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赫龙诗歌:母亲(外三首)

作者:赫龙 发布时间:2022-03-23 原出处:彝族人网

image.png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母亲》

善良的人似乎要苦一辈子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忙碌已经成了标配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荞麦和土豆压弯了日子的脊梁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百褶裙下的那片土地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有十八凹的风霜雨雪、骄阳烈日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是这一生的写照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记得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目光如炬是她的选择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心灵手巧是她的骄傲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落落大方是她的教诲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她确实老了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是我的心太冷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是坐上了远去的火车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最终的歌谣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变成屋檐下的等候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场雨》

我在等一场雨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晴天等下雨是一件煎熬的事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比渴望更能折磨爱了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想可能像木呷等他的阿呷莫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日思夜想,春光不及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放羊的老莫苏说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莫色尔库的那座高山起雾就下雨了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山中静谧,只有羊儿的叫声在回荡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和远去的绿皮车的鸣笛声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于是乃乃包的村头多了一个守山的人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晨曦到黄昏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送走了夕阳,背着月儿回家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夜下孤独的村庄又响起了阵阵口弦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把遗憾藏进夜色里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老树》

沉默的时候思绪就近身了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巡山偶遇了一棵百年老树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微风轻抚在白云飘落的清晨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就这么远远的在风中站着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残破的空鸟巢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诉说着大渡河峡谷与它的故事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朵没有被形容词破坏过的花蕾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静静地依偎在树干上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也许她攀岩了三生三世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谁不肯为这春光驻足半刻呢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躺在树荫里安然酣睡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梦里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抹烟雨洒落在多情的村庄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守山人》

甲古甘洛的北大门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尼日河与大渡河的浪漫相遇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孕育了这壮阔的神奇峡谷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里没有人唱古老的歌谣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雄鹰也飞不进来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有守山人,瘦弱的像根野草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想着这本是个美丽的村庄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却留下被风雨冲刷过的痕迹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成昆铁路的桥墩孤独的立在河边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讲述那段凄凉的故事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岁月也不能抹掉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又替它心痛万分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伤感已成为峡谷的常态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翻过沙马尔库的那座山或许能见到鹰xF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81年7月9日成昆铁路列车在大渡河支流利子依达沟遇特大泥石流,冲段百米长的大桥造成240人死亡或失踪,这是中国铁路史上旅客伤亡最为惨重的事故。

作者:赫龙,彝族,四川会理人,代表作中国诗歌网《行路难》、《荞麦》、《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