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顶之下的院落与小路

作者:一心走路 发布时间:2017-07-14 原出处:彝族人网

  一座农家小院,落在大地之上,四周田野、菜地和果园里,稻谷、小麦、玉米、土豆、洋葱、蚕豆、豌豆;豆角、西红柿、青椒、红椒、茄子、白菜、青菜、萝卜;葡萄、枇杷、梨子、柿子,在阳光和雨露的滋养下,一年四季轮流,演奏着生命不息之歌。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她与村落公路两旁的小洋楼不怎么搭调。独体小别墅富丽堂皇、亮丽与俊秀,一座座栉比鳞次;院落陈旧不堪、破败与沧桑,孤苦伶仃,在安宁河谷的那个村庄里,气息落寞。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时常来到这座院落,缘于给了我生命的一位老人。几年前,她把自己从钢筋丛林的都市,留守到了这里。她认为:土木结构的这个老屋旧宅,冬暖夏凉,宜居之所。她把晚年交给了一个陌生的村庄,可她固执己见地认为,她又回到了熟悉的大地。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大小凉山穷山恶水,贫瘠与落后,深深扎根在人们的传统意识里,根深蒂固在人们的想象里。可茫茫南高原里,还有一个四季如春,物华天宝的安宁河平原,一般没有来过的人,是不会相信的。我是觉得这种情况,其实是可以理解的,百闻不如一见。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今天,兄弟姊妹携家人齐聚这个村庄,这个院落后,各取所需,各行其事,各尽所能去了。我到这里,一般有一点特权,因为我什么都做不好,只好陪那位老嬷嬷唠叨。其实我是有阴谋的,重点是榨取她,那基本干枯的传统元素,从口头文学、民间故事、神话传说、民间器乐,到家长里短,意外的是每次总是滴下那么几滴,让我欣喜若狂与痴迷的文化饕餮,估计她也留了一手。以阿普布德(ax pu bbu dde,彝人一种爷爷级别的故事)、阿谷(at ggu,一种彝人民间流传悠久的歌谣)以及霍伙(hxop hxot ,彝人口弦,世界上最小的乐器)为代表的,总让你乐此不彼,流连忘返,沉醉于中。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正当那位耄耋之年老奶奶,昏昏欲睡之际,我趁机溜了出来。因为如此下去,我俩只会两败俱伤,还有我早就听到了树上的鸟儿,已经在欢快地鸣叫着,不停呼唤我,虽然这一直只是个错觉。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从房间出来,路过长在院坝里的那一株柿子树下,虽然没有看见和听到,小鸟的影子和声音,可我的耳旁似乎还有寥寥回音。估计鸟儿已到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泥土里觅食去了。生存的需要,它们无暇顾及我这个多情的不速之客。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虽然在春天的节日里,离立春还有五六天,可安宁河谷的那个村庄的天象与万物,似乎有些着急,早已褪去冬日的外貌与内在。刚才,透过柿子树枝树叶,我已经看见了蔚蓝的天空,有几朵白云,飘忽不定,似乎在等待,也凸显出苍穹的空域。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呼出一口浊气的同时,我拿出手机与自己的生物钟做了比对,误差较大,已经到了下午四时。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跨出院门,硬化小路(院落大门前的小路能够出入一辆汽车,时代已经变迁)两旁,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小麦,穗已经陆陆续续抽出,绿油油的海洋,一派丰收的征兆。此刻,安宁河谷的风声很紧,可还没有到肆意的地步,不度玉门关的春风,吹拂着麦苗,影像出风吹麦浪的诗情画意。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那片麦田紧邻着一块洋葱地,洋葱一株株立地而起,浑身解数,茁壮成长。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麦田与洋葱地间,田埂上种着蚕豆和小青菜,只能说明土地稀缺和老百姓的勤劳。可今天全球化、现代化、城镇化,社会正在转型,种地成本过高,风险过大,加之进城务工,没有多少人,还一直在土地上折腾粮食与经济,这个景象与我的判断有着冲突。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沿着小路慢慢前行。突然,一片明显高出其它麦苗,也过于密密麻麻地,堆在一起的麦田,出现在眼前,即使一阵阵风吹来,只能够吹动梢头,而根部岿然不动。我在内蒙古见过莜麦,在青藏高原见过青稞,大脑迅速扫描与自检,哎呀!久违的彝人种在高山的,滋养生命之燕麦,亲切感即来。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彝人历经洪水泛滥时代之后,选择离河流较远的高山定居,河谷里面一般无人居住。安宁河谷远古时期,就有彝人印迹,可民主改革前后几乎鲜有彝人居住,改革开放后,水库水电移民和自主迁移了一部分人来,可在这个村庄比例不大。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想起那位老人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村庄里汉人以经商和打工为主要生计,土地大多数被山里的彝人私下交易或者租种,我找到了燕麦长势过于良好地,在这里的理由与借口。彝人一般不会让小羊太肥壮,油包心会肥死,我担忧的是,今天我们在教育孩子上常常拔苗助长,这个急功近利的时代,山里下来的彝人,是不是忘了?一个词语:sur(孰字音,过于肥硕,开花结果不了),还有一个浅显的道理:物极必反。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虽然风一阵一阵吹来,开春之际的阳光和煦,暖意透身。我抬头仰望,蓝蓝的天空,无边无际,唯见几朵游云点缀,苍穹越发空旷。那一刻,大千世界就在意会中,我似乎获得了顿悟,渺小得没有了爱,更没有了恨。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我低头近距离看向脚下的小路,层层石子铺垫,上面一层厚实的水泥面,平平整整,干干净净,可不见一丝生机。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今天,田野里长出了许多小生命,唯独小路上没有。若问大地上什么最不幸,那便是道路了。道路上寸草不生,而且永远不会长出任何东西来。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穹顶之下,孤独的院落,盎然的田野,蓬勃着生命力,唯有那一条小路与我,一潭死水,没有了气息。WEQ彝族人网


WEQ彝族人网

  (2017年1月28日深夜 落笔闭门思过居)WEQ彝族人网

编辑: 发布: 措扎慕 标签: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