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小说/纪实文学/剧本

吕翼长篇小说《村庄的喊叫》连载:38-40

作者:吕翼 发布时间:2020-10-29 原出处:彝族人网

三十八

第二年春天,家家户户都开始整墒种地,开始往地里送肥送种。可就是不见纳金在那块地里举过一次锄头。自从分了地,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纳金不仅没有在地里出现,就是杨树村里,也没有他的影子。独眼赵四笑了,说,这小狗日,把这块地弄了去,说不定是要在里面养蛇呢!说不定这狗日在里面养蛊呢!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玩笑归玩笑,过了几天,人们还是看见纳吉出现在地里。纳吉刚将肩上的锄头往地上一放,就倒在了地里。邻地里的老郝看见,忙奔了过来,去扶纳吉。可纳吉死活不肯起来,他双膝着地,双手捧着黑油油的泥土,激动得浑身发抖。老郝从没有见到纳吉会是这个样子,有些不知所措,说,纳吉,你中风了不是?你肚痛了不是?你着寒了不是?纳吉不说话,老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响,半天过去,还是没有呐喊出来。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纳吉攥紧那黑土,恨不能要将它攥出油来。坐在那春日的阳光里,坐在那些吱吱生长的草芽上,纳吉哭得伤心。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老郝说,纳吉,哭是没有用的,你还是让那纳金回来,给你好好侍弄一下这里的土地,都八十岁的人了,你干什么活,自己挖坑,还埋不住自己的脚背呢!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十九

