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Yi Social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焦点.观察

彝族在虎日向毒品宣战 用仪式禁毒成功率高

作者: 发布时间:2005-02-22 原出处:央视社会记录栏目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

  主持人阿丘:前几天,准确地说啊就是6-26国际禁毒日那天晚上,我们的办公室来了一个威风凛凛的大汉。这条大汉来自云南小凉山,是一个彝族头人,他说他到《社会记录》,就是要跟大伙介绍他们彝族禁毒的日子,那个日子不在6月26日,而是跟老虎有关系。
  嘉日姆几:如果所有的家族,所有的民族都有了一个禁毒的老虎,那么全世界恐怕就没有毒品问题了。
 


  主持人阿丘:――禁毒老虎?这可真是闻所未闻!而且听彝族大汉的说法,用老虎禁毒效果还相当好!难道――难道彝族同胞找了一头老虎把瘾君子都看住,不让他吸毒?――这个办法也太吓人太困难了吧?――听完我刚才的话以后彝族大汉嘉日姆几笑了,他说,禁毒日跟老虎有关并不是真的要去找一头老虎,而是说他们在彝族历法中属虎的那一天,也就是在虎日,以彝族人最崇拜的老虎的名义,举行禁毒仪式。
  影像:虎图腾
  嘉日姆几:虎日一般是宣布战争的时候,同外族之间的战争,同敌人之间的战争,宣布战争的时候一般是在虎日举行,禁毒和戒毒,我们理解它的背景,它的底色,它的语境是战争。
  主持人阿丘:在虎日那天向毒品宣战,用仪式来表达他们禁毒的决心!――我明白了!但是,一个宣战仪式能多大的作用呢?彝族大汉刚才说,所有的民族有了一个禁毒的老虎,全世界都会没有毒品的问题,这个话是不是有点说大了?我们看看一位人类学家的调查结果,这位人类学家是彝族大汉嘉日姆几的老师。
  采访:人类学家庄孔韶:他们确实成功了,而且他们最后的成功率应该是99年的一次仪式之后,他们的禁毒达到了全部戒毒人员的60%多,在这全世界都是非常高的比例
  嘉日姆几:22个人有19个人就戒毒成功,所以我们已经取得了成就,我们的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主持人阿丘:再说说彝族大汉嘉日姆几,他不仅是家支头人,还是中央民族大学的人类学博士。他向导师介绍了自己从99年开始倡导的虎日禁毒仪式。
  采访:人类学家庄孔韶:人类学家不能轻易说,他是落后的。我们想的倒是我们到那个地方去学习和吸收这个民族他们地方上的知识,这些地方性的知识正好可能是我们没有的,所以我们在禁毒的问题也好,生态保护的问题也好,我们随时准备学习地方性知识的。
  解说:在2002年5月22号,虎日,庄孔韶先生带领自己的弟子拍摄了一部人类学纪录片。
  采访:人类学家 庄孔韶:我们寻找的是一种文化的力量,因为人性上有包括生物性和文化性两方面,那么生物性的成瘾性这一块对人类来讲,它必须找到一种力量。一种是药物来减低他的毒品的依赖性,这是一种方法,这是科学的方法。但是我们采纳的不是科学的方法,我们采纳的是用文化的力量来战胜人的生物性的成瘾性。那实际上我们说白了就是说,我们如何使得凉山彝族吸毒的同胞,他们怎么调动古代的文化遗产使得他们有毅力地去不再吸了呢。这是我们讨论的一个重点。
  影像 去参加仪式的彝族人
  主持人阿丘:金古忍所家族有一千多人,在三个分支头人的率领下,共同参加了这个仪式,嘉日姆几所在的嘉日家族,就是其中的一个分支。
  嘉日姆几:像这么大的家族仪式,可以说是近半个世纪没有举行过,从这个意义上它相对于一个节日的形态在里面,但是每个人的心里面都是沉重的,大家的心里面有一个包袱,或者说大家心里面有一个想法,就是说我们针对的是毒品。
  影像:杀牛镜头,杀猪镜头
  采访: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富晓星:当时我拿着一个小的摄像机,我当时也很冲动,也许是那种仪式的力量也让我,那种象征的力量让我肌体的这种经验也被激发起来了。
  解说:富晓星也是庄孔韶先生的弟子,她也是《虎日》的拍摄者之一。
  采访: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 富晓星:我也跟着那个牛往下跑,往山下奔去,如果没有那个,因为山下是一条小河,如果没有那个木的围栏的话,我想我也就掉到河里去了,当时真的也是被这种,仪式的力量太悍然了。
  影像:取牛胆猪胆占卜镜头
  嘉日姆几:在这个仪式当中我们需要一些生畜需要牺牲,像牛,还有一些猪什么之类的,然后把牛胆取下来做一个占卜,这个占卜如果它的胆汁是丰满的话,就说明这个仪式已经得到了祖先的许可,是成功的。
  同期:金古杨林(金古家支的头人):金古忍所家做的是好事,今天还这么大的会,猪胆也有,牛胆也好,祝愿我们的未来更好!今天,金古忍所在这里举行重大的聚会,那到底是为什么呢?有些人可能知道,有些人可能不知道,今天是我们金古忍所为了戒毒、禁毒而举行的家族盟誓大会。
  同期:嘉日日尔(嘉日家支的头人):在这里罂粟的枝叶茂盛,果实累累,这是一个邪恶的魔鬼,我们应该把它铲除。这是一场战争,彝族人生活中的一场战争。
  主持人阿丘:“在这里罂粟的枝叶茂盛,果实累累”――嘉日姆几说这位头人并不是说小凉山种了很多罂粟,而是说毒品蔓延的情况在这里很严重。嘉日姆几做过一个调查,发现他所在家支的600多人中,曾经有22个人吸毒,达到3%,远远高于云南其他地区的比例,他还发现,吸毒人数那么多,是因为小凉山彝族的血缘观念方便了毒品的传播。
  嘉日姆几:彝族认为血缘是最重要,他的根是最重要,我什么东西都可以背叛,但是我不可能背叛我的根,所以它有一种血缘这种意思。在这种情况下,特别是牵涉到所谓的贩毒这种情况下的时候他不会轻易相信外人,所以他更宁愿同自己同宗的兄弟或者是自己的姻亲达成暂时的伙伴,或者永久性的伙伴,去做这个生意,这样的风险很小。
 


