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社会.发展 Yi Society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发展 > 焦点.观察

传承伟大的长征精神让红色通安光耀千秋

作者:​何宗林 发布时间:2021-11-09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诞生于北京,已经20年了。初心不改,在浮躁的网络时代,留一片净土,为彝族留下更多闪光的文化。

我的家乡在四川省凉山州南端的会理县通安镇坝心村,家乡通安镇曾是1935年5月1—8日红军长征经过的红色之地,身为这块红土地上土生土长的我感到无比自豪,家乡有我许许多多童年的梦,儿时听父辈们讲述有关当年红军过通安的故事让我永久难忘,早想把它记录下来,由于种种琐事耽误没写,现今提笔把它记下来,与大家分享,好让后辈儿孙们记住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们要倍加珍惜,继承革命传统,发扬长征精神。人人发奋努力,实干加巧干,把家乡这块红土地建设得更加繁荣富强,让其成为闻名全国的红色名镇。
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年红军巧渡金沙江入川第一镇——通安镇全景图

红色印迹,处处皆有

通安镇是当年红军长征入川第一镇。通安境内有省级重点文物纪念地红军“巧渡金沙江”的皎平渡。通安是红军长征出滇入川的第一站,在这里,发生了著名的巧渡金沙江、狮子山战役、一把伞战役,召开了具有重要意义的四方街会议,号召通安的广大民众行动起来,参加红军,打财富去,与地主恶霸作斗争,寻求平等的生活,于是在通安区公所门口书写下了一巨幅红军标语:“四川的工农群众暴动起来,打财富去!”(可惜这标语被当地一农户修房拆了,标语拓印留在通安区公委保留),目前,还保留着毛主席等领导人居住过的渡江窑洞,狮子山战役遗址、一把伞战场遗址、通安四方街召开打贫富成立贫农团会议遗址、四方街大水井红军挑水吃的红军井遗址、通安镇字库堡处有狮子山战斗受伤红军指导员孔开先烈士纪念墓,现今仍然保存完好。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35年5月4日红军入驻通安在通安区公所门口墙上书写的巨幅红军标语

调虎离山,巧渡金沙

1935年4月红军进入云南后,中革军委根据敌情变化,采纳一、三军团领导相机北渡金沙江的建议,改变原准备在沾益曲靖白水地区歼敌计划,于1935年4月29日,在寻甸鲁口哨以"万万火急"电令发出《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指示分析了当前敌我形势:由于红军两月来的机动,一般追敌已在我军侧后,金沙江两岸空虚,要求我野战军利用目前有利时机,迅速渡过金沙江。指示还对中央红军各军团和中央纵队行进路线及渡江地点作了具体部署:一军团为左路,三军团为右路,军委纵队及五军团为中路直插金沙江。九军团则于相机占领东川后,西行至盐场、盐坝或干盐井渡江。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35年5月4日红军写在通安州豪坤康家屋里墙上的歌遥:“红军到,干人笑,粮绅叫。白军到,粮绅笑,干人叫。要使干人天天笑,白军不到红军到”。红军川卫(宣)

