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原住民诗歌作品展

作者:彝诗馆 发布时间:2015-02-03 00:00:00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台湾原住民现代诗群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泰雅族)瓦利斯·诺干作品3首YAM彝族人网
散步八雅鞍部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我回到部落,暂离城市YAM彝族人网
趁早晨信步走向山脉YAM彝族人网
在童年的八雅鞍部YAM彝族人网
熟悉的小径次第展开YAM彝族人网
金阳还没有将露珠摇落YAM彝族人网
暗绿的山峦似乎藏着图腾YAM彝族人网
进入城市后,我已少思考YAM彝族人网
今早,只让双足逐渐濡湿YAM彝族人网
让意念乘翅膀遨游山色YAM彝族人网
无法确知是什么鼓动喜悦的门扉YAM彝族人网
我只是顺着荒烟小径前行YAM彝族人网
直到山的心脏地带,莫非YAM彝族人网
有神秘的音节在催动?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是你吗?山神YAM彝族人网
在雀鸟的拍翅中鸣唱YAM彝族人网
在走兽的奔动中运转YAM彝族人网
甚至在枝叶的翠绿中微笑YAM彝族人网
我能够感应你的呼吸YAM彝族人网
如同我平缓无奇的脉动。YAM彝族人网
早临的村人已在山寮升火YAM彝族人网
像所有的先民恳荒地栽新果YAM彝族人网
我有些疲累,心中却饥渴YAM彝族人网
如焦躁的婴儿寻索母乳YAM彝族人网
就在你的胸膛停下脚步YAM彝族人网
把四肢伸展成为一条河流YAM彝族人网
把耳朵交给牧羊的风YAM彝族人网
把眼睛交给流动的云YAM彝族人网
此刻我无所需求YAM彝族人网
只想贴卧、休憩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没有朝圣者追寻典范的心情YAM彝族人网
而我原来的不安与恐惧YAM彝族人网
因你无私终告抚平YAM彝族人网
明日我将带领我的妻子YAM彝族人网
一起跨过小径的荒灭YAM彝族人网
我要他们脱鞋赤足YAM彝族人网
用脚掌触摸你的神貌YAM彝族人网
像怀忧归来的鲑鱼YAM彝族人网
溯游到你的心脏YAM彝族人网
最新最初的源头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关于泰雅(AtayalYAM彝族人网
一、            出生祷词YAM彝族人网
婴儿就要出生YAM彝族人网
从妈妈的肚子里YAM彝族人网
像河水顺畅地滑出来。YAM彝族人网
很快地,你就要出来,YAM彝族人网
用你萤火虫般的亮光,YAM彝族人网
照耀丛林的缺口,YAM彝族人网
像风,像鸟翼,像飘云,YAM彝族人网
没有缠藤能够阻碍你。YAM彝族人网
快出来,孩子YAM彝族人网
偷懒的双腿,YAM彝族人网
茅草缠绕并且发胖,YAM彝族人网
贪恋睡眠的身躯,YAM彝族人网
精灵使你发肿。YAM彝族人网
出来让我们见面,YAM彝族人网
祖父备好小番刀,YAM彝族人网
等待你猎回第一只野兽,YAM彝族人网
祖母备好织布机,YAM彝族人网
等你编织第一件华服。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出来了,婴儿出来了,YAM彝族人网
一对鹰隼的眼睛闪闪发光,YAM彝族人网
四肢如强健的云豹,YAM彝族人网
熊的心脏,瀑布的哭声YAM彝族人网
嫩草的发,高山的躯体YAM彝族人网
完美的婴儿,YAM彝族人网
自母亲的灵魂底层,YAM彝族人网
成为一个人(Atayal)。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二、            给你一个名字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孩子,给你一个名字。YAM彝族人网
你的脐带,安置在YAM彝族人网
圣篓内,机筒内,①YAM彝族人网
你是母亲分出的一块肉。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孩子,给你一个名字。YAM彝族人网
让你知道雄伟的父亲,②YAM彝族人网
一如我的名字有你骄傲的祖父,YAM彝族人网
你孩子的名字也将连接你。YAM彝族人网
孩子,给你一个名字。YAM彝族人网
要永远记得祖先的勇猛,YAM彝族人网
像每一个猎首归来的勇士,YAM彝族人网
你的名字将有一横黥面③的印记。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孩子,给你一个名字。YAM彝族人网
