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债

作者:李绍德 发布时间:2018-04-06 原出处:彝族人网

  一
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大黄狗一阵阵疯咬,“砰砰砰”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张硕纳老汉惊恐地望了一眼哆嗦成一团的老伴儿,示意她不要出声。他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前。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开门!”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开门,开门!”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外面传来嘈杂的叫门声。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大哥,这家人别他妈的在躲着我们!”几个人在门外嘀咕着。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这几个人已经是第二次来了,张硕纳通过门缝儿认出了他们。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两天前,这几个人拿着一张房屋租赁协议,敲开了他家的大门……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这是张硕纳家吗?”几个人站在门口不等张硕纳老汉往里让,就兀自摇头晃脑地走进屋,各个房间打量起来。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你们是干什么的?”张硕纳气愤地问。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干什么的?嘿嘿,告诉你,老头,这房子你儿子张二狗已经租给我们了。租期是三十年,你看看这白纸黑字,上面还有你儿子的签名画押。”领头的人说着毫不客气地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张硕纳一阵眩晕。他颤抖地接过那份房屋租赁协议,仔细辨认,的确是儿子张二狗的字迹。这个逆子,他暗自骂道。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给你们一个礼拜时间搬走!否则,到时候可别怪我们不客气!”几个人晃荡着身子,走了。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这不,今天,这伙儿人又来了。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张硕纳窥视了一会儿,憋着红脸,悄悄地回到房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老伴紧张地看着他,看他灰暗的脸色就知道,准是儿子惹的祸。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又是一阵猛烈的敲门声。见屋里半天没动静,他们骂骂咧咧地走了。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老夫妻两个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张二狗的母亲张美坐在床上,无望地盯着天花板。由于紧张和惊吓,她脸色煞白。两行泪水从她深陷的眼窝里肆意地流淌着。泪水混着鼻涕挂在颌下,她顾不上擦一把,木头般呆坐着。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她因哭泣而变得扭曲的脸上。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张硕纳双手抱着头。满脸梯田般的沟壑此起彼伏地变换着形状。绝望和悔恨熊熊烈火般燃烧起来……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两口子老来得子,自然是对儿子张二狗娇生惯养、疼爱有加。张二狗这个名字就是想让他成为胡家的参天大树,将来能为他们遮风避雨,让他们老有所依,老有所托。但过分溺爱养成了他一身的臭毛病。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不但不能养老,还到处欠债。没办法,他退休后还要出去给人家打工。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张二狗十八岁辍学回家开始混迹社会,结交了一些不良青年。因为到处借亲戚、朋友的钱,曾让人以诈骗罪起诉。若不是老宅基房拆迁获得了三套房子,老子张硕纳卖了一套替他还债,他早就进去了。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咔……咔……咔……”传来了门锁转动的声音。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回来了。”儿媳妇玉花带着三岁的小孙女小丽,面无表情地走进来。从她一脸的沮丧就知道,这次出去借钱又碰了钉子,无功而返。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没有亲戚肯帮忙,他们都对二狗失去了信心!”玉花垂头丧气地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我早就知道没人肯借钱!旁人都看出来了,这个王八蛋已经彻底无药可救了!”张硕纳憋着红脸,气愤地站起来。他咬着牙不停地在屋里踱着。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家里的两套房子都因为替他还债卖出去了,现在他又要把最后一套出租,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老汉张硕纳愤愤地说,“我们老两口子他不要也就罢了,你们娘俩的死活他也不管了?这个畜生!”老汉蹲在地上,气得直哆嗦。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小孙女小丽抱着爷爷的头哭喊着:“我要爸爸,我要爸爸。”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玉花呆若木鸡般坐着。丈夫张二狗已经失踪了一个月了,杳无音讯,只留下了一屁股债,害得家人四处为他借钱。