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小说/纪实文学/剧本

吕翼长篇小说《村庄的喊叫》连载:19-21

作者:吕翼 发布时间:2020-09-28 原出处:彝族人网

十九

黄革命领着两人回到杨树村,已经是夜半三更了。推开屋门,老婆孩子都已经睡了,只有老娘屋里还有煤油灯亮着,还传来哥嘎哥嘎编织草席的声音。黄革命让两人将黑颈鹤羽毛放在桌上,把肉放在锅里。一切都做完了,卢森说,特派员,我回家了,屋里婆娘闹痢疾呢。黄革命说,闹个球,别家连进口的都没有,你家还一直往外拉!卢森说,不……不是……黄革命说,就你事情最多,不是这里生了蛆,就是那里烂了肉。你们两人,把肉洗净,煮好,今晚好好吃一顿。我都半个月没有见油腥,走路都打窜窜了。这样一说,卢森口里就往上涌口水,同时胃真的疼了起来。卢森看了一眼独眼赵四,正想说什么,独眼赵四说,我认得,你又想溜了。黄革命说,快点干,明天事情多得很。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黄革命从檐下找了两块风干的淫阳霍,让卢森洗洗放在锅里,便出了门。卢森洗着洗着就笑了。独眼赵四说,你笑什么呀?还有什么值得你笑的?卢森小声说,这东西我是用来喂牲口的。独眼赵四说,知道知道,牲口的东西儿举不起来了,硬不起来了,水不多了,你就用这个。卢森说,想不到特派员也和牲口是一个样。独眼赵四说,特派员一定是举不起来了。卢森说,这年月,举不起来的何止是一人!独眼赵四说,听你的意思是你不行了?卢森说,这年月,连肚子都弄不饱,谁还有心思做那事。独眼赵四说,那,那你的肖雨儿忍得住呀?她可是我们杨树村的一枝花,你不行了,让别人搞上了,你后悔还来不及呢。卢森说,那肖雨儿是谁?那肖雨儿是我的妻子,对我忠贞着呐。独眼赵四说,比那黑颈鹤还忠贞?卢森一下子有了些伤感,说赵四,这些黑颈鹤太惨了,我们真的是在作孽,真不知道那些失伴的黑颈鹤现在会是怎样的伤心呢!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黑颈鹤对爱情的忠贞,在杨树村是有口皆碑的。每年冬天,在杨树村上空,都有失伴的黑颈鹤在整日整夜的哀鸣,春天来临,大批的鹤迁往北方,而失伴的黑颈鹤则久久不愿离去,飞到最后,叫到最后,歌到最后,舞到最后,便啼血而死。卢森说,这人呀,要是都像鹤一样就好了,没有争斗,没有欺凌。独眼赵四说,你是想你的那两头马了。卢森说,跟你说不到一块,你和公猪没有两样!独眼赵四说,你跟我说不到一块,你是马夫,和你那两头瘦马没有什么区别!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卢森正要说什么,门吱呀一声响了,卢森连忙捂了捂嘴。黄革命进来,说,他妈的,跑了大半夜,本想搞点酒来润润喉,想不到连点酒气都没有沾上,供销社那帮狗日的,门擂破了,嗓子喊哑了都不开门。独眼赵四说,他们白天开批斗会,敢情是太累了。黄革命说,累个球,他们还有老子们累?他们的酒只有徐仁才那老家伙才能随要随有,看我整死他。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说着,肉汤滚了,满满的大锅里不断地涌出多日不曾嗅到的肉香。黄革命猛地吸了两下鼻子,说,好香!好香!回头却见两人都闭着眼,垂着头,一动也不动。黄革命说,是累了,那吸吸鼻子呀!难道连鼻子都吸不动了不成?独眼赵四说,我困得很,明天早上再来吃,行不行,特派员?黄革命说,你要想好,明早上来,连汤都没有了。独眼赵四说,没事,没事,大家谁吃不都一样呀!说着站起来就走。卢森也站了起来,说,我好几天都在大干快上,家里连门坎儿都没有跨过,儿子卢小阳又病着,我还得打着火把去给他找草药呢!黄革命笑笑,说那就去吧,不勉强了。卢森走到门口又折回来说,特派员,我想给你要一块黑颈鹤脖颈上的肉……黄革命笑了笑说,是嘴馋了,要来求我了。卢森说,不是不是,是小阳那家伙口里痪了鹅口疮,用这个烘干,打成面,吹进去,好得快呢。黄革命说,嗯,不错的偏方,你要是不说,我就把它都砍了喂狗。卢森说,特效药,包用包好的。两人走后,黄革命自言自语道,真想不通,这两个人,满口的涎水,却不吃肉!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肉熟了,黄革命将老婆孩子全都叫了起来,不一会,整个屋子里传来了切切嚓嚓的咀嚼声。黄革命拎起了一只鹤腿,往嘴里塞,说,好吃!好吃!黄革命的老婆杨轻巧说,革命,我怎么觉得这鹤肉不对劲。黄革命正往嘴里塞一大块鹤肉,忙停下来说,怎么不对劲?杨轻巧说,是酸的。