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National Cul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语言文字与古籍

阿田可与彝族千年蝌蚪文

作者:白付平 发布时间:2014-11-17 原出处:曲靖日报

  冥冥之中就和唐朝的《韪书》结下了不解之缘。和《韪书》亲密接触的日子里,我深切感到《韪书》是1840个蝌蚪文精美浓缩的称谓。而蝌蚪文搜集整理人阿田可,这位唐朝时期东爨纳垢部(今云南省马龙县)彝族酋长的后裔,尽管他流淌的血液乃至生命在那遥远的唐朝早已悄然飘逝了,但他难以磨灭的思想和精神,宛若云南高原上光辉灿烂的一缕缕阳光,随时温暖甜蜜着人的心海。尤其是阿田可的1840个蝌蚪文字,仍然像源源不断涌动奔放的生命河流溅起的一朵朵美丽浪花,照耀着浩瀚无尽的历史长河,滋润和明朗着彝族儿女一代又一代求知求美的心空。pbs彝族人网

 
  阿田可与《韪书》
 
  走进彝文历史的时空,阿田可是唐朝成就的一位伟大的彝文学家,他书就了唐朝独具魅力的一部光辉灿烂的蝌蚪文经典史诗。
 
  这位《滇略》志上直呼:“书祖”的蝌蚪彝文搜集整理人,千百年来无数的文化学者都心甘情愿地倾情于他,仰慕于他,在不辞劳苦深深寻觅他的袅袅足韵中,情不自禁挥洒笔墨,抒写下了一串串灿[此文由彝族人网从其他媒体转载]若星河的史书文字。怀着探索阿田可的神秘感,欣然走进县图书馆,爱不释手打开《旧唐书》时,阅读中就有一段精美的叙述:“纳垢部酋长之后阿田可隐居半个山(今马龙县月望乡半个山村),搜集一千八百四十号字母,三年始成,名曰:‘韪书’”。在久久难以逃脱沉甸甸《旧唐书》中描写阿田可辉煌字字珠玑的迷恋,又一部厚重的明代《一统志·曲靖府·人物》史书浮现眼前,怀着一种久违了的心情,匆忙走进史书,蓦然间又看见记录阿田可的一个个文字又鲜活跃入眼帘,并立马浸入我的脑海:“阿田可,马龙纳垢部酋之后,隐居山谷,撰爨字如蝌蚪,三年始成,字母一千八百四十,号曰‘韪书’, 爨人至今犹习之,占天时人事亦多应验”。一部部史书的一一记载,阿田可《韪书》不仅仅属于唐朝,更难说仅属于他自己,可以开诚布公地说阿田可《韪书》属于社会的彝族文化发展,抑或它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中国彝族文化瑰宝。
 
  蝌蚪文的起源
 
  一再心间低徊阿田可的胸怀以及《韪书》文风的磊落,又一次次沿着历史的隧道穿越寻找,徜徉阿田可《韪书》上分享,回味着不朽的跳动生命的千年蝌蚪文字,在心驰神往欲入窥迷阿田可神奇的思想里,我深情不已悄然撞人阿田可奔放生命的年轮上,心心相印地走进了千年阿田可生活的情感世界里。
 
  阿田可生活在到处溪水潺潺﹑美木繁荫的纳垢部,他并非是神仙,血缘关系并不像有人说的是扑朔迷离的那样复[此文由彝族人网从其他媒体转载]杂,就像是一粒好种子会长出一棵好苗子的自然而然。沿袭他的前一段历史,仍然是武则天统治的盛唐时期,边疆闭塞的云南仍然是爨氏家族东爨和西爨统治的地区。当时曲轭川(今马龙县)“两爨”大鬼主爨崇道为了政治野心,将叔叔南宁州(今曲靖市)都督爨归王残忍杀害,随之惹来杀身之祸,他叔叔爨归王的妻子阿姹跑回娘家南诏(今大理市)串通亲戚,返回曲轭川一举将统治云南500多年的爨氏家族(包括爨崇道)统统歼灭。随着爨氏家族的彻底消亡,马龙曲轭川改建纳垢部。随之,被誉为:“文曲星”的阿田可自然血缘于纳垢部酋长纳垢的后裔。
 