为了迷惑敌人,实现渡江战略目标,红军在昆明附近虚晃一枪,把敌军的注意力吸引到昆明附近以后,各部队兵分三路按预定计划向金沙江急进,直奔各渡江地点:左路一军团抢占元谋龙街渡,右路三军团急进禄劝洪门渡,中路军委纵队干部团抢占禄劝皎平渡。虽然敌人判断红军要渡金沙江,却不知红军要从哪里渡江。为完成五一节前夺取金沙江的战略目标,军委决定由军委参谋长刘伯承率军委干部团一个营附工兵赶到皎平渡架桥。中革军委副主席周恩来找到干部团陈赓团长和宋任穷政委,为抢渡金沙江作出具体安排,并由干部团一个营及工兵、军委警卫营一个连、保卫局机要人员及军委侦察队组成渡江先遣队。干部团团长陈赓根据周恩来的指示,立即进行部署,决定第二营为先遣营,第五连为先头连,要求先遣营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抢夺皎平渡迅速入川。4月29日晚,渡江先遣支队由刘伯承参谋长亲自指挥,化装成国民党中央军,从寻甸柯渡出发,在敌人眼皮下穿过,直取金沙江皎平渡口。5月1日晚,经一天一夜的急行军,连长肖应棠带领前卫连按时到达皎平渡口,在江边获取木船2条,由三排在南岸掩护,一、二排分乘两条船渡江。在船工张朝寿等人的帮助下,分两路出其不意地消灭了江北岸守敌一个连,夺取了敌人税卡--厘金局,顺利占领了渡口,红军无一伤亡。第二天拂晓,先遣营陆续渡过金沙江。在船工帮助下,红军又在江北岸和上游的鲁车渡找到了敌人还未来得及烧毁的4条船,为红军从皎平渡渡江提供了保证。刘伯承把情况电告朱德总司令,并在江北岸成立了渡江司令部,制订了红军《渡河守则》。干部团渡江后,团长陈赓、政委宋任穷按照军委命令,立即率团向北开进,夺取进入四川会理到皎平渡之间的重镇通安,阻击川军。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皎坪渡,位于云南省禄劝县与四川省会理县交界处,峡谷地形,地势异常险峻。从山上望下去,峡谷底端是金沙江,落差数百米,水流湍急。5月到此,峡谷底部的江边高温闷热,没走几步,便已是汗流浃背。皎平渡是当年红军出滇入川的第一站,在江边的崖壁上,有许多相互连接的砾石岩洞,至今保存完好。最初,这些岩洞是用于马帮歇脚的,红军过江后,成为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出云南、进四川后的第一站。还是中央领导人的办公和指挥场所。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35年5月,红军一、三、五军团和中央纵队3万多人,由皎平渡渡江进入四川,37名船工撑着7条木船,花了7昼夜抢渡,渡过汹涌澎湃的金沙江,才将全部人马渡过金沙江,摆脱了敌军。当年为红军撑船的37名老船工,已相继离开人世,最后一名船工张朝满也于2006年去世。据张朝满的女婿、今年68岁的裴清老人说,1935年5月3日晚,红军到达金沙江边,但所有的船都被藏匿在对岸或是凿沉了。张朝满的大哥张朝廉是当年船工领头人,他四处寻找,终于从江边打捞上来一条沉船,并找来布条,堵住了漏洞,两个排的红军借此勉强渡江,迅速抢占皎平渡渡口,清除了皎平渡对岸的驻守敌军。红军占据皎平渡后,多方寻找,好不容易找到了大小七只木船,征集到了川滇两岸的37名船工。船工们轮流撑船,木船不停摆渡,用了7天7夜,将大部队全部送到了四川一侧。当地老百姓口耳相传,“当年红军渡江,刘伯承站在江边指挥了7天7夜。”因此,皎平渡江边的一块巨石,被当地人称为“将军石”。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1935年5月4日红军在通安州四方街召开“四方街会议”,成立入川后的第一个革命组织通安贫农团时的会议遗址一角。