黄革命笑了,一阵猛吃,才说,你是妇人之见,天下的鸟肉都好吃,只有鹤肉是最难吃的。杨轻巧说,那你还弄来干什么?黄革命说,这年月呀,只有板凳脚啃不动,别的还有什么不能吃?你没有看到,村口的那些榆树杨树,全都给村里的那些穷鬼们给剥光了皮,连树叶都没有一张了。黄革命压低声音说,队里的粮食,只够吃一个星期,听说,县粮库都已经空了,其他公社还有死人的事发生呢。昨天我们连派了三批人去挑粮,都没有弄回一颗来。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黄革命吃了一阵,才想起没有给老娘盛上一碗,连忙舀了一碗送过去。娘织草席的吱嘎声还在响着。前几年,娘从楼上跌了下来,摔断了一只腿,肋骨也坏了两匹,从此便不能随社员下地做活。娘就给生产队领草来编草席,编好后再交给队里挣点工分。黄革命说,娘,你休息休息,吃点东西。娘本来自从爹在炭厂给煤打死后,认为是前世做了孽,才落下孤儿寡母命,所以这些年来都是吃素。但自从队里办起了食堂,家里的东西全都交了公,吃荤吃素由不得自己了,才吃荤的。有时她也会说,福贵儿呀,我嘴巴淡得很,苦得很。娘叫他从来不叫什么革命不革命,娘叫他还是叫他原来的名字福贵。革命这个名字是他参加工作时自己取的。这个时候,娘掀起破烂的衣裳角擦了擦眼屎,接过碗来一阵猛吃。吃完了,娘才说,福贵,这是什么肉呀,这么香?黄革命说,这是黑颈鹤肉。娘一下子呕吐了起来,娘一边抓脖子上吊着的皱皮作呕,一边说,福贵,你作孽……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黄革命笑笑,回到里屋。这时,杨轻巧已经睡下。杨轻巧睡的时候,将一瓣硕大的屁股露了出来,在煤油灯下显得有些诱人。黄革命脱了衣服,一下子凑了进去。杨轻巧半睡半醒地说,你干嘛呀你?黄革命说,我干革命工作呀!杨轻巧说,你不是在外面有好多女人候着,怎么这时候会想起我啦?黄革命说,革命工作各有侧重,你只要站好自己的位置,我会保你吃香的,喝辣的,永不挨饿。杨轻巧伸了伸懒腰,翻过身来,懒洋洋地搂住了他。黄革命说,你睁眼呀,你睁开眼呀,我这和奸尸又有什么区别!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二十

杨树村掀起了一场大砍白杨树的行动。家家户户的青壮年全都集中在一起,一个个肩上扛着磨得雪亮的大斧头。砍树行动由黄革命主持。可当这些青壮年一个个分散到一家一户树下的时候,却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反对。那些老人妇女,全都跪倒在地,双手搂住树干,像是搂住自己的亲人,大声哭泣:造孽呀,造孽呀,这是千年古树,都已成精了的,这样做要遭天报!而年轻人的斧头还没落下,老人们的头已紧紧地贴在树干上: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要砍就连我砍了,杨树村离开树,还是什么村庄!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呀,你睁开眼睛看看这些丧尽天良的人……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树倒了,天要黑了!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举起斧头的一个个青壮年,就像是木偶一样,不知如何是好。黄革命说,砍,不砍怎么行!他举起手,振臂一挥,喊道: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家举起雪亮亮的斧头高呼: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黄革命叫道: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割掉资本主义的尾巴!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家举起雪亮亮的斧头高呼: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割掉资本主义的尾巴!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些老人们,一听到这样的话,顿时泪如雨下,一个个松开手,跪倒在地上。年轻人的斧头就狠狠地落下。一块块木屑飞上了天空,一棵棵白杨树呻吟着倒下。秦老汉说,毛主席呀,毛主席,您是比神还厉害,我们就只有听你的了。