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俄狄小丰诗——鞘胁脊饶

作者:俄狄小丰 发布时间:2002-11-12 原出处:

最初的冲动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出生的那一刻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被母亲咽下的痛苦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悬拟的乐园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注定要消失之后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留下村庄于父亲的手掌上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森林消失的地方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历史的诞生处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向都市进军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重塑远去的民歌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永不回头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一只乡村喂养的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都市布谷鸟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城市的定义在他的飞迹中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构画成街头的卜相图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把乡村的种子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播撒十字铺面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街小巷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麦克风里呼风唤鱼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城市是一张网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都是猎物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铺开混凝土的早间广告版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座多棱角的大厦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猛然  冒间而起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触痛饥饿的食指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红色箭头远远指向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正在营业的铜字牌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都市布谷鸟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歌声里有自己的食物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偌大的都市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梦里的村庄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谷子并不遥远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庄稼在我们中间茁长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城市布谷鸟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栖身于时光的镜头里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隐隐作痛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失眠的霓虹灯]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烧烫城市机械的面孔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硬巴的马路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掉落的时针迷失走向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时代的血液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被注入耗子的穴道奔流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膨胀的欲望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未来的伤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黑夜的心脏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我们真实的眼睛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啊 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自己是自己的猎物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都市布谷鸟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遗忘季节之后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蜕变成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餐桌上的时装模特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失身的影子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白色斑马线上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款款走离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啊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都是血淋淋的出世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心灵的港口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村庄迁徙于诗歌之后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变成摇晃的酒吧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耿耿于怀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丢失的梦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原来是回家的心情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最后一只城市布谷鸟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一名流浪玻璃墙外的诗人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抓不到一杯泥沙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吊在一句短短的呓言上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死去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毕生的性格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写在死的姿势上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坟墓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一个字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os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