要永远谦卑地向祖先祈祷,YAM彝族人网
像一座永不倾倒的大霸尖山,④YAM彝族人网
你的名字将见证泰雅的荣光。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①泰雅族婴儿脐带脱落后,男婴由父亲收藏于圣篓内,脐带长大后成为勇士,圣篓内放置有火器以及出草时猎的敌人头颅之头发;女婴的则由母亲收藏于织布机的机筒内,期待长大成人后精于织布。YAM彝族人网
②泰雅族命名方式为“父子联名制”,例:“瓦利斯·诺干”,“瓦利斯”为本诗作者的名字,“诺干”为其父亲的名字。YAM彝族人网
③泰雅人有在脸上刺青的习俗,男女皆以纹面为美,画上鲸鱼的大略图形。男人每在部落立一次功,就会被部落首领多在脸上刺一道纹,代表荣耀。YAM彝族人网
④泰雅族泽敖亚族相传以大霸尖山为祖先发源地。本诗作者为泽敖亚族之北势群。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弯刀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在暗寂的刀鞘里试图伸手,YAM彝族人网
月光下隐隐可见的,莫非是YAM彝族人网
一卷岁月的痕影,YAM彝族人网
犹放映着历史的纪录片。YAM彝族人网
我摸索着,在影子背面,YAM彝族人网
谁也不留下什么,至于同伴YAM彝族人网
不知遗落在哪一堆荒野草茨;YAM彝族人网
是什么激使我伸出锈迹的手,YAM彝族人网
未竟的梦,或只是……YAM彝族人网
壁上垂挂经年,我已疲倦;YAM彝族人网
当我试图在刚毅的时空里YAM彝族人网
回转,风般横扫气流,YAM彝族人网
谁知昔日锐利的锋眼已钝,YAM彝族人网
时间的山峦阻我视线;YAM彝族人网
我的肉身,不愿成为壁饰,YAM彝族人网
多想重温雾社那场战役……YAM彝族人网
(选自《我们的族人》)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瓦利斯·诺干,曾用瓦利斯·尤干为族名,后返回部落从事田野调查时发现名字拼音上的错误,因而正名为光明现用名。汉名吴俊杰,曾以柳翱为笔名,一九六一年生。省立台中师院毕业,目前任教于台中自由国小。著有各类文集《永远的部落》《番刀出鞘》《荒野的呼唤》《泰雅·孩子·台湾心》《想念族人》《山是一所学校》《戴墨镜的飞鼠》《番人之眼》《伊能再踏查》。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排湾族)莫那能作品2首YAM彝族人网
恢复我们的姓名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从“生番”到“山地同胞”YAM彝族人网
我们的姓名YAM彝族人网
渐渐地被遗忘在台湾史的角落YAM彝族人网
从山地到平地YAM彝族人网
我们的命运,唉,我们的命运YAM彝族人网
只有在人类学的调查报告里YAM彝族人网
受到郑重的对待与关怀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强权的洪流啊YAM彝族人网
已冲淡了祖先的荣耀YAM彝族人网
自卑的阴影YAM彝族人网
在社会的边缘侵占了族人的心灵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我们的姓名YAM彝族人网
在身份证的表格里沉没了YAM彝族人网
无私的人生观YAM彝族人网
在工地的鹰架上摆荡YAM彝族人网
在拆船厂、矿坑、渔船徘徊YAM彝族人网
庄严的神话YAM彝族人网
成了电视剧庸俗的情节YAM彝族人网
传统的道德YAM彝族人网
也在烟花巷内被蹂躏YAM彝族人网
英勇的气概和淳朴的柔情YAM彝族人网
随着教堂的钟声沉静了下来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我们还剩下什么?YAM彝族人网
在平地颠沛流离的足迹吗?YAM彝族人网
我们还剩下什么?YAM彝族人网
在悬崖犹豫不定的壮志吗?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如果有一天YAM彝族人网
我们拒绝在历史里流浪YAM彝族人网
请先记下我们的神话与传统YAM彝族人网
如果有一天YAM彝族人网
我们要停止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YAM彝族人网
请先恢复我们的姓名与尊严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我们不再看见黑暗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从平原到高山YAM彝族人网
从高山到平原YAM彝族人网