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好半天,玉花才伸出手抹一把眼泪,泪光中,过去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二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高中毕业后,玉花和同村的两个小姐妹怀揣着梦想来到城里打工。她们在一家服装厂上班。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一年后的一天,一个女同事过生日邀请她们去吃饭。饭后去了歌厅,还喝了不少酒。结束后已经很晚了,一行人渐渐各自离去。最后,只剩下玉花和同村的两个小姐妹摇摇晃晃地往回赶。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昏暗的路灯,眨着鬼魅的眼睛,把她们的身影拉得长长短短,凌乱不堪。灯光鬼火般透过初冬的寒气,慵懒地照射着她们深深浅浅的脚步。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突然从黑暗的胡同口蹿出两个男人。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大、大、大哥,这几个妞不、不、不错!”矮个男人瞪着金鱼眼,发现新大陆般兴奋地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小妹妹,跟我们去吃宵夜吧?”高个男人淫笑着横在玉花前面。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她们哪见过这等阵势,早吓得骨头酥软,腿打哆嗦,慌成了一团。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跟我们哥俩去玩玩吧!我喜欢你!”高个男人说着用手在玉花酒后发烫的脸上轻浮地摸了一把。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三个女孩吓得挤在一起尖叫着。她们的求救声在午夜里显得那么刺耳。深更半夜的,连个行人都没有,偶尔有几辆汽车疾驰而过。不知是否听到她们的呼救声,是否注意到这让人惊心动魄的一幕,反正没有一辆停下。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她们极力地推搡着这两个男人。这时,一辆摩托车戛然而止,停在她们身边。车上跳下一个年轻的男子。说时迟那时快,他一拳将高个男子打倒,又飞起一脚踢到小个子脸上。两个家伙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转眼都倒在了地上。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妹妹,跟我回家吧,咱妈不放心,让我到处找你。”摩托车手冲着她们挤着眼睛说。他在示意她们做些配合。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哥,你可来了,这两个家伙欺负我们。”玉花壮着胆子大声喊道。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两个男人听他们兄妹相称,慌忙从地上爬起来。相互看了一眼,忍着疼痛一瘸一拐地消失在巷子深处。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我送你们回去吧。”摩托车手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三个女孩连声道谢,借着路灯,她们感觉眼前这个年轻人显得很真诚,并没有恶意。三人彼此交换了眼神,点头同意了。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摩托车手也借着昏暗的灯光,仔细地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玉花。她白皙的皮肤,长发披肩,可人的鸭蛋型脸庞上嵌着一双大眼睛。不知道是因为惊慌还是感激,她的腮上挂着泪花。由于遭到惊吓,丰腴的胸口还在不断急促地起伏着……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他一路推着摩托车,和她们交谈着。一直将她们护送到宿舍楼下,才挥手告别。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摩托车手正是张二狗。他深夜路过,仗义出手相救。自这次“英雄救美”行动后,他便念念不忘玉花的美。总是隔三差五抽空在楼下等她们。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俗话说,机会总是为有准备的人留的。一日,他在楼下等到了要去打饭的玉花三人。玉花也一眼就认出了他,她再次感谢他那晚搭救之恩。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感谢不能只停留在嘴上,你们要怎么感谢我?”张二狗笑吟吟地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我们请你吃饭吧,只是,不能去高档的地方,我们打工的消费不起。”玉花羞愧地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哈哈,和你们开个玩笑,怎能让你们破费,这次我来,下次你们再请我吧!”他豪爽地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三人还是同意了他的邀请。她们相跟着去了一家环境优美的西餐厅。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餐厅的大厅里,正回荡着理查德莱德曼演奏的钢琴名曲——《献给爱丽丝》。那欢欣鼓舞的明亮节奏,那跌宕起伏的欢快旋律,使四个年轻人心情更加轻松美好。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我在你们楼下都等了二个礼拜了,今天才有幸又见到你们。”张二狗坐稳后主动开口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多谢你上次仗义相救,否则,我们的后果不堪设想!”玉花羞红着脸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她的目光遇到了他灼热的双眼,立刻羞愧地低下了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另外两个姐妹也都感激地望着他。