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Yi Area Tourism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行记彝乡

三剑刺破天

作者:马路 发布时间:2005-02-20 原出处:

    从县城乘车到绿汁,在坡顶远眺,以及在无数个“之”字形的盘山公路上探头探脑,除了一片城镇的跌落与道路的惊险奇观,目及西方,便是三叶障目的三座剑山。到了绿汁江边,仰望三座剑山,更是三剑出鞘,顶天立地,刺破云天。这很容易使人浮想联翩,想起一个神话故事。 6QA彝族人网

6QA彝族人网

6QA彝族人网

  古远时候,有一对年轻的夫妇游业到绿汁,看到绿汁江水清,岸边地势平,两岸山野绿,就在这里定居下来,生儿育女,繁衍生息,平静地生活了好多年。有一年,大雨倾盆,山洪瀑发,江水滔天,从山箐里,从绿汁江上游,冲淌来很多野兽,有野牛、野猪、野羊、还有野鹿等。这些野兽被淌到回江湾里,就很少再往下游淌,大多在回江湾里打转。巡江的男人发现后,就带领全家人到江边打捞。打捞上来的野兽,有的还活着,就圈养起来,当时毙命的,就把其肢解,腌制成干巴,在屋前晾晒了九九八十一架。想不到这些悬挂如林的干巴,不但引来蝇蚊小虫,还引来三只天鹰。天鹰低空飞翔时,每只天鹰展翅有六个芭蕉叶大。所到之处,遮天闭日,凶猛异常。天鹰不但叼走晾晒的干巴与圈养的野兽,还叼走与其搏斗的小儿子。全家人悲愤之余,连夜赶制各种兵器:戈、矛、剑等,准备第二天与天鹰决一死战。次日早上,天鹰没有来,却有一个鹤发童颜的老翁,乘一竹筏,在惊涛骇浪中顺江而下,到回江湾,也在回江湾里打转。巡江的三儿子用长把勾镰勾住竹筏,帮老翁靠了岸。老翁在感激之余,送给三儿子三把石头剑,对三儿子一阵耳语,并嘱咐说:“要战胜天鹰,只有照我说的去做。”老翁用竹筏把三儿子送到江对岸,继续顺江而下,消失在惊涛骇浪之中。三儿子手执三把石头剑,站立江边,仰望浓云密布而低矮的天空。到了中午时分,三只天鹰横排着从西方飞来。当天鹰做出俯冲动作时,三儿子的三把石头剑也闪电般出手,瞬时间,石头剑划破三只天鹰肚皮之后,刺破云天,化为三座剑山。同时,三儿子也化为儿子山,守望着三座剑山。三只天鹰被三把石头剑划开肚皮,肠肚俱裂,一头栽进绿汁江,被滔滔江水淌走了。从此,这家人过上安定、幸福的日子,一代代繁衍下来,成为今天的绿汁人。为了纪念三儿子的壮烈精神,每当逢年过节,杀牛杀猪宰羊,绿汁人都要用牛头猪头羊头祭拜儿子山和剑山。 6QA彝族人网

6QA彝族人网

6QA彝族人网

  实际上,山洪汇聚成滔滔江水,汹涌澎湃如脱缰的野马撕裂大地,也由于两岸山体的坍塌、台升成悬崖断壁,才九曲十八弯,成就了绿汁江及两岸青山的险奇。三座剑山与儿子山,也是雨水冲刷,山洪剥削的结果,只不过是有一个神话故事作铺垫。剑山上的茅草、树木,以其说是山的毛发,还不如说是剑锈。也正因为三座剑山经过万年的风风雨雨生出剑锈,有三剑叠连处的皱折,远望陡峭如光滑剑体,危危绝不可攀的剑山,才有了香树坡,可沿香树坡上的山间小路,爬弯腰树般攀登剑山。剑山临江矗立,不论在山脚,还是在山腰,绿汁江总在眼底,冬如绿绸,夏如红带。绿汁村也在视野之内,一天天长大成小镇。6QA彝族人网
 6QA彝族人网

