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彝学资料与文献

《龙腾鹰翔虎啸蜀——一个凉山彝人的三星堆遐想》连载之一:鹰翔

作者:安东 发布时间:2008-07-02 原出处:彝族人网
这里是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海量的数据,鲜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谢您访问彝族 人 网站。

  按: 安东先生新著《龙腾鹰翔虎啸蜀――一个凉山彝人的三星堆遐想》一经问世,立竿在中国学界击起浪花。自在本网发布有关此书的消息以来,不少朋友打来电话问此书在那可以买到或能否在彝族人网上作连载,现经与作者联系并征得安东的同意,从今天开始,彝族人网将对安东先生的著作进行选载,希望满足读者的要求,也希望读者进行评论!

  这是2007年,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此时距“巴蜀文化”命题的正式提出已经有半个多世纪、距三星堆出土已经有70多年了。这个时候才来说三星堆的话,恐怕是会被人笑的。但走进三星堆时的那种强烈的兴奋、那种从未有过的惊叹、那种并不遥远的感觉、那种似曾相识的朦胧让人挥之不去,象鹿蹄般踢撞着心灵深处的每一轮日出日落、每一个月隐星没。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一种非专家非学者非考古的遐想――一个凉山彝人的三星堆遐想

  鹰翔古国  龙腾蜀都

  曾闻三星堆“沉睡数千年,一醒惊天下”,是20世纪中国最重要的考古发现,轰动世界,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迹”、“长江文明之源”。

  说实话,在此之前,笔者对有名的“三星堆”知之甚少,虽然有人说三星堆要专家学者考古者去才有看头,不懂的去了没意思,但我却一直存着浓浓的好奇心,向往却无缘亲临。

  2007年3月,我有幸来到了什邡,在什邡朋友的带领下圆了看看稀奇三星堆的梦。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原来,在走出四川广汉约三四公里的地方有条河叫马牧河,在河的南岸的台地上,原有三个巨大的黄土堆,起伏相连,呈东西排列,分布在一条直线上,看上去宛如天空的星辰,当地人即称为“三星堆”。1929年春,当地有个叫燕道诚的农民在宅旁挖水沟时,发现了一坑精美的玉器,三星堆由此出名。1986年,三星堆两个商代大型祭祀坑的发现,上千件稀世之宝赫然显世,轰动了世界,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迹”。据介绍:三星堆遗址距今已有5000年――3000年的历史,其文物分布范围12平方公里,中心都城面积4平方公里,是中国西南地区迄今发现范围最大、延续时间最长、出土文物最为精美、文化内涵最为丰富的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遗址,是长江文明的典型代表,被誉为 “长江文明之源”。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走进三星堆,才知道什么叫叹为观止。放眼陈列馆一看,一种亲近、一种似曾相识的朦胧感油然而生。在那棵被称作“东方的神木‘扶桑’”的青铜神树前、在青铜龙夔柱形器前、在青铜鸟头前、在青铜鹰形铃前,笔者不由想起被自称是龙鹰之子的彝人视为神鸟的“氐”(彝语音译)即雕,也就是凉山彝人今天俗称的“鹰”,想起了从小就听父辈们讲过的那个悠远而又古老的关于部落发生史的神话――支格阿龙的故事:这是一个彝人妇孺皆知、耳熟能详的氏族祖先起源的神话。相传:翱翔蓝天的氐(雄鹰)滴下三滴血,第一滴落在蒲莫利依(人名)的头上,穿透三层发。第二滴落在蒲莫利依的腰间,穿透三层毡。第三滴落在蒲莫利依的裙里,穿透三层百褶裙,使蒲莫利依感孕鹰血而于龙年龙月龙日生支格阿龙。因支格阿龙生下三天三夜不吃奶,三天三夜不愿睡在母亲的怀里,三天三夜不愿盖母亲的衣被之后,被弃于龙头山下的岩洞里,幸被洞里的龙喂养,吃着龙奶长大成人并拥有箭射日月,伏风降雾,降魔伏鬼的强大本领。被彝人视为“根谱”的彝族史诗《勒俄特依》中记载:“远古的时候,宇宙处于混沌朦胧状态,充斥着雾状气体,没有日月,一片黑暗。神人底尼派阿妞居日唤出了“戈斧勒世”(彝语,即:六日七月之意,也就是六个太阳七个月亮)。六个毒日七个毒月使宇宙处于焦灼难忍之中。英雄支格阿龙先后站在蕨、麻叶、松……等树上引弓射日月未果,最后站在杉树上射掉五个太阳六个月亮,仅剩残缺的独日独月。并只准太阳白天出来,月亮夜间出来”。支格阿龙成长为集部落君长、祭祀毕摩、天文学家、历算家于一身的彝族古代圣贤,成为无所不能的神人祖先,他率族人战天斗地,整治洪泛,为民除害,深受后世的顶礼慕拜。另有“彝族神话中的英雄先祖支格阿鲁也绝非只是神话中的人物,而是彝族上古以鹰为图腾的先民部落‘古滇国’的部落君长,其母即发明织机的蒲莫利依嫫的所属部落则以龙为图腾。而鹰则被彝人视为通达天庭和极具神力的神鸟,故被祭祀毕摩视为自己的护法神,因此也同样视龙鹰之子支格阿龙为护法神。”于是,彝族人视龙鹰为祖,崇拜无尽。视参天杉树为通天神树,祭而拜之。直至今天,凉山彝人择日一般将龙日视为吉日,取名也还少不了“龙”“鹰”之字。彝族毕摩作祭祀活动时少不了或地上插着或手上持着杉树枝,被毕摩视作神和灵来往于天地的通天神树。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而三星堆被称为“通天大神树”的“一号大型神树”――青铜神树的树干上有9枝树杈,每枝上立一鸟。树侧有一条自上而下的龙。造型生动,极具写实感。笔者突发奇想:这树会不会是那棵支撑着支格阿龙成功射日月的被彝人视为能通达天庭的“通天神树”――杉树?而树之上的龙鸟会不会是被彝人视为祖的龙鹰?古蜀王国的人们将龙、鹰、树融为一体,会不会象征着这个千古神话“支格阿龙”的故事?或是一种对龙、鸟、树之和谐的记录?

  据解说员介绍:专家学者认为三星堆遗址就是古国蜀都,出土的文物被认为是蜀人祭祀天地山川诸自然神祗的遗迹。照此说来,古蜀王国的人们将龙鹰神树供奉于祭祀场所,是为祭祀诸多神祗或祭祀先祖?或让后人祭之拜之?

  看着听着,笔者不禁暗自发问:古蜀国曾是鹰翔龙腾之地?曾是一个甚崇龙鹰的民族之国?曾是彝人祖先――古夷人的领地?

这里是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海量的数据,鲜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谢您访问彝族 人 网站。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