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乌呷莫

作者:吉克阿嘉莫 发布时间:2016-05-25 原出处:彝族人网
A5X彝族人网
A5X彝族人网
A5X彝族人网
新生代彝族女小说家吉克阿嘉莫专号
A5X彝族人网
A5X彝族人网
A5X彝族人网
“疯子”乌呷莫A5X彝族人网
A5X彝族人网
 
 远处的河上飘来一抹白色,温和的日光洒在这张白布上,四周死一般的静寂。偶尔微风吹过,把布掀起一角,隐约看见白布下的面目狰狞夹杂着一丝异味。谁也不会想到,这一切的主人居然是曾经名声在外的“乌呷莫”,更无从得知这位端庄典雅的美女为何沦落成这般下场。A5X彝族人网
  这座宁静的山庄里,人们都在费力的猜想着这具不明尸首,甚至全身血肉模糊的女人是谁,想知道这具尸体是否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估计今夜的村庄,除了那几只猫头鹰外无人入眠。A5X彝族人网
 没错,这个村庄不该有人认识我。我记得生前并没有来过这里。我的孤魂飘荡在整个村庄上空,我试图极力寻找属于自己的道路,可是前方没有人为我吟唱指路经,我并不知道在黑、白、黄的道路上该走哪条;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回到我的孜孜普乌;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回我死去的孩子;还有那个我爱着、恨着的男人……A5X彝族人网
 我想任由自己的灵魂随着河流逆流而上,去看看我生活的本来面目,我感觉到了灵魂脱离尸体时的轻松和惊喜。记忆的闸门一拉,所有的东西纷沓而来……20年前,当我还是一个年仅15岁的少女时,我就被舅舅家提亲了,顺理成章的成为大舅家长房媳妇儿。据说是因为当年的我是妈妈心里最乖巧的女儿,也是村里所有人公认的美女,端庄典雅是自然的。我的未婚夫是当地有名的德古,我们的结合显得天作之合,本该天衣无缝。所有的人,包括我们自己都以为自己将会按着生命轨迹走完这一生的旅程。
 每当逢年过节,农忙季节,我的未婚夫也就是我的大表哥会如期而至。未婚夫是个极为孝顺、体贴的男人。在姐妹眼中是一个不错的良人,而在当时的我眼里又何尝不是呢!光想着三年后年满18就嫁给表哥,顺理成章安居乐业。A5X彝族人网
 谁也不会想到,命运的轨迹总会偏离预期想象。在我17岁那年,村里来了位文化扫盲的老师,我和伙伴们一样成为了第一批上夜校的女性知识青年。老师白天教小学生,晚上给我们这些大龄人上课。还记得刚开始我只会“中国”、“中国共产党”“乌呷莫”这些简单的词汇。教我们上课的是一名外来的汉族老师,年仅23岁。可以说得上年轻帅气,更重要的是这个充满文化气质的汉族老师还会吹笛子。当然在我们彝族人的观念里,吹笛子是不吉利的,据说吹笛子预示着断子绝孙,不知说法可不可信,反正当地的居民是永远信奉着。我是班里,最为积极上进的一个,这位大不了我多少的老师将我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那是一个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世界。渐渐的我会诵读唐诗宋词,我也知道了“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虎女,君子好逑”的诗经。渐渐的,我开始看经常出入我们家的表哥不顺眼了,因为他除了对我好外,对于我的改变没有任何的发现,更别说两个人试图在人生观上达成一致。1977年,我刚满18岁。我的人生出现了第一个转折。
 原本18岁该是我和表哥结婚的,只是那一年党中央决定恢复高考。由于我们当地报考人数不多,我和我那表哥一起考上了某某大学。据说,表哥只是为了代替家人照看我,也是为了自己的媳妇儿不被拐走。而那个陪伴了我一年的汉族老师,却因为经常在村口吹笛子,被村民们赶出了我们的小学。A5X彝族人网
