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作者:黄倩 发布时间:2016-12-20 原出处:剑胆琴心

  她有一个爱了她很多年的男朋友,男友长相平凡、家境殷实。双方父母都在催婚,但她总是下不了决心,总觉得两人之间缺少了点什么。在一次聚会上,她遇见了他,当她的目光触到他的那一刻,内心有种瞬间被击中的感觉。他看上去仪表堂堂、举止成熟,是整个聚会的焦点,聚会到一半,他有事匆匆离开,她懊悔自己没能留下他的电话号码,在思念中辗转反侧。临近春节,单位组织活动,她和几个女孩子在活动现场忙得不可开交,她吃力地挪动着桌椅板凳,听到有人走近的声音,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呆住了,她竟然看到了朝思暮想的他笑吟吟的走过来。四目相对时候,那种温暖和沉醉的感觉,每每忆起仍然让她感觉心头一暖。她不顾男友的哀求与男友分手。得知他喜欢小巷里那家特色包子,曾经习惯晚起、爱穿公主裙的女孩每天起得很早,骑着自行车,流浃背穿街过巷去为他买包子。他遇见她时,他正处于感情的低谷期,青梅竹马的恋人因出国深造而与他分手。第一次见到她时,他心里一动,她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笑起来很纯的样子简直就是活脱脱小一号的前任,让他有种恍惚的错觉。

  他出差的城市遭遇台风,她得知消息后内心焦急不安,一个人驱车数百公里赶到那座城市,当她出现在酒店门口那一刻,他的眼眶红了,这座城市刚经过台风的洗劫,大树被连根拔起,街上行人寥寥,不知道她一个弱女子是怎样找到他的酒店。她擦擦脸上的汗水,憨憨地对他笑,说:“我只是担心你,看到你安全才放心。”对于从小离家独自在外求学,工作的他来说,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扛着病痛和工作中的不如意。她像三月的春雨,不醉人,但温润恬美,不粉饰的真诚像一缕清香慢慢沁入他的心脾。没有上克拉的钻戒,没有豪华的欧洲十国游,但是她甘之如饴成为了他的新娘。

  婚后,他躺在沙发上边翻书边对她说:“老婆,我饿了,快去做饭吧。”她愣了一下,想起前男友曾经对她说的:亲爱的,我去做饭,你看电视。她走进厨房,像走进完全陌生的一片领域,手忙脚乱,笨拙又难堪。他皱起眉头,抱怨她做的菜咸淡不均,她讪讪地笑着,没有告诉他这是她第一次为了另外一个人下厨,他刚放下碗筷,她赶紧起身系起围裙把碗刷了。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到了极致,就会让他成为她的生活,在他的微笑里沉醉,在他的苦恼里黯然,为了让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事业中,她包揽了家里全部的家务,昔日的神采慢慢黯淡下去。

  周末,他带着助理出去谈判,红灯亮时,他把车缓缓的停下来。猛然看到了马路对面的她,她提着两袋沉甸甸的日用品,站在超市门口,身上套了件宽松的运动服,被洗衣机洗得失去形状倾泻在身上,没有化妆的脸上眼袋格外明显。她几次拦车都被手脚更加麻利的人半途截走,烈日下她蹙着眉神色无奈面容憔悴。那一刻他特别害怕助理看到她,他心虚地看了一眼助理,她看着窗外,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不自在。绿灯一亮,如释重负地,他加大油门从她身边疾驰而过。

  他对自己的婚姻越来越不甘,他是一个很有野心且目的性很强的人,他欣赏那种美貌而能在事业中助他运筹帷幄的女人。她的温暖填补了他人生中的一些缺憾,但是一路向前走,他感觉自己内心真正的渴望在漫长的婚姻生活里变本加厉恣意生长。

  在单位加班到深夜,同事们都已回家。她给他打电话说:“老公,你来接我吧。”他正在客厅里看着足球赛,不耐烦地说你打车回来吧。她的单位在新区,晚上车很少。她看着黑漆漆的夜和孤单的路灯,裹了裹身上的大衣,把包抱在胸前,一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往家赶,迎着寒风,泪在眼眶里打转,不知从哪里窜出一只流浪狗,吓得她失声尖叫,脚下一滑,跌落在泥地里,嚎啕大哭起来。

  他加班越来越多,和她交流越来越少,回到家里,把脚放到茶几上木然地看着她忙里忙外,他那客套的、有意无意的疏远让她感觉难受而又无措。得知前女友回国的消息,他心里一阵慌乱,她的脸有种很张扬的美,那种美对男人而言就是天然的挑逗。而当年被人呵护如珠的她已被婚姻荡涤为一颗凡俗的沙粒,让他越来越没有想要一探究竟的动力,因为他对她太有把握。他迟疑着给前女友发了一条信息……西餐厅里,他一眼就看到了她,仿佛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

  他在外面喝得酩酊大醉,被朋友送回家时已是深夜,她一边给他做醒酒汤一边心疼他胃不好还喝那么多酒。他突然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她,嘴里喃喃念叨着,她心里一震,那是他前女友的名字,她见过她的照片,一个风情妩媚的女子。她苦笑着告诫自己他喝醉了,扶他上床休息,他很快沉沉睡去。手机在他上衣里一直振动不停,她好奇地拿出他的手机,手机平时被他设了密码,但是因这个锲而不舍的电话让她轻易打开了他的手机,鬼使神差地她看到了他和前女友之间的温存,她鼓足勇气一条信息一条信息看下去,心一点一点跌进冰里,那种冰凉到灵魂的寒冷侵入骨髓。她瘫坐在地板上,把头深深埋进双腿里,单薄的双肩跟着大颗大颗滚落的泪珠颤抖起来。打开抽屉,翻出那些曾经写给他的情书,想起初遇时的悸动,以后的岁月里低微到尘埃,闭上眼睛他就是全世界的日子,她在黑漆漆的夜里,流泪到天明。第二天,她提出了离婚,他一愣,然后平静的对她说离婚可以,但是他要他们的全部财产,他没有注意到她嘶哑的嗓音和红肿的双眼,她答应了他的要求,平静的办理了离婚手续。她想起两年前,她们的结婚典礼上她真心实意的对他说:凡是我有的东西,只要是你想要,我都可以给你。他在那一刻有泪花,但是却无法像她爱他一样去爱她。离婚后她回到了父母的家,伤痕累累的她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事业中,为完成一件作品,饿了吃泡面,困了趴在桌上休息,本来就在设计方面很有天赋的她加上拼命般的努力,很快创立了自己的服装工作室,她的眼前不再是他的脸,而是忙碌的日子和一往无前的冲劲。一次工作关系,她意外的遇见了前夫,她化着精致的妆,举手投足干净利落,再也不是和他在一起时那个脸上胡乱搽着雪花膏,穿着睡衣穿堂入室陀螺一样忙碌的她。他的眼神一直在尾随着她,一如当年当她的目光落到他身上,眼神就已无法移开。后来的一天,她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手机响了,是前夫发来的消息:晚上可不可以约你喝咖啡?她淡淡的笑了,回了一句:谢谢你离开了我。她曾经用生命里最纯粹的两年,全心全意地去付出。但她想托付给他的只是她的爱,而不是她的整个人生。

  世间夫妻,是共同成长的两颗树,相互依偎、相互滋养,在合适的婚姻里面,与对的人相互取悦,而不是费力讨好。离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开始新生活是一种美好的妥协,更是一次重生。J8J彝族人网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措扎慕 标签: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