她们从他火热的眼神里读出——他喜欢玉花的信号。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任何人见到都会出手相救的!”柔和的灯光下,二狗看着玉花俊秀的脸庞,闪烁的大眼睛和那性感的双唇。大义凛然地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一杯红酒下肚,玉花感觉脸涨得发烧。她总是有意无意地回避二狗那双柔情的眼。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眼前的二狗,剑眉胆鼻,国字型棱角分明的脸显得刚毅和真诚。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面对这样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孩,而且,人家还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出手相救。怎能不打动她少女怀春的芳心?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玉花起身去洗手间,二狗怕她有闪失,紧跟出去。等她出来后,他壮着胆子向她要了电话。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三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时间是情感的温床,玉花和张二狗相恋了。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玉花知道张二狗22岁,高中毕业,在一个朋友的网吧里做事。父母年纪大了,姐姐大他很多岁,而且早就出嫁。一个哥哥不幸夭折,家里现有二套房子。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张二狗也知道玉花20岁,家里有个弟弟,她高中毕业后来城里打工,工资待遇不高,还经常加班到深夜。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每逢周末,二狗就带着玉花一起去看电影、溜冰、唱歌、吃宵夜……所到之处都留下他们美好的回忆。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同村的两个女孩,开始还同他们一起出去,后来渐渐把时间和空间让给了他们,让他们单独相处。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三个女孩私下也议论二狗,都对这个“英雄救美”的男孩充满好感。她们两个羡慕玉花,鼓励她和他交往。每每这时,玉花的心里都是心潮澎湃充满甜蜜。她会红着脸羞涩地和她们追逐打闹,说她们胡说。但她知道,自己的内心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了他。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二狗对她越来越迷恋。虽然不能经常见面,他的眼前总是晃动着她婀娜挺拔的身影,低眉蹙颦、莞尔一笑的俊俏模样。有时候他忙得晚上没空出来——网吧的生意晚上特好。他盼望着每周日她休息的日子,那是属于他们单独相处的美好日子。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为了能经常见面,二狗在网吧附近帮玉花找了个超市营业员的工作,还帮她租了一间房子。虽然这工作没有服装厂的工资高,可为了能和心爱的人经常见面,玉花还是和两个小姐妹商量后欣然接受了。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能够经常见面解决了两个年轻人的相思之苦,玉花渐渐感觉到二狗在网吧充当的其实就是个“打手”的角色。他的朋友圈也都是些不三不四的年轻人,他们还经常喝酒闹事。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她经常劝说二狗,远离网吧,远离那些人。他听她的话,他让当警察的叔叔帮他在一家物业公司找了个门卫的工作。他也不大带她去见那些狐朋狗友了。每当那些朋友不坏好意地和她开玩笑时,他总是毫不客气地和那些人吵架。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玉花很是欣慰。这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它能改变一个人,能催人为了心爱的人而奋进。她沉浸在爱情的甜蜜里……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更让她感到开心的是只要她身体不舒服或者想见他时,他便很快就出现在她眼前。尽心呵护照顾她,尽显他男人的柔情。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这对一个女孩来说,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她常常在深夜里想到二狗。他英俊的脸庞、深情关切的眼神和百般呵护的柔情……不觉幸福的泪水盈满双眼。有时候被他感动得梦中醒来,幸福的泪水挂在腮边。她承认,真的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一年后,他们见过了彼此的父母,两家老人也相互见面。婚姻也提到了议事日程。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可有一段时间,玉花发现二狗并没有和那些朋友断绝关系。还在藕断丝连,暗中来往,有时候还联系不上他。即使想后悔也来不及了,她的腹中已经孕育了他的骨肉。她相信爱情的伟大力量,她有能力在婚后去改造他。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怀孕两个月后,她们举行了婚礼,她做了他的新娘。公公婆婆也将大套的房子让给了她们。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四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婚后,家庭生活是朴素而单调的。她在锅碗瓢盆交响曲中也体会到了乏味和孤独。他偶尔不回家,电话也关机。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她理解他,为了让家庭生活富裕起来,最近他和朋友一起在做电脑生意。他还带她去过店里,虽然门面不大,可整洁干净。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随着预产期的临近,她愈加紧张。