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作家

诗歌是我内心的独白和寂静的低语:彝族女诗人龙红紫罗访谈

作者:米一 发布时间:2021-02-22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编按:很多人眼中,龙红紫罗是一个不写诗的诗人,一个不唱歌的歌者,一个不亮丽的美人,一个随手一扬就是漫天星空的女子……她的诗歌十分随性,又十分真诚。她是一个生活在诗境中的凡人,同时也是一个凡尘生活中真正的诗人,她的世界里有很多的爱,以及静开的鲜花……

关于龙红紫罗:

龙红紫罗,女,云南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人,80后,彝族。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主持人。她是第一个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毕业的彝族学生。曾荣获“中国首届彝族太阳女金奖”、云南“彝族之花”冠军。曾在云南电视台、云南楚雄州电视台担任过新闻主播和大型综艺节目主持人。曾和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广西电视台、央视著名主持人赵忠祥、赵屹鸥、阿果等合作主持过节目。曾担任过“2015西昌邛海湿地国际马拉松”比赛的嘉宾主持。主持的节目曾荣获云南省广播电视政府奖一等奖和特别奖!现居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

image.png

米一:你是哪一年开始诗歌创作的?是什么激发了你选择诗歌这种体裁进行创作?

龙红紫罗:我在高中、大学时期就比较喜欢诗歌,那时候也瞎写,也写了不少,只是后来一会儿读书一会儿工作,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搬来搬去,很多写在信签纸上、笔记本上的诗就不慎丢弃遗失了。之后也偶尔写写,都是自己写给自己看的,属于自言自语、自娱自乐、自说自话型的。2015年底的时候,我母亲突然去世,对我打击很大,许多夜晚我都在失眠,我都极其痛苦,悲观厌世,总是不知道为什么活着?在抑郁不安,睡不着的时候,我就在半夜起来码码字写写诗叙叙情。有些身边好友看到我写的东西,觉得不错就都来鼓励我发表。但我还是很谨慎,不自信,也觉得水平太低拿不出手,自己的文学修养和文学造诣远远不够,登不上台面。直到2017年才被朋友陆续发出来,我觉得做什么事情还是需要一个时机和缘分,我写诗亦是如此。

image.png

米一:诗歌创作对于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写诗和职业之间,你是如何调和两者之间的关系的?

龙红紫罗:我觉得诗歌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诗歌也是生活,生活也是诗歌,诗歌是我内心世界和精神世界的反观反照,它是我内心的独白和寂静的低语。它也是我很私密的部分,很自我的部分,是我的私人领地和秘密花园。写诗和工作也没什么冲突,我一般写诗都是业余时间写作,尤其在夜晚,听听歌、看看书,什么都可以想、想什么都可以,那一刻才是安宁的松弛的,我自己和自己对话、自己和自己和解、自己原谅自己、自己放过自己。哪怕是半个小时还是一个小时,那都是属于我自己的时光,夜晚的那个时间段,我会静下来也能静的下来,那时候的灵感也很好,放松下的文笔会好一些。所以我写诗和职业不冲突不矛盾。我写诗,不仅锻炼了我的文笔,让我的思想活起来,动起来,鲜起来,更重要的是它还一直鞭策我,督促我多思考、多想像、多动笔、多积累、多学习。

image.png

米一:生活的意义之于诗歌,你是如何看待的?

龙红紫罗:我写诗完全是为了自己和自己对话,自己和外界对话,自己和自己沟通交流。写诗也是为了打发时间,写诗淡化了悲伤和悲苦,加深了喜乐和欢笑,它能安抚我的情绪、安放我的心事,尤其是为了跨过失意的失败的失望的日子,度过悲伤的痛苦的寂寞的时光,熬过那些极致的苦,极致的悲,治愈自己、安慰自己、拥抱自己,让我重建自我,重拾自我。记录我生活的点点滴滴,喜怒哀乐,是我对我自己生活和情感的一种抒发和宣泄,是自我情绪痛快的肆意的直接的有力的表达。

米一:写诗歌,是否是你遁入生活的一种途径,或者说诗歌是不是你对话生活的一种通道?

