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普驰达岭组诗:乌蒙之书

作者:普驰达岭 发布时间:2017-12-19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 石头的寓言


如果你也像我一样

开不了妖艳的花朵

长不出嫩绿的叶片

那就坚默地躺下

四海为家  随遇而安

在风雨兼程中

总有一天  你会水落石出



█ 乌蒙之书


千年的故事  生长在碧草连天的草海之上

在草海之上  夜郎不绝的余音

飘入牂牁的寨门  乐不思蜀的山鹰

排满每座高山  可乐击天飞扬的翅膀

疾驰如风  万年之外的古海

落陷在山谷  霜落草枯的云天

在山与山之间  抖落

乌蒙山难以掩饰的秘密


布默战史刀光剑影  三桂屠夫手舞弯刀

乌蒙山下烽火连天  阿西里西千鸟飞绝

指路灵舞的迁徙之路  乌蒙尸骨遍乡野

毕神浩浩的归祖之路  滔天血泪满沧海


南盘江盘坐如海  北盘江踞若处子

牛栏江流银如带  普渡河似虹垂天

一岁一枯荣的韭菜坪  是千年之外

大乌蒙弹拨的绝响  月光洒下响水滩

水西百里是杜鹃  山含苞 花待放


乌蒙浩朗的花潮  汹涌澎湃

露珠一样透亮的时光  游走在乌撒大地

过山号扣响的石门坎  乌蒙牧歌声悠扬

驻扎在云朵上的歌谣  唱着水西说着乌蒙


千山的乌撒  万水的乌蒙

缠在金沙江这根龙骨之上

流响千年的传奇  如举过天外的火把

火树银花  节节铿锵的乌蒙山

孜孜仆乌两重天  毕诵朗祭铃浩

玛纳液池圣泉涌  彝王六祖流芳山河



█ 南高原之书


一生不忍丢弃的暮光城

一世忙于奔命的雷打坡


夏朝的风 商纣的雨

古羌的笛 巴楚的雾


卜辞 王去楼空

甲骨 空留无语


走走停停的夜郎

来来去去的南诏


从南到北 忙于迁徙的祖先

从东到西 劳于迂回的夜郎

多少次梦回 不做盛唐之梦

多少次迁徙 不走长安之城


夜晚沉睡的神灵 白天慌乱的鬼魂

重重叠叠的经书 密密麻麻的祭辞

如果忘记放置鹰爪杯的神座

阿苏拉则祭祀的酒杯 会空留在乌蒙山头

如果遗忘该站立的那座山峰

阿普笃慕举起的弯刀 会搁浅在哀牢山脉

如果迷失了山与山之间的古道

彝人放飞的的大雁 会难以在无量山着陆


彩云背后的太阳 南高原上空的月亮

一千里磅礴乌蒙 二千里锦绣无量

山与山之间 演绎着彝人不老的传奇

三千里巍峨哀牢 四千里广袤凉山

水与水之间 生长着彝人不绝的谱牒



█ 神灵之书


在暝暝的祭辞面前一根羽毛该有多轻

才能在神灵的意旨中飘得更远

一对神灵的翅膀该有多重

才能托负众神的法力直鹞九天

让天地万物顺流而上 入驻于神灵的巢穴

让阴阳和美的经诵 招之即来

让盘踞在天地间的灾难挥之即去


在座次分明的神灵面前 一杯献祭的酒

要含满多少香醇的浓度 才能让请神的大雁

将众神一 一分约而至 抵达毕摩祭奠的神坛

在法力无边的毕神背后 该约请多少助法的神器

才能让众神毗邻而居 在毕摩祭祀的法场

让神灵的法杖款款入驻 在祭坛将毕神的法力一 一显灵


在择山而居的山神面前 一只献祭的白公鸡

该用多少洁白的想象 才能撼动山神虔诚的法力

在临渊而栖的水神面前 一枚祭祀的石头

该含满多少温度 才能使祭灵的圣水

将一切附体的瘟疫 一一驱除

让水生万物的灵性 在神龛与祖界来去自由


在择林而居的树神面前 那些献祭的牺牲毛发

该以怎样的神板与标签 才能让一颗树的灵魂

翻山越岭走村窜户 将一切生生不息的生存密码

一一送抵彝人盘踞的聚落 让一个古老部族的基因衍承不息

然后迎风而动 生机盎然


在一座座人神共居的山头

我们还能掏出多少刺穿肺腑的言语

与毕神一同走向祭祀的神龛

那片请神祭祀过的山林

我们还能拥有多少虔诚的祈祷和祝辞

让神座永远庇护部族古老的村庄

以及鲜活在聚落上的所有生灵

那条至今在古老部族头颅中弯曲的河流

我们还有多少激流般的狂热

在逐水而居的岸上 挺起高傲的天菩萨

朝生命的源头一次次合掌、膜拜并长跪不起



