萨已经从一绺头发化成了信仰Wnn彝族人网

深深扎根在他心里不再被磨灭动摇Wnn彝族人网

把传说中神圣的天菩萨融进了骨髓Wnn彝族人网

那时妹妹比起形式上的天菩萨重要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总有一种信仰能彻底支撑自己Wnn彝族人网

而那但凡被撑起的信念便不易崩塌Wnn彝族人网

在兄长看来一定要保护好身边的人Wnn彝族人网

就是天菩萨教会他一个男人该做的Wnn彝族人网

而不是留着那绺天菩萨却无所作为Wnn彝族人网

更不是一门心思夸大其辞盲目炫耀Wnn彝族人网

美人在骨不在皮,男神在心不在言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22号作品  静穆|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电推剪是老虎嘴中无情的锯齿Wnn彝族人网

吞噬着一个民族铜血骨质Wnn彝族人网

那时理发还是个模糊的概念Wnn彝族人网

彝人的母亲都会算准日子Wnn彝族人网

在铺满朝阳的板房间Wnn彝族人网

进行孩子的第二次洗礼Wnn彝族人网

产下不死的信念Wnn彝族人网

种下人间第一粒火种----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从此彝人头顶雪莲Wnn彝族人网

进行着一场生与死的朝圣Wnn彝族人网

彝人相信黑夜在枝桠间Wnn彝族人网

闪闪发亮鬼符的磷火Wnn彝族人网

也不相信口腹蜜剑的乌鸦Wnn彝族人网

笑涡中的啼唱。Wnn彝族人网

抛锚了,渡口旁一群虚无的瞳孔Wnn彝族人网

并非所有语言都能在黎明前Wnn彝族人网

到达祖先的圣地Wnn彝族人网

可能是智者,不排除小丑Wnn彝族人网

一颗被波浪击穿的心Wnn彝族人网

只能用你----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一个男人最高的荣誉Wnn彝族人网

泅渡过一次次冰冷的诋毁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23号作品 阿罗银长|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八十年代,在成都城里Wnn彝族人网

人们用异样的眼光望着我Wnn彝族人网

窃窃私语Wnn彝族人网

看,三毛Wnn彝族人网

现在,走在凉山的街头Wnn彝族人网

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渐渐成了彝人酒后Wnn彝族人网

回望过去的言语Wnn彝族人网

我们都还骄傲地活着Wnn彝族人网

可我们的信仰Wnn彝族人网

我们的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却早已被时代的毒药Wnn彝族人网

悄悄地毒死Wnn彝族人网

我只记得它是离我Wnn彝族人网

童年最近的记忆Wnn彝族人网

我在梦里叩问我的族人Wnn彝族人网

如果我们顶着Wnn彝族人网

没有天菩萨的头颅死去Wnn彝族人网

我们会不会Wnn彝族人网

找不到魂归祖里的路径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2017.5.10,于峨眉)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24号作品 吉克子古|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一个神圣的名字Wnn彝族人网

被我遗忘在了山间的泉边Wnn彝族人网

没有了阿普的剃刀Wnn彝族人网

没有了菩萨的信仰Wnn彝族人网

我们剃去了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我们染黄了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我们赶走了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我们无处安放的灵魂Wnn彝族人网

行尸走肉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家家户户天天招魂Wnn彝族人网

夜夜招魂Wnn彝族人网

招魂招的倾家荡产Wnn彝族人网

招魂招的家破人亡Wnn彝族人网

招魂招的Wnn彝族人网

毕摩吐血Wnn彝族人网

苏尼断气Wnn彝族人网

毕摩跪地求饶Wnn彝族人网

苏尼遗言挽留Wnn彝族人网

最后灵魂说:我回来了也无处安家啊?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25号作品 宾杰|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Wnn彝族人网

妈妈,还记得那个星月、夜色沉沉的晚上么?Wnn彝族人网

大雪使这个失落的地方更加失落Wnn彝族人网

并且把黑色的大地一一覆盖Wnn彝族人网

我看见,赤裸的孩子,干裂着嘴唇Wnn彝族人网

纯净的眼睛里有火光不断地跳动Wnn彝族人网

隐隐的声音来自孩子头上小小的天菩萨Wnn彝族人网

它的呼声是孩子柔弱的目光Wnn彝族人网

透过天菩萨,可以触摸到生命本真与深邃Wnn彝族人网

仿佛要以祖先之名,救赎失落的灵魂Wnn彝族人网

妈妈,我还看见Wnn彝族人网

睡在你怀里的孩子,摇啊、摇啊……Wnn彝族人网

幼小的生命将与你一起抵抗暴风雪Wnn彝族人网

在那小小的天菩萨里,住着一只激昂放荡的灵魂Wnn彝族人网

在深冬的某一夜,在大山与彝人之间Wnn彝族人网

我看见祖先在召唤,鬼神在呼啸Wnn彝族人网

妈妈在祈祷Wnn彝族人网

彝人的孩子在混沌的大地上快快醒来Wnn彝族人网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阿毅 标签: 彝族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