  源于纳垢部爨人(彝民)血统的阿田可眉清目秀﹑身材魁梧,他胆识超人,足智多谋,常常跟随父亲骑着高头大马上山打猎,或下河捕鱼。随后有梦想的阿田可竟然违背父亲纳垢酋长的旨意,不再上山打猎,不再杀害有生命的动物。他开始尝试着与林间的鸟兽和河里的鱼虾交流,慢慢地与它们之间有了亲密的来往。他觉得树林的鸟兽甚至河里的鱼虾蝌蚪所发出的声音太美妙太动听,它们不像部落里爨人(彝民)交流的语言那样单纯那样枯燥。看到阿田可 常常走进[此文由彝族人网从其他媒体转载]树林里跟鸟兽或下河里跟鱼虾蝌蚪处得亲密无间。阿田可的父亲感到他越来越不可思议,已长成大男人的他整日里不想到结婚生子,反而和外面的动物处得是那么情深意重。纳垢酋长为此非常恼火地冷落和疏远阿田可。可阿田仍然整日情寄山水,无心继承父亲酋长之位,尤其这时他忽然听说爨家(彝家)六祖分支,曾传下彝文,形如蝌蚪,并早已在南诏灭爨中失传,为此他立志要重新编撰彝文,于是他更加痴迷蝌蚪,常常在水边观看和亲密接触憨态可掬黑黝黝的小蝌蚪,在苦苦的思索里,燃放着美丽的蝌蚪文浮出水面的梦想。
 
  可歌可泣的蝌蚪文爱情故事
 
  无独有偶,真情未了。忽然一日,阿田可竟然与挖草药度日、同样喜欢蝌蚪的流浪女阿香姑娘,在沟壑深深﹑密林繁杂的纳垢部的小河边邂逅。阿香巧遇阿田可欣然落泪了,她真情透露了寻找阿田可的秘密,原来阿香的父亲是纳垢部的小鬼主(部曲神职人员),他在战乱中用生命保下了蝌蚪彝文“韪书”,正准备送交给酋长纳垢保存时,不料遇到一场火灾,为抢救蝌蚪[此文由彝族人网从其他媒体转载]彝文他被烧死。他在临死的时候,把从火中刨出来的几片蝌蚪彝文碎片交给因出门挖药幸免于难的女儿小阿香,说让她好好保存,有朝一日遇上仍然迷恋蝌蚪的阿田可,可以和他交朋友,并把蝌蚪彝文碎片交给他。阿香的美貌掀起了阿田[此文由彝族人网从其他媒体转载]可情爱的涟漪,蝌蚪彝文碎片更让阿田可喜出望外,视为定情的信物。阿田可把阿香带回家,一向不省儿女之事的儿子终于找到相好,母亲云秀十分高兴。不料阿田可的叔叔纳龙为了巴结南宁州(今曲靖市)都督阁雄,怂恿纳垢部酋长纳垢向阁雄提亲,阁雄欣然带着女儿苍兰相亲上门。一心一意爱着阿香的阿田可,当面拒绝了苍兰的爱。阁雄失颜愤怒,带着女儿负气而去。
 
  苍茫野蛮的纳垢部落,若有不言听计从酋长纳垢的人是要统统斩首示众的,好在纳垢部的爨人(彝民)认为阿田可是酋长的儿子,不易随便斩首,苦苦求情,但酋长纳垢仍然没有轻饶阿田可,仍然异常震怒,把阿香赶出家门,把阿田可锁在房中,并强逼阿田可屈从。这时阿田可的叔叔纳龙假惺惺探望阿田可,说要帮助阿田可解除困境,阿田可相信叔叔,道出了与阿香的蝌蚪情缘。纳龙大惊,原来阿香是他当年为争[此文由彝族人网从其他媒体转载]权夺利,纵火烧死的敌人小鬼主的女儿。纳龙为掩盖罪行,追杀阿香。南宁州苍兰得知阿田可被关,阿香被赶走,为自己拆散一对恋人心中不忍,主动找阿香解释,在追阿香的路上,恰遇纳龙蒙面刺杀阿香,苍兰以高强的武功,杀退纳龙,救下阿香,并承诺一定想法成全她和阿田可之好,二人两心相知,结为姐妹。阿香托咐苍兰,阿田可若能出来,让他来月望半个山相聚。苍兰在阿田可母亲云秀的帮助下,解救出阿田可,阿田可到月望半个山中找到阿香,在阿香的照顾支持下,全身心投入蝌蚪彝文的编撰。
 
