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随笔/小品

​尔古阿木:即将消失的“阿惹妞”

作者:​尔古阿木 发布时间:2021-08-15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image.png

(图片摄影:曲木子撒)

在祖国的大西南有一片神奇的土地,那里离太阳最近,月亮就像挂在头顶,清澈的河水在雄浑的山间环绕;贮立山间,可以听到天籁般的山歌,重重叠叠,迷迷迭迭,这里就是藏在大山深处的大小凉山。它滋养着勤劳朴实的彝族人民,蕴养着为歌而生,为爱而唱的年轻俄勒阿惹(表哥、表妹)们,这样自然就产生了情歌阿惹妞。

一如有痛苦的地方就有呻吟,有疲劳的地方就有歌声,有人类的地方就有情歌,古风流长、历史悠远、人情摇拽的大凉山彝区,自然就有了自己独特的情歌——阿惹妞(幺表妹,是表兄妹或相爱的情人之间相互倾述的歌谣)。

“彝家户户有火塘,彝山处处是歌场;芦笙一响,脚杆就痒;笛子一吹,山歌就飞。”这是彝族人民能歌善舞的生动写照。生长在大凉山,从小听惯了阿惹妞,从懵懂少年到成人,时刻萦绕耳边的是多腔调、多内容,融汇调侃、幽默、柔情的彝族情歌阿惹妞。

山里人性格直率、耿直、豪放,阿惹妞的腔调自然就纵情、高亢、婉转。唱段一起,就弄高声,好像把整个人都狠狠地甩出去,撞到山壁才往回折,好像把所有的情与爱、苦与乐交付于歌声传递给对方,产生一种共鸣,终有一天能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多情幽怨的歌声背后,便是回味无穷的苦乐人生,这歌声随场景、人物,时而高亢、时而沉缓的语调,述说生活的酸甜苦辣和喜乐哀乐,憧憬美好的爱情。

阿惹妞一般是以对唱的形式出现,山这边起头,山那边回应,起先含蓄委婉,后是浓情倾述,真情荡漾,唱者撕心裂肺,听者潸然泪下,唱的自然都是青年男女。述说对爱情的向往和生活的苦乐。素日里,在一般公开场合是不能唱情歌阿惹妞的。但在深山老林,在高原牧场,在田间地头,上山打柴狩猎,下地劳作种田,山野放牧等相互倾慕的男女若偶遇一片幽静山野,巧遇出山劳作场所时,可以尽情的唱,尽情的倾述,不会有人来禁止、打扰。让两颗相爱的心缩短距离,走进彼此的心里。由此可以看出,阿惹妞,可以给被禁锢的心灵以舒展的自由。

阿惹妞的唱法、音调、语气,因居住地域环境而各不相同,史扎、所地、以诺各有千秋,风情各异,但唱词大概相同。

“哎,我的幺表妹,白天绚丽的太阳挂在蓝天,不知有多少云彩绕着转;黑夜瑰丽的月亮在夜空,不知多少星儿绕着转;你看那高高的山峰,不知有多少雄鹰绕它盘;你看那直挺的冷杉,不知有多少鸟儿绕着飞;你看那最美的索玛花,不知有多少蜜蜂绕着采;你看那弯弯的山路,不知有多少牛羊走过,留下一颗牧人惆怅的心。”

“表妹啊,我把春天唱走,又把秋天唱完,为何你还听不见,无动于衷;我把冰河唱化,又将河水唱干,为何你仍听不见,无动于衷?”

