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90后诗歌大展】阿卓日古|回忆是一种失落(组诗)

作者:阿卓日古 发布时间:2018-04-22 16:53:02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回忆是一种失落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在乱石堆里摸索一生的人Lam彝族人网

最后火葬Lam彝族人网

最后被石头摸索碎骨骼Lam彝族人网

最后他们混为一场Lam彝族人网

多年的邻居Lam彝族人网

石垭口的风,古老的吹来Lam彝族人网

古老的归宿,被这些族人住成Lam彝族人网

村庄和故乡Lam彝族人网

十年时间,大多数能想起的人Lam彝族人网

都已这样的方式Lam彝族人网

被想想而忘记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深夜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喝醉酒的阿斯,任山风蛊惑,在垭口Lam彝族人网

独自面壁,虔诚了一夜。Lam彝族人网

那天听说他Lam彝族人网

坐在碎石堆里Lam彝族人网

苦敲,藏匿灵魂已久的碎石Lam彝族人网

刺痛着,那早已缝合不上的皱纹Lam彝族人网

一个人终于要变成,老人,烧火棍。Lam彝族人网

不断被打断的一生,停在火葬场上Lam彝族人网

再无打搅Lam彝族人网

谁做的碎语,甜得和母亲抚平的伤口Lam彝族人网

类似。Lam彝族人网

谁做的爱人,被哭得滴答响Lam彝族人网

冰冷的一夜,浓茶一样苦修一个人的失眠Lam彝族人网

冰冷的一夜,阿斯手脚冰冷Lam彝族人网

像圆萝卜,在深冬脆化,晦涩。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荒凉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石头再也忍受不住Lam彝族人网

这一季一季的荒凉Lam彝族人网

终于Lam彝族人网

蠕动嘴唇Lam彝族人网

声音漫过山岗Lam彝族人网

最疼的爱,被吹响Lam彝族人网

石丫口荒凉的山脚只剩Lam彝族人网

这石头的相互磨打,这废旧碎布的相互沧桑Lam彝族人网

站在垭口等人归来的土路Lam彝族人网

野草及腰了Lam彝族人网

废旧,不再有炊烟Lam彝族人网

躲在小山村Lam彝族人网

废旧,不再有穷人的夜Lam彝族人网

塞上几张褶皱的纸币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站在风口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巴掌大的石丫口空空荡荡Lam彝族人网

只有远处,只有更远的风吹打着Lam彝族人网

只有被风吹起的麦浪Lam彝族人网

滚滚而来Lam彝族人网

只有母亲在土坯房旁弯下腰Lam彝族人网

掏出一个个土豆,擦掉松土Lam彝族人网

擦净这些椭圆形的脸谱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压住山风的青石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老屋上Lam彝族人网

那些Lam彝族人网

坐着的、躺着的、舒服的Lam彝族人网

懒散的、神戒的、鬼斧的Lam彝族人网

石头Lam彝族人网

多少年了Lam彝族人网

在我们日子的头顶Lam彝族人网

盘旋,被风吹响,又沉默。Lam彝族人网

像一座古典的城堡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半辈子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他花了十年时间Lam彝族人网

从一个烟鬼变成一个酒鬼Lam彝族人网

肺腑之间Lam彝族人网

已是锈迹斑斑Lam彝族人网

他用了十年Lam彝族人网

从一个酒鬼变成一个柔弱的病号Lam彝族人网

身体里早已藏下一把锋利的刀Lam彝族人网

砍下他多年变质的苦笑Lam彝族人网

他用了这徒劳的前半辈子Lam彝族人网

截下了他所说的苦命Lam彝族人网

他在病号服里Lam彝族人网

悄悄被针打疼Lam彝族人网

叫屈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落叶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落叶松动Lam彝族人网

人的脚步已不结实Lam彝族人网

余晖最后一点Lam彝族人网

躲在老人阿斯的耳朵里Lam彝族人网

悄悄发作,变成远方的来信Lam彝族人网

走吧落叶撒满Lam彝族人网

走吧,最后可以搁置的坝子Lam彝族人网

被腾空。Lam彝族人网

周一的路口,多看了几眼Lam彝族人网

哆嗦的一生Lam彝族人网

多活了几年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落幕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沿着起风的地方Lam彝族人网

收割,他的心起悲凉Lam彝族人网

让嘴角磕绊Lam彝族人网

最后的诗意和苦荞。Lam彝族人网

女人,虔诚的多看了几眼Lam彝族人网

那早已,经过的送嫁路Lam彝族人网

那只剩牧场和落日的地方Lam彝族人网

沿着落下的余晖Lam彝族人网

追赶多久,多远Lam彝族人网

才不被这暖和的阳光撇下Lam彝族人网

被不停的碎石拌倒Lam彝族人网

起身Lam彝族人网

还有多少灵魂,经过我们的摔打Lam彝族人网

而安稳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炊烟和阿斯老人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牧场里Lam彝族人网