平时都是婆婆带她去进行身体的定期检查。婆婆为人和善,也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这让她很满足。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婆婆对二狗虽然不满,可又拿他没办法,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到玉花一个人挺着大肚子做饭,婆婆有时候也心疼地忍不住骂儿子:“这个挨千刀的,媳妇儿都要生产了,还到处乱跑!”每当这时,玉花都无奈地劝婆婆别动气,说他也是为了今后家庭生活更好。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她还是一如既往地相信他。从不怀疑什么,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女儿小丽出生的时候,二狗没有出现在医院,说是到外地进货了。玉花没有责怪丈夫,尤其是看到出院后,他心急火燎地闯进家门的时候,她那一丝怨恨也随之冰释消融。幸福感和满足感又回归她的心田。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二狗在女儿满月后,便不辞而别。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她的心又落入了冰窟,那份内心的孤独和荒凉,渐渐被女儿的啼哭声和频繁地喂奶所代替。望着和心爱男人的爱情结晶,她劝慰自己要忍耐——等他忙过后就会回来。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丈夫每次回家,都对玉花母女体贴入微。除了做些家务,他还用语言安慰她委屈与孤独的心。每当这时,那份初恋的美好感觉便又满满地揣入她的怀里。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砰砰砰”一阵急切的敲门声,响彻在深夜。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孩子受到惊吓,扯着嗓子哭起来。二狗慌忙披上衣服,从床上蹦下来。他紧张地看了眼同样惊慌的妻子,关上了卧室房门。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张二狗,告诉你,我那二十万,你什么时候还?别他妈总鬼一样地躲着,今晚给老子个交代!”一个男人进门后大声骂着。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大哥,行行好,容我想想办法,很快便给你凑上。”张二狗满脸堆笑,讨好地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少他妈给我装蒜,再不还钱,老子就住你家房子不走了!”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一提到房子,张二狗的眼睛亮了,他仿佛看到了希望。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大哥,这样,等我几天,我把房子卖了还你钱!这次我说话决不食言。我家你都找到了,俗话说,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还能躲到什么地方?再说,你那帮小兄弟也不会放过我的。”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嗯,告诉你,少给我耍花样,你在欠条上给我写上还款日期!”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好,好,我写,我写。”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一缕月光从窗帘的缝隙里射进来,懒洋洋地歇在席梦思和枕席上,瞬时将卧室染成地狱般的铅灰色。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灰暗的月光,照在玉花惊慌的脸上。她被外面的对话吓得蜷缩成一团,使劲儿地抓着被子,咬着被子的一角。她顾不上女儿的啼哭,任流水从脸上滑落到枕席上……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来人走后,二狗面色晦暗,垂头丧气地进来。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老公,你怎么欠人家这么多钱?还要忍心卖掉我们的房子?”玉花猛地坐起来,强忍着悲伤责问道。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老婆,都是我不好,电脑生意赔了!”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你卖了房子,我们住什么地方?”玉花终于忍不住嘤嘤地抽泣起来。这是她第一次这样绝望地哭泣,从跟了他后,她一直坚信丈夫深爱着她,不会让她受委屈。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我爸妈那套房子也是三居室,我们先搬过去和他们住,我去跟他们商量商量。生意赔了,我也正需要资金去翻本,”二狗温柔地拍着妻子的肩膀,“老婆,我不能让你跟我受穷,孩子将来需要钱,相信我好吗?”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那你好好和老人商量,说话要柔和委婉些。”望着丈夫真诚愧意的目光,玉花还能再说什么?当年,那些卿卿我我的甜言蜜语,早已在琐碎的生活中消磨得不见了踪影。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玉花通情达理,她明白,家庭生活和风花雪月般的爱情根本就是两回事儿。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五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第二天。玉花抱着女儿坚持和二狗一起到公婆家。她担心丈夫做不通思想工作还要惹老人生气。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张硕纳老汉见到儿子和媳妇一起回来,很开心。他接过孙女抱在怀里,自顾自地引着她发笑。婆婆则笑着去厨房摘菜,准备中饭。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爸,妈,有件事情想和你们二老商量下。你们听了千万先别生气,我们也是实在没办法,才来求你们二老的。”