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几天,到处听到的是斧头砍伐在树木上沉闷的声音,到处都是树的呻吟。树的倒塌,让鸟儿们失去了家,一群群密集地在整个村庄上空飞来撞去。接下来的几天是鸟儿们依次地离开这个村庄。先是喜鹊一群一群的哀哭,向着南方飞走。再是乌鸦们整天地在伐木人的头上盘旋嘶叫,拉出一片片白白的屎雨,然后一头跌进金沙江里不肯起来。秦老汉不忍心,用掏草的竹耙将那些全身湿淋的乌鸦捞上来,可当他捞起这只回过头来的时候,原来救起的那只又落了下去。秦老汉这下才知道这些乌鸦是自己跳进水里,是在自杀。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秦老汉哭了。秦老汉那种哭,是多年没有过的。秦老汉哭了三天。当第三天他哭干了眼泪,哭哑了嗓子,想睁开眼睛找一点水喝的时候,他却什么也看不见了。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说,我看不见了吗?我真的看不见了吗?然后他说,我看不见了。他笑了一下,说,看不见倒好,看不见这世道,我还要好些。而正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一阵铺天盖地的扑扑声,那声音像是风暴,像是骤雨,像是天摇地晃。他伸手一摸,阿黑睡在他的身边。阿黑的毛皮柔软,一身温顺。秦老汉说,阿黑,你也累了?你也走不起了?是猛士,你就走走,到外面去看看,倒底发生了什么事。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黑懒洋洋地走了出去,一点勇士的样子也没有。过了半天,阿黑才回来,阿黑把嘴伸向秦老汉,秦老汉一摸,阿黑的嘴里掉下了一只麻雀来。秦老汉说,是了,我知道了,连麻雀都开始自杀了。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秦老汉又一阵哭,一直哭到天昏地暗。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秦老汉瞎了眼,出不了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这时的村庄里,人们白天黑夜地加紧砍树,杨树村的树太多,往往是一户人家檐后的树,也够十个人砍上两天。那些树被锯成大件,人们用粗大的麻绳将它捆了起来,送往炼钢厂。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砍树持续了十多天,人们的斧头钝了,手臂酸了,膝盖破了,十个指头肿得像胡萝卜根,砍树的速度自然就慢了下来。黄革命多次下到小组里查看情况,一边日娘捣爷地骂上一阵,一边和外面联系。过不了几天,一批伐木的专用锯送到了杨树村。黄革命把它分给了每个小组,要求大家要进一步努力,将树全部砍掉,黄革命说,人定胜天,要加紧干!干出成绩,好向毛主席汇报。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是村东头最大的那棵白杨树下,夜里就莫名其妙地多了些香火,多了些纸钱焚烧过的痕迹。为此,黄革命召开了一个大型的会,全村子不仅青壮年参加,就连老弱病残、黄毛丫头全都参加了。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黄革命吐了一口唾沫。嘶哑着声音说,最近,阶级敌人又开始猖狂了,封建迷信又死灰复燃了!大家要注意动向!一旦发现,该批斗的要批斗,该上法庭的上法庭!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村人一个个面面相觑。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黄革命说,从现在开始,我们战斗的方向,已从农村转向山区。今天早上,我们已有第一批队伍,向我们最原始最大的森林黑岭进军。下一步,全部劳动力都要上山,力争在三个月内将那里的树全砍倒,在今年内将树全运到冶炼厂!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听到黑岭,卢森一下子想起了前几天的事,手不由自主地搂着肚子。他想,我的肚子痛了,我的肚子快痛了。正想着,却听到秦老汉说,不行呀,不行呀,那黑岭可是有神居住的地方,砍那里的树,天地不容……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等秦老汉说完,黄革命一挥手,他左右的几个人一拥而上,将秦老汉捆了个结实,拖在主席台上。