在流离的路上YAM彝族人网
深刻着无数的苦难YAM彝族人网
这苦难,正是生命天注的忧患YAM彝族人网
它在族人期盼的眼中慢慢滋长YAM彝族人网
它在无常的人世间炼砺尊严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岁月漫漫,路途漫漫YAM彝族人网
认命地承受原住民历史的遗憾YAM彝族人网
为子孙奋斗出四季的欢颜YAM彝族人网
即使在暴风雨的夜晚YAM彝族人网
也无从怨叹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曾用深痛的呼喊YAM彝族人网
想要发掘底层的希望YAM彝族人网
曾用瞎子的手掌YAM彝族人网
想要抚平族人的悲伤YAM彝族人网
啊!姑娘啊姑娘YAM彝族人网
虽然处在黑暗和苦难YAM彝族人网
还请挪进你的脸庞YAM彝族人网
让我的呼喊化作一句句轻声的吟唱YAM彝族人网
唱开你心灵的窗YAM彝族人网
阖上你的双眼YAM彝族人网
因为,我们不再看见黑暗YAM彝族人网
连着心,携手走向人群YAM彝族人网
把爱情播撒在悲欢交缠的人间YAM彝族人网
(选自《美丽的稻穗》。)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莫那能:东安朔部落人,汉名曾舜旺,一九五六年生。国中毕业,十六岁离开部落。一次车祸双眼失明。台湾原住民争取民主、平等和自由生存环境运动的积极参与与倡导者。他批判资本主义货币拜金浪潮的堕落;抗拒汉族中心主义所编撰的台湾史观;疼惜成为妓女的姊妹和辗转于都市鹰架上的弟兄的遭遇;他鼓励自己的族人勇敢地站起来,捍卫自己的尊严与主体性……他的诗歌结集成汉语诗作《美丽的稻穗》。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卑南族)阿勒·路索拉门作品1首YAM彝族人网
最最遥远的路程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YAM彝族人网
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YAM彝族人网
这是最最复杂的训练YAM彝族人网
引向曲调绝对的单纯YAM彝族人网
你我须扣遍  每扇远方的门YAM彝族人网
才能找到自己的门  自己的人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YAM彝族人网
来到以前出发的地方YAM彝族人网
这是最后一个上坡YAM彝族人网
引向田园绝对的美丽YAM彝族人网
你我须穿透每场虚幻的梦YAM彝族人网
最后走过自己的田、自己的门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阿勒·路索拉门,汉名胡德夫。母亲是排湾族,父亲卑南族。生于台湾台东卡阿路湾部落,一九五零年生。年轻时代,他就参与校园民歌的创作,很早就以演唱卑南族前辈音乐家陆森宝所作的一曲《美丽的稻穗》而驰名。知道如今,这首歌仍然感动着每一个原住民青年的心灵,标志并凝结台湾原住民运动最纯真的感情。音乐是他民族实践的工具,他依随原住民传统的口传及乐舞传统,用音乐记录原住民的历史遭遇、文化变迁与心灵感动。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排湾族)雅夫辣思·纪云作品4首YAM彝族人网
监考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沉沉我欲眠YAM彝族人网
笔和纸沙沙YAM彝族人网
或刀与盾铿锵YAM彝族人网
一次突袭,一阵砍杀YAM彝族人网
杀声渐歇YAM彝族人网
六十颗头颅全落在桌面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当当当当当当YAM彝族人网
钟声猛然敲醒我YAM彝族人网
出草归来犹未庆功的梦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出草,在台湾原住民族中很多都有出草的习俗,部落与部落之间发生战争,通常将敌人的头割下带回部落,猎到头越多的人被尊为勇士。这样的习俗叫“出草”。现在这样的习俗已经被时代淘汰,原住民也因曾经有过这样的习俗而被世人误解。)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只想吟唱YAM彝族人网
对着琴键YAM彝族人网
自内心涌出旋律YAM彝族人网
袅袅如山村炊烟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不必忘我YAM彝族人网
不再怒发YAM彝族人网
只想对着琴键YAM彝族人网
自在地YAM彝族人网
出入书与夜YAM彝族人网