长征中,红军主力逼近昆明城,调动滇军回援,昆明及全省震动。但红军目的并不在占昆明,而是引诱滇军不向金沙江边而急援昆明。同时红军原定在皎西渡口(皎西渡亦名绞车渡,即今皎平渡,位于云南省禄劝县西北处。)从皎西渡口(即皎平渡)渡过金沙江,但为迷惑追军而故意西占禄劝、武定,更西进而占元谋,由元谋北上至龙街佯作渡河。这一调虎离山之计,追军确又上一大当。周浑元、滇军、湘军将全部进剿部队,均趋元谋,而红军却乘此良机全部在交西渡(即皎平渡)全无阻碍的渡过金沙江。由于毛主席的英明指挥,使金沙江皎平渡这个位于中国西南的金沙江渡口而闻名,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了精彩的一笔,毛主席为此写下了:“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的诗句,让会理在长征路上美名传扬。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金沙江皎平渡水流急,红军渡过金沙江而仅凭此六只破烂船,也许今天的人未目睹此景或不相信。但事实红军确仅仅靠这七只破船以渡江。当然红军之所以能如此从容渡江,最大原因,是由于中央军、滇军中了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之计,红军故有充裕之时间渡过全部人马。而且全部渡完两天之后,追军才到,所以掉队落班者亦极少。但另一原因,则因红军之渡河有技术,有极好的组织。试想,如无较好的组织,则在渡河时,人马拥挤,一不小心,小船即可翻身,而船只稍有损失,即将延长渡河时间矣。故红军在各方面之组织能力,确远优于中央军及各省之军队。红军的总司令部及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派有共产党高级人员组织渡河司令部。一切渡河部队均须听命于这个渡河司令部。各部队按到达江边之先后,依次渡河,不得争先恐后。并在未到江边前,沿途贴布渡河纪律。部队到江边时,必须停止,不能走近船旁。必须听号音前进。而且每一空船到渡口时,能渡多少人,即令多少人到渡口沙滩上,预先指定先上那一只船。每船有号码,船内规定所载人数及担数,并表明坐位次序。不得同时几人上船,只能一路纵队上船。每船除船夫外,尚有一船上司令员,船中秩序必须听命于这个司令员。而红军之对于服从命令纪律之严,亦非国民党军所可及。即如红军中军团长师长渡江时,亦须按次上船,听命于渡河司令部,不稍违背。红军之组织能力,除表现于组织秩序外,而同时极好的组织船夫。船夫第一天只有十八人,后又增加至二十七人。船工之所以能增加者,是由于红军渡江司令部除派共产党干部进行宣传工作外,并优给工资。每天日夜付给船工工资现洋五元。且日夜进食六次,每次杀猪。而指挥红军渡江人员,则每餐之菜蔬只吃青豆,红军非常讲诚信深得民心。渡金沙江以后,红军随即毁船,船只为当地彝家首领金土司所有。但念船夫之生活暂时将绝,故每人除工资外,各给现洋三十元,因此船夫中大部分对红军有好感,因而帮助红军摆渡船过江入川。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35年红军过江后在通安歇脚时大水井处挑水做饭的“红军井”

红军全部人马日间渡河而外,夜间则于江之两岸,燃烧木材,火光照耀江面,终夜渡河。红军渡江时人枪由船渡过金沙江,而同时亦将全军马匹渡过金沙江。渡船上本不许载马匹,但渡河时红军想出方法,命马夫弃马鞍,拉住马口绳子坐于船尾,使马立河边上,船离岸时,岸上派人执鞭驱马,马即跟于船尾游泳过江。故红军自豪,渡过金沙江,没掉一人一马,成趣事可谓不一般。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渡过金沙江以后,自江之北岸,到四川通安州为三十里,均为上坡路,而且山极耸,正如交西渡(即皎平渡)至金沙江南岸一样。在这个三十里路中全系荒山,极少有树木,沿途只见一家人户,偶于山坡上见些羊群,此处已为游牧区域。自通安州至会理城需要再上坡三十里以后,道路稍平,但两旁仍有高山。通安州只是一个镇市,为川滇通商之第一镇市,居户约三百余家,有小学一所,是当时入川的集镇。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安葬在通安的1935年红军渡江战斗负伤后牺牲的红军指导员孔开先烈士墓