 我在大学竭尽所有的认真学习,而冠冕堂皇以我未婚夫自居的那位表哥不知自己的身边换了第几任女友了。对此,我睁只眼闭只眼,因为毕业后,这个任性的男人最终还是要跟我结婚的,所以我并不在乎此时他身边有多少红肥绿瘦。或许骨子里还有一些彝族女性的含蓄和保守在,所以大学里我和表哥虽是未婚夫妻,但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少得可怜,这也就不怪我的表哥在外沾花惹草了,毕竟在这个荷尔蒙飙升的时代,他要做些出格的事情,也在所难免。再说,他的心思本不在学习上,更无非是以监管我的理由上的大学,那就更加无可厚非了。A5X彝族人网
 三年过去了,我还是那个三点一线的女孩,学习、吃饭、睡觉,只是有件事情我偷偷坚持了三年,那就是在傍晚的时候,伴随着夕阳西下,湖边总会响起我的笛声。没错,当年我和那位至今还不知道名字的汉族老师偷偷学习了吹笛,那首“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是我上大学后听我们古代汉语老师讲解的,我把它用山歌的形式断断续续的演奏着,曲风怪异,却完全不影响自己对汉族老师的思念。这也许是我对自己未婚夫身边有女人无所谓的原因,当你心里藏着一个不可能的人时,生活就会变得好无厘头,许多常人的思维无法解释你反常的行为。譬如,你可以在湖边一坐就是一天,外人看来手一直捧着一本书的你,完全就是一个认真学习的模样,使得他们无法理解你上交的那张白卷,因为他们真的不相信那是你真的不会写,他们只会将你划在“高冷”一族中,甚至是“疯子”。很不幸,我在大学时,就有了这些所谓“疯子”们具备的所有特征,我会经常“疯言疯语”嘴里碎碎念着很多人听不懂的话语;经常一个人闷在家里写写画画;经常一个人默默地微笑;一个人默默的流泪……22岁那年,临近毕业,那个风流成性的表哥突然改邪归正了。在大学的最后这一年里,他经常出现在我的自习室,喜欢帮我打开水,喜欢买好早饭在楼下等我,喜欢周末带着我出去兜风……或许,容易感动是女孩子的天性,那个时候我真的想要就这样安稳的过一辈子,一起争取分配回老家,一起成家立业。
 那年,我和表哥趁着实习的机会回了老家,双方父母商量了婚期在我23岁那年,也就是毕业后的一年。将近四年了,第一次回家,我也才知道那个我心心念念着的人不在这个村子了。心里五味陈杂,没有人知道我大逆不道的心里藏着这样一个人,也不会有人知道表哥在大学时的那些风流往事。我们顺其自然的会在一年后结婚的,像从小人们对我们的期望一样在一起,结婚是势在必行,众望所归。我们也坚信我们会幸福永远。A5X彝族人网
 可是,人生总是充满着无数的变劫和不确定,也正是这些不确定构造了我们的绚丽人生,才使我们的人生充满着惊喜和惊吓。A5X彝族人网
 大学毕业时,我由于学业优秀被留校了。而我的表哥被分配去了老家的乡政府。双方的成就其实都不错,可是结婚面临着异地的问题。在我还没来得及开口的时候,舅舅的信就写到学校了,强烈要求我回到当地的小学教书,也说是为了自己的婚姻幸福。我还没来得及拒绝,爸妈的联名信就来了,要求我回家,否则断绝关系,将我开除家族。当我希望这位所谓的会爱我一辈子的表哥替我说话时,我的表哥正怀里揽着别人的肩膀出现在我面前。看着那个小腹微隆的美女,瞬间我明白了一切,但我却有种意想不到的释然感,后来才知道那是所谓的“解脱”。后来,我顺理成章的留校了,我的表哥将我休了,娶了那位温柔娴淑的女人,那个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邻家妹妹。当然,我的爸妈依然一如既往的爱着我,只是催婚的信息不断的传来,要求我工作一年内必须结婚。A5X彝族人网
 留校后,我在学校任教的同时,经常会投稿当地的报社,拿微薄的稿费补贴家用,也可以将自己的记忆变成一篇篇美文。在我陆续寄出自己写的长篇小说《笛子先生》最后一章时,我收到了报社编辑的邀请函,考量再三我决定赴约。A5X彝族人网
