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Culture and Art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 > 彝人音乐

以《火把节的欢乐》谈花腔艺术歌曲的演唱

作者:​蔡莉 发布时间:2020-12-29 原出处:​《老区建设》2009年6期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花腔艺术歌曲作为一种外来的声乐艺术体裁,有其独特的审美特征、结构特点和音乐风格。作为一舶来艺术品种,花腔艺术歌曲在我国近现代声乐艺术歌曲的发展长河中,显得尤为薄弱。我国著名作曲家、音乐教育家尚德义先生对这一领域进行了大胆尝试和探索,并取得了丰硕成果。本文便以《火把节的欢乐》此首花腔女高音作品为例,从风格与演唱两方面对其进行分析论述。

image.png

《火把节的欢乐》作于1981年,首发于1982年。这是一首富含彝族风格,流传广泛的花腔女高音歌曲。火把节,据传是为纪念率众抗暴而殉难的邓琰召首领的慈善夫人而举行。自每年农历六月二十四日起,夜以继日,持续三天,届时的彝族村庄将到处是火的海洋,情景蔚为壮观。这首歌曲描写的就是彝族人民最为隆重而传统的火把节的场面,在结构上采用的是带再现的三段体结构。前有引子,后有coda,中间有连接句。歌曲描述了彝族人民欢度火把节时欢腾热烈的景象,唱出了彝族儿女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过着幸福美满生活的欢乐心情。

在技巧把握上

著名歌唱学派波利亚学派的歌唱家培特里·托西曾说:“按照一般的唱法,花腔乐句分为两种:不连贯的和连贯的。教第一种花腔乐句时,教师应当教会学生使他的嗓音能够轻巧的运动,使他能够把组成这一句的全部音符都以相同的力度清楚地唱出来,各个音符要均匀地分开,既不过于连贯,也不要过于断断续续。第二种花腔乐句是这样唱的:唱出第一个音之后,其它音就按音级顺序相连地一个接着一个唱出来,要唱得非常连贯,进行的速度应当是使声音听上去象某种东西在滑。”这两种花腔唱法,都是我们在歌中常见的。

A段中第二小乐段的“啊”字和衬词“塞罗塞里塞罗塞”部分,这里既要唱出连贯流畅的音乐线条,又要在呼吸支撑控制的基础上将衬词部分唱得轻松、欢快:

image.png

这里的“啊”是这首作品中首次出现的断音,要唱得跳跃、敏捷,声音要清脆、纯净。衬词部分“塞罗塞里塞罗塞”要轻柔地控制气息,唱得既要有弹性、有力度,又要灵巧流畅。

B段的基本结构由4个乐句加补充句组成,4个乐句演唱时都要注意声音的连贯性。补充句中华彩花腔技巧的运用,将全曲带入了第一个小高潮,断音的演唱应靠横膈膜的跳动,每一个音都利用腹、膈肌作短促而有弹力的伸缩,感觉腰腹一带有明显的跳动,如同从内心发出的哈哈大笑那样自然。同时,力度控制在mp~mf间,每一个音的弹起,声带作快速而连续的闭合、开放运动,使声音干净、利落,并富有弹性,最后稳定地结束在#G羽调性上。

第三段是A段的完全再现,进一步加深了听众对主题音乐的印象。尾声部分主题采用A段的素材展开,连续花腔的旋律,升华了全曲的热烈气氛和欢腾场景。这里的断音演唱时,要注意声音的控制主要靠腹肌、膈肌,以免呼吸笨拙,声音迟钝,失去蓄势待发的灵巧性。其腹肌、膈肌动作应是弹力和自然反冲的跳起,不可有一点点牵扯的感觉。声音不要唱得过于开放、紧逼或黯然靠后,而要唱得干净、明亮,富有颗粒感和弹性,并且要匀称。无论是音符、时值等都要唱得既均匀,又流畅。在气息的支持下,增加头腔共鸣色彩,把声音唱得灵巧飘逸,晶莹剔透,富有穿透力。

