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普驰达岭大型组诗:罗婺细语

作者:普驰达岭 发布时间:2018-05-08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站在深秋之隅 摆渡故园一秋之水

网在心头的那一丘田 还躺在

普驰卡那贫脊的土地上 今夜

我想打开火期洛尼山上的那滴雨

让故乡凝固的炊烟居住在其间



时间捂住了记忆的伤口 那年

像鹰一样的父亲提前去了远方

留下与母亲一样孤独的我

常在梦中趟河而过的音容

至今成为我一生仰望的星空

只是追根溯源的怀念与心痛

不知何时镌刻成祭奠你的诗篇



让远道而来的众神向祖界指路

让熙熙攘攘的神语向天而歌

让密密麻麻的祭辞游戈在瑪薇之巅

让天地间的一切祈福驻扎在大地

让灵魂附体的赤鹿放出如炬的目光

在众神的守望中 你看

太阳已出在雪山顶 你看

宗族已盘踞在岩上头



亚麻色的阳光 从洛尼山顶伸出来

云彩的故乡 花露在云间 云隐在花里

顺着日子的边缘 那些经世风霜的面孔

在村落的深处守着满坡盛开的苦荞花



七月的火把自然而然 又一次划过彝家山寨

交给夜空的节日之手 把久困内心的阴霾一一击碎

把积攒在心底的快乐一一点燃



一生要走的路

都在西南彝志中装载

终日想象的起点

总是绕不过一片树叶的摇摆

始终幻想有那么一天

也可以像秋风 用不变的装束

在窗前把自己的一生放平



等待一场红雪再次降临

我从远方的时间里抬起了头

重新把歌谣写在云片之上

三场红雪的歌词 却从

一滴水的迁徙中开始



阿而酋长已去

凤氏烟云已散

而易笼河 依旧鼓鼓囊囊地流



在普驰卡的对岸

火期洛尼山的脚下

掌鸠河两岸的村寨

在日升月落中 依然

散落着进进又出出



望一弯罗婺的月

喝一口凤家城的小锅酒

月亮醉了 酒不醉

部落醉了 酒还醒着


十一


把身体放回原处

把历史复归原位

自己的泪水

总洗不清自己的伤口


十二


和金沙江一起居住 两只沉默的手

把家谱刻在骨头上 把血缘写进经书中

那群黝黑得古老的族群 像放大的太阳

开在每一座山头 略显孤独的母语

背负着沉甸甸的辅音 走北闯南


十三


一朵叛逆的雪花

顺着阳光山脉而下

背着天空的流云 驱赶着

一颗来自火塘边的泪水

在背井离乡的北方

煮熟了马背上的歌谣


十四


从一把泥土

找到故乡的方向

从一声脆弱的呼唤

听出胸口被撕裂的声音


十五


从一首梅葛经久的传唱

看到祖先迁徙的步伐

从毕摩祭祀的舌尖上

见证一个用诗歌舞蹈的民族


十六


盘坐在金沙江两岸 有无数的鹰翅结集待发

还有谁的承诺 在南高原指路向天

还有谁的歌唱 在这条金江之上

水拍云崖 怀揣多少次的虔诚

才能让石头飞翔 让部落迁徙

让古木复苏 让杉树长青 让祖灵安祥


十七


我是那匹走过时光隧道的骏马

有关的寓言居若处子 有关罗婺的传奇

像风中的云朵 早骑行高远


十八


我依然记得 父亲在那个叫普施卡的村寨

把一首首刻骨的诗歌塞到我手里 偏执的我

依然附着在您远在天涯的骨头之上

那怕只落半片树叶 在九月

我依然会用泪水思念您


十九


端在梦中的酒杯 不知要敬谁

把家谱放在手上 把火焰放在经书里

让风把经书翻开 让神灵把酒喝尽


二十


背过身去

掌鸠河依旧汩汩地流

在凤家城离散的伙伴

已走到山的尽头