 在学校旁边唯一的一座茶楼里,我看见了戴着斗笠和面纱的编辑,我进去时明显感觉到了当他看见我一身青蓝色的旗袍时,身形一顿。我还在纳闷儿,该是怎样的人才需这样的怪异打扮。不等我思量许久,对方开口问,“为何你的作品每一章节的右下角都有‘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这句话?”我怕他误会,忙解释,“先生别误会,笛子先生是我17岁那年爱上的人,如今24了,7年的时间里我并没有他任何的消息,甚至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这句话只是自己小女儿家的一些埋怨罢了,心想着若是笛子先生不小心看见,或许还会来找我。还望先生海涵,不要删减才好。”话音刚落,对面的人摘下斗笠和面纱,微笑起身,我愣在原地,此时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除了含泪微笑,我不知道以何种心情来对待这个我爱了七年的男人。他一直颤抖着的双手,恰巧也说明了彼此的等待真的值得。四目相对,双手紧握彼此。离别七年,恍如隔世又清晰无比,仿佛七年前离别时的那次握手就在前一秒,彼此还是记忆里熟悉的那个人。七年的时间,让他越发的成熟稳重,浑身散发出迷人的书香气息,而我也从一个黄毛丫头变成端庄美丽的职场女性。岁月,改变了我们的模样,却没能改变我们彼此相爱的那颗心。A5X彝族人网
 父母听说我有了对象,都着急着让我回家好好交代,我能想象父母逼问我的场景。可我还是硬着头皮回去了,更重要的是我史无前例的带了一个男人回家。就像一颗石子投进平静的湖面一样,村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当人们看清来人时,各种猜测就在民妇口中传开了:有说我不守妇道七年前就和这个人苟合的;有说我表哥是冤大头的;有说我不要脸的带个外族男人回家的……绯闻绘声绘色,传遍大街小巷。我蜷缩在家里,不敢出门半步。终于逼得父亲发怒了。这天雷声大作,倾盆大雨,偶尔被狂风吹断的树枝发出呜咽声。可是火塘边,围坐着的所有人都很沉默,我跪在火塘的下方,身旁是这个历经千山外水陪我回家的男人。他用自己的双手护在我身上,父亲的皮鞭参差而下,偶尔有几下落在我身上,疼的撕心裂肺。父亲或许是打的累了,拖着沉重的身子坐在火塘的上方,从母亲手中接过烟,吧嗒吧嗒的抽着。父亲的抽烟声混合着窗外的一切声音,响彻整座宁静的村庄。我们的心也跟着上下剧烈跳动……A5X彝族人网
 我们抵得过父亲的暴力拆散,但我却抵不过母亲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最终我还是屈服了。我们分手的那天,我没敢送他。我怕看见他眼里的绝望以及柔情,我也怕一不小心我就会跟着他走。分手后,父亲不再同意我回原来的地方工作,在当地的小学里当起了小学老师。日子过得还算平淡,三个月过去了,父母早就闲不住了。24岁的我早已经是剩女了,父母又开始等着媒婆来提亲了。最后父亲准备将我嫁给村里的书记,听说是因为这个书记丧偶不久,留下三个孩子需要一个人续弦。A5X彝族人网
 这一次,我再也没有办法逆来顺受了。我天天哭着求母亲,她却不为所动,年过半百的她早就见惯了这样的事情,于她而言这事合情合理,再好不过。我寻思着母亲这里没戏,于是求着大哥家的小女儿,才7岁的小女生经不住姑姑的软磨硬泡,悄悄的将钥匙给我了,于是我很不孝的逃离了那个地方。A5X彝族人网
 我爬山涉水来到原来的地方时,庆幸的是我的工作还保留着,只是那个说好要一辈子不离不弃的人如今成了校长的准女婿,同时也是我的同事。三个月,我怎么能相信我们相爱七年,却抵不过短短的三个月?我也没有办法看着他们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幸福,想要伪装着祝福他们根本不可能。但工作还是得要,爱情不是生命里的必需品,我始终相信有了面包,爱情总会有的。所以,我决定形同陌路,认真工作。A5X彝族人网