玉花看了眼正在逗女儿发笑的公公,怯生生地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都是一家人说话还这么客气,你们有什么事?”老汉疑惑地问。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二狗在外面做生意欠了人家二十万。人家找上了门,要求限期归还,否则……”她伤心地低着头,哽咽着说不下去。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什么?又欠钱了?”老汉一听气愤地站了起来,“十八岁的时候你就到处骗钱,害得我们卖了一套房才帮你还上。否则,你可能现在还在监狱里呢!”张硕纳老汉脖子上青筋暴起,大声地训斥着儿子。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你这孩子真的要长点记性啊!玉花多好的姑娘,嫁给你一天福都没享到。这才结婚不到一年,你就让她无家可归吗?”二狗他妈放下手里的菜也跟着数落着儿子。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二狗低着头,没有言语。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玉花惊讶地听着,这可是她从来不知道的。怎么一年多的恋爱都不知道他这些过往的丑事呢!要不是今天逼急了,老人绝不会轻易说出儿子那些不堪一提的往事。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一丝失落升上她的心头。望着低头不语的丈夫,望着这个曾经这么让她魂牵梦绕的男人,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去年,你赌博输了五万块,要不是看你要结婚,真的不想替你还了。你知道,我们是厚着老脸帮你四处借钱啊!”老汉忍不住气愤地继续说,“你要真的是做生意,做正事儿赔钱还有情可原,可你到底做了什么?你那所谓做电脑生意的幌子,还要骗玉花多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带玉花去了你表哥的电脑公司,他告诉我了。”张硕纳气愤的喊声吓得小孙女在怀里挣扎着大声啼哭。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一席话再次重创着玉花的心。她突然感觉丈夫竟变得如此陌生,他怎么能这样欺骗她?不是说和朋友一起开电脑销售公司的吗?怎么,这难道也是假的?他还是那个曾对她呵护备至的男孩吗?还是那个深夜里赤手空拳勇斗坏蛋的“英雄”吗?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望着公公手里啼哭的女儿,看看不争气的丈夫,玉花的心像被铅块压住。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和莫名的委屈使她心如刀绞,眼泪汹涌而出,泪水沿着她渐渐失去光洁的白皙脸颊滑落……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扑通一声,丈夫二狗跪在公公的脚下。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爸,妈,你们原谅我这次吧,我也是为了家庭生活更好,才上了人家当。我给你们写保证,还钱后一定找个工作,好好上班。”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保证?你看看你写了多少保证!”老汉气愤地从锁着的抽屉里抓出一沓子纸,“你看看,你这些保证!有一个管用的吗?”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好了,好了,快收起来吧!别一激动就什么都往外拿,往外说。”二狗妈说着,抢过那些保证书塞进了抽屉。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都是你惯的,怎么了,现在嫌丑了?当着儿媳妇的面,要说清楚。”老汉气急败坏地拿出那些保证书,递给了玉花,“孩子,你看看,今天要让你知道他写了多少保证。”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玉花含泪接过那一沓纸。她无心去仔细看,只粗略地翻着。有戒赌的保证,有还钱后好好工作的保证,还有和那些不良青年断绝来往的保证……泪水打湿了那一张张的保证书。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老汉接着又说:“你今天当着玉花的面,把话说清楚,你这二十万欠款,是干什么了,否则,我不可能帮你!”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我,我,赌博借了高利贷。”他嗫嚅地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啪,一个耳光打在二狗脸上。老汉脸色铁青,浑身哆嗦。气愤得一时不知说什么好。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我们这把老骨头上辈子欠了你的债!让你这辈子如此这般地折磨我们!”婆婆杨梅转身进了里屋,趴在床上哭了起来。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爸,您老先别生气,二狗的过去并不光彩,更不应该去靠赌博发财,可他是善良勇敢的,我相信他。请你们再考虑考虑,给他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吧!看在您孙女的份上,”稍微冷静后,玉花陪着二狗一起跪着说,“如果您二老同意,这个保证我来写。”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老汉转过头,见儿媳妇也跪下了,不免心头一软。他仰天长叹,“唉,不怪我生气啊,玉花,你是个好孩子,我们不该隐瞒你他的过去,可天下的父母,哪个不盼着自己的儿女好呢。我们也希望,你进门口能让他改掉恶习,让他为你们的小家庭有所担当。可他屡次让我们失望,唉……”张硕纳哽咽了。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是啊,只要你走正道,好好过日子,我们当老人的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帮衬你们。都快起来吧,地上凉。”二狗妈听儿媳妇这么通情达理,赶紧从里屋跑出来,搀起了跪在地上的玉花。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二狗也跟着站起来,羞愧地看着玉花,捂着脸,抱着孩子看电视去了。