激战通安,大获全胜

红军抢占了皎平渡后,5月3日,经过战斗动员后,干部团三营的两个连(留了一个连警戒皎平渡口),在团参谋长毕士梯和肖劲光的带领下向通安进发。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皎坪渡到通安有40余里。战士们攀登的赭红色山不是“火焰山”,胜似“火焰山”,酷热难耐、汗流浃背,脚下的路依山而凿,既蜿蜒又曲折,一边是绝壁高万仞,另一边是悬崖深万丈,许多地方,只能容一人通过。经过近3个小时的攀登,三营战士来到了高三百多米、怪石嶙峋的“狮子山”。敌军刘北海营就驻守在这个高地上阻击红军。红军发起反击,以迫击炮、重机枪压制敌人火力,红军战士则以巨石、沟壁为掩体,艰难地向敌人阵地靠近。经过一个多钟头的拼搏,红军在紧靠敌人阵地的下侧,聚集了一个排的兵力,突然发起冲击。敌人动摇了溃退了。红军战士穷追不舍,在通安街上缴获了一些枪械和两门迫击炮。因怕孤军深入,三营主动撤出通安,在狮子山设防,等待主力部队到来。5月3日晨,刘伯承率领干部团前卫连夺取金沙江皎平渡口后,干部团急往通安镇。据刘伯承《回顾长征》一文所载,“干部团过江后,团主力则由北岸的深谷,急行至三十里外的高原,击溃川军援敌。”表明打垮防守渡口的守军后,次日与会理来援川军发生遭遇战,地点在通安北30千米的望城坡(也说“一把伞”附近)。干部团主力击溃增援的刘元瑭旅一部,占领望城坡高地后,为掩护后续部队过江,没有乘胜追击。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因乌东德水电站库区淹没渡江遗址后,现今复制新建的周恩来、朱德等老一辈指挥红军渡江住过的山洞

刘北海吃了败仗,一面火速向刘元塘报告江防失守、狮子山头败北;一面带领一百多名残兵向会理城溃退。刘元塘(刘文辉的族侄)亲率二十九团一、三营,旅部手枪连、工兵营,迫击炮连等近两个团的兵力,向通安飞奔而来,妄图把红军堵回云南。刘元塘行至雷打树梁子与刘北海残兵相遇,即合兵一处向红军反扑。正当三营狮子山鏖战敌刘北海营的时候,陈赓团长过江了,乘坐担架率干部团主力驰援狮子山,与三营合兵一处向通安进发。黄昏时分,刘元塘率兵也赶到了通安,通过坝心村抢占了一把伞梁子制高点。陈赓团长指挥若定,根据地形,果断命令:二营从正面佯攻;一、三营从右翼迂回包围,攻击敌之左侧。一、三营战士迅速占领了小高地(寒棚岭周围的一座山)。在特科营重机炮连的迫击炮、重机枪的支援下,一、三营战士不断对敌人发起攻击,攻上一把伞梁子后,敌我双方短兵相接。激烈的战斗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敌手枪连连长熊联勋,在肉搏中当场毙命,敌排长庞云等被红军生擒。红军战士数度冲到了敌旅长刘元塘身边,刘元塘见大势已去,方挥手退兵。其特务营第二连连长陈跃然因为跑慢了一步,还是死在了红军的枪下。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陈赓团长传令:“乘胜追击,没有命令,不准停止。”干部团战士“横扫千军如卷席”,沿着通安到会理的大道追敌15里,直至今五家村,接到骑兵送来“停止追击,就地警戒”的命令后,方才收兵。干部团在向通安开进途中,与川敌刘元瑭1个团遭遇,将其击败,刘部逃回会理,干部团夺占通安。这一仗,干部团仅伤亡12人,击溃敌两个团,歼敌100余人,俘敌600余人。打扫战场时,敌尸体中校尉级军官不少。刘元塘沿途收得残兵400余名,气得大哭,连夜退守会理城。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因乌东德水电站库区淹没渡江遗址后,现今复制新建的毛主席指挥红军渡江时住过的山洞

数十年后,还有通安老一辈们津津乐道当年这些“戴铁帽子(钢盔)的红军”,说那些红军战士看起来都是十几岁,还是“奶声奶气”的娃娃,打起仗来却“硬是一个都打不倒”,身上挎的不晓得是哪样枪,一拿下来就“哒哒哒……”连起响,打得刘家军丢盔弃甲。由于干部团一天接连打了两个胜仗,军威大震,受到了中革军委的通令嘉奖。红军取得通安之战胜利后,控制了通安,保障了红军陆陆续续地过江,从皎平渡经中武山到通安一路的安全。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建贫农团,播下火种