 可是,生命里永远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情。我来上班的第七天晚上,这个男人来敲我的玻璃窗户了。他说,“他是为了他自己的工作和保住我的工作才和别人订婚的。”面对这个曾经爱了七年的男人,我无法原谅。我也无法原谅曾经的自己,面对父母的压力选择离开他。不在一起就是我们最后该有的结果,不论你有多少委屈,都得咬牙忍着。A5X彝族人网
 可是,他坚持每天都来窗前站上几个钟头,坚持了一年。渐渐的我心软了,那个飘着雪的夜晚,我第一次让他进屋,递给他一杯白开水后马上让他离开。自从那晚以后,越是寒冷的夜晚,他越是衣着单薄的就来了。于是,他在门外的时间越来越短,甚至最后直接进屋了。他们会一起推心置腹的聊天,会一起畅想未来,只是每每说到以后我的心都会疼,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没有他的未来我该如何走下去。渐渐的我越来越依赖他,校长女孩儿生日那天,他没来看我,我呆呆的坐在窗前天明,心里难过极了,那一刻我才明白他在自己心里的位置究竟有多重要。A5X彝族人网
 我想着,或许有个孩子,校长就会放我们一马,让我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所以这天,我买了酒,本来心里都有彼此,酒后更显得意乱情迷。在我爱上他的第9年,我成为了他的女人。那年我26岁,他32岁。我原本以为我们从此就会过上幸福的生活,没有别人的打扰,平淡幸福。可是,我却忽略了现实生活里还有一个女人横在我们中间,甚至我都说不清我们究竟谁才是第三者。那个我未曾谋面的女人成了我们的定时炸弹,随时都会成为我们争吵的导火线。日子也没有原本那样的诗情画意,多的是我的抱怨和他的不耐烦,将原本不多的见面时间压缩得寥寥无几。5个月后,我的肚子凸显,已经遮不住了。就在这个时候,他和校长的女儿结婚了。作为新郎新娘的同事,我怀着他的孩子参加了他和别人的婚礼,这个世界最大的耻辱莫过于此了吧。为了他逃离了父母,千里迢迢正准备为他生儿育女,他却转身就佳人在怀,或许这是对我的最大惩罚,对我不孝的大惩罚,对我不忠的惩罚。有家不能回,是我最大的悲哀。他结婚后,看着我的肚子渐渐变大,他居然像个过客一样袖手旁观着这一切,还经常骑着单车载着妻子到处游荡。我心如死灰,但决定将孩子生下来,毕竟这是我的骨肉,虎毒还不食子呢。怀胎八个月的时候,我向学校递交了辞呈,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生孩子。
正收拾着行李的时候,校长的女儿来了,看着我笑的意味深长。上来就扇了我说,“自此不相欠。”我倒在身后的床上,想不出这是哪一出?浑身的疼痛感让我的大脑无法思考。我感觉到身体里正有个生命在渐渐离我远去,我急切的想要得到救助,可是眼前这个面目狰狞的女人只顾着哈哈大笑,根本顾不上我……A5X彝族人网
 在病危时刻,我看见他闯了进来,呵责到,“说好的不许碰她和孩子。”我隐约听见这个女人叫他哥哥。A5X彝族人网
     后来,我命大保住了自己。可是孩子走了,我没能留下那个无辜的生命。原来他由于当年被我的族人们赶出村落时,受到了我村民们的羞辱,心里难以咽下这个气。无意间又看见我给报社提供的稿子《笛子先生》,还有每一章右下角的那一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时,早就知道我就是那个村里走出来的,并且应该还爱着他,甚至他都记不起这个供稿的乌呷莫是谁。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一切,当他好不容易释然的想要和我幸福时,又遭遇了全村的反对,甚至可恶的勾勒出了七年来的所有愤恨。在他还在挣扎中挺身护我的时候,我却提出了分手,无疑成为伤害他的帮凶。于是,他找到了远房的叔叔,刚好是我的校长,就有了后来精心策划的那一幕,只是孩子是一个意外,原本他只是想让我难过而已,没想到会伤及无辜。这让他愧疚不已,想要对我百般的好,可是失去孩子的我变得更加喜欢独自一个人呆着,不哭不闹,有时还会傻笑,变成一个十足的疯子,再也没有人能够正常的和我交流……A5X彝族人网