在咬字把握上

美好的声音还必须通过清晰的语言,才能表达出真实的感情。特别是演唱欢快喜悦的歌曲,则更要注意咬字的清楚和灵活。将每个字唱准确唱清晰,显得尤为重要。

如作品A段第二小乐段中的衬词“塞罗塞里塞罗塞”部分,咬字时就应轻巧地利用唇齿牙喉舌的力量,使字音吐得清晰、准确。因歌词是用汉语写成,歌词中唯一能与他们语言对接的,最能表达彝族人民心声的话语,就是他们平时所发出的衬词“塞罗”。因此“塞罗”应唱得如同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嬉戏、玩耍、求爱时的呼唤与高唱,或面对面说悄悄话时的羞涩与呢喃。

一般来说,这种轻快活泼的歌曲,吐字咬字应轻巧敏捷,如能带上点彝族语言特色的咬字、吐字,配上旋律的上下跳进、跌宕起伏,则能更好地表达出彝族人民兴高采烈、热情奔放的情绪,使演唱趋于完善。

在节奏和力度把握上

旋律是音乐的生命,旋律又依托节奏而发展。彝族民歌非常注重节奏的多样化,尤其善用切分节奏,以表达欢乐俏皮、轻盈优美、朝气蓬勃的气质。尚德义教授精通声乐演唱规律,又深入彝族居住腹地,对彝族民族民间音乐的精华了如指掌。通过对大量第一手材料的消化和吸收,他准确地将明快、活泼的彝族民间音乐“弦子”流畅的连续八分音符和切分的节奏音型贯穿在歌曲始终,与花腔女高音或连音舒展或欢快跳跃的演唱密切结合,使女高音华丽轻快、玲珑剔透的音质得到充分发挥,与歌曲内容融为一体,塑造了彝家儿女载歌载舞、纵情欢乐的音乐形象。

譬如在结束段当中,作者娴熟地将切分节奏、八分音符与花腔断音唱法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使作品在结构上达到前后一贯、首尾一致的效果。尽管作者于此处没有标注力度符号,但在演唱把握上还是应有歌曲向高潮和尾声推进时,与歌声和情绪在欢乐的海洋中荡漾时的那种一浪高似一浪的动力和气势。

在情绪把握上

A段采用了一个欢乐的主题,在bE官调式上展开,由两个小乐段组成。其中重复写成的四个乐句共8小节构成了第一小乐段;从“啊”字起到运用衬词“塞罗塞里塞罗塞”写成的乐句构成了第二小乐段。特别是连续出现多个“塞罗”,顷刻间就把音乐取材圈定在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之间,那种载歌载舞的场面跃然面前,情绪一下子调动起来。

A段的四句歌词基本上是一字一音,开始部分演唱时应让感情在欢乐中展开,音乐上表现出一种轻松自如、明亮欢快、乐观向上的情绪,表现出彝家儿女兴高采烈地踏着舞步,纵情歌唱的场景。第二小乐段的“啊”字和衬词“塞罗塞里塞罗塞”部分,旋律基本由D0、MI、SO、LA四音构成,具有浓厚的民族色彩,调性已转向b B宫调,音响效果上自然就显得明亮、高亢而宽广,在情绪上也表现出明快、欢乐的气氛。

B段的基本结构由4个乐句加补充句组成,由连接开始直接引入B宫调式,用完整的五声音阶写成。此段,尚先生交替使用了同宫系统的B宫和#G羽调式,因此演唱此段时,情绪上要注意突出这种调性、调式色彩方面的变化,以生动勾画出姑娘、小伙、老人、儿童围着篝火、举着火把跳舞、弹琴、喝酒、游戏的幸福场景。唱到B段补充句中华彩乐句时,情绪上应略带一点激动,将抒情与欢快的气氛融为一体。最后稳定地结束在#G羽调性上,音乐上展现出一种召唤性。

第三段是A段的完全再现,演唱此段时,要结合自己最真实、最热烈的情感,将自己全身心地置身于热烈、欢快的歌舞场面之中,将火把节的欢腾场面推向最高潮,好似火把节欢乐的歌舞在彝家山寨振荡,在大地上空回响。最后歌曲在花腔技巧构成的华彩段中结束,预示着迎接彝家儿女的将是更加美好的明天。

总之,整首歌要突出一个“热情”,彝族人民是一个热爱歌舞、盛情好客的民族,在欢度自己的节日时,许多欢欣是难以言表的,这时他们即靠歌舞来传递心声,因此歌舞中所宣泄的情感自然也是“热情”的。

申明:本文从公开互联网平台转载,并经彝族人网重新编排,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和彝区发展。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删、改。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火把节的欢乐》 花腔 演唱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