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过年

作者:龙行天下 发布时间:2004-11-24 原出处:

  朋友中有一位来自大凉山,是高颧骨、皮肤略黑的正宗彝族。但说是彝人,只是隐约的后代。已完全汉化,勉强能说的几句像“支玛格涅”(新年快乐)这样的彝语也是走调异常。好在不能言先祖的语,并不代表不能传承先祖的节日。于是11月8号的彝族年也是要隆重过的。ZtH彝族人网

  因为身在重庆,路途遥远,回凉山过年并不现实。于是一个月前便买了红纸,请了字好的朋友做了喜庆的海报。彝族的文字似乎象形文,极其古绌,因为流传少必然被历史淘汰,所以诺大的海报写的几个彝文仅仅是为了装饰之用,并无其他。ZtH彝族人网

  也是隐约的邀请加上自身莫大的好奇,内因外因齐备,与热闹相聚的条件也便齐备了。地点是在歌乐山的的一座山庄,将喜庆和篝火统统放置在群山的褶皱中,看似无意,实则贴切无比。ZtH彝族人网

  从住处到山庄,步行一小时左右。对于距离,我倒不介意,只是许久未贴近自然的身体已经开始退化,走上一段路便是气喘吁吁。好在正值秋尾冬首的衔接之际,山上的青松与黄叶层次交错,倒是一处极有看头的风景。自然是人的母亲,一个人一旦真正融入自然的声色中去,就仿佛婴儿回归羊水,那种温暖的湿润完全没有疲惫入侵的份。于是和另一个朋友趁着下午的放晴,一路行走上来,也不打车,这种纯粹的行走已不多见,能被浓郁的绿叶制造的氧气清洗肺叶简直是前世的荣幸!ZtH彝族人网

  等我们缓步上来,晚筵正将入席,极其丰盛的菜品,年的味道淋漓尽致。酸菜汤和加了糖的荞麦饼是席上的调味。彝人虽然已经和汉人血脉相通,但骨子里所保留的祖先文明的方式仍世代延续,对于他们来说这些并不是落后和寒酸,而是一种象征和图腾,是要永远继承下去的。ZtH彝族人网

  酒是这个民族表达心情的一个途径,而喝酒所能流露的内心事物完全能区分汉人和彝人。彝族极是能喝,无论男女,热情也是在那一刻得到充分诠释。也是每过片刻,便有不相识的彝族同胞过来敬酒,因为耿直,他们能满杯喝下,而后开怀大笑。这一拨刚走,另一拨上来,此刻酒已经成为一种交流方式,往往不需要言语,只要一不杯入饮,便能真切体会他们的淳朴心事。我是不胜酒力,几杯下肚,不多时,便小有醉意。ZtH彝族人网

  酒足饭饱后,屋外空地先前搭起的柴堆此刻已被一把火燃得甚是壮观。那时还没有雨,音响里放的是彝族歌曲,百多个人围成了几圈同心圆。也没有谁宣布篝火晚会的开始,仿佛是久违的默契碰到了知音,大家已拉手成圈。彝族舞是现学的,好在能模仿正宗彝人的姿势,所以也不太丢面子,一招一式甚是有趣。许多时候,一个人做一件事往往会极端无聊,可若是许多人做同一件事,即便动作枯燥,因为人多隐藏了寂寞,看起来也能极端有兴致。后来便有雨,可是有雨又何妨!世见间的快乐往往也是因顾及这,顾及那,眼睁睁地看着快乐消失而无动于衷,幸好,我们没有停止快乐,头顶是雨,身边是火,水火交遇中,快乐也是极其容易找寻到。一个动作、一个笑意,都能引发无休止的心情愉悦,这个在城市了哪能遇见呢?ZtH彝族人网

  舞跳累了便想:我非彝人,为何与他们在极其短暂时间内便能打成一片?转念一想答案极其简单,我们都是客居他乡的异乡人。心底对故乡的召唤和沸腾的血液里流淌的故乡情节是相通的,尽管或许我们没有口口声声的表达,可谁能否认故乡在我们心中占据的最重要的位置。而好有彝族年,这个有故乡特色的节日能让他们寄托这份深埋于心的情愫,于是当我听到他们动情地唱着:“回到我心爱的大凉山。”时,感动已经不是眼泪流淌所能完全表达的。ZtH彝族人网

  一直玩到午夜,睡眼朦胧中身边还是彝人的歌和若有若无的酒气,或许就是这种状态最能体会一个节日的意义,毕竟喜庆是共同的,于汉,于彝。ZtH彝族人网

责编: 尼扎尼薇 上传: beley工作室 标签: 彝族 过年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