 耳旁响起一声声的念经声,我的灵魂撕扯着痛。根据我在人世间的回忆,这个时候应该在进行尼木措比,难道我的灵魂是要被送往孜孜普乌了吗?可是我还没来得及搞明白自己的死因,甚至那个我爱恨交加的那人都还不知去向,我的那个可怜的孩子应该还飘荡在阴阳间,我也得去找她。A5X彝族人网
感觉自己越来越轻,我清晰的看见人们从山上选来了竹子,然后准备将我冥婚给自己曾经的表哥,一起送往孜孜普乌。据说是因为表哥的妻子跟着汉人跑了,丢下了一儿一女,在跑的路途中凶死了,所以不能和表哥一起作为夫妻送走。我想着总不能死了,还占着别人的位置吧。于是,我的灵魂爬山涉水找到了一个孤魂,这个孤魂就是曾经的表哥妻子。我和她拥抱寒暄过后,将彼此的衣服对换,于是我成全了这对或许不怎么相爱的人,而我自己却成了孤魂野鬼。A5X彝族人网
 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我终于在一个荆棘丛林找到了我孩子的魂魄。由于当时没人给他念诵经文,所以这孩子还在我生前记忆里埋着的地方无法走动,更别说是投胎这等好事了。于是,抱着孩子开始了我的寻夫之旅,我想着要是他还活着,我一定让他来陪伴我们娘俩,让我们继续前缘。可是我找啊找啊,没有办法找到。甚至我总是在这个的地方绕来绕去,怎么都绕不开……A5X彝族人网
 渐渐的村里传开了关于那个抱着孩子的女鬼,隔三差五的就有人生病,有人离开,各种出事,全村不得安宁。没办法,只有全村一起出钱,请来了彝族最好的毕摩,经毕摩一算,才知道这个阴魂不算的女鬼是前几年被赶出村的乌呷莫。人们对她没有更多的印象了,只知道她被赶出去后的第二年,因为杀了自己的同事被逮捕。但由于精神分裂,被判无期徒刑。在被关的第五年,一次劳改中,她拼命逃离,被警察追的跳河身亡,如今就离她死亡已经三个月了,估计尸体早开始腐烂了。毕摩指明,“必须将乌呷莫的尸体找回来安葬,然后进行尼木措毕。方可安宁。”A5X彝族人网
 经过毕摩确认,村口那具被河冲下来的尸体正是乌呷莫。于是,全村进行了大型的作毕,仪式持续了九天九夜。人们找了个不知是谁的魂来和乌呷进行了冥婚,这一次毕摩开始念乌呷的死因,以及以后该去往的道路。毕摩和乌呷的灵魂进行了有效对话,乌呷被送往孜孜普乌了。只是那个小孩的魂魄被毕摩封印在了阴间,从此无****回。A5X彝族人网
 自此村庄恢复一片宁静,人们再也没有提及抱着孩子的女鬼,更加记不起乌呷莫是谁,似乎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A5X彝族人网
 A5X彝族人网
 笔者语:本故事纯属虚构,若有雷同,纯属意外。彝族这个古老而神秘的民族拥有着很多神秘的传统文化,我们需要辩证的去继承。作为新一代的彝族知识分子,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彝性需要我们一直保持,并随手记录下这些许点滴。A5X彝族人网
            
                         A5X彝族人网
 A5X彝族人网
      A5X彝族人网
                             2016年5月14日
A5X彝族人网
责编: 阿毅 上传: 阿毅 标签: 疯子 乌呷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