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彝族流行音乐20余年——那些诗一样的歌声

作者:米赢 发布时间:2017-09-20 原出处:凉山日报

  如同一粒渺小而坚强的种子,走出固有的城堡,走向远方,走向他乡,或者,走进了众多族群的耳朵里,然后旋转之下,停驻在了他们难以开启的视觉和听觉土壤里,生根发芽,嫩绿的样子,吸引了众多目光和耳朵,抑或,渐渐引领一种新的听觉盛宴和时尚。

  “彝族是一个诗歌语言非常丰富的民族,几千年以来代代相传,延续至今,而彝族的音乐也一样,千百年以来,传唱至今”。

  是的,我们想说的是凉山的彝族音乐,更进一步说,我们想向你描述一下凉山彝族的流行音乐从无到有,从有到羽翼丰满的一个过程。

  说起凉山彝族流行音乐,或者彝族原创流行音乐,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和一个组合,吉克曲布和“山鹰组合”。90年代初,在风起云涌的国内乐坛,来自凉山的“山鹰组合”以其独一无二的民族元素刮起了国内乐坛的民族风,从此,“中国首支少数民族原创音乐组合”名满天下,让人们记住了 一个“火一样的民族”——彝族。他们把散落在凉山的美好事物和传说串联起来,回归到母性的高地,揉成了最直抒胸臆的音符,链接了彝族历史深处最抒情的文化基因和现代世界最具特色的音乐元素,共振成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旋律,开启了彝族音乐的新纪元。

  而在他们之前,人们通过音乐知道彝族这个民族,似乎只能从80年代走上中央民族歌舞团舞台的曲比阿乌和其《情深谊长》、《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等歌声中得到点点资讯。DtM彝族人网


DtM彝族人网

10501897_134327668000_2DtM彝族人网

曲比阿乌
DtM彝族人网


DtM彝族人网

  从曲比阿乌在国家大舞台的亮相,到山鹰组合在国内乐坛的崛起,再到后来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的“彝人制造”、“天菩萨组合”,声音碎片、奥杰阿格、吉狄康帅、沙玛沙军、吉杰、 “太阳部落”、俄木果果、吉克隽逸、莫西子诗、南玛子呷、秋风、阿夏组合、“南方叶子”、“阿诺乐队”、“老彝腔组合” 。。。。。。这一长串没有例举完的彝族音乐人在国内外舞台的独领风骚,让古老的彝民族再次站在了人们的视觉中心。

  因为这些彝族音乐人在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发扬中的推波助澜,凉山州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何万敏说,(彝族)音乐本身就属于文化当中的一部分,歌曲也就会起到传承民族文化的作用(哪怕很小),应该为山鹰组合、彝人制造、瓦其依合、吉克隽逸、莫西子诗等颁奖,每一个漂泊在外的彝族歌手都是进入主流社会的楔子,至少使得彝族文化不再那么边缘化。

  可以这样说,因其演绎和引申功能,彝族音乐已然成为彝民族与外界的忠实纽带和文化使者,以山鹰组合的出道为起点,凉山彝族流行音乐完成了从从小众到大众的华丽转身,那些如诗一样的歌声,承载了一个民族最隐秘的文化内涵和最开放的人文素养。
 
  1993—1997年:“山鹰组合”开启彝族流行音乐时代

  成功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1993年,这是一个时代的开始,至少,对于凉山彝族音乐乃至中国彝族音乐来说是如此。DtM彝族人网


DtM彝族人网

01300000251852122463843782563
山鹰组合DtM彝族人网


DtM彝族人网

  切中所有彝族人内心最温情的那个分贝,“山鹰组合”在一个叫巴莫尔哈的彝族智者、文化人的引领和全权打磨下,横空出世。第一张盒带专辑《我爱我的家乡》的首发宣告传统意义上彝族流行音乐的诞生。

  同时,“山鹰组合”也成为了中国第一支少数民族原创音乐组合。不知道梦想为何物,“山鹰组合”成员吉克曲布、瓦其依合、奥杰阿格就已经跨上了梦想之骏马,奔驰在了通往彝族音乐的旷野上。