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秦老汉人老,但骨头却硬,头举得高高的。黄革命说,把头低下!秦老汉说,不!黄革命说,跪下!秦老汉说,不!黄革命说,我让你跪!说完,手下人冲过去,往秦老汉膝弯里一脚,秦老汉咕咚一声跪了下来。旁边的人又往他脖子上挂了一块砖头,秦老汉的头就弯了下来。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秦老汉昂起头喊道,我要找毛主席,我要告诉毛主席,你们这种做法是错误的,你们弄脏了我们的红太阳!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黄革命说,毛主席是中国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我就是杨树村最红最红的红太阳,谁要是和我作对,谁就是和毛主席作对!黄革命回头对身边的那些人说,让他的眼睛休息吧!身后就有人冲过来,用黑布蒙他的眼。秦老汉说,不用劳神了,我的眼早已没用了。黄革命冲着秦老汉的眼伸了两次拳头,果然秦老汉连眼都没有眨一下。他凑近一看,秦老汉的两只眼珠都全盖上了一层蓝翳,便说,他眼不行,可鸭子死了嘴壳硬呢,让他的嘴知道红太阳的厉害!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台子上那些年轻人就冲了上来,扇的扇嘴巴,打的打花脸,不到一分钟,秦老汉就不是原来的那个秦老汉,他的头发花白而凌乱,像是一朵盛开的破棉花。他枯槁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他的嘴角淌出了一汪一汪的紫血,浓稠得要命。他像是个怪物、魔鬼,令人害怕。卢森一把抓住卢森的手,说,矮三,太怕人了!太怕人了!卢森连忙踮起脚,伸手去捂卢森的嘴。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黄革命说,这就是阶级敌人的下场!谁要是敢阻拦我们的革命行动,阻拦我们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谁就是这样的下场!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二十一

根据黄革命的安排,纳吉一大早就带领一帮人上了黑岭。所以他对山下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纳吉在这次砍伐工作中占主要地位。他当了组长,手下有五个人。为此,秦老汉一直不理他。他知道干这样的缺德事,向村里任何人都无法交待,但他却没有什么办法,这是政治任务呀!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他内心有着深深的隐痛。曾经有一次开大会,黄革命要大家把家里的铁锅铁碗全都砸烂,交公社炼钢炉。纳吉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纳吉说,把我们的锅都砸了,这就是共产主义吗?黄革命也不说话,把他单独叫到办公室,笑眯眯地望着他说,你听说过放蛊的事吗?纳吉犹豫了一下说,听……听说过。黄革命又说,你听说过赶尸的事吗?纳吉说,没……没有。黄革命提高声音说,是真的没有还是假的没有?纳吉说,是……是听说过。黄革命说,你不老实!你从前跟人放过蛊,赶过尸,这我十分清楚,我是给你放一条生路,你知道吗?纳吉一下子天眩地转,担心多年的事终于发生了。纳吉说,黄……黄特派员,你……你饶我吧!黄革命说,那放蛊、赶尸是什么一回事,你是知道的,我也是清楚的,如果现在公社里知道这样一回事,你死定了!黄革命笑了一下,说,不过,你是杨树村里有点儿威信的人,你只要好好跟我合作,多做事,少说话,一切都好说。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纳吉急出了一身冷汗。当他回到场院里时,独眼赵四说,你怎么了?你一身冷汗,脸白得这样怕人?纳吉摇摇手,什么也没有说。黄革命在主席台上说,纳吉,你给大家说说,这锅砸不砸?纳吉语无伦次地说,砸……砸……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黑岭这样的崇山峻岭里,到处都是野生动物,到处都是可以吃的。所以当初纳吉是第一个要求上山的。当时黄革命并不同意,白了他一眼,说,你的任务是烧好炼钢炉,上山的事,我自有安排。纳吉说,干革命就是要一往无前,哪里有困难就往哪里走!