枫桥县的一家酒馆里,纳金正举着杯朝乡镇企业局局长卢福敬酒。这卢福呀,干工作比较沉稳,所以当年黄革命倒台之后,他主持了杨树村党政一把手的工作三年之后,才弄了个乡长当。又过了三年,才从那个位置上进了城。是徐仁才帮了他的忙,在常委班子里极力推他,当上了县的乡镇企业局局长。好在他一上那个位置,便开始认真钻研乡企工作,在那个位置上干得有声有色,便自此多年,他再没有上副处级的机会。他说话也就没有顾忌和遮拦,他常常叹息说,我们工作搞不上去的原因,一是没有后台,像寡妇睡觉,上面没人;二是政策变,像妓女睡觉上面老换人;三是不团结,像和老婆睡觉,自己人老搞自己人。整天有酒就醉,很是消沉,就等着退休了。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纳金的旁边,还坐着女朋友许小捷。许小捷是许队长的女儿,比纳金小八岁,不过他们很能说得在一起。纳金说,小捷,我一见到你,身上就有一种来了电的感觉。而许小捷也说,纳金,我和你在一起,就有一种安全,还有,你能理解我。许小捷高中毕业后,没能升学,曾一度时期迷上行为艺术。一次是坐在大街上,将外衣脱掉,让人将五六种颜色的涂料依次倒在身上,称之为“修身”。另一次就是将四书五经、二十四史和圣经和在一起,搅成纸浆,做成一块砖,称之为“国际长城”。那时候,纳金整天无所事事,在街上就看到这样一种形为艺术。别人都吐着口水走开。只纳金在那里一看就是半天。后来,他就整天和纳金泡在一起。纳金说,你整天和我在一起,你爹一定会生气的。小捷说,我和他说不在一块,我恨他。纳金说,为什么呀?许小捷说,我还恨那块土地上的人。纳金说,为什么呀?小捷说,那是我的人生观,你别问了。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这酒馆里,卢小阳和纳金都对卢福客气着。卢福说,别客气,别客气,都是家乡人,不是有句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吗?你们不泪汪汪,倒还笑眯眯呢,有什么好事吗?坐在横头上的卢小阳说,纳金的事,就多多麻烦你了,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来,我敬你一杯酒。卢福说,你呀,你为什么对这煤场这样感兴趣?你当时不是经常从炭里刨出些贝壳、鱼骨、树叶来送我,我以为你是对这些化石情有独钟,想不到你现在却要来承包煤场。纳金说,我是乡下娃儿,不怕局长笑话,我是冷怕了。卢福说,什么冷怕了,我看是穷怕了。纳金的脸上呈现出了些腼腆,说,是,局长,这件事要请你多多操劳,让我们乡下人找点小钱。卢小阳说,卢局长铁肩担天下,你放心就是,他是个说到做到的人,有时是不说也做的。卢福说,卢秘书都说了,我还能推辞呀?要不然,纳金,我告诉你,他在县委刘书记那里说一句我卢福老了的话,我过不了三个月,准就是下课的了,准就是回家带孙子的了。卢小阳将酒杯递了过来,说,哪里,哪里,大家不都互相帮助吗?卢福把头递了过来,小声问,纳金呀纳金,你是怎么和刘书记挂上钩的?这件事刘书记可重视了,亲自过问,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呀!纳金有些支吾, 一时不知怎么说才好。卢小阳接过话说,局长呀局长,你又不是不知道刘书记的为人为官,他做每一件事,从来都没有含糊过,好些关乎经济建设的大事,他可都是亲自抓的呀。他跑杨树村的次数,不会比你少的。卢福忙说,我酒多了,我酒多了。纳金说,小捷,我们一起敬敬卢局长好吗?许小捷说,我不会,你饶了我。卢福说,能喝就喝一点,这样,我敬你们俩,祝你们恩爱无双,白头到老。小捷说,你说什么呀,我们还只是朋友。卢福说,啊呀,啊呀,现在的年轻人,我是知道的,朋友关系,比我们当年的夫妻关系还亲密。看到小捷要生气的样子,卢小阳说,都别说了,还是我来敬大家,今天天气好,月亮都已升上了天空,呆会儿就到我家打牌,我陪你们一战通霄。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纳金第一次请客。这是枫桥市最好的一家餐馆。纳金把能上的好菜都全上了,那些菜里,鸡鸭鱼全都有,乌龟王八、油焖大虾也有。纳金包里揣着六十块钱,是民政局给纳吉的伤残补助,纳金一次领了,想的是这次先塾支,过几天再想办法给爹还上。面对这些吃不完的大鱼大肉,纳金心里还疼着呢。不过,他想,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吝啬这几个钱,是办不好事情的。可这时候,卢小阳已借上厕所的时候,将单签了。卢小阳用的是公款,划个字,办公室财务科的人,年终会来结算的。他卢小阳,欠着纳吉叔的,用一顿饭钱是报答不了的。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了酒店,卢小阳和卢福挤了挤眼睛,两人借故走了。月亮底下,小城的街子宽宽的,微风就很轻快,很飘逸,在纳金的脸上拂来拂去。纳金轻轻地揽着许小捷的腰,一双热烈的眼睛在小捷的脸上拂来拂去。小捷说,你为什么为了那一块破地,费这么大的功夫?纳金说,你还记得这样的一句诗吗: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小捷,你不知道,在我们杨树村里,每一块土地,都是巨大的财富。小捷说,我不懂。纳金说,我要通过这块土地,找很多的钱,来改变我们的生活。我要娶你,我要让你生活得很幸福……小捷说,就是在这里吗?纳金说,是,就在我们杨树村。小捷说,可是,我对这块土地恨之入骨。纳金疑惑地看着她:为什么?小捷站住,眼睛盯住纳金说,纳金,这块土地,充满着猜忌、斗殴、杀人,你没有感觉到它的污脏和罪恶吗?纳金说,我不明白。小捷说,难道你没有感觉出来吗,这样一个村庄,太压抑,太沉闷,我向往新生活……我需要自由,需要阳光,我今天来找你,和你在一起,我就是想告诉你,我要走。纳金有些惊讶,酒醒了一大半。他说,你要走?你要到什么地方去?小捷说,到我想去的地方,到没有污脏,没有罪恶的地方,到没有杨树村的地方。纳金愣了,半天说不出话。小捷说,你会跟我走吗?纳金说,可我是男人,我要发展,我需要这块土地,你还幼稚,你考虑问题不够全面,理想化、单一……你真的不喜欢它呀?我们杨树村不是有句话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吗?小捷说,那我就走了。纳金笑了笑,一把抓住小捷,说你真的要走?你还会回来吗?你不爱我了?小捷愣了一下,好像在这个问题上,她还没有考虑过似的。她犹豫了一下说,如果要回来,我就带一种新的东西回来,它可以冲破旧的传统,旧的文化,旧的体制……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小捷说完,头也不回地向着这座城市的深处走去。纳金想,这小捷,就是怪脾气,她酒醉了吗?她可没有喝酒呀!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纳金想,她一定会回来的,一个小女生,一个对未来没有半点把握的人,一个固执得常和她那当队长的爹开涮的小姑娘,她能做什么?在外面碰歪了鼻,碰伤了心,她还会乖乖地回来。可他没有想到,小捷几年后回来却是以另外一种身份,演绎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故事。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四十