  《我爱我的家乡》专辑中,一首《想妈妈》成为所有听过歌带的人泪崩的导火索,冥冥中,毫无杂质的原创音乐风格奠定了“山鹰”在人们心中永不陨落的神话地位。

  那时还没有“Out”这个词语的泛滥之势,但那时候,不知道“山鹰组合”,不知道吉克曲布,在凉山,在彝区,你就有失去朋友和亲人的危险了。

  那时候,市面上一盘山鹰组合的磁带要卖十元钱,大哥啊,1993年代,十元钱可以很有面子的招待一个不痛不痒的朋友了。

  之后,“山鹰们”一路狂奔,创作激情一发不可收拾。1994年发行了第二张专辑《大凉山摇滚》,就是因为这张专辑,他们遇到伯乐、著名音乐人陈小奇,签约了广州太平洋影音公司。

  从此,他们的音乐翅膀日渐丰满,他们带着彝族音乐冲出了彝区,走向了全国。同年年底发行了第三张专辑《走出大凉山》,这也是他们的第一张汉语专辑。这张专辑在毫无传媒宣传下,销量竟然高达80万张,在当时就创下了一个难以逾越的神话,主打歌曲之一《七月火把节》成为“山鹰组合”的经典曲目之一。

  1995年,如日中天的“山鹰组合”代表中国前往哈萨克斯坦参加“95亚洲音乐节”,第一次将中国少数民族流行音乐带上世界舞台。他们淳朴的声音打动了评委,歌曲获得“最受欢迎音乐奖”。

  遗憾的是,这之后,山鹰组合里的成员奥杰阿格选择了单飞。自己创作并接连发行了个人专辑《为谁而歌》和《有一双眼睛》,在彝区引起不小的反响。

  96年起,山鹰组合迎来新成员沙玛拉且。后相继推出《离开家的孩子》和《火一样的人》,不仅唱片的销量好,而且还在各大金曲颁奖典礼上屡获殊荣。

  “山鹰”们火得一塌糊涂的同时,经过巴莫尔哈老人精心打造的另一支彝族原创音乐组合“黑虎三人组”也正在加紧排练呼之欲出。
 DtM彝族人网

Img274163520DtM彝族人网

 彝人制造DtM彝族人网


DtM彝族人网

  1997年3月,黑虎组合(“彝人制造”前身)出版发行彝语专辑《传说中的英雄》,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引起极大反响,“当时盗版无数”,并由此奠定黑虎三人组在800多万彝族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其事迹曾被列入中国五十六个民族大词典。其中的成员马玉龙,现在已经成长为国内最火的乐队“声音碎片”的主创。

  1998—2002年,“山鹰”和他的后继者们

  1998年,伴随着当年部分幻想家和不怀疑主义者“世纪末日”的虚空噪音,“山鹰组合”一路高歌,续写着辉煌路程里的辉煌段落。

  第三张专辑《走出大凉山》的发行,确立了山鹰组合在彝族人和歌迷心中的偶像地位。他们的走红和殉道者一样的开创精神,摇醒了凉山暗藏了几千年的音乐矿藏。

  随后,一大批带着明显彝族母语抒情烙印的组合和个人跟上了山鹰们的脚步,成为山鹰们最早启蒙出来的音乐追随者。其中就有最具人文底蕴的“天菩萨组合”、吉狄康帅、沙玛沙军,他们为彝族音乐的发展做出的贡献也是不可抹灭的。沙玛沙军,推出了两张彝语合辑《凉山风I II》和汉语专辑《传说》。这些专辑里的歌曲都是从民间采集之后,加入自己的再创作之后呈现出来的,旋律优美动听。

  天菩萨组合发行的专辑《祝福大凉山》传唱度很高,遗留的音乐种子现在已经在新生代彝族音乐追逐者中有得到发扬和成长的迹象,

  有论者说,“他们现在虽然都已经转入了幕后,但他们的音乐依然流淌在南高原的河流中,从未停息。”

  时间来到2000年。与山鹰几乎同步进步的“彝人制造”强势出击,发行专辑《乞爱者》,一炮而红,横扫当年国内各大音乐颁奖礼的奖项,一跃成为内地当红组合。还参加了春晚的演出,并被美国MTV音乐台的国际总裁誉为他在中国所听到的“最美的声音”。

  2001年底,推出《彝人制造2》专辑, 2002年底推出《彝人制造3》专辑,其唱功和堪称完美的和声把彝族的另一面时尚文化点燃并推上历史舞台。

  之后,彝人制造几乎保持一年一张的出片量,被媒体誉为中国流行乐坛的一 个小小奇迹,新专辑主打歌《妈妈》大获成功,一时间,“山鹰组合”和“彝人制造”的名气和风头齐头并进,让不少国内歌迷以为“山鹰组合”就是“彝人制造”。