像泪水一样潮湿的山路

被头上的云朵划开了一半


二十一


瓦板房的气息

总是从罗婺大地远远地飘来

我们就像掌鸠河面跳动的波纹

在水下重逢 儿时光

用母语唱过的歌谣

已从岸上轻轻地走过


二十二


只是隔岸而坐 不经意的秋韵

还是扑了过来 果子结满了黑虎山

黄昏网住了猎人谷 逐渐加厚的天幕

现出黄的原典 抖落了流水与高山

把黑色穿在身上 把自由留给雄鹰

让红色暖似火塘 让骏马越过南高原


二十三


在锋利的刀刃之上

高过乌蒙山的雪

也化不开 在羊皮纸上舞蹈的祭词

撕不碎 我们相守的焰火

在南高原星星点点中燎原


二十四


我要沿着祖先迁徙步伐长歌而行

手捧指路经 一行一行的文字

一个一个的地名 生命行移的罗盘

让我一次又一次慢慢靠近天白地黑的祖界


二十五


三滴殷红的鹰血光润的土地

招魂的请辞 翻过一座座山头

我的念念有词的嘴唇只为认祖归宗歌唱

我的含情默默的眼神只为魂之归来动容


二十六


在孜孜濮乌在祖界 让我们回归吧

离天三千丈之上 距地三千尺之下

天之白地之黑始终在我们四周

天之父地之母在我们左右不弃不离

让我们一同从一个传说中开启飞翔之门

让我们一同从一首古老的歌谣中放送轮回之灵


二十七


像一脉圣泉 我们的先祖

提着清澈的嗓音 从青藏高原的陡坡

顺流而下 站在被风霜覆盖的巨石之上

哎和哺撒下的光芒 拔亮了茶马古道

从古至今彝人影影绰绰栖息的灯火


二十八


行移在南方丝绸之路的古道上

穿过黑夜的一片片披毡薄过霜露

青藏高原的雪峰蜕变为我们迁徙的肌理

从一道道雪线上走出来 哎和哺一路引领

祖先的遗骨早已风化成我们血液的流向


二十九


圣灵之门 总会在尼姆措毕分支的路上

半闭半开 在高过草场的山头回望

我们迁徙的古道 从西南以西

抵达南方以南 在南来北往的侧面

抬头可以看到我们的始祖来时的苍茫

低头可以梦见我们的阿普笃慕归去的王冠


三十


在祭祖的酒杯面前 黑夜要比白天提前抵达

祭祀的手 请你点燃那盏神座前的灯

让熙熙攘攘的祖灵靠向燃烧的火塘

祭祀的嘴 请你献上陈年的转转酒

让庇护族裔的众神在河流中沐浴着温暖

让毕摩站立在人与神的界碑之前

让舌头在想象的边缘 再次找回神启的门


三十一


在黑虎山上 深居岩崖的祖灵筒

避开山外的风雨 惯俗穴居的祖灵

把纳苏的谱谍种在岩层 他们静身而卧

火光里归祖的幻影 罩着生前的山和逝后的水

高悬祖界的花环 飘荡在空空的酒壶中

唯有族人献祭的牛羊与布匹

铺着毕神高贵的诗篇

重新回到火焰的心里和大黑山水的内心


三十二


在岁月之上 长风铺展已过浪尖

你该清楚地知道 南高原土地的厚薄

一副口弦就可以诉说 金沙江流的深浅

一只马布就可以吐露 在云朵之上居住的村落

一件擦尔瓦的重量就可以感知冷暖

我们先祖那捣不碎的血性 依旧可以

从一只落满风尘的牛角号声中猎猎如帜地崛起


三十三


在你的身后 南高原的峰芒植在高天

深谷下的路被锁在悬崖之下 千百年来的大风

依旧从磅礴的乌蒙山脉远远地吹来

握在我们手心的故乡 再次在金沙江两岸

如一群沉默千年的石头 准备要飞翔


三十四


风吹过屋檐 月横在夜空

在金沙江的右岸 即使

我隐去了翻腾在指间的波澜

一脉曲似龙骨的江流 依旧可以穿过左岸

浪腾的身段直指长江的头颅 虎啸的汹涌

如高枕着南高原的胸膛 在梦中

只有金沙江的流响 才能

一次次地划痛驻扎在我心头的诗句


三十五


你避过大理国的风 回不去的路

