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彝文与“巴蜀图语”的渊源

作者:阿牛木支 发布时间:2010-07-02 原出处:中国民族报

  三星堆文化(或文明)始终以无限的神秘感和震撼力吸引着世人,人们虽已从多学科、多角度对其进行了交叉研究与综合研究,但依然没有确凿的证据断言三星堆文化的族别归属和文化归因。如何破解三星堆文化研究的众多难解之谜?近年来,许多专家学者从彝族语言文字、神话传说、宗教信仰等方面,开展了古彝文化与三星堆文化关联性的初步探索和大胆推测。SfU彝族人网

  根据著名古蜀文化研究专家、四川省历史文化学会会长谭继和的观点,解读巴蜀历史需通过两种途径,或是中原的文字,如甲骨文;或是少数民族古文字,如古彝文。显然,古彝文在破解巴蜀历史或文明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和不可替代的作用。SfU彝族人网

  在三星堆博物馆陈列的出土文物“巴蜀图语”或“刻划符号”上,有些字的确依稀可认,很像现代彝文,但其义却很难按照现代彝文来辨别和诠释。古彝文专家阿余铁日不仅能大部分辨认,还能释读出整体含义。他认为,三星堆7个神秘符号是古彝文,意为“阴阳结合的面容”,也可译为“男人女人结合的面容”。为什么古彝文能破解“巴蜀图语”?假如我们能在彝文典籍中找到与此等同的字形和字句,并能准确表达出其整体的真实含义,那古彝文不仅能够破译“巴蜀图语”,而且还能从中找到许多和当时社会相关的文化元素。SfU彝族人网

  且萨伍牛与吉格阿加撰写的《古巴蜀文字与古彝文系同一文字系统:用古彝文破译巴蜀文字》,根据大量古巴蜀图文和三星堆博物馆陈列文字与彝文考释对照分析,最终得出这样的结论:“肯定地说,这是一些记事彝文,其中有重复出现的文字就是明证。”老板萨龙通过解读三星堆人头印章等玉石文提出以下观点:“从彝族传统文字(古彝文)和彝族文化现象与三星堆出土文物上的文字的对比研究中,我们可以发现,过去所谓的‘三星堆无文字’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三星堆文字不是外来民族的文字,而很可能是传统彝文字。”这些观点再次印证了古彝文与巴蜀图语的渊源相当亲密,或者说,巴蜀图语已经不是刻划符号,而是具有某种含义的字符,是记录当时各种社会事象和文化元素的载体。SfU彝族人网

  当前对于“古彝文与巴蜀图语”的研究,引起较大反响的是钟鸣的文章《三星堆蝌蚪文考据:彝族是夏代的统治者》。文中提到:“能否倾听这样一种解释:彝族是夏代的统治者,古彝文是夏代的官方文字,殷革夏后,彝族便迁往南夷高地,却留下辉煌的三星堆?这种假设出的衰败,能否解释三星堆文化‘历夏商周’这样的绵延性、完整性?”SfU彝族人网

  为了探究古彝文明与三星堆文明可能存在的某种同源关系,首届古彝文化与三星堆文化探源学术会议于2009年10月10日至15日在西昌召开,来自国内各文物单位、研究机构、大专院校的与会专家学者充分肯定了“彝族文化具有非常突出的古巴蜀文化活态基因”这一结论。北京大学汉语语言学研究中心陈保亚教授、汪锋教授通过对古彝语和汉语的同源关系、原始羌夏语的研究,认为蜀、夏、彝和三星堆文化之间有着深厚的渊源关系。四川省历史学会会长谭继和教授指出,古彝文化里有古蜀人的文明和活态基因,三星堆是古蜀人的家园。对三星堆文化、巴蜀文明的解读不仅要研究灿烂辉煌的物质文明,更要研究和解读古蜀人的精神家园。上海大学族群研究中心主任巫达教授从人类学的语言、基因和文化等多重角度讨论了古彝文化和三星堆文化的关系。四川师范大学王小盾教授从兽面图像这个大量出现在三星堆和金沙遗址的符号出发,深入探究了这一古老神秘符号与古彝文化的关联。彝族学者阿余铁日根据彝文古籍《考妣变换》大胆提出三星堆即为古彝人群传统祖灵安葬之处的新观点,认为三星堆是古彝人安葬祖灵的二次灵魂葬之处,出土的大量青铜和玉像为祖灵偶像。彝族青年学者安东从彝族原生图腾、三星堆部族、古蜀三星堆彝族的“巫鬼文化”与凉山彝族的“苏里、毕摩文化”、三星堆的两个器物坑等方面对三星堆出土的器物进行了探究,认为古蜀三星堆部分文化与彝族文化属于同一文化。可以说,这次会议首次彰显了三星堆文化研究中,古彝语的特殊地位及其重要性,是首次就古彝文化与三星堆文化话题,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的多民族、多学科共同推进的深层次交流与对话,必将对促进中华文明源头的探究产生重大影响。SfU彝族人网

  就在不久前,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两位彝族古文字学者胡成荣和窝底子确,经过多年实地田野考察并亲自与凉山州内10位彝族著名毕摩(彝族人的祭司)甄别、对照和解读,认为“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神秘文字符号是古彝文‘一诗’与‘三书’,是四体古彝文字”。继古彝文专家阿余铁日破译出三星堆文物器皿上的文字属古彝文之后,胡成荣和窝底子确再次破译出“巴蜀图语”,从民间田野考察的角度识别和佐证了三星堆千古之谜——“巴蜀图语”系古彝文。SfU彝族人网

  胡成荣和窝底子确认为,早期的彝族象形表意文字是最早的原始文字,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62个字100%可以用古彝文解读破译。陈列的这些字,在凉山彝文中可以查找出36个字,约占总字数的58%,在凉山毕摩经书上可以查找的有12个字,约占总字数的19%,在川滇黔桂彝文字中可以查到的是14个,约占总字数的5%。所以他们认为,巴蜀图语其实就是古巴蜀四体古彝文字。若是能够在考古发掘、典籍文献中找到一些和“神秘字符”一样的字词或者句子,准确破译它们所表达的内容和含义,同时通过多重研究得到彝族的原住地自然环境、生活习俗、迁徙路线、祭祀方式等与三星堆文明有密切联系的结论,那将是对三星堆古文明研究的一个突破。SfU彝族人网

编辑: 阿着地 发布: beley工作室 标签: 古彝文 巴蜀图语 渊源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