  解说:这就是那些吸毒者,在个仪式开始的阶段,他们离开自己的同胞们,孤零零地坐在一边。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是头天晚上从强制戒毒所带回来的,当地政府非常支持虎日戒毒仪式,支持他们回到家族中去戒毒。
  采访: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 富晓星:他从戒毒所回来的时候四个人非常高兴,因为他们可以重新回到家支的怀抱,回到家庭里来参加这个戒毒仪式。那么当时还有一百多个他们的同伴,都是吸毒人员,他们得知他们可以回来参加家支的禁毒仪式非常非常激动,也非常非常的羡慕,当时都流下了眼泪,因为他们也盼望有这样的机会能够回到他们自己的家支来参加禁毒仪式。
  影像:阿余木嘎(毕摩)念法 杀鸡取血镜头
  阿余木嘎(毕摩):以前吸毒,现在还吸不吸了?
  众吸毒者:不吸了!
  阿余木嘎(毕摩)同期:喝了这碗念过经的血酒之后,祝愿你们的头比石头硬,眼睛比太阳亮。(喝血酒镜头)
  采访: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 富晓星:他们是非常虔诚的,而且他们喝完,有一个吸毒人员首先带头把这个酒碗摔碎,摔碎的话其实就表明了,是一种语言,表明了他要与过去决裂,重新做人这么一种心声。
  影像:摔碗
  主持人阿丘:嘉日姆几说,很难用汉语翻译和表达仪式上的这些唱词,很明确的是,这些唱词和仪式在不断地巩固吸毒者们戒毒的决心。对彝族人来说,在整个家族面前起誓产生的约束力是巨大的。嘉日姆几还说,家族传统的力量对他自己的作用,也非常大。
  嘉日姆几:有可能是一种畏惧的心理,也有可能是一种回归家的感觉,依赖的心理。 突然我自己就想象到一个,但是后来我慢慢思考的时候想到我个人的一些问题,比如说我已经是,我在离开我的家乡,在昆明也好,成都也好,在北京,可以说漂泊了十几年,但是在我的婚姻的问题上,我一直还是在我的内心深处,我还是遵从我的祖辈,听从我的家族的安排和我的家族的意愿,我遵从它。想娶一个彝族姑娘,这种信念是一样的。所以的话,包括我将来的婚姻也好,我将来有很多路也好,这种心底,心里面最深处的那个东西你无法去改变的。
  影像:(凿十字镜头)
  同期:让我们的后代永远记住我们的誓言,像顽石一样永恒!让我们的脚像石头一样的结实,让我们的眼睛像太阳一样的明亮,让我们团结起来向毒品斗争。祈望神灵赐予力量,抓着所有吸毒的人员,愿我们的族人永远平安。
  影像:(在十字上涂鸡血)
  嘉日姆几:这个虎日的整个仪式的贯穿着一个主题,那就是忠诚。对信仰的忠诚,对诺言的忠诚。为什么那个符号用一个近似于一个十字的东西刻在那儿,就是在起誓的时候,头人在起誓的时候,它意味着一个意思就是牢固的意思,那就是永恒的意思,它是一个象征的符号。
  主持人阿丘:关于彝族人的盟誓,其实还有一个著名的故事,那就是红军长征时期刘伯承同彝族首领小叶丹的盟誓,由于刘伯承元帅尊重了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和传统文化,得到了彝族首领小叶丹的信任,双方喝血酒盟誓互不侵犯,结果,彝族人和红军都遵守了自己的誓言,嘉日姆几说,在这个民族中,誓言是绝不可能被动摇的。
  解说:嘉日光体是嘉日家支的首领之一,他是一个很体面的男人,几年前,他认为最有本事的儿子嘉日阿宏却开始吸毒。作为父亲,他为儿子和儿子的家庭伤心,作为长老,他为此蒙受了耻辱。今天,他作为担保人,他在家族的协议书上按了血手印,承诺他要管较好自己的儿子,与此同时,还有两名在家族中德高望重的人一起为他的儿子做了担保人。
  嘉日姆几:我们了解你的每一天的行动,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帮助你,我们不希望你采取极端的措施,所以这里面就融合了这个家族对他的一种分担,就是责任上的一种分担,不管是精神上也好,肉体上也好,甚至是经济上的东西。
  嘉日光体:只要再复吸,活着就没有意义了。我们父母亲,妻子儿女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金古忍所的这个家族会议的目的就是让你知道这个道理。毒品问题的关键在于不再复吸。
  解说:当天晚上,嘉日姆几还去到阿宏家里,为全家人做了一个除秽仪式,彝族人认为,无论一个人犯过什么样的错误,只要他在家族的仪式上表示过悔改并且获得族人的许可,他就回到了家族的怀抱中。
  采访: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 富晓星:没有人歧视他们,也没有人会觉得,他们犯了罪,只是觉得一种很平等,很融合的这么一种状态。
  同期:
  阿宏:我的心情非常激动,家族禁毒仪式之后,我再也不想吸了!从今天起,我将会呆在家里好好劳动,至少要呆满两年。昨天晚上大家在询问我们的时候,贩毒者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只要没有毒品,吸毒人员就不可能吸毒。只要见到贩毒分子,我就对他们采取行动。家族禁毒仪式之后。喝了血酒之后,假如某一天我们的家族对某个贩毒人员采取措施,我就第一个去抄他们的家。
  阿宏妻:阿宏吸毒的事,我们自己不知道,只是听别人这么说,但他经常外出。不过我很担心,甚至是害怕,我的心如刀绞。 这个家族仪式之后,我会好好看着他的,我也相信人会好起来的。
 