高贵与低俗YAM彝族人网
也不必放弃YAM彝族人网
更无须征服YAM彝族人网
只想静静地发酵YAM彝族人网
在瓮里甜甜地睡觉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退出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花不再属于花瓶YAM彝族人网
鱼不再属于鱼缸YAM彝族人网
鸟不再属于鸟笼YAM彝族人网
兽不再属于栅栏YAM彝族人网
神不再属于祭坛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剥落的日子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没有人承认房子已经腐坏YAM彝族人网
也看不到那一点一屑,顽癣一般的YAM彝族人网
剥落。我们仍然快乐地干杯大声地唱歌YAM彝族人网
没有山猪没有水鹿,总还有飞鼠、蜗牛或者野菜YAM彝族人网
可供下酒。醉了,总有YAM彝族人网
漏雨较不严重的角落可供蜷伏YAM彝族人网
张网结罟的蜘蛛帮我们捉捕蚊蝇YAM彝族人网
所以,我们丝毫感觉不到YAM彝族人网
腐蚀,一斑一点YAM彝族人网
先从表皮再入血肉精髓……YAM彝族人网
直到我们记起应该流泪YAM彝族人网
已经没有眼眶可以噙住YAM彝族人网
没有脸颊可供滑落YAM彝族人网
也失去了可供抆拭的双手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雅夫辣思·纪云,又名温奇,汉名高正仪。台东卡拉达兰部落人,一九五六年生。台湾大学哲学系毕业,现在为高中教师。他常常形容自己的文学创作,犹如潜伏的河流,安静、自抑,难有壮阔的波澜。早期他写诗,常常和卑南族的林志兴相互酬答,是原住民文坛的一段佳话。他曾自印《南岛诗稿:练习曲》与《南岛诗稿:梅雨仍旧不来的六月》两册诗集,未出版,但仍流传于少数友人之间,他对文学很矜持与谨慎。我个人比较喜欢他的诗,在众多的原住民诗人中。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董恕明作品2首YAM彝族人网
鱼等待,飘出一朵微笑的云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如果我终要从一道门走进另一道门YAM彝族人网
请容许我要求:谁都不准哭泣YAM彝族人网
而我,可以,好吗?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既是一尾鱼,正好,就让泪珠搅和在YAM彝族人网
水里YAM彝族人网
谁也不会发现,就当是YAM彝族人网
鱼在吹泡泡,不关伤心的事。想象YAM彝族人网
可以如此从容在水中YAM彝族人网
和自己早生的鱼尾纹斗气!YAM彝族人网
谁都不哭,好吗?我会凝神倾听:YAM彝族人网
人声的喧哗,风中的蝉鸣YAM彝族人网
和众鸟的啼声  最后YAM彝族人网
在天地无言的默许中,终会YAM彝族人网
飘出一朵微笑的云……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童年YAM彝族人网
童年是雀鸟衔来的一枚梦,落在YAM彝族人网
正直的电杆上,探问:YAM彝族人网
“一棵树和一朵云,哪一个更快乐?”YAM彝族人网
树在山肚里抽长,云在天的怀里磨蹭YAM彝族人网
快乐便是相依相偎,倾听YAM彝族人网
固执长路和剽悍的风,沿途高歌——YAM彝族人网
嗨呀啹嗨呀!喝呀我还要喝……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干杯!当满脸酡红的青山额角长出了皱纹YAM彝族人网
那一年的秋天,竟不再唱着歌来了YAM彝族人网
天地狂舞弄得我满身泥泞,世界为什么要生那么大的气呢?YAM彝族人网
他说温和的人发起脾气来,也会一塌糊涂YAM彝族人网
我说真像我在最顽劣的时候便拼命要去作一匹马YAM彝族人网
所以,地球原来老早就是个不快乐的小孩YAM彝族人网
那他铁定也不在乎星星坠落一地的啜泣了?YAM彝族人网
还好扫帚是热心肠又温暖的大人,一挥YAM彝族人网
能叫再沉重的忧伤都带着希望,安全着陆YAM彝族人网
我是一棵树,他是一朵云YAM彝族人网
在一条回家的路上,边走边聊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终于穿过迷雾,朝我奔来的是不是梦YAM彝族人网
回头时才发现是自己遗落的华年YAM彝族人网
藏好它,别让童年撞见了,否则YAM彝族人网
童年一老,我们便不得不和快乐YAM彝族人网
道别,而那最终又是谁?YAM彝族人网
在极远的高处,如星光YAM彝族人网