这是男主人带着无限悲哀又无奈的心境表达对表妹的恋情。

“亲爱的表哥,我耳能听四方,眼能观八方,我已听见你歌声,你的歌声能唱落深秋叶,唱化冬日雪,唱开三月花。不管云彩绕有多少,好看的只有一朵,不管星星绕多少,最亮的一颗,不管雄鹰盘多少,心中只有一只在心间;不管鸟儿有多少,心中中意的一只,最美花儿只为你开放。”表妹给出了回应让表哥打消一切顾虑,胆大追求心中挚爱,让旷野变得情意绵绵,山涧劳作的听众听见了也会入迷走神。

“我的幺表妹,脸蛋红扑扑,鼻梁直挺挺,嘴唇平展展,牙齿白生生,辫子黑黝黝;表妹的皮肤,像丝绸一样的光滑;明亮的眼睛,像晶莹的露珠,黑黑的眉毛,像弯弯的新月;表妹周身亮堂堂,像菜花一样一片金黄。表妹跳起舞哟,百褶裙儿翻波浪,天上仙鹤最美丽,地上表妹最漂亮。”把表妹的美栩栩如生的倾述一番,让表妹,心跳加快,春心荡漾。歌中渗入了彝族传统的审美观,给我们塑造了栩栩如生的理想中的美女形象。特别是彝族红、黄、黑三色文化之一的黄色,是精神文化,是美的象征。

“亲爱的幺表妹,欠钱割肉也可以,欠粮端锅也可行,欠钱利息利滚利也行,我俩定情在今夜,今日不定虎日定,虎日虎夜大,虎头黑黝黝,虎日不吉利。同意也是今夜,不同意也是今夜,今夜是良辰,今夜最吉利。缠绵深情的爱恋,幸福美好的日子与你一起过。”势不可挡的爱情攻势,淋淋尽致的表现于唱词里面,让人无法找出拒绝的理由。

彼时,阿惹妞也开始回应“亲爱的表哥,小伙心急易说错,骏马疾驰易失蹄,小孩急吃易烫嘴。饭是临吃前最香,酒是临喝前诱人,朋友新识最亲热,犹如云雾绕山涧。我俩就像狩猎人,只在山峦峰顶喊话行不行?我想这样为最好。”含情而不泼辣,热情而有尺度。委婉含蓄的表达,让人迷茫又向往,回味无穷的感觉。一山唱出,一山回应。歌声在山涧飘来荡去,情意在云里绕来绕去,流淌在时间岁月。在花开的世界,在鸟鸣的山野,充满暖暖的爱意,绵绵的情意。

“我亲爱的幺表妹,穷人缺粮再省也枉然,穷人钱财再攒也拮据,树叶再绿终要落,鲜花再艳终要谢,小伙再俊终会老,姑娘再美终要衰。杜鹃只鸣三个月,金蝉只鸣两个月,大蓟只开七天花,人生只能活一世,小伙只能帅一时,姑娘只能美一时,美食我不吃有人吃,好话我不说有人说。小伙今年不能与你相恋,到了明年以后,出征作战诀别后,只怕难见你表妹,最让人担心的是,你已嫁出嫁别家门。”唱出了阿歌的担心和顾虑。

……

这样一唱一对中,一对有情人通过智慧的对决,语言的较量,慢慢成为恋人,最终走到一起,成家立业,繁衍后代,这是理想的效果。但多数都有情人很难终成眷属,各奔东西,只有把眷念之心深藏内心,思念曾经恋人时,悄悄的唱给寂静的群山听、唱给清澈的流水听,唱给飞鸟走兽和飘逸的云朵听,这样空旷的山野多了一份忧伤和感动。

随着时代的变迁,信息的发达,科技的进步,特别是流行音乐的发展,会唱阿惹妞的年轻一代越来越少。多数年轻人奔向外地城市打工谋生,背井离乡,远走他乡,选择了远方。接触新生事物,开阔视野的同时,丢失了自己金色口弦和动听的阿惹妞,在远方迷失了自我,丢失了自己。无人传承和保护的阿惹妞终将消失在历史长河中,让人感到十分惋惜和遗憾,在大山深处,以后再也听不到动听的阿惹妞了。

作者:尔古阿木,甘洛县团结乡人民政府。系凉山州作家协会会员,凉山日报社特约记者,凉山州彝学会会员,甘洛县彝学会彝族文化研究组组长。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