龙红紫罗:生活的方式有很多种,那诗歌肯定是我对话生活最直接最自然一种。现在各种压力很大,我觉得我写诗后我的抗击打能力就变强了,它是我逃避坏情绪坏心情,自我减压最好的最有效的一种方式,我只是自我治疗,自我催眠,写诗能增加我的信心,能照亮我、温暖我、鼓舞我,我还觉得自己还行、自己还好,诗歌是我自己给自己加油,自己给自己鼓劲的最有力的武器。我写诗的时候,我是很自然的很随性的,我不管别人喜不喜欢,爱不爱看,我不是为别人写诗,我不在乎你说我的诗是高是低,是好是坏,是俗是雅,我只为自己的真心真意真情,只为自己的感触感动感伤而书写。我要为别人而写诗,或是讨好别人而写诗,或是为了得到他人赞美而写诗,我肯定一个字都写不出来,我无法下笔,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写诗的水平是有限的,可我的情感是无限的,我写诗是低的,我的情感是高的,任何时候,以情感人以情动人才是真理,不能感动你的诗歌永远无法感动他人,不能温暖你的诗歌也同样不能温暖他人。

image.png

米一:凉山本土诗歌创作氛围对你的创作有影响吗,你如何评价当代凉山诗坛?

龙红紫罗:凉山处处有诗,处处有诗人,只要你有一双会发现生活美的眼睛,有一颗可以感受到日常烟火气的心,凉山到处是诗歌,凉山是适合诗歌开花的一个地方,凉山的诗歌也很繁茂繁盛。现在写诗的人很多,很多人在读诗写诗,水平有高有低,但总的来说,是好的一个事情,我觉得鼓励写作还是比打击写作强。写总比不写好,有总比没有好,有比较有学习有借鉴才能自省自醒,也才能更好的成长成熟。说一千道一万还不如写一句出来,其实水平和文笔是可以历练的,可以提升的,只要你多思多学,只要你肯写肯干,多阅读多感受,还是会出作品的,没有人天生就能成事成才。我自己以前写的有些诗就很稚嫩,但坚持下来,我也有了一些还不错作品,所以坚持和不放弃很重要。情感质朴,情绪饱满,有情有义的书写一直是我坚持的不弃的不止的。凉山很多诗人的作品,我只要有时间都看,都喜欢,尤其喜欢吉狄马加、倮伍拉且、依乌、马海五达,鲁娟的诗歌,经常拜读学习欣赏,凉山这片诗意的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生长的诗歌和诗人也给我很多的启发和美好。

image.png

米一:写出你觉得最重要的几个诗歌写作要义或者要素。

龙红紫罗:诗歌其实是在生活中,没有活生生的热腾腾的生活,那就不可能有诗歌,我写的《服饰在你们就在》那首就基于我的亲人们,我奶奶、我外婆、我妈妈去世后,我常常戴着看着她们的服饰睹物思人,觉得服饰在,她们还在,就不曾离开过,这种体会和感受,只有你经历过体会过,这个情感这个诗歌才能出来,它都是自然的流露,真情的流露。《乡愁》、《故乡》这些作品是,你只有离开你的故乡,再也回不去你的故乡,你才会发现故乡故人的美好,尤其长大后,故乡的味道你永远会记得,你现在爱吃的也是奔着小时候的味道在继续在找寻,你常做的梦多半也是是小时候在故乡的场景。《远方》那首诗是因为年少在北京读大学时,觉得北京就是远方,可是后来去了很多地方,才发现远方可能很远,也可以很近,它可以很大像天空那么大,也可以很小,像眼睛那么小,只是你心的距离是长是短而已。《鲜花与白骨》、《你说》、《今天很美》这些爱情诗,它有别人爱情的影子,也有我自己的情感,你只有认真的努力的,不管不顾的爱过恨过,幸福过失望过,你真的有极致的悲和苦,极致的甜和美,你才有这种体会。《葬礼》、《绝唱》、《假如》这些作品是关于死亡的话题,其实,人人都会死,或早或晚,只是我们都习惯了选择逃避和沉默,其实你越长大越能体会生离死别,死会不偏不倚砸中我们每个人,把爱我们的我们爱的,恨我们的我们恨得统统抢走拉走,死让我们有了公平。