1935年5月3日至8日,三万多红军渡过金沙江,陆续来到入川第一镇—会理通安州,红军来到通安,首先就放手发动群众,大力进行革命宣传,告知广大人民群众:“暴动起来,打财富去!”红军政宣部在原通安区公所门前隔壁农户墙上书写大幅宣传标语:“四川的工农群众暴动起来打财富去!”。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因乌东德水电站库区淹没渡江遗址后,现今复制新建的1935年5月3日红军巧渡金沙江,智取的国民党反动派民团收税的金厘卡遗址

5月5日,红军先遣部队完全占领通安街后,中央纵队宣传队立即在通安展开宣传动员和开展发动群众工作,后勤队立即组织开展后勤工作。5月6日开始,红军大部队陆续从中武山、大沙坝行军到通安向会理进发。红军一到通安镇上,就走村串户,到处宣传革命,号召群众,组织群众积极行动起来,打财富。鼓励大家参加红军,帮助红军,号召当地人民群众组织起来,参加革命,跟地主、恶霸作斗争,做真正的主人,耕者有田种,有饭吃,不受地主、恶霸的欺负和压迫。通过红军的积极宣传,通安坝心村的群众陆续从躲藏的山林返家。群众返家后,宣传队组织群众到四方街进行多次演讲。随后,中央机关到达通安街,指挥部设在通安镇小学内。中央纵队宣传队抓住时机,邀请朱德总司令在四方街召开“四方街会议”,进行动情的讲演:红军是干人的队伍,中国共产党是为群众谋幸福的政党,干人不是天生就要过贫穷日子,号召干人团结起来,鼓励大家参加红军,帮助红军。红军积极协助当地人民群众建立自己的革命政权,成立贫农团。一时间,通安四方街成为热热闹闹宣传革命的阵地,鼓舞了通安人民去把鲜红的旗帜插遍通安、新发、竹箐、海潮、杨河等地,在通安掀起了轰轰烈烈的革命热潮。通安变成了轰轰烈烈的红色革命活动区,在通安掀起打倒地主、恶霸,打富济贫的热潮,又在红军的组织下成立了通安贫农团,选举罗开友为主席,王树芝为副主席,罗发林、罗开聪、马振发为委员。组织了一支近百人的群众武装,驻扎在通安街土司的衙门里。贫农团成立后,积极协助红军打富济贫,开仓放粮,支援红军,为红军带路。贫农团先后到四一、新发、杨家坝、海潮、富乐、竹箐,向年收租五百石的财主“打财富”,并三次将胜利果实分配给贫苦农民。数万红军从通安州通过,对群众秋毫无犯。红军纪律严明,执法如山。听我家通安镇坝心村老一辈回忆:有个叫张少清的红军(云南人,在红军过云南境内时刚新参军的),因拿了群众的八毫钱、五合红糖及一个水烟袋,被游街示众两天,枪毙在通安镇老乡政府背后的祁家河沟里,红军还在通安街上贴了罪状,昭告群众。新当选的贫农团罗开友主席家就居住在现今通安镇四一水库里面约二三里路的马厂,在他的带领下,广大贫苦农民纷纷来到大地主马连举家(小地名是花房下老屋基处的村庄),撬开大地主马连举家的门仓,分了马连举大地主的粮食、财物。粮食除了分给穷苦的老百姓外,其余的作为军粮。红军在贫农团的配合下,在通安镇各个乡村打财富,斗地主,开窗放粮,救济贫苦人家,宣传革命,一时间,通安的人民纷纷参加红军,广大群众积极为红军做饭、洗衣服、带路。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5月8日,毛泽东主席随中央机关到达通安街,红军临时指挥部设在通安镇小学内,毛泽东主席住在四方街往北的一条街道中间康成文家的房子(新中国成立后改为通安旅社)里。5月9日,毛泽东随中央机关离开通安前往会理。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新建的远眺当年红军巧渡金沙江皎坪渡的瞭望台

