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海吃吉诗歌入选《长江诗歌》2015年第3期

作者:《长江诗歌》 发布时间:2015-04-01 00:00:00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GgA彝族人网
GgA彝族人网
夏日的挽歌
GgA彝族人网
四川/马海吃吉
 
1
 
雾霭刚刚划过
 
雷鸣疯狂搬击碎了万物的宁静
 
欢唱的河流一时变得了沉默
 
身披黑色擦尔瓦的天菩萨们
 
穿梭于竹林山间激情地吆喝
 
驱赶分散的牛羊集中在山谷
 
撑一把竹帽雨伞立在山顶上
 
懵懂双眼凝视着调皮的母羊
 
 
一对凤凰搬的彩虹
 
吊在远远的山谷高空
 
却没有一个童鞋
 
敢用手指指向这三色彩线
 
因为占卜里明显记载着
 
彩虹与手指的秘密关系
 
 
2
 
沐浴后的庄稼
 
所有的动物和植物,乃至大地
 
在阳光下全部受孕
 
潺潺而流的小溪
 
绕着山脉神圣地歌唱
 
被彩虹咬过的河流 千万年来
 
没有一只小鸟在此飞过
 
 
夹虫的红嘴雌鸟
 
小心翼翼地飞回巢窝
 
宁静的群山
 
随饥饿的锥鸟展嘴欢叫
 
 
牧童们兵分拾起沙石的子弹
 
捧着挂在脖颈上的弹弓
 
鼓足梦想和乐趣力量的勇气
 
奔向小鸟飞过的神秘林处
 
所有的梦想和意识都化为齑粉
 
 
3
 
我站在山川与河流交汇处聆听
 
五百年前一次山洪喷发的声响
 
馈赠的是一种
 
山谷喷裂后重合的余温
 
无声的时间划过黄牛任性的眼球
 
 
躲雨在山石洞里的牧童
 
以玩石子的方式来赌赶牛羊
 
一圈、两圈、十圈……
 
一次次游戏真实的体验的睿智和勤劳
 
注定一个孩子的成长,完美人生
 
 
4
 
彝人千辈祖宗的
 
斯惹阿木之井底之蛙与一条野蛇
 
在通往太阳的路口正义与邪恶的对峙
 
我不知彼此的恩怨知二者的力量,仅凭
 
人类应有的良知和祖先流传的信仰
 
毫不犹豫地劈一截蒿枝
 
奋力劝解动物与动物的战斗
 
当阳光照射在山坡之时
 
我跳跃了被我解平的蛇蛙之道
 
坐在荞麦盛开的绿荫下
 
倾听山谷回荡的声响
 
吮吸着大地的清凉和烧洋芋的熏香
 
 
饥饿的牛羊,三五成群
 
分散到密林山中,以草充饥
 
悠闲的黄牛斜视着炙热的太阳
 
双角狠狠地扎进泥土
 
对着世界高端疯狂地恐叫
 
 
5
 
沐浴后的阳光照射在大地上微笑
 
洋芋与索玛花在山坡上争艳媲美
 
灿烂金黄的苦荞花飘香四射
 
把我陶醉于大地与云端的高处
 
 
迷人的黄昏引来了醉人的蛙声
 
一座座熟悉又陌生的山森林影
 
随着羔羊的归栖离我而去,渐渐走远
 
我从羊背上下到马背上
 
歌唱童年岁月的蹉跎
 
 
 
 
奈曼怪柳
 
内蒙古/包玉平(蒙古族)
 
 
一场激战,一定昨夜里握手言和。
 
硝烟尚未散尽,尸骨未寒,横陈遍野。
 
被炮火击溃,惊魂未定的人,斜靠在丘陵一边,
 
抱紧扭曲的岁月,
 
找不到自己远方的家。
 
 
秋风依旧挂在光秃的枝条。
 
模糊了的足迹,早已跋涉过科尔沁王的沧桑。
 
残雪留住日月痕迹,
 
蓝喜鹊,在一棵歪斜的独柳枝杈上,加筑巢穴,
 
缝合光阴的伤痛。
 
 
 
 
玉米(外一首)
 
四川/谭宁君
 
 
阳光的锋刃一天比一天逼人
 
青春 在黑白交替的煅烧中
 
成熟了 亭亭玉立的诱惑
 
一粒粒贝齿在风中呢喃
 
饱满起来的初恋 或者欲望
 
坦然在头顶妖娆飘逸的自焚
 
 
谁的目光比阳光还要锐利
 
打量这些饱绽性感的胸部
 
露出饕餮贪婪的微笑
 
总是一眼看穿 里外三层的铠甲
 
一直看到那锥型的坚挺
 
以及乳晕 一圈圈颤栗的激情
 
 
谁敢怀疑一份栉风沐雨的忠贞
 
从发芽的那天开始 誓言以及
 
血与骨熔铸的承诺就节节攀升
 
宁为守节断腰 香消玉殒
 
不为苟活弯腰 匍匐爬行
 
为初衷裸露并且献身
 
是初衷也是宿命
 
风雨中,有谁听到如释重负的长啸
 
 
 
