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溪彝族小伙杨波凭最后意识留心愿捐献器官

作者:刘霞 发布时间:2015-01-11 原出处:云南信息报
  “求运求财,龙潭烧香的走了。”在2015年1月1日、公民“自愿”捐献作为唯一器官捐献途径新规实施的第一天。玉溪彝族小伙杨波发了这样一条微信。5天后,“头痛得厉害”的他被救护车紧急送往医院,但年仅31岁的他依然因脑血管爆裂匆匆离开了。在车上,这位家族中唯一的大学生,凭着他仅有的意识许下最后一个心愿:希望能把器官捐献给需要的人,希望最后还能做点有意义的事……
 
  昨天下午,杨波捐献器官的手术在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而他也成为捐献器官新规实施后,我们所知的云南首位自愿捐献器官者。
 
  
  帅气的杨波曾有很多梦想,存钱做电子监控,挣钱带父母出去玩……可是,这些都无法实现了。
 
  不爱拍照的他,生前留下的照片并不多。姐姐甚至没有一张与他的合影。
 
  “头痛得厉害” 小伙陡然离世
 
  刚提到杨波,坐在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会议室的亲人们已经红了眼眶,时至今日大家依旧不愿相信他就这样离开了。“5号晚饭还和我爸妈一起吃的。饭后我爸妈去上夜班,弟弟就在家早早休息了。半夜突然给我妈打电话,说他头痛得厉害,想喝水但起不来。我爸妈赶紧叫了救护车赶回去,送到医院时瞳孔已经放大、医生也没能把他救回来。”杨波的姐姐哽咽着说。
 
  新平县医院在会诊后确定杨波因脑血管爆裂而导致脑死亡。这意外的消息一下击垮了杨波年迈而多病的父母,两人几近崩溃。57岁的母亲在悲痛中询问医生“器官捐献”是什么意思,经医院介绍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最后的愿望,是捐献器官
 
  “就是在救护车上,我表弟还有一点点意识,他就和身边的父母说,如果他死了,希望我们能够把他的器官捐献给需要的人,他说自己活那么大年纪没有为国家社会做过贡献,希望最后还能做点有意义的事。他从小就喜欢帮助别人,很善良。” 杨波的表姐回忆说。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杨波的离开让所以亲人均无法接受,“要是病了住院医不好还有个话说,这好好的人说没就没了,谁能想得通?”杨波姐姐说。
 
  而对于一直采用土葬的彝家农民来说,杨波最后的心愿更是让家人难以想象,杨波姐姐说:“我们都没有器官捐献这个概念,可能他学计算机,经常上网就知道这些事了。”虽然杨波的愿望违背家乡的传统习俗,但质朴的一家人还是想让儿子的生命以另外一种形式得以存在。一家人经过短暂商议后,决定完成杨波的最后心愿,找到医生表达要捐献杨波遗体器官的愿望。
 
  据了解,临床上对虽有心跳但无自主呼吸,脑功能已经永久性丧失,最终必致死亡的病人,称之为脑死亡。只有在脑死亡的情况下,进行器官移植才有可操作性。换言之,根据脑死亡的标准,经OPO(人体器官获取组织)或专家鉴定为脑死亡后,只要家属同意就可以进行器官捐赠。
 
  家族里唯一的大学生为照顾多病父母返回老家
 
  1985年出生的杨波至今未婚,作为家族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亲人对他抱有极大的期望。杨波从玉溪师专计算机系毕业后返回新平老家,为照顾体弱多病的父母,他身兼多份零工。同时为给将来自己组建家庭提供更好的保障,他一直婉拒亲友给他张罗的对象,一直说等自己经济条件好再谈婚事。
 
  捐献完有用器官,杨波的亲人将带着他的骨灰返回新平老家,按照老家传统的土葬形式进行安葬。仪表堂堂的杨波平时并不爱照相,此次来昆明的几个亲友手机里均没有他的照片,二姐哭着说:“我最遗憾的是到现在还没张与他的合影。”
 