黄革命还是没有理他。但当晚上召开大会动员上山,一听到要苦干三个月、不踏平黑岭誓不回家时,一个个昂起的头颅,却都像是打蔫了的茄子,一下子掉进了裤裆里。黄革命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靠的是自愿,大家自己报名。但这话说了三遍的时候,还是没有一个人站起来。黄革命生气了,他说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个时候你们都哑巴了?都死了?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报名!这时候,从墙角的黑影里传来一个声音:我愿意上黑岭,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大家寻声望去,小小的煤油灯却照不亮那一片,看不清他是谁。黄革命说,说得好,我就不相信我们杨树人都是孬种!我们的革命工作后继有人!只是我看不清楚,你是谁?那人从黑暗中站了出来,黄革命一看,却是纳吉。黄革命说,你……好样的,纳吉,你是我们民族团结的带头人,我要向上面反映,要嘉奖你,要表彰你!你,你就做第一批上山的队长。纳吉忙说,我带头做事,但我当不了组长。黄革命说,你不要推辞了,你很了不起,这工作的重担,只能由你来承担。至于吃的,你们每人先领十斤苞谷面,随后的粮食我再安排人送来,一定不会让你们挨饿的。至于队员,你要谁,你点名就是了。纳吉想想,这件事是躲不脱了的,便往左边的人群看去。左边的黑影就一下子都没有头了。他又往右边看去,右边的黑影也一下子全都没有头了。纳吉回头对黄革命说,我看不清,需要的人,干脆我们下来商量好了。黄革命点点头说,好,散会。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人们听到黄革命的一声散会,就像躲瘟疫一样直往外奔。纳吉喊,矮三!矮三!卢森连头也不回,一闪就落入了黑暗之中。纳吉喊,卢森!卢森!卢森往地下一蹲,双手抱着肚子,说,纳吉哥,我肚子痛,你饶了我罢。说罢,直起身,也一溜烟走了。一个黑影往身边飘过,纳吉顺手抓过来一看,却是村里瞎了一只眼的独眼赵四。独眼赵四说,兄弟,我都瞎了一只眼,还给生产队里放羊,我离开了,那些羊就会饿死的。纳吉说,你的羊不是都死了,原来的五十只羊,现在只有八只了吗?独眼赵四说,小兄弟,我再走了,生产队就不要说八只羊,就是一只也没有了!纳吉说,情况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糟……独眼赵四说,你别说了,你再说我可就不行了!我都饿昏了,这样的身体,我怎么上得了山!纳吉握了握独眼赵四的手说,正是这样,我才要找你。赵四,你想想,我们与其坐在这里等死,还不如上山,那里的野果野根野兽多的是,那里没有阶级斗争,没有斗私批修……独眼赵四还没有听完,就一下子回过身来,抓住纳吉说,我真是饿糊涂了,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天一大早,纳吉的队伍就有了四个人,其中冯五道士的儿子冯小鸭,有卢森,独眼赵四。卢森是黄革命叫来的,黄革命只说了一句话:请你为你的那两匹马考虑,我知道徐仁才对你好,但徐仁才现在下台了。卢森就只好乖乖地跟着来了。冯小鸭还是独眼赵四的外甥。独眼赵四说,纳吉,你就照顾一下吧,我这外甥刚从学校里出来,身体单薄,再吃食堂,怕要出问题……纳吉挥挥手,打断他的话说,都到齐了吗?大家都举起手里雪亮的斧头说,到齐了。纳吉一看,每个人都穿上了厚厚的衣服,有的是皮袄,有的是破烂拉花的棉衣,而且腰上都扎了草绳子。肩上都一个不差地扛着装有十斤苞谷面的布袋子。纳吉笑了一下,说,出发吧。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上得山来,一群人都欢喜得不行。这里树上的野葡萄、野果子到处都是,地里呢,只要找到一根瓜藤,一脚踹去,野地瓜就滚了出来。大家上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将瘪瘪的、很久没有填满的肚子装满,生的吃不下了,就生火烧熟吃。然后大家分头行动,到处采集,最后全集中在他们栖息的地方。他们也打野兔。那些胖胖的、憨憨的、虽然动作有些灵敏的兔子,只要被他们看见,都不免要落入手中。他们打野兔有经验,野兔前脚长,后脚短,上山快如风,下山跌跟头。因此,只要看见有野兔,他们就从三面合围,让野兔往下走,结果不到两分钟,就给他们追上。