█ 母语之书


在母语的星图上

文字是一匹

可以折叠的骏马

我愿骑行在

毕声浩朗的经诵中

让文字的光辉

始终烛照我为母语失身的嗓音

天马行空中   收割祖先发颤的旗语



█ 毕摩之书


你如秋雁行空

你如鹰眼守疆

你如祖魂在场

你似众神临空

你让河流弯曲

你让鬼魔远遁


你指间滴落的时光

写满指路灵舞的谱系

你舌尖上居住的母语

穿行于涂满彝文的谱牒

你总要放空自己的手势

让天地间的神灵

顺着你的嗓音

来来去去


你总要朝圣一节竹叶向天举杯

让阴阳之界的祖灵

顺着你密密麻麻的经诵

进进出出


你总要放低自己的头颅

让高天行云的大雁

顺着你的祭铃

南来北往


你总要面朝一棵神树招魂

让一切自然之神

顺着你翻飞的毕扇

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你总要目送一只神鹰

让聚落中的生灵

顺着你飘扬的睿智

永远在阴阳和睦中过往



█ 日子之书


放下身段  远离那些杂念与欲望

把日子拉直  让生活淡雅

或落坐或单飞  安静时

就做一枚石头  飞翔时

纷扬为一朵雪花  自由地降落

无声地融化  可以忘却或怀念

从记忆的故乡拍岸而过的河流

在清澈中  让时间把自己

打磨成鹅卵石的模样

光滑地做人  自如中写诗

在溪流中低低地飞  远远地

静观万象起伏  默然中

落定为参禅人生  就像石头

要么把头陷入土中  要么让身体待在风里

用低低的头颅守望故乡  想象自己

对故乡的忠贞  总比泥土高出那么一点点



█ 村落之书


夕阳翻过山坡  归栏的羊群

在村口安静下来 舔食着一节一节

暗下来的黄昏   瓦板房上

一只归巢的麻雀  梳理着暮色

随风舞蹈的炊烟  伸展着四肢

向黄昏的山岗  吐出火一样的言语


狗吠声穿过灰黄的夜色  天幕如唇

长满密密麻麻的胡须  在火塘边躺倒的村庄

有叮叮咚咚的月琴声飞出  很多时候

村寨的夜空 如黑压压的胡须

爬满唇边的歌谣和往事  如一支举过头顶的火把

燃烧着山村伸手不见的黑白与温暖



█ 春雨之书


目光在时光中散漫地駐脚

把一片天空迷离成一场春雨

从季节的码头转身  爬山虎一路向西

在五月的出口  与这场春雨不期而遇

倚靠在春天的窗台  繁茂的藤蔓

压弯了岁月  纤细的指尖

拨开五月的蓝  细雨不紧不慢

在时光中滑落  一些花

在雨中醒来  一些花依然顽固着

在珍贵如油的雨里盛放

还有一些花瓣  在雨声中落下

湿漉漉的思绪  划开时间的伤口

败落的花  如一地狼藉的骨头

划过天空的翅膀  始终没有痕迹

一些鸟已衔着春天  穿过时空

散养在流浪中的猫  卷宿在梦乡

在春雨中  依旧没有醒来



█ 爱情之书


午夜的叹息被流放在心头

一行诗走到岸上

淋湿了一颗沉默的石头


风舞如剑  水潋如花

羊群已经走远  四月的天空

一些词汇可以想象

一路的誓言可以搁浅

埋在岁月深处的爱情花

独自开放  来不及打捞的爱情香

消瘦了日子  孤独了四月的天空


你眼中的星星  是否

在苍茫的夜空陨落

你气质的太阳  是否

在波涛汹涌的海上沉没

你迷醉的月亮  是否

在穿云过雾中沦陷

你梦中的爱情花  是否

在终南山移植


亲爱的  午夜的诗歌  是否

可以痛得如月光一样轻

亲爱的  生命的歌谣  是否

可以唱得像爱情花一样香



█ 暗香之书


今夜  天空涂黑了我的背影

在这个暗香飘动的夜晚

花的意志如一枚透亮的月光

洒下了极至的美


妙曼的清烟  从古老的时光

相约而来  一朵花的青春

可以抵达黄昏的尽头

今夜  我想跨上倒在地上的背影

让美丽悄然在暗夜的坐姿里走光


能与暗香为舞  那样的夜境

我无须从未来开始想象未来

被海棠花熏陶的时光

在明天一样的晨曦里

可以依旧深情   款款如你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