 
薛涛笺
 
 
一页纸,可以承载千年历史
 
八行笺,可否罄书一生悲欢
 
十离诗,一拍一肠断,一行一重关
 
沉重的文字如滚滚巨石让岷江断流
 
却换不回,一声轻轻的你回来
 
斜晖斑驳铅华,荒草折叠古道
 
渺云山万里,西行路上谁陪你望尽千帆
 
 
姐弟恋,非主流了中唐的风流
 
主流不了庙堂之上睥睨的斜眼
 
美人迟暮,粉红小笺不可抵达少年春心
 
曾经沧海,不系之舟却搁浅在浣花溪边
 
除却巫山,高唐的云早已经化霪雨飘散
 
邻家少女波中濯锦,情歌惊飞白鹭
 
南窗外桃花纷坠,琴弦也一断再断
 
 
笙歌院落,灯火楼台,冶艳着诗笺正面
 
潸然泪痕,黯然蚀刻,宿命了诗笺背面
 
芙蓉花汁,错觉心尖滴血的殷红
 
芙蓉树皮精致了孓立笺中的那一帧剪影
 
闺阁难知戎马事,断鸿声里望长安
 
你焦灼的目光,即使今夜
 
犹使两岸虹霓无辉,漫天星月失色
 
 
 
 
烹饪汉字
 
河南/贾江波
 
 
那些菜,水灵灵,清秀在《诗经》《楚辞》《汉赋》里
 
祖先的遗产。喂饱瘦弱书生,
 
芳香中国文学史
 
 
以眼为镰,收割。李白的月光,孟浩然的鸟鸣,王维的竹风
 
宋祁的红杏,苏轼的雪浪,
 
饱涨思想的荆篮
 
 
笔为勺,纸作锅,激情似火。
 
泼洒才思的油
 
榨取汉字体内的香,烧出好营养。引诱北风中走散的兄弟?
 
 
心血是盐,儒释道都是佐料,深入,浅出。一首首诗在稿笺上
 
一道道菜在青花瓷盘中,芬芳四溢!
 
水榭旁,西窗下,谁在反复咀嚼
 
 
他,孤守书房、厨房,烟熏火燎,与萝卜、白菜、大葱、小蒜
 
亲密合作,刷新汉字味道,
 
收复失散的汉诗山河……
 
 
 
 
同黄河一路向东
 
青海/扈进山
 
 
高原的夏季
 
脚步轻快
 
未经秋的允许
 
冬季便来欢快的迎娶
 
那飞舞的雪花
 
弹着天堂的琵琶
 
迎着吐尽芬芳的格桑花
 
打着旋
 
尽情的礼赞
 
身影和雪山的情怀
 
驾着黄河的澎湃
 
一路向东
 
向东
 
 
 
 
还乡(外一首)
 
浙江/饶佳
 
 
天空里的乌云使我觉得疲惫
 
人群在地上奔波 乌云扭一下腰肢
 
有几颗头颅朝天空望了望
 
其中也包括我
 
有的时候 我脖子酸痛
 
那道从脑袋后面生出的闪电
 
也没能麻木我对几多乌云的倦意
 
那种病态的沉默感 压在喉咙深处
 
嘴巴里冒出哑火
 
 
乌云肚皮上的郁磊越结越多
 
像是一个发了福的男人 盖过我的影子
 
长出我家的房顶 烟囱 远处高高低低的雪山
 
祖母独坐炕台赶制一件防寒袄
 
我从烟囱里爬下来
 
满脸都是灰烬
 
 
 
 
多年以后
 
 
多年以后 我还生活在土地表层
 
听广播啃书页 头颅里短兵相接
 
偶尔翻一翻躯干里的花鸟虫鸣
 
声音如唇边脱落的柚子
 
 
我拥有最轻的骨头 血缘里
 
最缓慢细小的支流 因此
 
我从不在身体的外面铸铁 将五官
 
煅烧成滚烫的青瓷器 我贴近泥土
 
耳朵探入野草 就听见整个村庄枯萎成了 一缕炊烟
 
 
祖母在炊烟里插秧 做饭
 
我在炊烟的尽头捕捉流萤
 
 
 