如有追不上的,独眼赵四还有一招,他眯起那一只独眼,在丛林里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找到一条野兔的必经之路,从怀里掏出一根铁丝,三两下,便绾成一个活结,两头固定在树根上,第二天到这里一看,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被拴得死死的!捉野兔的方法还有很多种,比如袋装法,用一只麻袋张好口,用以诱饵,让它自己乖乖地钻进去;比如在地上挖坑,布成陷阱,使其坠入等等。这些办法都是独眼赵四的绝招。纳吉说,我知道的,你要是不来,我们可就没有办法了。独眼赵四就有点骄傲,扬起头,说,不是吹牛,我在这丛山峻林里生活一年,也没有问题的。野兔一捉到,便成了他们的美味。剐皮的剐皮,生火的生火,拾柴的拾柴,不一会香气就上来了。不过,这当中,冯小鸭就不行,追兔子时,追不上三步,兔子跑了,自己却先跌倒了。剐兔子时,看到血肉,泪水就下来了。不过饿昏了的时候,他还是会闭上眼,从独眼赵四手里接过一只兔腿,狠狠地啃起来。吃完了,还闭着眼,把手伸给独眼赵四,说舅舅舅舅,我还饿着呢!弄得大家哈哈大笑。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纳吉一上山就选定了砍树的地方。那地方向阳,树林长势快,参天大树下,还有若干的小树苗在树影里寻找阳光呢!更重要的是,站在那岩头,就可以看见山下杨树林立的村庄,说不定站在杨树村里还可以隐约看得见这里的绿荫一点点的减少。纳吉要大家注意安全,让大家把树根向下处砍成一个斜口,人站在上边一推,树木就呻吟一声,訇然倒下。冯小鸭砍不了,随便弄几下,就叫手疼。纳吉就让他和独眼赵四搭伙,让他们俩舅甥互相关照。纳吉知道冯小鸭这小子不错,在学校里成绩好,年年的考试在学校里都名列前茅。前不久,杨树村搞起了大跃进,家家户户不再生火做饭,学校里积极响应号召,全体师生停课,投入到了大跃进中来。冯小鸭读的初中班,理所当然地停了课。当时冯小鸭找到班主任老师,要求学校恢复上课。老师无可奈何地朝他笑笑,说,小鸭,学习呀,更多的还是要到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去,向劳动人民学习,向广大人民群众学习。停课呀,是暂时的。冯小鸭弄不懂,但冯小鸭知道这种局面是无法逆转的了。只好叹叹气走开,一幅少年老成的样子。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冯小鸭的梦想是当个诗人。冯小鸭刚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表现出了他对文学的浓厚兴趣。他会将家里发生的故事,用学过的文字表达出来。刚上三年级,老师就开始讲授作文了,教他们写我们的家乡、我的妈妈等文章。但冯小鸭的写作往往就会有些超越,比如他写我最熟悉的一个人,他就写村里的人卢森:他呀,矮得像是个小草墩。他在写舅舅独眼赵四的时候,就写:他这个人,讲究排场,在家里,铺盖可以不盖,但帐子是要挂的……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笑。冯小鸭上了初中,读过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读过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读过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就诗情涌动,一发而不可收拾,写了很多内心想写的诗歌,还获过几次全公社搞的征文奖一等奖。冯小鸭小有名气,冯小鸭意气风发。但在这样一个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些事情,他有些想不通了。上山来的第一天,他就想读书了,就想写诗歌,就想学校生活了。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活的问题解决了,纳吉带领着大家尽快地投入到砍树的工作中。这个队里,数他最是身强力壮,数他的刀具最好。常常是别人砍了一棵树,他要砍二至三棵,别人三刀才砍一个口,他一刀下去,树的汁液就一滴一滴地渗了出来。那些树一砍倒,从树桩上就可以看出那树的年轮。那些年轮一圈一圈的,一层一层的,像往事,像旧梦,像当年他曾经有过的很多记忆。在这山上,睹物伤情,他想起了年少时出逃的那一幕,想起了那个时候的无奈与栖惶,想起了惨死的爹娘,想起了美娜。他想,这个时候,不知美娜现在情况怎样了,她也和大家一样吃队里的食堂吗?她是否有吃不饱的时候?