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普驰达岭:暗香(组诗)

作者:普驰达岭 发布时间:2017-05-19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暗香》


今夜  天空涂黑了我的背影

在这个暗香飘动的夜晚

花的意志如一枚透亮的明月

洒下了极至的美

妙曼的清烟  从古老的时光

相约而来  一朵花的青春

可以抵达黄昏的尽头

今夜 我想跨上倒在地上的背影

让美丽悄然在暗夜的坐姿里走光

能与暗香为舞  那样的夜境

我无须从未来开始想象未来

被海棠花熏陶的时光

在明天一样的晨曦里

可以依旧深情 款款如你



《母语》


在母语的星图上

文字是一匹

可以折叠的骏马

我愿骑行在

“毕”声浩朗的经诵中

让文字的光辉 始终烛照

我为母语失身的嗓音

天马行空中 收割

祖先发颤的旗语



《母亲》


像一枝拂风的细柳

母亲的音容

荡漾在心湖

无时在夜空击落

怀念连连的泪水

母亲早已走远

而含在思念中的依靠

如泪  至今不忍垂落



《信仰》


很多时候  信仰是我

血液深处一座  不死的庄园

它居住着一行  时刻为孤独的灵魂

出窍的诗句  用空灵的虔诚

修复内心深处  又一座

濒临倒塌的精神殿堂



《石头的寓言》


如果你也像我一样

开不了妖艳的花朵

长不出嫩绿的叶片

那就坚默地躺下

四海为家  随遇而安

在风雨兼程中  总有一天

你会水落石出



《日子》


放下身段  远离那些杂念与欲望

把日子拉直  让生活淡雅

或落坐或单飞  安静时

就做一枚石头  飞翔时

纷扬为一朵雪花  自由地降落

无声地融化  可以忘却或怀念

从记忆的故乡拍岸而过的河流

在清澈中  让时间把自己

打磨成鹅卵石的模样

光滑地做人  自如中写诗

在溪流中低低地飞  远远地

静观万象起伏  默然中

落定为参禅人生  就像石头

要么把头陷入土中 要么让身体待在风里

用低低的头颅守望故乡 想象自己

对故乡的忠贞 总比泥土高出那么一点点



《毕摩之书》


你如秋雁行空

你如鹰眼守疆

你如祖魂在场

你似众神临空

你让河流弯曲

你让鬼魔远遁


你指间滴落的时光

写满指路灵舞的谱系

你舌尖上居住的母语

穿行于涂满彝文的谱牒

你总要放空自己的手势

让天地间的神灵

顺着你的嗓音

来来去去


你总要朝圣一节竹叶向天举杯

让阴阳之界的祖灵

顺着你密密麻麻的经诵

进进出出


你总要放低自己的头颅

让高天行云的大雁

顺着你的祭铃

南来北往


你总要面朝一棵神树招魂

让一切自然之神

顺着你翻飞的毕扇

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你总要目送一只神鹰

让聚落中的生灵

顺着你飘扬的睿智

永远在阴阳和睦中过往



《漠风依然穿过嘉峪关》


漠风从石玫瑰花的根部

猎猎袭来  在嘉峪关

长风从几万里悄然起身

吹过了玉门  过眼的历史烟云

只能穿过记忆的闸门

停靠在羌笛悠悠的回响中

青海长云啊  是否暗淡了

祁连山的雪光  曾在老龙头一直向西

嘉峪关的字眼  只能在梦中开过

孤城的影子  被长长的砖墙

断断续续地连着  胡风已去

大漠浩日  牧歌流韵

蔚蓝的长空  在大西北

蓝得有情  酣中有梦



《眺望只是倾诉夜的忧伤》


搭在河汉的目光 很多时候

眺望只是倾诉夜的忧伤

让风吹着空旷的银河

寂寞与荒凉总比夜要黑

就如一首出自大地的悲歌

可以道出地球深处的秘密

是怎样的不甘寂寞  沸腾一生

并以自己的方式生长或老去

只是在今夜  我的灵魂跟着风走

留在大地上的雪迹  始终

没有凌乱如人类的想象

我想象着我仅仅是个牧羊人

只想把愚昧赶下大海 把世界留给石头



《贝壳如海在呼吸》


观山如山  听海似海

此时临海  人生的叹息

一浪高过一浪  翻翻滚滚之后

我如那枚贝壳 搁浅在沙滩上

自然与呼吸从我体内退潮

生命的壮阔在我的尸骨中暗淡

复归大海的欲望  只能在沙里偷偷地哭泣

那就与流沙为舞  与被丢弃的呼吸为伴吧

搁浅的叹息  也可如海

在每次退潮之后  依旧让生命

在岸上脉动千年万年



《阁楼》


时间走在窗前

阳光一寸一寸

雕刻着阁楼的背影

那些徘徊的记忆  交给过往

黑暗中的笑脸被锁在岸上

日子躺在酒杯中

正如一个夏天的词汇

准备醉倒在柴房


时间之上  飞鸟在故园走远

幸福的人忘记幸福

遥远的人忘记遥远

被夜晚握碎的往事

让白天漂白的孤影

从一片麦田走过  一座阁楼的往事

远的时候远 近的时候顺流而下


窝居过的旧寨院  总能在母语中

转身自如 那种入骨的辅音

松紧有度的韵母

装饰着阁楼  阁楼的春秋

从快乐中来  又走回快乐

从日子中来 又回到日子



《酸木瓜》


一种果实  结在带刺的天空

宴野盖世  酸得刺骨


如枕边落满玫瑰的密语

如春天肆意开放的证词

它们可以成群结队

穿过岁月的发梢

该开花的时节开花

该结果的时节结果


繁盛的花期  如夜空的星星

密密麻麻的花朵

散落在欲望的枝头

挤挤攮攮的果实

爬满夏日的阳光

酸弯了静谧的夜空

酸灭了美食万象

激活了舌尖舞蹈的四季


只是那些总被日子压弯的细节

始终被酸酸溜溜的日子

一次又一次地忽略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