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五十六)——遗憾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6-12-13 原出处:彝族人网
  无论生活有多苦,我们也过来了!向灵芳和向靖都离婚了!我们依然还在! 他们两都离婚这件事情,本来就对公婆造成了双重的打击,再加上向阳的事业也不顺利,公婆一下子老了许多。


  我们觉得在外面辛苦,其实公婆在家比我们还要辛苦,公公打银饰品辛苦,婆婆一个人种地更辛苦,有一次婆婆突然晕倒在地里,后来知道婆婆是因为血糖太低又过度劳累而晕倒的!医生开些药给她吃了,休息几天才好!这件事情让我们心里惭愧不安,明明是向阳把钱花了,却要他们去赔利息,差着的贷款还增加他们二老的压力。

  孩子都在石屏上学了!我们希望孩子能接受好的教育,不想就这样回老家去,对于向阳来说,回老家就意味着:“他认输了!低头了!害怕了!不敢面对生活的现实,不敢再留在外面再继续打拼!”他是一个爱面子的人,他宁愿死撑着,也不愿意回去让人看笑话。

  我也不想回去,回去他的老家,挣不到钱不说,孩子也不能接受到好的教育,杨文枫虽然在寨子里当校长,但是他也还是把儿子垚垚安排在县城里上学!这足以证明寨子里的那所小学校教学质量差了!连校长都把自己的孩子往外面送。

  农村和城市其实是不公平的,特别是边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农村,就拿学校来说,城市的学校大多好,老师也好,农村的学校差,老师也不太愿意去,而城乡的录取分数线却是一样的,大部分的农村学生,都会在高校面前止步,进不了那一道门坎,就面临着失学,失学就要过早的进入社会自食其力,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农民工。

  阿扎河那边毒品泛滥,有很多少年吸毒犯,他们都是失学比较早的孩子,有些甚至还不满十四岁,正是长身体的年纪,却染上了毒品,那些犯毒的人,往往都被逍遥法外,那些孩子的状况很令人担忧,他们如果不戒掉毒瘾,就没有未来了!这也是我担心的缘由,我怕我儿子在那边也会染上毒瘾,因为吸毒的人实在太多了!政府又疏于管理。

  向灵芳没有上班了!她离开了白凯,之后,就离开了建水,还没离开建水之前,向钱看曾经快递过一件很华丽的衣服给灵芳,灵芳收下了!并且很喜欢,她还是离不开向钱看!

  她跟向钱看说,她想学做蛋糕,她做梦都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蛋糕店,向钱看就依她了!给她交了学费,也给她足够的生活费,让她在昆明学,学成以后,就在昆明开店,灵芳的生活似乎有了新的希望。

  向阳似乎又有些颓废了!对谁都会说狠话,包括他的父母,二十九号坑彻底的封了!向阳带着几个人买了水泥和沙子,把洞口都封了起来。二十九号坑洞里,有太多太多的故事了!刘忠从二十九号坑洞成为了暴发户,又在太合酒店赌博,变得一无所有;戴绿然他们六个人因为在二十九号坑洞干活,下去公路上吃烧烤,与宣威的矿工发生争吵打架而致人死亡,身陷牢狱;向阳重回二十九号坑洞后,又屡屡不顺……

  一年就快要过去了!向阳还是什么也没做成,虽然不断的有人约他做这做那的,但是都没做成,这不,又有人约他合伙去修路了!那人开着宝马车,看似很有钱的样子,他让向阳找人,他说只要向阳能找到人,其他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向阳答应了他的要求!虽然他是喜欢干矿的,但是没有矿老板来找他,为了生活,他只有妥协了!哪怕不会做,他也想去尝试!

  正在向阳招集人马的时候,公公病了!听婆婆说,那天晚上公公做银饰品累了!他对婆婆说要去寨子里吃米线,婆婆就让他去了!吃完米线有几个朋友约他打麻将,打着打着公公就发烧了!又去寨子里的小诊所打针,打了好几天也退不了热,医生才建议公公去外面的大医院看看,还是和他一起打麻将的一个朋友开车带他去个旧的!向阳知道后,直接从石屏去了个旧人民医院。第二天早上,向灵芳也从昆明赶到了个旧人民医院。

  检查结果一出来,向阳和灵芳就在医院的过道里情不自禁地失声痛哭,哭过以后,他们又擦干眼泪,对自己的父亲说:“阿爸,你别担心,你这个病会好的,医生说以后只要你好好休息,喝着药就会好的!”

  “我的肝出问题了!是不是?”公公疑惑地问他们。

  “是的阿爸,等过一段时间我带你去昆明做手术,会好的!”向阳努力安慰着他。

  “我不做手术,打死我都不做手术。”公公始终拒绝做手术。

  向阳下午才打电话告诉我公公的病情,他边说边哭,他说爸爸可能活不了多久了!他得了肝癌,晚期,医生说最多也活不过半年了!我当时刚要出去接孩子,听到他的话后,我总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一边骑自行车一边擦眼泪,我儿子看到我就问:“妈妈,你怎么哭了?”

  我告诉他说:“爷爷得了一种治不好的病,等过两天我们去医院看爷爷,你要对爷爷好一点好吗?”听完后,他使劲地点头。

  我看到公公时,他很瘦了!还特别怕冷,已经深秋了!我买了一套保暖内衣给他,向阳买了羽绒服给他,买给他他就穿着了!

  向阳叫上在个旧的朋友和兄弟,带他去吃好吃的,都是他们请客,他们那时都知道向阳不顺,无论公公想吃什么,我们都依着他,私下里,向阳和灵芳都哭过好几次,真的,子欲孝而亲不待!想起来公公曾经说过,他想去我的老家看看,他想去省城的亲侄儿那里看看,可是,看他的身体成这样了!可能要成为遗憾了!

  公公最遗憾的事,不是没有去过哪里哪里,而是他打银饰品的手艺,还没人学会,而打制银饰品,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学会的!如果我们家没人学会,在我们家他的这个手艺就会失传,婆婆也还没学会,公公怕是要留下遗憾了!Whd彝族人网

编辑: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故事 连载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