是否有被批斗的时候?她这个时候是否已经结了婚,是否有了孩子,她是否还会放蛊,做那种神秘莫测、让人骇怕的事……他想念她,他不知道,当年如果他们结合在一起,现在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当时在黄革命面前,他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这里还是杨树村通向苗寨必须走过的一个山头。这里离苗寨,也就是大半天的路程,如果情况允许的话,他还想从这里出发,到苗寨去看看。说不定在那里还会了解到美娜的一些情况。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纳吉累得浑身泛力,眼冒金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梦中,他感到有人轻轻地来到他身边,睡在他的怀里。那种温柔,那种可人,是曾经久违的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纳吉感觉到像是一个人,一个多年前给过他爱和恨的人,那人是谁?是谁?纳吉一下子想起来了,是美娜。纳吉一下子泪都出来了,纳吉抱着她哭了。纳吉说你这些年都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找遍了这么多地方,你却躲在这深山老林里。美娜说,我都在呀,你到哪里去找我了?纳吉说,你骗我,你骗我,你在哪里?美娜翘起一根葱一样白而长的指头,戳着他的鼻子说,在你的心上呀!纳吉搂着她哭了。哭得泪流满面,哭得天昏地暗。哭了很长时间后,纳吉却一下子推开她,说你来干什么,你来干什么,这里是你来的地方吗?黄革命要是知道你来,一定是要批斗你的。但她不走,还是赖在他的怀里。她说,我就是不走,我就要和你在一起。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纳吉生气了,不想管她了,但纳吉听到有人说话。纳吉想,这可不能让任何人看见。便用手去推美娜,可美娜还是睡得那样的均稳,那样的无动于衷。纳吉急了,一急,他就醒了。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注斜阳照在纳吉的脸上。纳吉看不清眼前的一切。有人说,抓住它!抓住它!纳吉感到一个什么东西,灰灰的,从自己的怀里一跃而起,箭一样钻进了树林。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砍树小组的人呜里哇啦地集中了过来。独眼赵四喘着气说,纳吉纳吉,你放走了我们的晚餐了。纳吉还没有回过神来,他摸了摸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冯小鸭说,我们一个下午除了砍树,都在找食物,可这两天,苞谷面吃完了,动物也越来越少了,树被砍倒,松菌全都枯死,山葡萄也都生了蛆。野猪跑了,箐鸡飞了。刚才你怀里抱着一只野兔,我们刚追过来,你却将它放走了。纳吉这才清醒过来,他说,哦,哦,不过,还是要以砍树为主,要不然我们任务完不成,要给黄革命批评不说,还要扣工分的。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独眼赵四说,我们都饿得直不起腰了,你让我们怎么干!我们还要工分干什么!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山下是好几天没有往上送粮食了,卢森下山挑粮却音信渺无。纳吉不由得心里一阵焦急。但他还是沉着地要大家不要慌。他说,总会有办法的,要乐观对待生活,要有信心,这么大的山,这么厚的森林,这么美的环境,如果让我在这里生活,什么人也不要来打扰我,一辈子我也干。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独眼赵四说,那不都成了野人了?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纳吉说,野人有什么不好?野人自由,没有人管,不要学习,不要讲话,不要表态,不要参加批斗会,也没有人会来没收我们的财产……冯小鸭说,是的是的,只要给我几本书,我就可以在这里一辈子……如今这世道,太坏了!冯小鸭这次上山,还带着一支笔,一个笔记本,一本书。书叫做《烈火金钢》,笔则是用来写诗。