纪律严明,受人敬爱

当年中央红军渡过金沙江后,分批经过通安镇,据了解我们老家通安镇村民康秉锐曾和家人一道接待过红军。康秉锐现今已经89岁多了,据他回忆,当年红军渡过金沙江时,由于国民党一直出动飞机空袭,再加上村民对共产党的军队不了解,所以全村人都躲进了山里。这时,红军大部队已陆续进入通安镇,分散在各处休整。看见各家没人,一名红军战士因为太过饥饿,就在老乡家里拿了10颗甘蔗糖吃,还拿走了一块手帕。他的行为很快被发现,并受到处罚。这个消息传到躲进山里的村民耳中后,渐渐有村民走出山林,回到家中,接待红军。康秉锐说,红军每次吃了东西,一定会付钱。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我们老家通安镇四方街旁边的一处川南小院,住着95岁高龄的康秉琦老人,她是如今会理县唯一健在的见过红军的人。86年前,红军到通安时,她还是年仅10岁的小姑娘。老人身板硬朗,对当年的事记忆犹新。“敌人拼命造谣,说红军杀人如麻,要把女人抢去垫脚上马,所以听说红军来了我们都很害怕,跑到山上树林里躲了起来。”黄昏时分,村长让她下山查探,“遇到一个小红军,拿给我一碗装着三块肥肉的米饭,说‘阿乖不怕,我们是好人’。”回到家中,小秉琦看见红军秩序井然地睡在房檐下,院中堆着新劈好的柴火。她回到山上,把所闻所见告诉村民们,大家半信半疑地下山回家,果然发现红军一点儿都不可怕。当年的红军是一支纪律严明,为老百姓打天下,求解放的仁义之师,赢得了通安人民欢迎。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远眺红军巧渡金沙江的渡口:今日皎平渡

从红军到通安为老百姓所做的事情,我们可从中可以看出,当年的红军是一支纪律严明的仁义之师,他们从不强行要老百姓做不该做的事情,做什么事与百姓交流,平等相待,力求得到百姓的理解,不强买强卖,公平交易,买东西要付铜钱或银元,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红军长征经过通安前前后后共7天左右,留下了许多有关红军守纪律、不扰民的传奇故事,这一个个故事,却广泛地流传在当年家乡通安坝心村老一辈人的心中,说起当年的红军,他们谁都会记忆起此事,在他们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痕,这记忆从他们口里流传给我们,使我们明白:正是因为当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有严明的纪律性,他们爱戴老百姓,老百姓拥戴他们,支援他们,红军才摆脱了数十万国民党反动派军队的前堵后追的艰难局面,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取得来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这一战略性转折的伟大胜利,这为后来取得中国革命的伟大胜利,解放全中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小镇改名,铭记历史

当年红军长征经过通安是1935年5月3日,这一天恰巧是农历四月初一,为此“四一”又变成了通安的代名词,解放后,在通安有许多地方为纪念红军到通安的日子,纷纷改成以“四一”命名的地方,四一水库、四一小学、四一公社、四一桥、四一铜矿、四一电站、四一加油站、四一农具厂.....如今一说到“四一”,年龄大的当地人都铭记在心,四一的名字深深印在通安人民心中。通安镇的四方街是当年红军驻地。红军经过后通安镇满街满院都是红军标语,其中著名的红军标语墙(“四川的工农群众暴动起来,打财富去!”)和一首墙头诗最有名(“红军到,干人笑,粮绅叫;白军到,粮绅笑,干人叫。要使干人天天笑,白军不到红军到。”)十多年前我还看到镇上还有上百幅红军标语,可是近年来它们大多被毁,有的被一个字、两个字地抠下来“保护”。“四一”的名字是长征入川第一镇的代名词的历史记录,它将永远是那段历史记载的最珍贵的档案。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以1935年红军农历四月初一到通安命名的“四一”水库