深秋被风吹起最后的几次Lam彝族人网

木板的陈旧,被泄露在楼阁Lam彝族人网

在石丫口无人问津的窗口。Lam彝族人网

野牦牛追逐的绿草Lam彝族人网

早已翻过山头,褐色土地上Lam彝族人网

最后的公里是阿斯老人Lam彝族人网

端坐的火葬场Lam彝族人网

任风吹起,碎骨骼和凉下来的一生。Lam彝族人网

暮时,远处的炊烟卸下了Lam彝族人网

远处的孤独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亲人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石垭口的男人Lam彝族人网

在断电的老屋Lam彝族人网

点选最后一季的麦粒Lam彝族人网

日久天长惯了Lam彝族人网

粗心的Lam彝族人网

丢下深秋的麦垛Lam彝族人网

真于心不忍Lam彝族人网

高寒之地Lam彝族人网

贫困之所Lam彝族人网

让这安睡多年的祖辈火葬场Lam彝族人网

继续为亲人Lam彝族人网

挑灯,添油Lam彝族人网

偶尔让亲人梦到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老头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他的山Lam彝族人网

放低了他的绵羊和牧场Lam彝族人网

他的石头Lam彝族人网

空摆在山岗上Lam彝族人网

硬撑着早已老去的白头Lam彝族人网

那个牧羊老头Lam彝族人网

声音的有限,低落Lam彝族人网

就像他剩下的日子Lam彝族人网

用一点微不足道的力量Lam彝族人网

就让一群乖巧的绵羊Lam彝族人网

齐整放下尘世Lam彝族人网

放下牧场Lam彝族人网

不要命地跑回白瓦房前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失落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十多天了Lam彝族人网

他在树叉下Lam彝族人网

等待早已钝化的舌头Lam彝族人网

被人解放,磨练了一个深秋的树叉Lam彝族人网

沿着起风的山岗Lam彝族人网

摇晃,摇晃Lam彝族人网

他走向碎石堆和早已挑剔的Lam彝族人网

沉默Lam彝族人网

向一个即将到来无人区Lam彝族人网

走远Lam彝族人网

留给背影一行失落的脚印Lam彝族人网

时间正好,收好旧门牌Lam彝族人网

时间正好,指针相合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生活的标记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记住小于一把斧头的力Lam彝族人网

途中一定有一条路Lam彝族人网

卡着左右难已穿插的矮松林Lam彝族人网

生活的前移Lam彝族人网

已像一场劳作Lam彝族人网

苦不堪言Lam彝族人网

往左侧卧时的失眠Lam彝族人网

往右翻转时的失重Lam彝族人网

纠正了我早已经习惯的疼Lam彝族人网

攒下一把年轻的胡子Lam彝族人网

用它扎进Lam彝族人网

生活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悠长的土路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穿过悠长的土路Lam彝族人网

灵魂在不舒服的位置卡着Lam彝族人网

那些任人摆布的手指Lam彝族人网

套在我这僵硬的身体上Lam彝族人网

我感觉到了费力Lam彝族人网

它们在我四周向那片麦地挥手Lam彝族人网

生活一点点回收Lam彝族人网

一点点安放Lam彝族人网

当抵达我这里时Lam彝族人网

只留下了衣服和帽子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活着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活着的都在缩着水Lam彝族人网

母亲如此Lam彝族人网

儿子如此Lam彝族人网

站在山岗看到母亲种下的苦荞Lam彝族人网

想到了另一种活法Lam彝族人网

在生活的高处Lam彝族人网

看着他们的看着自己的劳动Lam彝族人网

压缩成一两块自留地Lam彝族人网

一两口枯井Lam彝族人网

那普通如此可靠Lam彝族人网

像母亲胸口捂热的洋芋Lam彝族人网

撬开那不慎跌落山角的雪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萨雅寺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萨雅寺上,没有许愿的人Lam彝族人网

只有蒙上灰尘的路程Lam彝族人网

萨雅寺上,没有顶礼膜拜的信徒Lam彝族人网

只有沉默的添油者Lam彝族人网

披着厚重的僧袍Lam彝族人网

只有大地上灰头土脸的Lam彝族人网

热火朝天的人民Lam彝族人网

在清晨挑水生火Lam彝族人网

萨雅寺上,这个冬天会下雪Lam彝族人网

在山口,也会落满Lam彝族人网

在远处的石丫口,火葬场边的小村庄Lam彝族人网

也会有亲人,铲雪Lam彝族人网

为水窖添满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注:原发于《诗刊》)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作者简介:阿卓日古,本名罗云,彝族,1993年生于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现就职于大理永平县龙街镇政府。诗歌散见于《诗刊》《民族文学》《星星》等。参加2016年第九届中国•星星大学生诗歌夏令营,诗歌获得云南省第三届野草文学诗歌优秀奖,获得2016年滇西文学奖。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Lam彝族人网

编辑: 阿布亚 发布: 阿布亚 标签: 彝族90后诗歌大展 阿卓日古 回忆是一种失落 组诗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