刀锋可以穿过指间的缝隙

疼痛可以回到刀身 乌撒的战马

水西的慕俄格 南诏的战袍

盛满唐王朝满腹忧郁的南天

哀牢旧城的烟云 四起南风

看不透的烽火 天长过水流


三十六


面对南高原凌乱的宗山

我们只能避开朝东的坡地

大凉山的鹰 仰望高过蜀地的青铜

风吹与不吹你走与不走 疼痛过的旧事

刀剑让给了火把 沧桑留给了记忆

而始终看不到头的边关 只能

一半留给烽火 另一半留在深邃的骨头


三十七


当晨曦撕开搁在窗前的一声叹息

线装的泪水已浓过一碗隔夜的清茶

当占卜的鸡头敲开弥弥中的誓言

清冷的晨光已错过被遗忘的前世

当鹰翔的手势被低垂的河流替代

泛黄的彝文已堆积成坎坷的纸上春秋


三十八


夜风网住的南高原 进进出出间

布默战史的云烟在黑暗中悄然远去

从罗婺到乌蒙 从乌撒到水西

那些忘记来路的人 该翻阅多少遍西南彝志

才能揣摩芒部的火乌蒙的山水西的城堡比纸还薄


三十九


红烛之下 三千里江山

藏在箫竹里外 板底起身的乌撒

石门坎转身的朱提 在凤家城堡烟散的罗婺

遥远的马蹄 穿越历史的回响

总是比那过山的风还轻 过眼的云还重


四十


在千年的火塘万年的火光面前

阿嫚惯常的坐姿始终低低地走

从右而左的幅度高过远山低过屋檐

手中旋转的酒碗 在毫无修饰的母语面前

锅庄石上涂满的诗行已在火塘边隐约中活显


四十一


此去 离牵念的故土距离过远

夜黑风高的旅途 随流星坠下的泪水

碰不到嘴唇 却能触痛了脚背

田埂上的记忆 容得下天光却容不下泪痕

撕裂的哭嫁声声唤娘亲句句含故乡

隐在门板后的脸 交给了他乡却回不到娘身


四十二


阿而酋长的一本彝文经书 坐在罗婺旧寨

在更低的高处 仰望易笼坝子更高的低处

顺势而下的水漫过千山之下的万壑

醒着的只有易笼坝子那片沉睡的土地

以及同罗婺旧寨的遗骸和远走他乡的移民


四十三


记忆中 易笼坝子的稻香

都顺着爷爷的影子疯长

彝人威武的过山号如风过林啸

时立低处万物景迁 去时的路

是一定弯曲到洛尼山顶的 如今

来时的路已汪洋成蓝蓝的水

明朗朗的湖光 紧贴着罗婺寂寞的骨头

往日狂野的掌鸠河 早已化为喘不过气的水


四十四


如果可以 一定要让虔诚的仰望

拨亮儿时记忆的烛光 让回归祖界之路

在岁月的追逐中高出尘世的念想

如果可以 一定要让家国辽远谱系清静

如果可以 也一定要让我再次呼唤远去的故园

我要用这小小的声音来敲醒

罗婺这片在梦中永远不老的土地


四十五


已经久风霜 那些我停留过的地名

透明的忧伤与荞花一起躺在坡头

凤氏土司的风云像寂寥在半空的星辰

半没在掌鸠河的岸上 嵌入彝文的镌子岩

在半淹的石壁上站着 那张被风雨残损的脸

就像穿过厚厚的春雨还生生枯卧的老树

无论天黑还是地北 复苏的叶片

只待罗婺的毕神最后一次向石头招魂


四十六


在掌鸠河畔 一座倒塌的城池握着历史的伤口

躺在废墟之上 胸口匍匐的狼烟像一朵飘零的花

在凤家城烧焦的石头之上 依旧泪水无痕地开

惨损中倒下的城墙已经毫无预谋的表情

曾经可以起伏成山脉的胸脯

早在岁月的深处断了流 至今站在石头上的花

手掌零乱 不知在下一个路口还会为谁开


四十七


牂牁苍茫在南天的细雨还在辽远的耳畔

被雨点放大的夜郎淋湿过多少入主中原的帝王

坐井观天的半张脸 在可乐供奉的祖灵面前

南高原延绵不绝的部族谱系 像一帘幽梦

不知会有几千重抵达过帝王自大如天的头颅


四十八


始祖笃慕在可渡辗转的乌撒战马 像过山的云朵

