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普驰达岭:金沙江在我的血液中流响(组诗)

作者:普驰达岭 发布时间:2018-05-23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等待一场红雪再次降临

我从远方的时间里抬起了头

重新把歌谣写在云片之上

三场红雪的歌词 却从

金沙江那一滴水的迁徙中开始



和金沙江一起居住 两只沉默的手

把家谱刻在骨头上 把血缘写进经书中

那群黝黑得古老的族群 像放大的太阳

开在每一座山头 略显孤独的母语

背负着沉甸甸的辅音 走北闯南



盘坐在金沙江两岸 有无数的鹰翅结集待发

还有谁的承诺 在南高原指路向天

还有谁的歌唱 在这条金江之上

水拍云崖 怀揣多少次的虔诚

才能让石头飞翔 让部落迁徙

让古木复苏 让杉树长青 让祖灵安祥



不请自来的时光像一首诗歌 能否

用不同的词汇 修改与我的心情相关的命运

以相同的快乐 骚扰与我幸福相撞的灵魂

让忧伤的琴弦种满一地的月光

让流浪成诗的日子躺成金沙江的流响



从远山的云朵中穿梭过去

让时间把山谷的土地送上山顶

我看到南高原的深处 一个古老的民族

停泊在金沙江两岸 结实如饱满的荞粒

在向阳的红土地上一站 又是一个一千年



在岁月之上 长风铺展已过浪尖

你该清楚地知道 南高原土地的厚薄

一副口弦就可以诉说 金沙江流的深浅

一只马布就可以吐露 在云朵之上居住的村落

一件擦尔瓦的重量就可以感知冷暖

我们先祖那捣不碎的血性 依旧可以

从一只落满风尘的牛角号声中猎猎如帜地崛起



在你的身后 南高原的峰芒植在高天

深谷下的路被锁在悬崖之下 千百年来的大风

依旧从磅礴的乌蒙山脉远远地吹来

握在我们手心的故乡 再次在金沙江两岸

如一群沉默千年的石头 准备要飞翔



风吹过屋檐 月横在夜空

在金沙江的右岸 即使

我隐去了翻腾在指间的波澜

一脉曲似龙骨的江流 依旧可以穿过左岸



浪腾的身段直指长江的头颅 虎啸的汹涌

如高枕着南高原的胸膛 在梦中

只有金沙江的流响 才能

一次次地划痛驻扎在我心头的诗句



酒中舍曲 鹰翅如风

拍打着金沙江南岸 午夜的愁肠

站成并流的澜沧江 荡气的怒江

剑刃孤独世声清静 酒酣梦已沉

酒杯捏碎的时光似缤纷落英

孤影剑行的长歌如飞舟浪迹

马背上的行囊 何日在长河骑行高远


十一


细柳拂风 娴淡只需一朵花开的时间

阳光过往 雅韵只待一盏茶香的光影

矗立在回归祖界的路口 请允许

我亮出一路虔诚与膜拜 三场红雪的辗转中

被雪芒嚼白的南高原 在奔流的金沙江面前

早已泪湿忠贞雾锁廊桥 从无声的静夜

我听到了风的祝福 在无月的迁徙中

我读懂了一个族群千年指路的祭辞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