对我微笑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董恕明,女,父亲汉族,母亲卑南族。台东卑南下宾朗部落人。1971年生。东海大学中文系学士、硕士、博士。进入博士后,来自母亲血液的呼唤,使她选择,或者说回头面对自己的另一个身份。从此A面B面的问题,困扰着她,但也成了她创作、研究的动力。创作丰富,尤以诗歌和散文见长,许多未发表的手稿,都以日记的形式记录她水与壶的辩证。“有我”的强烈介入,有时让她的文字失去驾驭,犹如掀动冒气的壶盖;但也就是那不安的失控,才是最感动人又让人自惭形秽的部分。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布农族)伍圣馨作品1首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战在雾社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记忆  身影邈渺啊!YAM彝族人网
是天灰色的,那地方  就似梦的原型YAM彝族人网
(岂不是黑?唉,若不是灰的,怎能看见模糊?)YAM彝族人网
衣衫  织上米白的色YAM彝族人网
非细看还误为是白的乳,凝冻在YAM彝族人网
灰天灰地。YAM彝族人网
那肌肤像雪    却YAM彝族人网
这么样地黯淡?YAM彝族人网
是呀,在这里YAM彝族人网
冰雪反射了什么?YAM彝族人网
(还是灰蒙蒙)YAM彝族人网
暮  来迟了YAM彝族人网
脸颊  被眼泪蚀得坑坑地。YAM彝族人网
这儿  是个妇挽发等待YAM彝族人网
若有镜YAM彝族人网
必斜睨镜子里的哀愁。YAM彝族人网
微哂的鲸纹  正想着YAM彝族人网
那乘风的云回故乡了吧!YAM彝族人网
足迹  带来谁了?YAM彝族人网
战  有碑  也光荣吗?YAM彝族人网
遥望那碑石的女子  开始相信YAM彝族人网
真有雪的肌肤……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伍圣馨,女,布农族,族名:阿布思,1978年生,台中师范学院毕业,现任台湾省南投县丰丘小学。雾社事件:请周兄在百度里面查,有关于台湾原住民雾社事件的资料。是原住民反抗日本侵略者的一次事件。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布农族)沙力浪作品1首YAM彝族人网
笛娜的话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幼稚的智慧已发芽YAM彝族人网
笛娜YAM彝族人网
你的语言灌溉了我YAM彝族人网
灵魂带着传统的弓箭YAM彝族人网
纯洁的血液编织成梦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幼稚的智慧已茁壮YAM彝族人网
教室YAM彝族人网
把我的书袋填满方块YAM彝族人网
心灵带着伦理道德YAM彝族人网
严肃的人生现踏入陷阱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眼神透出冰寒的亮光YAM彝族人网
口中响起阴柔的声音YAM彝族人网
害怕  害怕YAM彝族人网
说出笛娜的话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哦  笛娜YAM彝族人网
再一次YAM彝族人网
用你的话灌溉我YAM彝族人网
有如山羌遂然眨眨眼YAM彝族人网
拥在族人的怀抱里  自然的恩惠里YAM彝族人网
赤脚着脚跟着自由跳跃YAM彝族人网
向山林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沙力浪,男,汉名:赵聪义。1981年生,弟兄姊妹8人,老幺。毕业于元智大学中文系。笛娜(Tina):布农语,母亲之意。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鲁凯族)达卡闹·鲁鲁安作品1首YAM彝族人网
亲爱的大武山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欧咿  I  Lu  WanYAM彝族人网
亲爱的大武山  是我心中最温柔的InaYAM彝族人网
亲爱的大武山  是我心中最可爱的Ina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你说孩子呀  你不要怕YAM彝族人网
这里永远是你的家YAM彝族人网
欧咿  I  Lu  Wan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亲爱的大武山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妈妈YAM彝族人网