  杨波更新不多的微信中,也没有任何一张他的自拍,2015年1月1日,杨波的微信发了两条消息,一条是谢霆锋的歌曲《残酷爱情实录》,另外一条写着:“求运求财,龙潭烧香的走了。”
 
  而2015年的1月1日,是公民“自愿”捐献作为唯一器官捐献途径新规实施的第一天。
 
  杨波父母多病陷入生活困境
 
  新平县医院将杨波家属捐献器官的愿望上报到云南省红十字会,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当即组织专家赶往玉溪新平,对杨波的病症做了详细会诊,最终确认杨波脑死亡的事实,按照器官捐赠的相关程序,杨波姐姐在器官捐赠书上签字,随即,杨波于6号送往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等待捐献手术。
 
  陪同杨波前往昆明的有他的6个亲人,这些亲人中没有他的父母。“孩子突然这样,他父母的精神已经崩溃了,根本没法来昆明,只能我们来办理。”杨波的舅舅说。
 
  据杨波亲人介绍,杨波家本来就贫寒,两个姐姐均已出嫁。现在父亲60岁,母亲57岁,两老都患有重病,但为了生活还是常常外出打些零工。两个老人的唯一希望就是杨波,而杨波也很努力,平时非常节俭,最近刚刚学完驾照,以备创业时能用上,“他是玩计算机的,他原本想以后存点钱做电子监控这一方面的业务。还说等以后有钱了带父母出去玩,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杨波姐姐说。
 
  省红会正在制定捐献者家庭帮扶机制
 
  了解到杨波家庭的实际困难后,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OPO的工作人员都很感动,其后事的丧葬费用也都由医院全部承担。医院OPO负责人说:“以前有人还说云南的器官捐献比例上不去,是因为云南少数民族多,大家的思想比较传统。杨波一家的大爱足以说明不是我们少数民族的意识跟不上,而是捐献器官的相关政策还不完善。”
 
  针对器官捐献,记者了解到,90%捐献者的家庭都面临生活困难,对捐献者家庭的救助资金的筹集和使用仍有待进一步完善。早在前两年就有业内人士建议设立专项器官捐献基金的同时,更要建立长效机制,解决器官捐献者的后顾之忧。而云南省红十字会将建立器官捐献者家庭的相关帮扶机制,目前已经在制定相关细则。
 
 
【延伸阅读:关于器官捐献】
 
  过去的一年,他们捐献了器官
 
  2014年12月31日,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云南3岁白血病女孩小清宸父母在女儿临终后捐献出女儿全部有用器官。生前小清宸治疗白血病已经花费了86万元,除去保险报销的9万和自己筹措的资金,有30多万元是来自社会各界的捐助,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还专门为小清宸申请到了专项基金,并免除了部分治疗费用。
 
  12月25日,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怀孕5个月的玲子捐出脑死亡丈夫杨施杰的有用器官。
 
  11月21日,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14岁男孩晓宇(化名)临终前自愿无偿捐献了自己全部有用器官。他的1个心脏、1个肝脏、2个肾脏和2枚眼角膜分别移植给6名患者,6人均恢复良好。
 
  10月31日,昆医附一医院,官渡一中初一年级的语文老师刘文萍被宣布脑死亡,她捐献的肝、肾和一对角膜,同一天被移植到了5位患者身上,至此,刘文萍捐献的器官拯救了3个人的生命,使2个人重见光明。
 
  9月2日,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3岁男童嘟嘟的心脏停止跳动,有用器官全部捐献给重病患者。
 
  每年器官移植手术仅1万余例
 
  我国目前每年约有30万患者急需器官移植,但每年器官移植手术仅为1万余例。现阶段我国的公民身后器官捐献率仅约0.6/100万人口,是世界上器官捐献率最低的国家之一。而西班牙的公民身后器官捐献率为37/100万人口。
 
  会议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2日,全国共累计实现公民逝世后捐献2948例,累计捐献器官7822个。
编辑: 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玉溪 彝族 小伙 杨波凭 最后 意识 心愿 捐献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