写作的要义和要素,那肯定就只有真实的触动和鲜活的体会,把自己浸润在生活里,俯身在生活里,才能写诗,才会作诗,也只有活在生活中,过在日子里,才有情感,才有诗歌。

image.png

米一:你喜欢的诗人艺术家和诗歌作品有哪些,为什么?

龙红紫罗:我喜欢很多诗人,但海子的诗《西藏》,李清照的诗《声声慢》,聂鲁达的诗《我喜欢你是寂静的》的这些诗很震撼我,我觉得他们的诗天马行空,很狂放很浓烈很有激情,有深度有厚度,有一种极致的充沛的情感和情绪。我读他们的诗,非常亲切亲近,会产生很多的共情和共鸣,我读他们诗的时候,我觉得他们就在我身边,呐喊着嘶鸣着低语着。

米一:“诗人”这种桂冠和身份标签,你觉得是一种荣耀还是一种符号,为什么?

龙红紫罗:我不觉得我是个诗人,现在的水平也差的很远,太配不上这个称呼,可能我再写个二十年三十年,等我耄耋之年,或许有一两首好作品时,才可以说是个诗人,亦或永远达不到“诗人”这个称谓。在我心里眼里,“诗人”是很神圣的,我一直敬重它敬畏它。我知道我自己水平能力有限,我只是个业余写诗的人,对诗歌感兴趣的人,仅此而已。我还是会有小虚荣和小野心,可是诗人不是我的虚荣心和野心,我只是需要表达,渴望表达,我要说我要写而已,我仅是流淌我的情绪,写出我的心绪而已。

image.png

米一:你以前是主持人,请问做主持人和诗人,那种行为更加适合你,或者你更倾向于那种职业,为什么?

龙红紫罗:二十左右的时候,我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主持人,一直在向“德艺双馨”的主持人靠近靠拢,也确实取得过一些小成绩,也曾经短暂的耀眼过闪亮过。二十岁的时候,喜欢的东西也很多很杂很乱,喜欢的爱好也都不长久,爱好爱一个掉一个,今天喜欢这样,明天喜欢那样,但那时经历的做过的付出的延续到今天,也是一种财富和收获。三十岁以后,我想就多看看多听听多走走多写写,喜欢的爱好就少多了,因为你有点了解自己了,知道什么适合自己,什么不适合自己,明白自己热爱什么,抗拒什么,知晓哪些是你的盲区和你的短处。而且精力也有限,爱好就变得专一专注起来,变得少而精了。每个时期喜欢的事情和热爱的事情是不一样的,它总是不断变化的,但我想它总是有关联的,有些是无形的关联,隐性的关联,这世上就没有白读的书白看的风景,它最后都变成了你的味道你的样子,从前做主持的日子已经幻化成我诗的味道,在偶尔主持的时候,我的诗又为我的主持增加了一些内涵和厚度。尤其是,因为我曾当过主持人的关系,我的诗歌语言都非常直白,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通俗易懂,简单明了,直抒胸臆。没有春夏就没有秋冬,没有过去的我就没有现在的我,没有对生活的理解和深切的感受,没有大悲大喜,没有大起大落,没有受过委屈和不如意,就不可能流淌出我这些温热的文字,我觉得都是相辅相成的,相互感染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相互传递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现在我的味道我的气质我的风格,它肯定是多种多样的味道,不止只有一种,我的思想我的灵魂我的视野也是多面的,不止一面。很多我的过去,我的现在,我的故事,我做过的事,我走过的路它造就和成就了今天的我,现在的我。它让我的诗也变得丰富立体,让我的心也变得远阔明亮。

image.png

作者:米一,凉山日报社记者。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彝族诗人 龙红紫罗 访谈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