骑行在去往祭祖圣地尼毕招魂通灵的河流之上

散落在马牧河的食邑 顺着望帝笃慕的手势而放

部落倾斜的美酒在金沙江两岸半酌半饮

遗留在马牧河的酒壶是朱提的青铜浇铸的

弃置在金沙河的酒樽是非洲象的牙齿精雕的

只是部落交还给文明的真相 不知在乌蒙走出了多远


四十九


怀抱羔羊 沿着先祖迁徙之路

长歌而行 乘着先祖开疆拓土的竹筏

如大风吹散的羊群重新回归牧场

抬头是索玛低头是火塘 握住的经书

如圣洁的雪芒划过南天 彝人啊

站在你深邃的文字面前 先祖高贵的长袍

覆满了我脚下突围之路 在想象的边峰

舞动双手再次擦拭纯洁的血缘 自然而然

我像那些散居的羊群 依旧可以回归丰茂的草场


五十


有那么一些时日 流不出血的伤口

总会躺在梦中 枯坐着戴着苍凉的面具

被表情锁住的深邃在无数的夜 淌成倔强的河

那些等盼穿越的密码 羽化了路简约了心


五十一


让远道而来的柴火把绝世化为尘埃

让挥之不去的巫声捣碎神符 你与我的始终

都得把高贵还给氏族与谱谍 翅膀覆盖的踪迹

成为我们的影子 最终被母语线装成经书的边缘

任何一次的阅读 最后一页都将成为难越的沟壑


五十二


越过群山 雪芒擦拭过的大地

就在你的身后 远山的光阴

厚重炫目 尘土飞扬的旅途

浮现在岁末的正午 最硬的刀锋横在路上

带霜的光芒刺穿万重千山 坐拥岁月的尽头

又一把被人生的光阴打磨得锃亮的剑峰

高耸在时光来去 记忆回响叮当的档口


五十三


翻转的流云穿过河岸 在南高原

一些隐密的词汇开始步入山谷

落在山顶的雪花如神 渐次推开厚厚的颂辞

在风寒之夜 有些山神筑云而居

一些语言飘过来 念念有词的祭祀

已经在指路经上铺开 彝人迁徙的背影清晰灵显


五十四


酒中舍曲 鹰翅如风

拍打着金沙江南岸 午夜的愁肠

站成并流的澜沧江 荡气的怒江

剑刃孤独世声清静 酒酣梦已沉

酒杯捏碎的时光似缤纷落英

孤影剑行的长歌如飞舟浪迹

马背上的行囊 何日在长河骑行高远


五十五


云朵流浪的天外 山鹰驻足在岩头

临风喝下夜的黑 掌鸠河依旧汩汩地流

用歌谣滋养的家谱 以舞蹈架构的血性

南方以南 就像连接德布德施绵延不绝的基因

始终在我遥望故乡的额头 自然而然地飞过


五十六


细柳拂风 娴淡只需一朵花开的时间

阳光过往 雅韵只待一盏茶香的光影

矗立在回归祖界的路口 请允许

我亮出一路虔诚与膜拜 三场红雪的辗转中

被雪芒嚼白的南高原 在奔流的金沙江面前

早已泪湿忠贞雾锁廊桥 从无声的静夜

我听到了风的祝福 在无月的迁徙中

我读懂了一个族群千年指路的祭辞



  题注:罗婺是罗婺部的简称。罗婺部是一个拥有千余年历史文化的煌煌彝族部落,是云南武定、禄劝这方乐土古老的世居土著民族,今云南省武定县、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和周围部分地区都是彝族先民罗婺部的故地。罗婺部在唐南诏、宋大理国时期三十七部中是实力最强大的一个古老部落。宋孝宗淳熙年间(公元 1174—1189 年),大理国王段兴智举阿而为罗婺部长,从此,武定周围大片彝土一直为罗婺部管辖。从唐南诏罗婺部“雄冠三十七部”起,罗婺部及其后裔在云贵高原金沙江南岸称雄长达 786 年。其后代那氏土司又统治今武定万德一带直到全国解放。至今,武定、禄劝彝族仍保留着浩繁的彝文献、古老的服饰、歌舞和奇特的民俗。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