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名家名作

吉狄马加:吉勒布特组诗

作者:吉狄马加 发布时间:2022-01-29 原出处:彝族人网

image.png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01. 又一个春天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个春天又在不经意间到来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像风把消息告知了所有的动物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在原野的那边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伸出碎叶般发亮的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掀开了河滩上睡眠的卵石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昨天的季节的梦痕中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们抑或是在重复一个伎俩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死亡过的小草和刚诞生的昆虫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或许能演绎生命的过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那穹顶的天王星却依然如故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转瞬即逝的生灵即便有纵目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也无法用一生的时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来察觉它改变过自己的位置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些布谷的叫声婉转明亮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声调充满了流动的光影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红色锦鸡往返于潮湿的灌丛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们是命运无常的幸存者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太阳下被春天召唤的族人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向大地挥手致敬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渴望受孕的沃野再次生机勃勃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一个生命的春天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然也是所有生命的春天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的到来就是轮回的胜利!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是,我的春天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你悄然来临的时候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尤其是轻抚我的眼睑和嘴唇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尽管我还是油生感动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我的躯体里却填空了石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时候,我的沉默只属于我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我意识到唯有死亡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才能孕育这焕然一新的季节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一刻,不为自己只为生命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双眼含满泪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02. 马勺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马勺是木头的时针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星星撬动大地的长柄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哦!能延伸到意识和想象的边界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造物主为了另一只手变得更长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给了我们意想不到最大的方便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勺,谢谢你的恩赐,当手伸向天幕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宇宙的容器滚动着词语的银镜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吮吸光的乳头和古老石磨粗糙的金黄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看不见的神枝在支撑肋骨的转动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上面是山脉、云霓和呼吸的星群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你的意愿所到过的那些地方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荞麦、玉米、土豆和圆根的栖身地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果没有你,延长的意义将被消减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别的更重要更自在属于我的器具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勺,原谅我,就是最后的告别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也不会在魂归的路上将你藏匿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为你的内敛、朴素和简单的胜利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诺苏人的手一旦握住你的长臂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响彻山谷的颜色就会爬满节日的盛装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享用原始的美食、佳肴和第一口汤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内心充满了对万物的感激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代代传递在族人的手中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不属于我,只是短暂的拥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为每一次你都在为新的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命的到来做好了准备。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时间之外的马车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是谁的马车从那边跑过,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黑暗的深处它的轮子发出空寂的声音。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看不见车上的人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唯有雪的反光照射着星座的秘语。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驻足和停留下来的迹象,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陡峻山路,通向乌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似乎在更远的地方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蹄在回应那永恒的时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在短暂的时刻思考,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漫长的冬天的开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知道,那马车的目的地在哪里?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黑暗包裹着它的全身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形而上的未知的奔跑,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全然是在另一个抽象的国度。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除了马匹呼吸旋转的气体,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谁能洞悉存在的意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车似乎在证实消失的东西,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们在另一个空间望着我们。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人告诉我,这马车的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奔跑是行将结束的仪式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是尚未来临的开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不能判定这是一种真实,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隔着火焰渐渐熄灭的念叨: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清楚这马车乌黑的翅膀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否正穿行于现实与梦榻之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唯有高悬于云层深处的铆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才听见了车夫那来自内心的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比黑暗更深更远的宁静与喧嚣。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03. 石头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些石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光滑圆润的皮肤,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承载过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地之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光芒灵气的烛照。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们散落在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河滩上,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犹如独自伫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于夜幕的星星。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白天,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光的瀑布,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将虚无的链条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潜入它无形的宅园。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夜晚,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黑洞的光束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倾泻而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细小的纤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滴入它无形的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黎明的时刻,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吹拂的风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让它内部的结构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像秘密幽黑的戏剧。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无法进入它的内部,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永远只能看见它的完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能破坏的整体,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假如失常的铁锤选中了它,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四裂飞崩的刹那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所隐匿的一切都不复存在,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犹如神灵的一声叹息。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04. 大地上的火塘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地上的火塘,你是太阳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永不熄灭的反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鹰的翅膀,把影子投向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群山的额头和母语的果实,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漂浮的火焰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并非在今天才被母亲点燃。