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日史初:一个彝族老兵的进与退

作者:张杰 刘加成 发布时间:2017-01-24 原出处:中国绿色时报

qES彝族人网


  这是一个普通的兵,中学文化,养过猪、种过菜,当过战斗班班长,是个名副其实的“老森警”。

  这是一个有本事的兵,钻研理论,苦练技能,从军16年斩获荣誉一箩筐,是广为人知的标杆人物。

  这是一个有本色的兵,感恩部队,回报军旅,转业后依旧留在部队帮带战友,主动申请参加拉练,3天行军100公里。

  武警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森林支队退役战士马日史初,双目如炬,动作灵活,举手投足间是一个老兵的样子。

  马日史初的家乡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托县,三间小草屋,十几只山羊,他的童年是在彝寨的大山里与羊群一起度过的。长大后,在村里当民兵连长的二叔找到马日史初,劝他当兵去。从小听着“彝海结盟”故事长大的马日史初,2000年参军入伍来到大兴安岭,当上了一名森警兵。

  东北的冷让马日史初至今难忘。训练时,他的手、脸、耳朵冻破了,可他没有请过一次假,偷过一次懒,现在脸上还有当时冻伤留下的疤痕。

  马日史初的军事素质是数一数二的,可每天的理论学习对马日史初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他几乎不会说汉语、写汉字,也听不懂教员在讲什么。他为了学好汉语,练好汉字,先买来《新华字典》从汉语拼音学起,主动和战友们聊天。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月下来,马日史初的汉语水平有很大提高。一年后,他就基本掌握了常用的汉字,能够阅读一些书籍,写心得体会,与战友交流也自然了。他还利用所学理论知识帮助其他一同入伍的彝族战友,与他们谈感受、讲心得、传经验,提高了8名彝族战士的汉语水平,战友们都亲切地称他为“民族小教员”。

  从“百名好班长”到“标兵士官”——他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在强军精武的标兵路上走得十分精彩。

  森警兵的天职就是防火灭火,翻开漠河大队的荣誉簿,马日史初在高寒禁区创造了一项项纪录:5公里越野16分31秒,400米障碍成绩至今支队无人能破;他先后参加2006年“5·21”、2009年“5·17”、2010年“6·26”等30余次森林火灾扑救任务,次次打头阵。

  把森林灭火当事业干,马日史初一干就是16年。说到灭火作战,战友们没有一个人不服他。战友们都说:“火再大、再险,只要他上,就没有啃不下的硬骨头。”

  灭火场上马日史初是尖刀,在养猪种菜的后勤岗位上,他同样是一把好手。

  马日史初刚到后勤班的时候,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菜苗一夜间全死了,刚出生的猪仔不吃奶……让他手足无措。为了学技术、学经验,他到附近农户赵大爷家“打短工”,帮忙除草、浇水、施肥……从电视致富讲座上学“生态养猪”……然后,一头扎到大棚、猪圈,边学边干,从此过起了宿舍、大棚、猪圈三点一线的生活。

  没过多久,他育的苗成活率大大提升,仔猪存活率达到了100%。他还让野猪和家猪交配,成功繁殖出瘦肉率高的杂交品种,使战友们吃上了营养高、口感好的新鲜猪肉。他所在单位连年被评为农副业生产先进单位,并创下了连续8年没买过1斤猪肉的纪录,开创了高寒、高纬度地区官兵冬天也能吃上自产新鲜蔬菜的先河。

  当兵16年,当初的“小马”成了“老马”,现在,老马要退伍了。

  退伍命令下达后,虽心中有万般不舍,但是他知道当年积极参军是一种奉献,现在,愉快退伍也要展现一种觉悟。

  他默默拿出积攒多年的笔记心得,把自己辛苦摸索总结出的寒区种植养殖经验传授给接替他的战友,他要让这高寒禁区继续盛开出灿烂的花朵,结出丰收的果实。

  在退伍士官事迹报告会上,马日史初陈言:“16年,我已经习惯了穿着军装,走着齐步,喊着呼号的直线加方块的警营生活,但由于受编制岗位限制,我只能脱下心爱的军装,离开难舍的警营,告别亲密的战友。”

  在服役期满时,大队领导问他是选择转业还是复员,他说选择转业。相差近60万元退伍费,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

  其实,马日史初家里很穷,回家后很需要钱,阿达(父亲)去世后,家里经济条件就更差了,建房子、置办家具、接济兄长、爱人读书和抚养孩子都需要钱。但马日史初的一席话让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选择:“部队培养了我这么多年,给了我这么多的荣誉,如果不继续为党工作就辜负了党组织的培养,辜负了这么多的荣誉和这身穿了多年的军装。”

  确定转业后,大队领导安排他探亲休假,但当他知道过几天要冬季野营拉练时,却主动请求推迟假期,申请参加最后一次拉练。

  马日史初扛着队旗走在队伍最前面,格外显眼。这条拉练路他已经走了16年,当初的恐惧、后来的热爱、现在的不舍、将来的怀念,这条路见证着他守护祖国绿色林海的酸甜苦辣和无怨无悔,也见证着森林部队由小变大、由弱变强、由单纯依靠人力机械化灭火到地空一体现代化灭火的发展历程。qES彝族人网

编辑: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彝族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