传承传统,致富兴镇

86年前,红军来过,他们近3万人,就借助7只小木船,,依靠36个老船工,经过7天7夜的抢渡,渡过汹涌澎湃的金沙江,步入我家乡通安,就从这里开始,播撒下革命的火种,从此,通安这片土地上深深地烙下“红色”的印记。当年一贫如洗的通安,如今富庶一方,正呈蓬勃之势不断发展着。看吧!连接川滇的皎平渡大桥正横亘在金沙江上巍然屹立,那满载着铁精矿、农副产品的大汽车正呼啸而去;那滔滔奔驰的江水正溅出雪白的浪花,那拍打着将军石的声音正咏诵着革命的赞歌。红起来了,一片片火红火红的石榴花在微风中尽情摇曳;富起来了,金灿灿的烟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亮起来了,集镇上的万家灯火就像通安的璀璨明珠闪耀着。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长征精神像一座灯塔,指引着通安向前进发展的方向,长征精神像一面旗帜,代表着通安蓬勃向上的精神风貌。86年后的今天,在这古老的战场上,正开始新的征程。长征精神正为农业奏响繁荣发展的赞歌。通安因地制宜调整产业结构,大力发展现代农业,力争在长征线上结出硕果累累;长征精神正为工业吹响转型发展的号角。以凤凰涅磐的姿态进行整合重组,做大做强工业企业、农业种养殖业,在长征途中绽放工业、农业之花;长征精神正为通安的建设发展唱响红色之歌。利用老区优势,传承红色文化,创新驱动,为通安经济的快速发展凝聚力量。这一段岁月,波澜壮阔,刻骨铭心。这一种精神,穿越历史,辉映未来。让历史的沉淀燃起我们心中的自豪,不断传承和发扬新的长征精神,助推通安经济社会各项事业发展更上新的台阶。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在云南一侧金沙江峡谷山上的“毛公山”景观

通安人民要及时把握好2021年4月9日全省启动“重走长征路.奋进新征程”红色旅游年活动的契机,搞好通安的红色旅游,建设好会理境内从红军巧渡金沙江的皎平渡到狮子山战斗夺取通安,从围攻会理古城到召开“会理会议”这一条红色文化带,为我们及游客重温红色历史提供更多选择。让我们及游客在重走长征路中,去感悟当年革命先辈们走完二万五千里长征路是多么的不容易,同时受到爱国主义教育,更好地弘扬长征精神、传承红色基因,知晓并珍惜今天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作为每个会理通安人,我们应当珍惜现在的幸福时光,好好学习,好好工作,把长征精神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今,因修建乌东德水电站,江面上新架起了一座大桥,金沙江两岸也因水电站下闸蓄水,迎来了更好的旅游发展机会,通安镇将积极推进投资1.1亿元的皎平渡红军渡江遗址创国家4A级旅游景区建设。全镇将依托“金沙江大峡谷”“高峡平湖”“小米地石榴”“红色旅游精品线路”等资源优势,深度挖掘旅游产业的文化内涵和价值,做好现代石榴产业休闲观光农业园及红色旅游,把通安镇打造成集红色文旅及商贸物流为一体的川滇风貌特色小镇。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今日发生巨变的新通安

现在会理正赶上发展的新机遇,随着德会高速、宜攀高速通道、S465线会理云岩村至米易段等道路的开通以及拟建规划的毕节至昭通至攀枝花铁路的开建,会理交通会有更大的改善,明天会发展得更快更好。我们每个通安人,应把心思凝聚在干事创业上,解放思想,更新观念,鼓足干劲,为推进家乡通安跨越式发展去尽一份力量,共同去谱写通安新长征的美好篇章!愿长征路上的红色通安明天更美好!KK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人-网诞生于北京,已经20年了。初心不改,在浮躁的网络时代,留一片净土,为彝族留下更多闪光的文化。

注:通安镇位于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境东南部,与云南省隔金沙江相望,距县城54公里。面积111.4平方公里,人口1.1万。省道川南(四川至云南)公路和乡道公路在境内交会。全镇管辖长坡、通保、坝心、花房、青山、中武山、新发、官山8个村委会和通安1个居委会。通安镇是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会理县所辖镇。元代设通安州,民国时期设通金乡,解放初期设通安和复兴乡,1958年将通安、复兴两乡合并建四一公社,1983年复置通安乡,1992年建通安镇。

作者简介:何宗林,四川会理人,彝族,高级教师,中国教育教学研究会员,四川温江微篇文学会员,会理市作协会员。有新闻、诗歌、散文、论文发表报刊、网站,有作品入选书刊,有作品获奖。

所属专题:

彝海结盟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