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苏越尔——眺望着自己心境中如歌似画的“阳光山脉”

作者:阿毅 发布时间:2015-01-23 00:00:00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阿苏越尔,1966年8月出生于大凉山一个彝语叫鹿鹿觉巴的村庄,1989年毕业于西南民族学院民族语言文学系,文学学士。1986年创办了在当时的大学生诗社中间影响较广的〈山鹰魂〉诗刊。1986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曾在《诗刊》、《诗歌报》、《民族文学》、《成都晚报》等报刊发表作品。1988年自费油印个人诗集《梦幻星辰》,1994年7月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第二部诗集《留在雪地上的歌谣》﹙又名<我已不再是雨季>﹚,2005年12月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第三部诗集《阿苏越尔诗选》。
 
  《阿苏越尔诗选》获得第五届四川文学奖提名并获得第三届四川省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有诗作入选《当代彝族作家作品选》、《民族魂.时代风》、《地域诗歌》等选集。“听一位老人谈雪”等诗作被译介到美国。鲁迅文学院第十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任越西县文化影视新闻出版体育旅游局局长。
vza彝族人网
vza彝族人网
vza彝族人网
vza彝族人网
【阿苏越诗评】
vza彝族人网
  越尔的诗自然,流畅,如反复阅读,其间的音乐性能让人着迷;越尔的诗朴素,深情,弥漫着一种祖先的精神,其文化色彩和价值判断,都是独特而鲜明的。
 
  ——中国著名彝族诗人、青海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 吉狄马加
 
  
 
  雪是中国文学的传统主题之一,从古到今的咏雪之作数不胜数。但是在汉族文学传统中,不论作家们将雪写得如何生动、形象,但雪一直都没有脱离被咏之物的范畴……但在阿苏越尔那里,“雪”已经完全具有了生命的主体性,他不仅与诗人,也更与彝族的存在、灵魂成为了一体。她的迷惘、她的痛苦、她的流浪、她的温暖……都是一个眷恋着本民族的诗人的自述,是彝民族的自述。雪也常常以我、我们的名义出现于诗中,而且经常是雪与你、我与雪的对话。
 
  ——广东诗评家、广州暨南大学教授   姚新勇
  
 
  诗人给我们的“阳光山脉”中的感受,我相信他的每一章节都在饱和的情绪下写就的,这种浪漫而又缠绵难断的抒情长诗已经不多见了。丰富的生活经历和人生阅历,以及大凉山人独特的安贫乐道的诗意环境练就了阿苏越尔的抒情长度和宽度,他的一次深呼吸所吐出来的气流,可以唤醒我们疲惫久乏的眼睛……《阳光山脉》穿插的故事或场景无一不是人类美好的记忆,诗人说了,一个民族悠久的忧伤和一个人片刻的欢乐是不相冲突的,忧伤中寻找诗意的向往,这正是诗人的使命。
 
  ——上海著名青年诗人、诗评家 海上
  
 
  再有阿苏越尔至今还在续作的长诗《阳光山脉》…信手拈来的自然意象,含蕴彝人共同的族源情思、文化内涵和象征寓意,好似大自然与诗人达成了某种奇幻的默契,那万年的冰川在山麓间滴汇成洁净的溪水,弹奏起祖先的歌谣;阳光守护的丛林湖泊,潜藏着毕摩、苏尼的冥冥经语;越西的山寨古道,凝聚了童年湿漉漉的回忆……诗人撩开雨雾、倾听鸣响,眺望着自己心境中如歌似画的“阳光山脉”。
 
  ——南开大学教授、文学博士 邵波 罗振亚
  
 
  彝族诗人阿苏越尔是一个有韧性的诗人。他的执着表现在:当多数彝族诗人都纷纷放眼山外世界的时候,他依然沉浸和忠实于脚下的这片黑土,坚守心灵的家园。“我一直想以4791米的高度/在大凉山北部的音律里健步行走”(阿苏越尔《月琴》)在诗人的叙述中,家乡的山水人畜都是那样亲切、美丽,充满了人性的温暖:“我可以这样告诉你/多年来我们都习惯于聚集在自己的故乡/谈情说爱,一身轻松/好比病魔总习惯于聚集在身体的某个部位/时而喧闹,时而平静(《在秋天》)”。诗人的爱是一种深入到心灵的爱,是一种“天人合一”时的自然流露。
 
  ——中国著名诗人、诗评家 西域   
  
 
  阿苏越尔的诗歌情感内敛,丰富深沉。在语言观念上有独特的见地和突破性的操作……谙熟彝民族文学,见识过外民族从古典到现代形形色色诗歌流派的阿苏越尔,在广泛学习大师们的作品后,很快就不在他们的后面亦步亦趋了。他所使用的是与汉族诗人使用的不同的语言。也许可以说,他使用的是一种新汉语,因为他一开始就是追求汉语最初的、细部的因而也是全新的表现和愉悦,于细微处见真情。越尔的诗歌具有很强的音乐性,但已不是口语,甚至不是散文化的语言,是严格的书面语和有素的诗歌语言。
 
  ——《重庆商报》副总编辑 禄兴明
  
 
  如果说有一个彝族人能把彝族的思维用汉语里最恰当的词汇表现了出来,那阿苏越尔老师算是这里面相当出色的诗人了。吉狄马加把彝族人的梦想点燃了,阿库乌雾老师把神灵唤醒了,巴莫家的大女儿把毕莫当作了我们永恒的图腾,那阿苏越尔的诗歌就是指引着彝族人回家的道路,一种心灵的回归。认真学习了几遍,感伤匀饶在心头……
 
  ——四川省越西县彝族作家 阿吉
 
  
  《阳光山脉》相当漂亮的长歌,学习了无数次,迂回了无数次,韵味无穷,底蕴厚重,向阳的山坡上,我预见了一场瑞雪将飘向了又一座彝人制造的诗歌神话,为中国长诗殿堂闪显不灭的光焰,远在北京为师哥击掌而歌,摔发而舞!
 
  ——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彝族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 普驰达岭
  
 
  可以说,越尔将彝族文化原符切入汉语空间,在上世纪80年代和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中,保持了一种自觉的先锋抒写尝试。在中国的其它边缘民族中,这种先锋行为还没有出现。
 
  ——四川省普格县诗人 发星
vza彝族人网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阿毅 标签: 阿苏 越尔 眺望 着自 心境 如歌 画的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