6QA彝族人网

 6QA彝族人网

  揪草抓枝攀上山腰,便可见生根的云雾丝丝缕缕,从阔叶林间升腾而起,榕树般在上空形成巨大的蘑菇云。无数蘑菇云汇聚成密布的浓云,遮蔽整个天空。再往上攀,就腾云驾雾,到天上了。天上浓云如织,密雾如锁,看不清咫尺之内脚下的路,同伴的脸。摸索攀爬与粗喘之间,吞云吐雾,走出云又融进雾,划破云弥合云,飘飘欲仙却又走投无路,出现只身危崖边,脚履薄冰上的惊悸与幻觉,丢失了伙伴又丢失了自己。6QA彝族人网
6QA彝族人网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山尖下,白云端,又柳暗花明又一村,顺坡排列百十条梯田,洒落八、九户人家。那梯田裤带般层层叠叠,弯曲缠绕,生长着清新而一尘不染的蓝绿色的蚕豆和豌豆,盛开着成串的黑白相间的蝶形花冠;田间豆埂上,几十只大小不一、花花绿绿的公鸡母鸡小鸡,成群结队,悠闲自得,散步觅食。这时,从高处的村落里,传来“咯咯咯咯……”的唤鸡声。寻着唤鸡声,顺田间地头的曲折小路爬上一户人家。屋前有窄窄的空地,浇灌了水泥地板。屋头有一块三角形的小土场,土场边上搭架挂满成串的金黄色包谷和红辣椒。一头水牛和几只山羊,全拴在场头的干树桩上。好客的主人迎出来,把客人引到火塘边坐下,就撮来瓜子,端来米酒,劝客人边嗑瓜子边喝米酒。从来不喝酒的游客,也会难却主人盛情,喝上一小碗。这种农家酿制的米酒极有后劲儿,贪杯的人,还会醉倒山上。 6QA彝族人网

6QA彝族人网

  侃起来,这天上人家虽是双柏人,却离双柏县城十分遥远。而近望绿汁,与绿汁人及绿汁山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养出来的“天鸡仙兔”,要背到绿汁镇上卖;日常生活用品,都从绿汁镇上采购;所住剑山上的白云端处人家,也因绿汁江的水气蒸腾,浓雾弥漫,幻化为人间仙境。令人难以想象的,是用来打地板的水泥,除非仙人,或者天助,不然是不可能飞上山来的。与神话故事联系起来,双柏人尤其是剑山顶上的“仙家”,莫不是被天鹰叼去的小儿子的后代。双柏县与易门县山水相连,村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间世代通婚,来往甚密,在人类繁衍史的演化中,谁又敢断定以绿汁江为母亲河的两岸人民,不是同祖同宗?6QA彝族人网
 6QA彝族人网

6QA彝族人网

  爬上剑山顶,站在剑尖儿上仰望蓝蓝的天。蓝天已离尖儿不赢丈,似乎伸手可及。脚下是茫茫云海,如棉,如絮,如乳汁。夕阳东照,柔柔的天光,使云海在红白相间的霓光中变幻着各种色彩,生出一曲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的仙乐,弥漫于三剑山的剑尖之下。三剑山如三把刺破云天的孤剑,虽然不露寒光,却饱含神话般的阳刚之气与战无不胜的神韵。“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谁演绎了鏖战天鹰的神话故事,谁就成为民族英雄,化为神山雕象,进而成为民族图腾的象征。解英雄寂寞,陪英雄看守三把孤剑的云端仙家,在这茫茫云海边上忽而清晰,忽儿模糊,如大海边上虚无缥缈的渔村。渔船开处,天网恢恢,云海茫茫,所打捞的,不是云鱼雾龟,就是云牛雾羊。这种虚幻的美餐,哪是人间所有,尘世所食? 6QA彝族人网

6QA彝族人网

   地到无边天作界,山登极顶人为峰。这天上的境界与神仙的思维,因登山的临空想像与绿汁江蒸腾的气候巧合,幻化为人与神的对话和通道,天上人间,理想与幻想,历史与现实,都熔炼为一炉了。这样的人文隧道,不是每个人都能打通的。如果有一天,绿汁人融化了这个神话故事,顺自己的神思,顶礼膜拜于四座神山,真有人通过导游的游说,极顶三座剑山,一览出神人化的景观,那么,可能是一种巧合。6QA彝族人网
6QA彝族人网
  然而,是人们极想一饱眼福而又畏险的情素,令探险的道路在脚下缩首与搁浅。天生三把鏖鹰剑,无限风光在险峰,为何不勇于攀登? 6QA彝族人网

6QA彝族人网

编辑: 尼扎尼薇 发布: beley工作室 标签: 三剑 破天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