  深深的痴迷,苦苦的求索,三年的整理,眼看蝌蚪彝文编撰就要成功了,不料劳累过度的阿田可却病倒了。阿香为救阿田可採药坠崖身负重伤,弥留之际,把阿田可托付给苍兰,要她一定支持阿田可完成蝌蚪彝[此文由彝族人网从其他媒体转载]文的编撰,并希望他们结为连理。阿香还道出她爹是被人害死的真象,并拿出她爹与蒙面人搏斗扯下的一只贝饰,希望阿田可能找到歹人,为她一家报仇。阿香死了,苍兰继承阿香的遗志,成为阿田可的未婚妻。历尽磨难艰辛,阿田可终于整理编撰:《韪书》,书中的一千八百四十个蝌蚪彝文,有的形似鸟兽,有的形似古篆,而更多的形似蝌蚪,统称为“蝌蚪文”。
 
  蝌蚪文的历史价值
 
  一段可歌可泣的蝌蚪文爱情故事,充分说明智慧超人的阿田可并不是像有人误解他的是绝情寡义的“冷血动物”,而他仍然是脱俗凡胎有血有肉食人间烟火的真情男人,在爱情的燃放里,那一个个有灵性抑或是有生命的蝌蚪文字,才会从他的心中流淌出来,并且显现字字珠玑的无穷魅力。一千八百四十个蝌蚪文字,像一把把燃放的富有生命的革命火种,它不仅在闪烁光芒里规范纳垢部落乃至广大彝族地区的口语,而且增加了彝族许多方便交流的言语文字,还对彝族地区的社会、经济、政治产生极大的影响。尤其在军事上,给纳垢酋长率兵打击外来侵略者提供可靠的文字情报,同时蝌蚪文[此文由彝族人网从其他媒体转载]还可以用来记录和讲述部落里的事物,能为部落识天文、观天象、预测[此文由彝族人网从其他媒体转载]未来事物、占卜吉凶祸福等等。纳垢酋长深深被蝌蚪文的美妙迷住了,他亲自挂帅,上山砍树皮和竹片,把一个个蝌蚪文刻在树皮和竹片上,为把蝌蚪文在纳垢部里传播得更快更好,还把更多的蝌蚪文镌刻在视为很威严和神圣的虎皮上,这下阿田可的蝌蚪文很快在纳垢部落里甚至传播到更远的彝族地方。
 
  一千多年后的今天,我能够仍然不离不弃痴迷千年蝌蚪文,欲望醉情迷恋抚摸阿田可《韪书》的心灵深处,寄情仰慕[此文由彝族人网从其他媒体转载]阿田可《韪书》诗意表情,在掠过伟大彝学家阿田可岁月的烟云曾经的沧桑,欣然在不落寂不沉浮里,感觉到伟大彝学家阿田可的神奇美丽,并且在沉迷底色里还擦亮了心窗,这不能不说让我走进了诗情画意的阿田可《韪书》的情感世界里,深情感受到了千载难逢的千年蝌蚪文是那样的幸福和甜蜜。庆幸的是,可亲可敬的马龙人民和我一样,情感深深的早已悄然接纳了唐朝阿田可的蝌蚪文,并引以为荣耀。2009年,马龙县委﹑县人民政府提出:马龙对外宣传的文化名片——古彝文的发祥地!一张千年蝌蚪文文化名片,产生和由来滇东乌蒙山深处的一个小县——马龙,人们为之十分惊叹,而又羡慕不已。
编辑: 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阿田 彝族 千年 蝌蚪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hp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