亲爱的大武山是我心中最坚强的妈妈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你说孩子呀  你不要怕YAM彝族人网
这里永远是你的家YAM彝族人网
欧咿  I  Lu  Wan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亲爱的大武山  DagarausYAM彝族人网
亲爱的大武山  Dagaraus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溪流就是你的眼泪  树林就是你的秀发YAM彝族人网
土地就是你的身体  我们就是你的儿女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哪鲁娃嘟呢呀  哎呀恩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达卡闹·鲁鲁安,1961年生,汉名:李国雄。大武山,最接近天堂的圣山,是作者精神上的妈妈。伊娜(Ina):妈妈之意。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鲁凯族)奥威尼·卡露斯作品1首YAM彝族人网
故园情——古茶布安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月光依旧YAM彝族人网
温柔的银光洒遍石城YAM彝族人网
云瀑依旧YAM彝族人网
激越的豪情宛如泄洪澎湃YAM彝族人网
相思树迎风婆娑YAM彝族人网
点点黄花YAM彝族人网
撒下漫天相思的情网YAM彝族人网
溪涧旁百合淡淡的清香YAM彝族人网
宛若一只摇篮YAM彝族人网
轻轻摇荡我入梦乡YAM彝族人网
仲夏之夜YAM彝族人网
我的家乡——古茶布安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守护神——大玛乌纳勒依旧日夜守望着YAM彝族人网
蒲葵树风雨无阻YAM彝族人网
踮高了脚尖遥盼着YAM彝族人网
猫头鹰“咕咕”的叫声YAM彝族人网
满山寻找YAM彝族人网
不见旧日熟悉的笑容YAM彝族人网
日渐喑哑的YAM彝族人网
荒城之夜YAM彝族人网
我的故乡——古茶布安YAM彝族人网
奥威尼·卡露斯,汉名:邱金士,1945年生。毕业于三育基督学院企业管理系,服务教会多年。1990年重返故乡,专心致力于鲁凯文化的保护工作。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布农族)卜衮·伊斯玛哈单·伊斯立端作品1首YAM彝族人网
春风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听说YAM彝族人网
最肥的肥料是掉在YAM彝族人网
土地上YAM彝族人网
为它掉的泪水YAM彝族人网
母亲YAM彝族人网
滴落在孩子脸颊上的眼泪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最好的养分YAM彝族人网
听说YAM彝族人网
用泪珠儿串成的心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最好的YAM彝族人网
春风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卜衮·伊斯玛哈单·伊斯立端,汉名:林圣贤,1956年生,现任高雄县立三民国中小教师、台湾原住民部落文化传承协会理事长、高雄县原住民乡教师会理事长、高雄县教师会理事。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卑南族)林志兴作品1首YAM彝族人网
乡愁YAM彝族人网
乡愁YAM彝族人网
不是在别后才涌起的吗?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而我依旧踏在故乡的土地上YAM彝族人网
心绪  为何无端地翻腾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只因为想起父亲的话:YAM彝族人网
“这片地原本是我们的啊!”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乡愁YAM彝族人网
不是在别后才涌起的吗?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林志兴,台东人,母亲阿美族。族名:奇兵,现任台湾史前文化博物馆研究典藏组主任。YAM彝族人网
 YAM彝族人网
责编: 阿毅 上传: 阿毅 标签: 台湾 原住民 诗歌 作品展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