纳金对那一块土地的承包,只不过是他承包煤场、发展煤场的其中一步。纳吉对杨树村煤场承包的困难,远比承包土地的困难大得多。但纳金知道,越是困难的事,办好了,其收获越大。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过不了多久,纳金承包的煤场开业了。县委副书记刘明礼、乡企局长卢福和秘书卢小阳都下来了,还有电视台、报社的记者。那些记者们一下车,摄像机就打开了,相机的镁光灯闪闪忽忽。卢福朝纳金笑笑,挤了挤眼,却不说话。开会了,刘副书记作了讲话,对煤场的开业表示祝贺,要纳金好好干,做个名副其实的乡镇企业家。卢福也作了讲话,对纳金的煤场寄予了希望。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散了会,记者们对纳金作了专题采访。纳金将刘副书记送上车,刘明礼忽然说,纳吉叔呢,纳吉叔呢?纳金忙说,他这两天身体刚好,进城找老朋友聊天去了。刘明礼有些失望地说,我呀,以后要见他的时间怕就更少了。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其实纳吉并没有到城里找什么老朋友。他在那块承包地里,正吭哧吭哧地刨着土,他感到自己松驰的皮肤里,奔涌着饱满的血液,干瘦的手臂上,有着用不完的力气。许队长从地埂上经过,说,纳吉叔,我还以为这里是个年轻人在干活,走拢来才发觉是你。纳吉不作声,望着他笑了笑,又举起了锄头。许队长说,想不到呀,想不到,想不到土地的魅力会这样大,八十老翁都上了阵,叫我如何不惭愧。许队长想了一下,说,纳吉叔,想不到如今这世态会如此炎凉,都家家户户都春种了,可我的地里土坷垃都还没有弄碎,我想叫两个人去给我弄弄,可家家户户都在忙,叫张张不应,叫李李不来,你说,我这生产队长,不,现在叫村民组长,我这村民组长还有什么威信! 纳吉望他笑了一下,手里的锄头并没有停下。许队长说,纳吉叔呀,你就是笑,可我还是笑不起来。早知如此,队里的土地还是不分的好。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纳金回到杨树村的时候,纳吉还在地里忙乎。纳金说,爹,你就不要忙了,过不了多久,这块土就全都变成煤矿了。纳吉不说话,心里只是想,我不要矿,也不要钱,我要种地,我要粮,我要看着那些渺小的、绿绿的苗一天天地生长起来。纳金说,爹,我知道您的意思,可我有了矿,出了煤,不就有了钱?有了钱,不就有粮了吗?纳吉不说话。纳金说,爹,你都八十多岁的人了,受过伤,受过苦,身体又不好,你图个啥!纳吉一下子发火了,举起的锄头猛地落地,只听咔嚓一声响,锄头尖上火花四迸,手里的青杠木锄把断成两截。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纳金吓了一跳。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纳金的煤场开张了,生意好得不得了。每天天不亮,这里就聚满了拉炭的车辆人群,有慢吞吞的牛、马、驴车,有一走路就发出震天响的手扶拖拉机,还有可拉十多吨的大货车。牲口的嘶叫,机器的轰鸣,人声的喧嚷,构成了一幅特有的风景。这种蔚为壮观的景象,让村里的人忿忿不平,暗地里说,纳金这狗日,不知赚了多少钱!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纳金高兴。但在高兴的时候,他还想扩大。凭他现在的经验,凭他的直觉,他觉得自己要把事业做大,不是不可以的。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不管城市还是农村,修建房屋的越来越多,需要的建筑材料越来越多。有一天,他从村里的砖厂旁走过,那窑顶上长满了离离春草,一种对于事业的久违感,一种自己要将他搞活搞好的感觉一下子涌上了心头,他想,何不如自己把这个厂搞起来!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个村里多年以前就搞起来的砖厂,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小的时候,纳金常常领着一帮小孩子在那里躲猫猫,打仗,对那个地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而现在,纳金在那里看到了钱,闪闪发光的钱,令人心动的钱。他在这里还可以将势力进一步扩大,以前他是对着小孩子玩玩儿,现在是玩真格的了。4r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