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卢森正要说什么,冯小鸭把纳吉叫到一个土坎的后面,说,纳吉叔,我念给你听,我写的诗,你看中不中: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钢铁在山谷冶炼,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粮食在肠胃里消失,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理想,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到底在哪里……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行,你这是要惹祸的。纳吉忙一把夺了过来,撕得粉碎,往树后的山崖下扔。土坎后面是一堵崖,壁立千仞,令人目眩头晕。那一片雪白的小蝴蝶就随着飘了下去。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冯小鸭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份,接着念道: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春水流淌诗情,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歌声传遍九洲,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梦想没了,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怎么也想不通……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纳吉说,不行,你这人,脑袋里装的怎么就是这些东西。纳吉伸出手挥了过去,拍着他的头,你想一点好的,你想开一点,你们这一代人,多幸福,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冯小鸭又念道: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人民公社像枝花,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开开在穷人家,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改天换地英雄气,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漫卷红旗遍天下……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对了,对了!纳吉说,你写在哪里的?怎么没见你看,就说出这么好的诗歌?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我的嘴上。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在你的心里,你把它记下来,下个月的赛诗会,你就拿出这东西,你一定会让大家另眼相看。有人说你酸,其实,他们不理解你呀!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冯小鸭说,诗歌可是一个诗人思想感情的流露,可这首诗没有我个人的思想感情。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纳吉说,你说的这些我不懂,但你别总是个人个人的,这不好,要大公无私,要心里装的是人民才对。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山上的一个个人饿得直不起腰。大家横七竖八地躺在厚厚的松叶上,一动也不动。冯小鸭说,我饿,我就像是一只天空的纸鹤,头脑空空,神魂颠倒。独眼赵四说,你别写什么诗了,满肚子的文章充不得饥,你还是养养精神,给自己留条活命。冯小鸭说,舅,你是这山里的主人,你很了不起,你也一定满足这里的美好生活!独眼赵四说,小鸭,你在生你舅的气不是?你看,现在树被砍了,兔子也跑完了,连根兔毛都找不到了,还吃什么兔肉!你舅又不会生兔,也不会造兔,就是你纳吉叔,也没有办法!独眼赵四说到这里,回过一只独眼,四下里寻找,说,咦,纳吉呢,纳吉到什么地方去了?他追野兔去了吗?Ju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