 
现在
 
四川/偶尔
 
 
现在,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安静下来
 
有许多的疑问,都如此地让我有极大的不安
 
静下来吧,不去想什么,学会安慰
 
学会包容,也学会安静
 
爱过的人,或者爱我的人,都会
 
出没在旧年的桃花红里
 
 
朝着自己的思,大声的叫
 
轻盈的身子就会飘起来
 
安静的时候,就是风里直立的炊烟
 
 
 
 
你一瓣一瓣的红艳和羞涩
 
重庆/何真宗
 
 
是你一瓣一瓣的红艳
 
一瓣一瓣的羞涩
 
让我忍不住 伸出手掌
 
轻轻地捧起你的脸
 
让风儿一样柔软的微笑
 
把心灵的感动 送给你
 
我看到树叶颤动的声音了
 
你把一颗心轻轻地卷起
 
又轻轻的 舒展开来
 
那碎花般的裙裾飞扬
 
是不是那颗心儿又在
 
一抹醉红中起舞和歌唱
 
 
呵,这一株已经羞红的
 
巫山红叶啊
 
你站在山岗 迎风而立
 
脚下的位置还是浅浅的表层
 
可你那绚丽的色彩和高昂的花瓣
 
正向潮湿的泥土
 
和干旱的气候说——
 
无论是大太阳或在树荫下
 
即便在空气污浊的大都市
 
我都能把生命的花朵
 
——开得鲜艳夺目
 
 
巫山红叶 峡江一抹爱的传奇
 
是你一瓣一瓣的红艳
 
一瓣一瓣的羞涩
 
让我忍不住 伸出手掌
 
轻轻地捧起你的脸
 
让风儿一样柔软的微笑
 
让我花瓣儿一样的红唇
 
轻轻地贴在 你的心上
 
 
 
 
冬夜
 
湖南/曹建龙
 
 
终于可以静下来,体验
 
那种寒,被寂寞翻炒
 
在炉火的周围,一支烟
 
点燃很多的往事,需求
 
一个人慢慢品读,敞开
 
那些心语心愿,被烤热
 
又被关上,冷下去
 
隔开一些无关的话题
 
来回多次,生活琐事
 
如剥瓜子一样,一粒一粒
 
剥开岁月的核,裸露
 
寒夜中无法收拾的残局
 
无眠,再一粒一粒找回来
 
带一种痛支开虚假,麻木
 
然后,躺在床上,闭目
 
自言自语,安然入眠
 
 
 
 
风化的时间
 
吉林/赵强
 
 
涌动的寒风,化住了时间
 
我默默站在干涸的河床
 
想象着一片片花瓣,凋零时
 
落在水里,会是什么模样
 
 
北风尽了,伸手枯枝的指尖
 
与瑟瑟的风同温度,心也一样
 
如今,只能透过时光的缝隙
 
贮藏心底永久的渴望
 
我在犹豫,该转向哪一个方向
 
会找寻到风化的时间
 
 
 
 
暮色中人
 
山西/魏洪红子
 
 
暮色中人 比暮色更浓
 
只听见草根断裂的声音
 
好像夜被抽出了筋
 
天空被拔出许多亮窟窿
 
 
庄稼 水一样流过来
 
冲洗着他 背后的村子
 
次第清晰 明亮
 
 
暮色中人 猛然站起
 
成一把插入的钥匙
 
打开了叫月亮的锁子
 
 
 
 
风吹枫叶
 
河南/紫木槿
 
 
这是秋天的宏大乐章
 
惊心动魄浓烈逼人
 
高远的天空与血汗调色
 
将通红通红的心跳演绎得如此动人
 
风被雨过滤过无数次 真纯到底
 
我的梦也是红艳艳的 漫山遍野
 
 
这是自然的奇妙旋律
 
高亢响亮连绵清澈
 
乌云笼罩响雷滚过 每一棵枫树
 
都跳动着古筝和钢琴的音韵
 
苍鹰往天空飞去了 鱼儿往大海深处游去了
 
我那苍凉的歌声也响在深处 留下熟透的果落
 
 
这是大地的激烈心跳
 
坚守深邃又生华
 
汗水从来披星戴月
 
生命的歌喉永远不是花拳绣腿
 
血肉早已在风雪中融进泥土
 
泪水早已把磨难浸透
 
我的诗文也是具体可感的质
 
生命的岁月里抽出缤纷的遐想
 
 
这是人生的渴望呼唤
 
悠远荡漾袭人
 
行囊里一直装着简朴、凝重、真诚等汉字
 
累时难时想到就温暖、踏实
 
枫叶——我生命的另一种形式
 
风吹枫叶 点燃我多年沉寂的希望
 
 
 
中国网络诗人作品选——《长江诗歌》2015年第3期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标签: 马海吃 诗歌 入选 长江诗歌 2015年第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