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书苑 Library

当前位置: 首页 > 书苑 > 书讯动态

诗歌不止 诗学不断:记《彝族经典叙事长诗》系列丛书出版

作者:文智 发布时间:2022-11-22 原出处:天眼新闻 点赞+(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彝族是一个有古老诗歌传统的民族。在彝族民间,流传着的诗歌俯拾即是,其中也有很多的叙事长诗,那些叙事长诗有用彝文记载于古籍的,也有用彝语口头传唱的。比如有享誉海内外的《阿诗玛》,有传遍大小凉山的《阿莫尼惹》《呷嫫阿妞》,有传说在乌蒙山间的《阿诺楚与阿诺苟》,有流传在红河两岸的《木荷与薇叶》,更有在大部分彝区传颂的《支格阿鲁》和《阿普笃慕》。可以说,诗歌融入了彝族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诗歌伴随着彝族生生不息,永远流传。Ky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Ky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不仅是生活中有诗歌的民族,更是一个有着古老诗学理论的民族。从南北朝之前的举奢哲到阿迈妮,有“历史和诗的写作”“诗歌和故事的写法”“彝族诗律”等理论性的提法;从布独布举、举娄布陀到阿麦阿钮,有“诗的写作”“诗歌写作谈”“诗歌的题材、韵律、相扣”等独到的见解。他们不仅提出诗歌的写作理论,还身体力行地以所提出的理论,创作了大量的诗歌。从古到今,彝族诗歌不止,诗学不断。Ky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为了让更多人感受彝族叙事长诗的独特魅力,也为了让古老的彝族叙事长诗散发蓬勃的力量,贵州民族出版社委托主编陈光明和张培立在贵州境内精选出十余个叙事长诗文本,通过现代汉语的诗体进行创意翻译,推介给众多读者朋友。翻译主旨上,在不丢失原来叙事诗歌脉络和情节的基础上,尽量采用汉语诗歌的韵律和节奏,让汉语读者也能感受到诗歌的趣味,故事的精彩。具体翻译史,遵从信达雅的标准。信的方面,叙事长诗的主要故事情节和结构脉络;达的方面,采用现代诗歌的表达,让更多的读者能够读懂;雅的方面,用更具诗意的目的语表达,更有韵律和可读性。另,在创意翻译的后面,附上彝文原文手抄部分,使彝文文本的诗歌之美和文字之美更多地展现。日前,这一成果已由贵州民族出版社出版,并命名为《彝族经典叙事长诗》系列丛书。Ky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经典叙事长诗》系列丛书由《阿珠阿依》《阿诺楚》《支嘎阿鲁王》《洪水纪》《达思美》《俄索折怒王》《乌鲁诺纪》《益那悲歌》《相思鸟》《红白杜鹃花》共10本组成,每一本书讲述一个故事或两个故事。有的讲述英雄成长,有的讲述抵御入侵,有的讲述被迫迁徙,有的讲述家庭悲剧,故事类型众多,故事叙述精彩并富有诗意。Ky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阿诺楚》中,有一段译文:Ky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喜鹊愿人好,
人不好它好;
乌鸦愿人败,
人不败它败。
阿雨腊对阿漏哲百般信任,
只可怜了阿诺楚。
没妈的孩子,
像野草,
生活得辛酸,
生长得艰难。

寥寥数语,道出了阿诺楚没有母亲后生活的艰难,也写出后母阿漏哲的无情无义和父亲阿雨腊的无能,更预示了阿漏哲将得到应有的惩罚。这段翻译,用简单的语句,把原文的意蕴都表达清楚了。Ky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经典叙事长诗》系列丛书前后打磨了五年,由彝学出版专家、译审陈光明和彝族诗人、高级记者张培立主编,由黔西北中青年诗人创意翻译,后面附上的原文手抄则多由贵州彝汉双语职业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完成。Ky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经典叙事长诗》系列丛书的出版,是叙事长诗出版的尝试。在创新融合出版被日益提上日程的今天,贵州民族出版社的这一尝试,是对民族经典传承的一种新突破。这套丛书把彝族叙事长诗的翻译推介和原有文本保存相结合,为读者展现了一种全新的诗歌读本。通过这套丛书的出版和阅读,希望有更多的力量进入民族经典的传承和传播之中,能够让民族经典诗歌永远灿烂,让民族文化经典永远流传。Ky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