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小说/纪实文学/剧本

主子与小娃子

作者:沙马加甲  发布时间:2010-03-19 原出处:《越巂》

  从前,有个奴隶主自己定了一条规矩:安家娃子们不管谁去他家干活儿都不准生气,不然不供饭,而且终身沦为他家的锅庄娃子。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村里有个孤儿,名叫拉哈,也是奴隶主家一安家娃子的独苗儿子。父亲早逝后,这孩子和年已花甲的外婆相依为命。山上的坶玛花开花落了十五镒,拉哈十五岁后的一天,他跟外婆说道:“婆婆呀,昨天,我蝗奴隶主的老婆说,我已到她家干活的年龄了。”“孩子,我的好孩子,奴隶主的规矩谁也推翻不了,你去他家干活千万不能生气噢。如果你一生气沦为他家的锅庄娃子,我一个老太婆孤孤单单怎么活呀!”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拉哈半开玩笑地对外婆说:“不怕,婆婆,不要怕。我不会完成他家的锅庄娃子,搞得不好这凶恶的奴隶主要沦为我们的娃子呢!”外婆再三吩咐外孙注意千万不能生奴隶主的气。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拉哈牢记外婆的淳淳告诫,辞别老人来到主子家。主子暗自高兴,但装腔作势:“到我家这里来干活儿必须依照我的规矩才行:不能生产,大家要和睦相处,如果破坏我家规,不屑说不供你吃饭,还得一生替我当牛做马。”“哪里,哪里!主子大人呀,这些,您老人家不必蝗心。我从来没生过气,长这么大还不知道啥叫生气呢。万一,老爷您生气又怎么说呢?规矩对任何人都适用吧》如是您生气,那么您的钱财归我之外,您本人也要体验体验当娃子的滋味才对吧?”主子被问得哑口无言、呆如木鸡。但他转眼一想:你是为我当牛做马的,任其我使唤都不生气,我有啥气可生嘛!此时,很爽快地说:“对!对!当然适用。如果我生气就按你说的办好了。”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天,主子拉哈叫到身边交待任务:“你今天把我家的牛赶到山上放,午饭我自然派人给你送来。”赶着牛群放牧的拉哈在山上等啊等,太阳快要落山了,请看见送饭人的影子,他肚子饿得直叫唤,再也无法坚持下去了,于是拣起柴禾起一堆火,把牛鼻子、牛耳朵割来做烧烤,美美地饱餐一顿,才把牛赶回来。主子一见就说:“今天家里来了几位客人,由于忙着招待客人,忘了叫人给你送饭。你不会生我的气吧?”“没有关系,有啥生气的?只是牛耳、牛鼻被我割下来充饥了,老爷您不会发怒吧?”“不——要——紧……”主子吞吞吐吐地尽量忍着气,哪里知道话已经被他的老婆听见。她急急忙忙跑到牛圈里细细察看一番,只见牛伤口鲜血还一滴一滴往下滑。女人赶回屋里对男人大吵大闹:“天那,为啥不雷轰电击?!牛鲜血淋淋,令人惨不忍睹。你马上把这小子赶出门去,拿加此坏透的人来做个球?!”主子狡滑地一笑:“贱人最好不要开腔,这有什么大惊小怪!我自有打算,决不会轻易让他走。”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过了第二三,主子叮嘱拉哈不要把牛吆出去放,到山上割背草来喂。“安全可以,只是哪个地方有好草我不太清楚,老爷您先领我去割一次行不?”主子怕他空手而回,把对方的要求答应了下来。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主奴俩来到山上。拉哈说:“主子老爷,我没割过草,割不好。你们这些主子大人无事不知,无事不晓。您教我一下可以吗?”主子给他示范后,拉哈又夸主子:“唉,任凭我怎么割也割也不好。您再割一下给我瞧瞧好吗?”在拉哈的夸奖之下,主子汗流夹背地割啊割,割下了一大堆牛草。因太热,主子提议去河里洗澡澡。主奴二人又来到一条河边。拉哈敷衍地洗了一会儿就叫主子洗完慢慢来,自己先去收牛草。主子满意地笑了:“好!你想得周到。牛草装好后背回去,可能牛早已饿展望了。”拉哈收完牛草便 藏于草里。时过片刻,主子才到。拉哈哪里去了?主子暗暗高兴:这人一定气走了。有了这种想法,他背起牛草往回走,浑身非常沉,以为这是对余青嫩的原因。他草背到家,还是不见拉哈,主子有点莫名其妙。这时,只见拉哈从草堆(筐)里钻了出来:“麻烦您老人家了,对您不起。我收草时,过度劳累,本想在草堆(筐)里歇气,殊不知睡熟,被您背回家,您不生气吧?”“没事,没——事……”主子半天吐不出一句话。晚上,他辗转反侧,心里盘虎着如何收拾拉哈。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次日,主子又一次吩咐拉哈,让他到虎村通知村里的安家娃子,说自己明天要来收租,赶紧备粮备钱。(其实这是主子置拉哈于死地的一招)拉哈经外婆的指点,来到以有虎而得名的虎山脚下虎村,把人召集在一起:“明日,主子要前来收租,你们要盛情地款待他。我们这位主子是个怪人。他既不喝酒,也不吃肉,大家备好漆酸菜,他就喜欢这样的菜。”众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确是个怪人,干嘛只吃那使人发肿、发胀、泻肚的漆叶呢?虽想是这样想,可大家还是准备了。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三天,主子带八九个随便从来到虎山找拉哈的行踪,路上连一根骨头都没看见,他们一致认为这个调皮鬼一定被老虎吃了。当主子一行走到虎村时,全村男女老少前来迎接,并请往屋内,端出漆酸菜请“大人”用餐。这时,拉哈也出现在他身旁。主子已经饥不择食,不管三七二十一,狼吞虎咽起来。半夜时分,他肚子又痛又胀且泻肚、不停地放响屁。他几次想出门解溲,主人家有只恶狗,不也,只好拉在裤裆里。后来,接得太多,裤子再也不能穿。他摸到主人家一只背水桶,将水倒干净,又拉一泡在其中,裤子也丢在桶里,然后去摇醒拉哈:“快把水桶扔到河里去!”拉哈翻了翻身,故意大声嚷:“老爷呀,还早哟,天亮后我会处理,您放心好了。”眼看天快要亮,拉哈迟迟未有动静。主子胡乱地解下上衣绑在腰上遮羞,悄悄地把水桶抱起朝沟边跑。拉哈尔滨市立即起身叫醒主人家的姑娘们说:“主子渴得要命,亲自背水去了。河水在何处他不知道,快去追!快!快去追呀!”三四位姑娘惶恐地追了去:“啊呀!老爷,自动能让您背水?”“没有啥关系,没有啥关系……”桶在姑娘们和主子的手上争过去又夺回来。“哐啷”一声摔在地上,顿时,臭气冲天。她们再也抑制不住自己,蒙住嘴“嘻嘻嘻……”地笑出声。拉哈一赶到,主子一把抓住就拳打脚踢。拉哈忍痛毫不还手。此时,他把自己和主子的誓约说出来让众人给予评判。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众目睽睽之下,主子羞愧难当,恨不得地下有条裂缝,使无地自容的自己钻进去。 G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