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地上的火塘星罗棋布,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在它的旁边传授语言的密钥,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将生与死的法则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钉入永恒的黑暗,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铁的规律,无法更改,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循环往复绵延千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为光明将引领我们穿过峡谷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已经把另一扇门打开。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有一道楼梯通往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恩体古兹的圣殿,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那里人和神的恩仇都将和解。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大地上还有一个火塘,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所有的火塘都是它的子孙。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三块锅庄石的眼睛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闪烁在穹顶的三个方位,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哦,太阳!所有人类和生命的炉灶,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发着温暖的光,像老虎金黄的皮毛一样,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刺目的波浪,把天空染成了醉意的黄昏。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是天空倒立幻化的群山、河流和森林,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大地之上万物永不疲倦巡游的英雄父亲。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那天空和大地之间,我们的先辈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样说,有底的木碗要赛过无底的金杯”。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活着,是母语还在微光中倾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活着,是词根仍然在黑暗里闪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活着没有理由,也许这就是理由!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05. 还给这个世界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从这个世界索取的东西太多,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应该还给这个世界。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塞萨尔·巴列霍说:他吃了本该是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另一个人的东西。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为此他充满了极度的痛苦。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是所有的人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都意识到了这一点。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在消耗着地球,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众人的鼓动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驱赶海洋的鱼群,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让侥幸漏网者变成新闻。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让大地的伤口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绝望张开的嘴咬住石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有石头能承受这沉重的咬合力。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而石头的双腿战栗,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眼里饱含浑浊的泪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今天的人类为自己寻找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足够的理由,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为证明这种透支的合法性。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吞噬森林的肺叶,在别的动物的家园,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让钢筋和水泥的固体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成为大地不孕的子宫。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是宣言的正确,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能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让受害的弱者陷入沉黙。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别的选择,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雪线的上升,冰川的消失,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鹰在天空落下了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被愤怒毁灭的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成群结队,不是一个人。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张着嘴,同样不是一个人。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个遥远的没有出生的人,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的那一份东西,已经被我们吃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或者说,是他们那成千上万份的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东西已经被我们在私下瓜分,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有冠以美名的巧取豪夺。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是理论上的那一份,也不是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通过数据推理存在的那种可能。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或许我们能创造新的财富,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我们没有权利,没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剥夺另一个时代的人和生命,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继承本该属于他们的神圣的遗产。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应该还给这个世界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些东西。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不属于我们,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他们的东西,尽管他们无法把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个正当的诉求送上今天的法庭。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世界的裂隙穿过诗人的心脏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耿占春 刘文飞 高兴主编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版社: 四川文艺出版社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版时间: 2021-06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06. 昨天、当下和未来的群山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并非仅仅是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迁徙中的一段历史,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是现实中的存在,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古老语言的吟唱中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词语中的微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同透明反光的水晶。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们没有名字,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我们的祖先为它命名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最终让史诗的根部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母语中获得了永生,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或许它就紧靠着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个星球太阳最近的梯子。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天际间吹来的风,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足以让土墙的睡眠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瞬间潜入那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刚被祭祀过的河流的梦里。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的,它们刚刚醒来,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光影中摇晃脖颈,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最初创造者的骨骼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奉献给我们的乳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谁还能忘记,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这里我们享食过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多少蜂蜜和荞麦。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哦,没有变化的太阳,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旋转宁静的轮子,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我们的头顶轰隆隆滚过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后陷入永恒的沉默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见证过所有的诞生和死亡,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也目睹过我们的苦难。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果没有你,天上的火塘,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狂欢的节日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不会把火焰的宝石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夜空中千百次地点燃。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哦,永恒的火焰,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是太阳最伟大的隐喻,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婴儿的第一声啼哭,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被你投来的光覆盖,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不是一种仪式,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仪式却从这里开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块石头,锅庄的颅骨,旋转的杯盏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是如此地亲近火焰,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为唯有火焰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能将生和死的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最隐秘的过程显现于神枝,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并把每每投掷于火塘的颂词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传授给了我们,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我们在众人的簇拥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成为火焰的一个部分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以肯定,这是死亡的失败,生命的胜利。