  2001年发行《花儿为你开》后,2002年,正式推出了自己的第二张专辑《彝族酒歌》,他就是凉山第一个带有摇滚精神的歌手吉狄康帅,从此,“酒歌王子”的头衔无人能憾。

  2002年,经过四年时间的蛰伏、“漂流”采风等修炼后,“山鹰”们拿出了自己与众不同的第六张专辑《漂人》,而这张专辑让人看到了一个耳目一新的山鹰,同年《漂人》获得广电总局颁发的全国听众最喜爱的歌手金号奖——组合金奖。
 
  2003—2007年,“山鹰”们的谋变时期

  2003年之后,国内音乐圈的重心已经被泛化,任何一个地方和区域都有可能成为音乐流传和飞扬的空间,在歌手和歌曲不能把控歌迷群体和歌迷的音乐选择的时代背景下,“山鹰组合”再次思变,在拒绝纯商业化操控的突围中,迎来了自己出道十年后的坐标性专辑《忧伤的母语》。

  用老鹰吉克曲布的话说,“母语中蕴含着一个民族的灵魂,当我用母语认识思考世界、人生,用母语歌唱的时候,我更加能够真切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更加能够让自己的灵魂舒展、复活。”从《忧伤的母语》闪动的泪花中让我们看到的不只是山鹰纯洁的音乐理念,山鹰思想的背后育孕的是一个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忧伤的母语》是当前所有纯彝语专辑里面做得最好的一张,里面的许多歌曲都被其他的彝族歌手从新编曲演绎。

  时隔一年,山鹰们不负众望,又推出了第八张独具一格的乡谣大碟《忠贞》,该专辑无论是在销量上还是口碑上都获得了双丰收。

  以此为起点,“山鹰组合”的演唱风格和音乐制作方向都有了更大的提升和转变,从之前单一纯粹的音乐理想向世界音乐的栅栏靠近。

  2004年,和之前山鹰组合里的奥杰阿格单飞如出一辙,“彝人制造”成员阿木单飞并推出首张个人专辑《37.2°C男友》。获邀参加中央电视台2004春节联欢晚会,并获亚太榜2004度最受欢迎新人”奖荣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MusicRideo“中国TOP排行榜”年度推荐专辑奖。

  2005年,从国外引进来的节目《超级女声》,引领了中国的选秀热潮,也同时开启了彝族歌手在选秀舞台上大放异彩的时代。同年,已经出道三年的阿夏组合在年底推出《阿夏恋曲》,成为新一代彝族音乐组合的中坚力量。

  2006年,“山鹰组合”前成员奥杰阿格一手打造的“太阳部落”组合一举夺得了“第十二届CCTV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银奖,凭借扎实的合声技巧,被著名词曲作家徐沛东老师誉为是国内“最美和声”的组合。

  从世界500强的高管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大明星, 2007年,彝族男孩吉杰在《快乐男声》的舞台上完成了自己的另一个梦想。2008年7月发行其个人书籍《吉杰的七天》。

  同年,阿木推出第二张个人专辑《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主打歌《有一种爱叫做放手》风靡歌坛,成为流行金曲。
 
  2008—2012年, “小山鹰”们的起飞时间

  最好的民族音乐基因打底,最好的音乐氛围烘托,最好的音乐前辈引领,2008年后,凉山彝族音乐和彝族音乐人几乎井喷式走出了大凉山,把凉山和彝族的名号无数次的发射出去。

  经过十多年的独闯和独创,山鹰组合在不经意间带动了一大批彝族音乐人走上了音乐艺术的康庄大道,“山鹰之后的山鹰们”开始起飞。DtM彝族人网


DtM彝族人网

 93211251427183294
DtM彝族人网

俄木果果
DtM彝族人网


DtM彝族人网

  2008年,凉山女孩俄木果果和沈尔阿鹏组合在央视《星光大道》舞台上大放异彩,第一次系统的把凉山彝族的原生态音乐介绍给了大家,之后,俄木果果出版了自己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凉山姑娘》。

  2009年,尔古阿呷参加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栏目,获七月份周赛冠军、月赛冠军、年度总决赛分赛场第二名。