  主持人阿丘:《虎日》这个纪录片是在2002年拍的,在拍完这个片子之后,庄孔韶先生带领他的弟子们,带着这个片子在同样存在毒品问题、同样是彝族聚居的大小凉山地区作了放映,向其他的彝族人介绍金古忍所家族的禁毒模式。现在,已经有很多家族都在推行这种戒毒模式,而金古忍所家族所在的跑马坪乡,成了无毒社区,阿宏也没有复吸。
  采访:人类学家 庄孔韶:我们如何把这个人类学的理论,和这个实际的生活,解决实际的社会的问题,我们把他结合起来,这样我们人类学的研究,就能既保持一些象牙塔里的一些研究的成分,同时我们有的时候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直接走入现实的社会,能用我们人类学的理论,来直接解决社会的问题,特别是一些现在全世界都很麻烦的传递毒品,吸毒,像这样的问题。
  主持人阿丘:虎日的故事讲完了,彝族人对家族的忠诚和家族对每个人的关怀,让我很感慨。我想,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社会环境,如果这个环境让他感觉很温暖的话,这个人犯错误的可能性会少了很多。好,最后以一首嘉日姆几唱的彝族民歌结束今天的故事,他说,每一个民族都会面临许多苦难,但是,只要可以相互关心,一切苦难都会过去。
  歌:太阳在崇山峻岭中奔跑,我的心却失落在大山里。月光在水面上流淌,我的灵魂却消失在水里。我的祖先阿,不要再让你的子孙们承受苦难。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