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醒来的时候,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是一个人,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些穿小裤脚的人,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些穿中裤脚的人,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些穿大裤脚的人,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些走在山路上失去平衡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来自灵魂的高腔。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哦,世界的群山,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群山肚脐之上英雄的配饰,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无论你是公的还是母的铠甲,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每个见过你的人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都会在火焰之上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为至高无上的荣誉旋转舞蹈,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祭祀的牛头上爬满了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被涂抹后的星星和月亮,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原始的分享,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与理论的乌托邦南辕北辙,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围坐在地球的斜坡上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接受主人的食物,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这里让我们相信,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递过每一杯酒的嘴唇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都会成为一个族群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巨大的漂浮于天际的碗。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哦,人类的赛马,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谁制定过唯一的规则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名马达里阿宗不会死亡,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为每天都在念它的名字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在圆圈中让骑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变成抽象的概念和虚无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有胜利者才能成为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目光弧线中的一个核心,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真正的美无法复制,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选出这个时代的甘嫫阿妞,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玛瑙和白银的遮蔽中,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曾经为美献出过生命。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名字的歌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燃烧的喉咙里呐喊,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向自由致敬,向火焰致敬,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向遗忘致敬,向记忆致敬,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在地球的这一端斗鸡,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梅斯蒂索人在墨西哥斗鸡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咧开的嘴在我们的脸上微笑,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的欢呼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他们雄鸡搏斗的影子里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像一束没有额头的火焰。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哦,我们的群山,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昨天、今天或许还有明天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都会在明晰的现实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和玄迷的精神世界里与你相遇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为你的存在,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里的每一个诗人和歌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都会把他们生命中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关你的那一部分奉献给你,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连同幸福、悲伤、泪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以及回归火焰时最后的独白。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07. 兹兹普乌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是祖先灵魂聚集的地方。白色弥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漫了所有的领域,没有时间的概念,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失重之物在此漫步,孩子与老人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生死之外,他们的年轻和衰老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以另一种方式,拒绝存在的变化。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星群触手可及,群鸟的幻影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沉落于光的大海。垂下金翅的神马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站立在感知的彼岸,事物被重新定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太阳的颜色,凝固成寂静的白幕,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吟诵的经文流淌在无声巨大的源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不同的方向而来,被引领的声音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路途上召唤。那火焰的颂词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祭司献给三魂的礼物,它的陪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远离魔界的险境。手持白色的羊毛,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双手捧饮泉水盛开的葡萄。不要犹豫。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此并非是长留之地,经典中记载的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城池其结局都是尘埃,剩余的部分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毁灭已是一个不争的问题。没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物质构建的实体,永远沉溺于不朽,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否则不会给短暂的一切赋予意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时间的主宰,如果还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样的时间,它的反面也不会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钉满苍穹的钉子。哦,唯有荣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生命绽放时属于集体的纪念物。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给史诗注入牛血,英雄将被世代传颂,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墙上的马鞍在寻找它的骑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创造狂欢的时机,旋转肉身的灿烂,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火的节日遗忘白银装饰的面具。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躯体与灵魂的契约,其中的搏击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将代表生和死开始时所有隐匿的秘密。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哦,诗人,伟大的祭司!这就是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在众人面前歌唱的理由。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原谅我,也有过短暂的时刻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被欲望的需求所腐蚀,忘记了吟诵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珍珠般的诗句。但当火焰再一次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照亮了人类前行的道路,你仍然能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看见我站在这个古老族群的前列。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永恒活在传统的仪式里,并非选择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外部的形状,尽管额骨衰老的裂变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已势不可挡,但想象让我的渴望呐喊: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叹惜小鸟再不能射出高过土墙的弧形。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火焰改变肉身的形态超过其它方式,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将存在之物送至形而上的国度。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给亡者穿上一件永不腐烂的衣裳,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唯有此种力量能抵达未知的疆域。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要相信生与死都被聪明人解读,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要不然抽象的一打开后或许属于无限,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样的结论据说就是一个疯子的发现。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让火包裹的一切再没有所谓的重量,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命都需要有变得轻松自如的一天。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有在诞生和死亡的重复过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牛角号吹出的血丝才缠绕着线轴。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漫长的等待让愤怒的生殖啼唱,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让野蛮的情侣折磨交欢的对手,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金枝的影像划破月色里的聚合,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被称为眼睛的狂欢,最终迎来了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影像在皮囊下痉挛的回归与释放。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里,红布缠上胜利者的欢呼,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里,母性的颤动牵引着循环。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解脱的灵魂,穿越了星座的门扉,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音乐从群山的白昼宣称楼梯的曙色。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所有的灵魂都要遗忘感官的快乐,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俨然如同一块黑铁对立的隐喻。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快拨动那四片口弦非理性的杰作,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那里白色的绵羊和透明的鸟儿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都将获得神灵们实至名归的赞颂。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面对亡魂的自由解放我们理应拍打击掌,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欢迎他们的亲人肃然伫立在那兹兹普乌。Gs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所属专题:

吉狄马加及其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