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六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当年拆迁补偿的时候,二狗还没成年,房产证上是父亲张硕纳的名字。所得卖房款除了归还欠款外,老汉交给玉花五万,让她保管,其余的钱全部存在张硕纳老汉的名下。不是他小气,他还是不相信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他心里总是隐隐感觉,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再闯出大乱子。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一周后,玉花一家三口搬到了公公婆婆家。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那套婚房跟了她十一个月后,永远离开了她。那里曾使她漂泊的身心终于有了归宿感,那里曾是她温馨的港湾,那里曾留下了她和心爱男人的恩爱足迹,那里的每个角落都寄托着她对家的感激……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但她不后悔,虽然没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家,可她满怀希望——从今丈夫能够回心转意,能够顽强拼搏就有希望。也许,不久的将来,通过他们努力,很快就有了自己新的安乐窝。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二狗还了欠款,安稳了一段时日。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这段时间他对玉花体贴关爱,对女儿小丽弥撒了满怀的父爱。她始终相信,丈夫一定能给她带来幸福,跟上他就有一种安全感。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她又找回丈夫恋爱时对她的热情。无论对她情感上的依恋还是对她身体上的需求,都是那样热烈,使她迷恋,她渐渐展现出婚后成熟女人的妩媚光彩。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我想出去找点事情做做,孩子先让爸妈带着。”一次激情过后,玉花枕躺在他的胸口柔情地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好啊,只是委屈了你。”他深情地抚摸着妻子还未消退的绯红的脸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我听说,当年和我一起来打工的一个姐妹开了个服装店,我想去看看。”玉花抚摸着他的胸毛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行,我也要出去找找朋友,看看有没有适合发展的机会。”二狗不自觉地将手放在她的乳房上,开始爱抚她。两人的呼吸不禁又急促起来……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玉花找到了在一所高校附近开店的小姐妹,暂且帮她打理着店面。她在伺机找适合自己的店面。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机会来了。她拿出公公给的五万元,在小姐妹服装店不远处,租了间开饭馆的小门面。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二狗帮她雇了几个人,还找了个做川菜拿手的师傅。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就这样“春风得意”川菜馆开业了。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玉花开心地忙碌起来。二狗有时候来帮忙,还经常喊些朋友来照顾生意。小饭馆的生意一度红红火火。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玉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虽然忙碌,可她看到了希望。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老婆,我想和你商量个事情,”一天晚上,二狗从外面回来说,“我想和几个朋友合伙做卖汽车的生意。”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什么样的朋友,可靠吗?”玉花警觉地问。经过上次的事件,她开始有了戒备心理。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放心吧,宝贝儿。如果我们投资六十万,到年终就能回本,第二年就开始赚钱!”二狗眼睛闪烁着光芒,期待地看着玉花。他仿佛看到白花花的票子流进了他的腰包。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我也想买辆车,这样你下班我能接你,出去跑生意也有个脸面。”二狗又进一步提出自己的想法。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小饭馆才刚开张不久,我们上哪里去弄这么多钱?再说,投资这么多,你真的有把握?”玉花有些疑惑地看着丈夫。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钱,倒是不成问题,咱那套房子老爷子不是卖了九十五万吗?”二狗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可那房子是老人的,钱也不在我们手上。”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我们再去和老人商量下。”二狗扣着手指头说。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难道还要我去写保证书?”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你还嘲笑我,嘻嘻……“二狗在妻子的肩上淘气地捶着……HTB彝族人网


HTB彝族人网

  (李绍德,彝族,楚雄州作家协会会员,武定县插甸镇增益村党总支书记,邮箱wdxcdxlsd@163.com)HTB彝族人网

编辑: 发布: 措扎慕 标签: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