  2009年还有一个值得庆贺的事情,山鹰组合的“黑鹰”瓦其依合发行了自己的个人专辑《黑鹰之梦》,为后来的吉克隽逸唱响《中国好声音》埋下伏笔。

  “山鹰组合”的老鹰吉克曲布打造了一支全新的组合,名叫“南方叶子”。2009年年末,在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的舞台,南方叶子技惊四座,不仅获得了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周冠军,而且还获得了特殊“晋升”的机会,破格参加“星光大道”年度总冠军的比赛。一首《夜太黑》让观众们记住了四个年轻帅气的彝族小伙。

  2010年,吉杰与天娱传媒有限公司解约,签约北京远达卓越娱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11年4月6日发行首张专辑《红与黑》。

  2010年8月,一支叫“彝组合”的组合荣获2010江西卫视《中国红歌会》年度季军,并签约成都军区战旗文工团。

  2011年《中国音乐金钟奖流行音乐大赛》上,一直在深圳打拼多年的“部落组合”成为本届金钟奖的一匹黑马,获得组合组全国5强和组合组最佳音乐表现奖。

  2012年有可能成为彝族流行音乐的分水岭。这一年的《中国好声音》上,吉克隽逸一唱成名,她带给世界的是具有彝族特质的外形和不一样的彝族音乐。扎根彝族文化的土壤和彝族音乐的核心,又融入了世界主流音乐的元素,吉克隽逸和她的《不要怕》旋律,宣告了“山鹰组合”多年来掌舵的彝族流行音乐潮流风向的结束。

  同年,由老师吉克曲布一手打造,彝族女歌手海来阿卓推出了首张专辑《姐姐》,跻身彝区偶像类歌手行列。
 
  2013—2015年,“山鹰时代”的平缓发展和“新山鹰”的诞生

  世界著名作曲家、奥斯卡金像奖获得者谭盾先生在听到山鹰组合的一些作品后惊叹不已,说他们的音乐完全可以作为音源采样的素材。

  著名词作家李广平说,“山鹰会否成为音乐大师我觉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是彝族人的文化大使:用歌声延续一个民族的记忆,这比简单的流行更让人激动。”

  2013年,山鹰组合成立20周年,山鹰组合开启了20周年全国巡演,为自己20年来的音乐之旅划上了一个总结的符号,但三只老鹰说,山鹰组合永远不分离。事实上,20年后,“山鹰组合”已经成为彝族音乐和彝族人的一种高度和信仰。

  2013年2月22日,吉杰发行第二张专辑《自深深处》,入选南方都市报华语传媒音乐大奖年度十大专辑,同年底,发行个人唱片《彝斯科》,他也是山鹰组合之后最受欢迎的凉山彝族歌手。

  而这一年,破茧而出的新生代“山鹰”们翩翩起舞,用“凉山好声音”征服了国内最高舞台,老山鹰们传承有人!

  吉克隽逸后,《中国好歌曲》走出了民谣诗人莫西子诗,一首略带自虐的情歌《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让全国歌迷把目光投向中国西部的彝族群落,让人记住了凉山,顺带把西昌也超火了。

  2014年《中国好声音》第三季上,南玛子呷的《一朵云》把凉山彝族和凉山彝族音乐再次推向高潮,被推向高潮的,还有知名度已经很高的该歌曲的原创组合“声音碎片”。

  2015年,俄木果果和雷波县的“老彝腔”组合在山西卫视《歌从黄河来》中分别取得不俗的成绩,彝族电影演员曲木古火•秋风也推出了他的个人大碟《远航》。

  “新山鹰”的诞生,是彝族音乐大踏步走向更高舞台的开始,不管前路如何,他们为了理想不放弃不停歇。

  现在,曲木古火•秋风、说果九古、木乃七斤、杉和、玛海阿依、玛海阿洛、沙林、胡尔布、阿勒长青、白里格、杨学良、海来阿卓、海燕、安冬、太阳部落、南方叶子、阿诺乐队等新生代歌手和组合正在悄然成长。

  从小众到大众的华丽转身,凉山彝族流行音乐20余年里——那些诗一样的歌声和人,他们都是“山鹰组合”音乐和梦想的延续。

   (米赢)DtM彝族人网

编辑: 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凉山 彝族 流行音乐 20余年 山鹰组合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